百年之后, 我们仍需睁眼看世界
文:童大焕 编:先知书店店长李强
2020年4月14日,哈萨克斯坦外交部召见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哈方就中国某门户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哈萨克斯坦”为何渴望回归中国?》表达了不满。哈萨克斯坦还通过其驻华大使馆,就这篇文章向中国外交部递交了外交照会。

世界最大的三家通讯社之一路透社也发了相关消息,笑话闹到国际上了。
武云溥为此撰文,认为《绝大多数人,不应该关心外交》:
正常国家的正常人,应该普遍关心内政胜过外交,关心自己身边的生活,胜过千万里之外的异邦。
但现在的舆论场上,氛围似乎不正常。
做梦都想着万邦来朝,老外们不远万里,纷纷赶来投奔我华夏神州。
醒醒,你快醒醒。工头喊你搬砖,村口大喇叭喊你种地。
做这个生意的人,利用的是很多人心底埋藏的天朝上国迷梦。而要做出这种大梦,需要有很多人关心国际政治,热衷谈论外交问题。
省点心吧,就算哈萨克斯坦真的“回归中国”了,也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
你还想去哈萨克斯坦放羊怎地?
你知道哈萨克斯坦在哪吗?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高谈阔论外交政策,就是放嘴炮,闲蛋疼,假装有学识。
或者想骗钱。
蓬勃嚣张的民粹,自有其产生和壮大的土壤。
在某些大号的文章里,美国平均两天闹一回危机,欧盟平均三天闹一回解体。日本?日本又是海啸又是地震早就沉没到太平洋底下去了你不知道吗?
这个地球上,只有中国最强大,只有中国人最聪明。
南方都市报公众号2020年4月16日报道:
继3月福建一公司因批量捏造“华商太难了”雷同文章、责任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近日,陕西西安一已注销的公司大量发布的“某某国为何渴望回归中国”系列公众号文章又引发关注。4月16日,微信官方回应南都记者称,已删除此类文章227篇,封号153个公众帐号。
网传截图显示,多篇标题类似的推送出自一个名为“最新汽车的资讯”的公众号,部分阅读量超过两万,账号主体为“西安曲江新区蜡彩笔网络工作室”,其他公众号对此类文章亦有转载。4月16日,“最新汽车的资讯”公众号已无法通过微信搜索找到。
4月16日,南都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涉事工作室目前为注销状态,注销日期为2019年07月29日。

一段时期以来,民间外交家、民间战略家在神州大地大量涌现,今天收回某某岛,明天活捉林志玲,后天俘虏苍井空。
他们的出现,和当年的气功热如出一辙。
这种情形的出现,既是单方面信息投喂的结果,也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快速增长使得一部分人心理膨胀的结果。
多数老百姓不具备基本经济常识,不知道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突飞猛进的发展进步,是因为虚心学习先进国家和地区,是市场化补课、城市化补课、全球化补课的结果,此前50年甚至100年都没发展(因为没有及时跟上先进的步伐),40年补100年甚至150年的课。
100年甚至150年的发展,浓缩在40年里了,哪里是真有什么独特优势。
加上单方面的信息投喂,越发自我感觉良好。
单方面信息投喂,同时具备两种实际功能:
一是让大家都不把主要精力放在关心自己所处的环境上,减少现实的治理压力;二是通过民族主义的宣传,树立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进一步强化威权
一旦“万般来朝、风景这边独好”的傲慢与偏见形成,一个内心膨胀的群体就根深蒂固,这种时候,一些公号开始借力,将这种群体当作最容易收割的群体,刻意迎合他们。
一如气功,一如传销,都是极度舒适的精神按摩。
信息单方面投喂的结果,和偏食一样,结果就是智商营养不良。在宁静的无知山谷里人们过着幸福的生活
人都是这样,当你只能接受单一信息的时候,就会变得充满傲慢与偏见,而且非常固执。就像井底之蛙,以为天地就那么一个井口大。
但是,一旦国门渐开,网络信息渐开,人们的视野渐开,当人们接受到越来越多更全面的信息之后,傲慢与偏见才会自然而然地逐渐减少。
那时候,理性、谦虚、有教养的人才会变得更多。诚如西方大哲学家斯宾诺莎所言:理性是在正确认识全局的基础上采取适当的行动。
今日中国的GDP全球第二,但人均并不高,在发展水平上,可能还处在第三梯队。
根据世界银行2018年全球及各国的经济数据,2018年全球人口约为75.94亿,全球GDP总量为85.791万亿美元,全球人均约为1.13万美元。
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美国人均GDP最高,为6.26万美元,中国为0.98万美元,还不到全球平均数。
那么,在国人整体的视野、胸怀、精神世界方面,又处在什么水平呢?
人贵有自知之明。
“中国制造”当然有长足的进步,但不论是汽车、手机、电脑、呼吸机等等等等,大量的核心部件核心技术,知识产权并不在我们自己手里。
2019年,华为在新闻发布会上否认自己创造了鸿蒙手机操作系统,那都是少数人意淫和媒体炒作起来的。这意味着没有美国苹果和谷歌公司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全球所有的智能手机都无法运用
早在2016年两会期间,工信部长苗圩就给大家泼冷水:“中国制造”没我们想象的那么强大,落后西方30年。他说:
“中国制造”不像我们想象那么强大,西方工业,也没有衰退到依赖中国。我们的制造业还没有升级,制造业者已开始撤离。
苗圩在全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上指出,在全球制造业的四级梯队中,中国处于第三梯队,而且这种格局在短时间内难有根本性改变。要成为制造强国至少要再努力30年。
作为主管制造业的中央大员,苗圩的观点基本上代表了国家认知。
苗圩说,全球制造业已基本形成四级梯队发展格局:
第一梯队是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第二梯队是高端制造领域,包括欧盟、日本;
第三梯队是中低端制造领域,主要是一些新兴国家,包括中国;
第四梯队主要是资源输出国,包括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非洲、拉美等国。
韩寒在《后会无期》里说:“你连世界都没观过,哪来的世界观?”
本次疫情,是最好的观察世界的窗口。几乎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几乎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值得检讨的教训。彼此虚心学习,才能取长补短,不断进步。
只有阅尽天下,读遍全球,才能告别井底之蛙、告别老子天下第一的傲慢与偏见。
想起了百岁老人周有光先生。
这位出生于清末的百岁老人,历经世纪沧桑,50岁之前是大学经济学教授金融家50岁到85岁,成为语言文字学家,是现行汉语拼音方案的主要制定者;85岁之后,成为思想家,100多岁了头脑比很多年轻人还清醒,且在108虚岁的2013年,出版15卷本的《周有光文集》(中央编译出版社),收入这位世纪老人除经济学著述以外其他全部已经发表的著述。
关于“全球化”,他说:“农业化时代,安土重迁,没有全球化。工业化时代,不断扩大国际贸易,开始全球化。信息化时代,信息技术穿透各国的国境界线,全球化一往无前。”
周有光先生最值得世人珍视的告诫是“要从世界看国家,不要从国家看世界”。
2013年06月18日,《中国青年报》包丽敏文章《周有光:要从世界看国家,不要从国家看世界》写道:
这是周有光观察世界的重要方法。他始终有一个无形的坐标,纵轴是上下五千年的世界文明发展历程,横轴是世界各国的发展现状,他以此定位、观察国家的发展和走向。
他将2001年中国“入世”成功看作一件大事,认为标志着21世纪的中国准备走进世界,中国将从“天下中心”变为“世界一员”。
但周有光认为,加入世贸组织只是产品进入世界,不是人民进入世界。只有人民进入世界,才是真正的“入世”。为此要进行两项自我教育:扩大视野和补充常识。扩大视野就是要从世界看本国,而不是从本国看本国;要从世界看世界,而不是从本国看世界。常识就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基本知识,也就是“五四运动”所要求的科学和民主。
1839年(道光十九年),福建人林则徐以钦差大臣身份赴广州,在严禁鸦片的同时积极探求域外大势,派人收辑、翻译外文资料,以备参考。
林氏组织幕僚将英国人慕瑞所著《世界地理大全》全文译出,命名《四洲志》,译作简述亚洲、欧洲、非洲、美洲4大洲30多国的地理、历史、政情,是当时中国第一部较系统的世界地理志。
林则徐因此被后世誉为近代中国“开眼看世界第一人”。然而,回顾百年中国,历史悲剧一再重演。文明与野蛮的缠斗依然没有结束。中国人为何会遭受这样的大灾难?而经历了大灾难之后是否能转化为大智慧?
如果没有正确的史观,大灾难绝不会带来大觉醒。因此正如周有光先生说言,我们必须跳出自身,从世界看中国,从而获得真知。历史在哪里扭曲,就在哪里突破。为此先知书店诚荐“剑桥中国史”:
《剑桥中国史》由上百位优秀的汉学家联合编撰,从“为什么中国自秦始就无封建,只有专制”、“为什么汉朝才完成政治合法性的思想改造”的秦汉史,一直讲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运动,最严重的影响不是经济,而另有所在”等中国的近现代历史。堪称一部毫无忌讳的历史书。
站在世界的角度看中国历史,“剑桥中国史”所持的价值观和历史观,可以丰富我们的思想,开阔视野。袁伟时老师说:本书意识形态束缚少,代表了时代最高水平。是读中国历史绕不开的经典。历史不仅是过去事件的回溯,更是人类精神的寄托。识别下图二维码,即可一键收藏。赞赏小编。
延伸阅读:
▼ 点击阅读原文,与思想者同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