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白(《知识分子》主编,清华大学教授)
未竟的理想追求
大家知道,我和饶毅、谢宇两位老师对科学传播一直情有独钟,也做过各种尝试。我们之所以愿意为此付出心血和精力,皆出于我们对科学之内涵——“真善美”的召唤和追求:真,意味着科学的终极目的是发现真理;善,代表着实事求是、诚实诚信的科学态度;美,蕴含着科学发现的精神享受。
我们对参与科学传播,有着清晰地定位:发展新时期的科学文化;改善对科学技术及其成果的认识和评价;推动科学教育体制改革,为科技政策提供建议。这无疑是一项远大而极具挑战的事业。传递科学的精神价值,是我们参与科学传播事业的真实理想。只是,当理想走进现实,漫漫长路上必将充满艰难险阻。
如今,我们三位选择重新起航,继续我们追求理想的征程。我们把新创办的媒体平台称为《知识分子》,其内涵及外延是深刻而宽广的。在筹备过程中,我们得到了非常多的科学家以及社会各界的鼎力相助,令我们深为感动。正所谓“失道寡助,得道多助”。作为创办人之一,我希望《知识分子》能够提供一个全新的平台,让我们与广大的科学家和社会各方志士仁人一起,携手在这理想之路上前行。
知识分子与智识生活
于个人而言,科学与我有着一辈子的不解之缘,它是我人生的主线。随着事业的发展和阅历的丰富,这种缘分已经超越了单纯的职业范畴,我意识到,它是我跟随内心而选择的生活方式。
我曾说,科学是一种智识生活(Intellectual life),它是创造、想象、观察、分析、推理、演绎、归纳等等智识生活要素的综合体现,代表了更高阶段的生活追求。我为拥有这样的生活而深感欣慰和幸福。
“知识分子”这个词汇有着丰富的意蕴和内涵,也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一般认为,知识分子是接受过完整的高等教育,拥有某一方面的专长,但又不局限于自己的专业而有较广博的知识,并关注整个社会的发展,具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人士。
“知识分子”翻译成英文有两个词:Intellectual 和 intellegentsia 。我个人更喜欢后者。简言之,知识分子具有一些共同的精神特质:他们的思维方式具有批判性、前瞻性;他们具有深刻的社会意识,极具社会责任感;他们是社会的良心,敢说话、说真话,诚信为人;他们追求真理,但尊重不同意见;他们具有启蒙意识,关心人类文化价值,关注广泛人类知识。
知识分子对于“智识生活”的追求,一定有着某种坚实的精神价值内核和对理想的追求,无论其所从事的领域属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还是人文学科,甚或与知识生产并无直接关联的职业。
诚信与社会责任感
知识分子,必须是精神价值的守护者,而在眼下纷繁复杂的社会中,诚信和社会责任感显得至为重要。
时常听到有人抱怨,这是一个物质富足而精神贫乏的时代,还有人说:“物欲横流的可怕后果,并不仅仅在于对普通百姓的误导,更在于对知识分子几千年来坚守的价值理念的冲击。”
学术不端、学术腐败、追名逐利等行为,在当今社会中愈演愈烈,让公众对专家和学者群体感到失望。的确,这是一个诚信普遍缺失的时代,社会整体上遭遇了诚信危机。
什么是“诚信”?我在《诚信——有效领导的基石》一文中,曾列举了对诚信行为的一些描述:
  • Lead by examples 以身作则,身先士卒
  • Take responsibility 勇于负责
  • Deliver what’s promised 说到做到
  • Loyalty 忠诚,信誉,义气
  • Sincere and honest 真诚和诚实
  • Candid and open minded 直率和开诚布公
  • Listen with respect 诚恳虚心的倾听
  • Be transparent 透明
  • Be consistent 表里如一,前后一致
作为知识分子,具有良知,追求真理,说实话,是我们推崇的理想价值的一部分。
在今天的时代背景下,知识分子的诚实守信显得弥足珍贵,因为他们是引领社会发展的动力,引导社会文化风尚的楷模。
比诚信更为重要的是社会责任感。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在信息传播如此发达的今日社会并不现实。但这种处世态度,也极大地辜负了人们对“知识分子”的期待,“铁肩担道义”才是积极的知识分子立场。
“五四运动”的命名者、我国近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罗家伦在《知识的责任》一文中写道:“倘使有知识的人不能负起他特殊的责任,那他的知识就是无用的,不但无用,并且受了糟蹋。”所谓知识的特殊责任,既指学术责任,更指社会责任。
知识分子要怎样才能肩负起这样的特殊责任?或许我们可以看看“科学偶像”爱因斯坦带给大家的启示。
爱因斯坦的科学成就无疑是伟大的,但更为令人称道的是他对人类社会的关切和忧虑,以及对社会责任的时刻牢记和勇敢践行。
当爱因斯坦在获悉铀核分裂和链式核反应的发现,并了解到德国正在积极从事原子能方面的研究之后,1939年8月,他写信给美国总统罗斯福,建议美国着手研制原子弹,以免纳粹占先,会给人类造成无穷灾难。整整10年以后,爱因斯坦在谈到“关于建议制造原子弹的动机”时,却非常后悔地写道:“关于原子弹和罗斯福,我所做的仅仅是:鉴于希特勒可能首先拥有原子弹的危险,我签署了一封由西拉德起草的给总统的信,要是我知道这种担忧是没有根据的,当初我同西拉德一样,都不会插手去打开这只潘朵拉的盒子。”
这段广为传诵的故事,绝非爱因斯坦因“犯错”而关心社会的特例。从1914年发表第一份反战声明,到1955年逝世前签署“罗素—爱因斯坦废止战争维护和平宣言”,他一直都在为和平奔走,象牙塔并非他唯一的栖息之所。
知识分子何为?诚如哲学家周国平所言:“质言之,知识分子的职责是守护人类的基本精神价值,努力使社会朝健康的方向发展。”身为知识分子,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谨以此文作《知识分子》创刊纪念,让我们一同前行,做永远的精神价值守护者。在这里,愿你与“真善美”再次相遇。


知识分子,为更好的智识生活。
欢迎个人转发分享,刊物和机构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事宜:zizaifenxiang@163.com。
《知识分子》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并担任主编。关注请加微信号:the-intellectual 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