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在省委书记家里拍桌子的人,一定很牛。

《政治掮客苏洪波》警示教育片 5月7日起播出 视频来源:云视新闻七彩云微信公众号(01:25)

中纪委通报,敢在省委书记家里拍桌子的这个人叫苏洪波,是一个商人。1989年,他在云南省计划委员会培训中心任接待科科长,后来下海经商。
个曾在云南省委工作级别并不高的商人,后来居然成了两任云南省委书记的座上
洪波先搭上的是白恩培。
56日,中纪委官网刊发题为《苏洪波案警示:政治掮客的真实面目》的文章披露:
    2003年全国两会期间,白恩培邀请某领导吃饭,巧遇苏洪波以及另一桌吃饭的一群人,其中不乏领导干部。为凑热闹两桌客人合成了一桌。当天,白恩培通过这次吃饭认识了一些领导干部。
通过这次吃饭,白恩培认为苏洪波在北京关系广、有人脉,手眼通天,能帮上自己,于是大大拉近了与苏洪波的关系。两人交往渐密,以至于苏洪波每次到云南,白恩培都要请他到家中吃饭聊天。
该文披露的这些细节,有些语焉不详,有很多地方值得细细推敲。
文章开头就介绍说,苏洪波早年曾在云南省计委培训中心工作时认识了后来成为云南省委常委、秘书长的曹建方等官员。
这样的表述,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曹建方就是苏洪波的贵人。曹建方当过的最大官,也只是省委常委、秘书长,白恩培认识苏洪波的时候,曹建方还只不过是云南省财政厅的厅长,他没有那么大能量让省委书记高看苏洪波一眼。
里插一句:曹建方落,与旁人也颇为不同。
2015年,中纪委查处了曹建方,因其违纪,其受到开除党籍分,降处级领导职务,调到云南省农垦总局任规划统计处原副调研员。2017年,曹建方到龄退休。201912日,云南省监委再次对曹建方立案调查,查出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先开除党籍副部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然后退休,退休两年了再抓,可见查处曹建方的过程不是一帆风顺的,阻力很多,难度很大。
中纪委文章里还有一个细节:曹建方称呼苏洪波为首长,一个1998年就晋升为副厅、后来官居省委常委的人,称呼一个商人为首长,何其荒谬。
曹建方显然不是苏洪波与白恩培认识的介绍人。
首先,2003年的白恩培已经是云南省委书记,他在北京请某领导吃饭,请的应该不是一般领导,至少应该跟他是同级别甚至是更高级别的人,不会是自己的下属曹建方。
其次,省委书记白恩培请这样不一般的某领导吃饭,中纪委的文章说巧遇苏洪波以及另外一群人,白恩培和他请的某领导能允许合并成一桌,这不像是偶遇,更像是刻意安排的。
白恩培这样级别的官员请人吃饭,不可能是在大厅,包房里都会有厕所,进去后一般不会中途出来,很难偶遇其他熟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地方,苏洪波不可能偶遇到省委书记。这个“巧遇”不是白恩培安排的,那就是某领导安排的,目的就是要给白恩培介绍一些人,包括苏洪波。
近些年,各种官员被记者、普通民众偶遇,地铁上、火车上、公交上,这些都是公共场合,偶遇很正常。但能偶遇在包房里请客的省委书记,则几乎没有可能。
试想,如果苏洪波那桌子人都是商人或者只有几个厅处级官员,省委书记怎么怎么可能同意合并在一桌呢?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他请的某领导主动提出,自己还有几个朋友在其他包房,建议合在一起热闹一点,而这让请客的白恩培无法拒绝。
云南官场的复杂,我听原云南省委书记令狐安讲过一些。2011年全国两会,我在北京跟令狐安老先生聊过一次,老先生聊到动情处还哭了,我当时慌忙找人要纸巾给老先生擦眼泪。
因为这样一场饭局,白恩培从此对苏洪波另眼看待,某领导应该是起了一些作用。
在忏悔录中,秦光荣承认了“想通过苏洪波攀高枝、谋取更高职位的愿望”。
中纪委的文章里说,也是通过这次吃饭,白恩培认为苏洪波在北京关系广、有人脉,手眼通天,能帮上自己,于是大大拉近了与苏洪波的关系。两人交往渐密,以至于苏洪波每次到云南,白恩培都要请他到家中吃饭聊天。
从这段表述的内容看,那个饭局上出现的人级别应该都不低,至少某领导级别不低。如果苏洪波身边只是几个北京的厅局级甚至处级官员,白恩培不会觉得苏洪波手眼通天、能帮到他。
综合分析,这里面的某领导是个很关键的人物,那个饭局也不会是巧遇。
苏洪波结识了白恩培后,成了白家的座上宾。“我每次到昆明来,白(恩培)都会知道。而且他不管陪多大的领导,8点钟,他老婆都会叫我去他家里的,基本上我去他家,他不管陪谁,8点钟都会回来陪我喝点酒,聊聊天。”
在白恩培家里吃饭,苏洪波说自己拍过桌子。
一个能经常去省委书记家里吃饭喝酒的人,甚至敢在省委书记家里拍桌子,自然会引起云南官场的关注。白恩培的秘书、司机等身边所有知情的工作人员都可能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苏洪波既然是有意靠近白恩培,当然也会刻意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
秦光荣,2003年的时候还只是云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后来任常务副省长,自然会知道省委书记白恩培有这么一个座上宾。
等到秦光荣当省委书记,苏洪波在云南官场已经熬成了首长,自然是又成为新省委书记的座上宾。
在老省委书记家里拍过桌子,当然能在新书记面前拍桌子。
苏洪波自己披露,“那次,在外面吃饭,吃着吃着不高兴了,我拍着桌子就走。后来很多人跟我说,当时很多省里人都在,就传得很广,说这个人省委书记的饭局他都敢拍着桌子就走。所以有一帮人,就愿意和我打交道了,那么自己也很喜欢这种感觉。”
正如苏洪波自己说的,敢在省委书记的饭局上拍桌子走人,让人觉得背景肯定很硬很不一般,攀附他这个首长的人自然越来越多。
中纪委文章还披露,秦光荣担任省委书记后,对苏洪波既忌惮畏惧又讨好拉拢,在选用干部时,秦光荣主动向苏洪波表示:“你有什么合适的人可以推荐过来”“要换届了,你有什么干部你只管说”。
在这种不正常的政治生态中,苏洪波成了云南地下的组织部长。
中纪委的文章说,只要是苏洪波向秦光荣推荐的干部,秦光荣都予以关照或重用。云南省原国土资源厅厅长林耘埜就是通过搭上苏洪波的关系,一步步走上了副厅级、正厅级领导岗位。
苏洪波回忆说,“秦光荣当省长,我把林耘埜跟秦光荣做了引荐。后来林耘埜给我打电话,他讲苏总,谢谢你啊,领导已经跟他说了,他当厅长了。”
林耘埜是2014年3月当上国土厅长的,当时秦光荣当省委书记已经三年多了。2008年林从红河州副州长平调任国土厅当副厅长时,秦光荣才是省长。苏洪波的上述回忆,细节上应该不是太准确。
一个商人,可以频繁出入省委书记家里,敢在省委书记家里拍桌子,能在新书记的饭局上拍桌子走人,再回头看白恩培在忏悔录里承认的想通过苏洪波攀高枝、谋取更高职位的愿望,感觉幕后必然还有更大的人物在发挥作用。
可是,苏洪波自己说,“我没有什么背景,我所有这些东西,我应该这样说,我可能从头到尾,算取巧比较多了。”
靠一张嘴忽悠能忽悠这么多年,能忽悠住云南两任省委书记,苏洪波这是夸自己智商高呢还是骂白恩培、秦光荣智商低呢?
褚朝新
2020年5月6日
校对:彭丽 王旭彬
提醒:中纪委原文请阅读今日推送的第二条或登陆中纪委官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