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摘要:疫情终会过去,但之后会是怎样的世界呢?(点击阅读:疫情结束之后的世界,会怎样?

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写了不少关于国际疫情的文章,主要是在分析不同国家面对疫情作出的不同选择,出现的不同错误,以及出现这些错误的原因。这些内容发出后,同时得到了两种相反的有趣回应:说我们要哄zf开心的;和说我们崇洋媚外的。
但聊国外做的对的地方,不代表就是崇洋媚外;去分析别人的错误问题,也不是,好吧,不只是为了八卦吃瓜。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我们需要去了解别人做了什么,观察别人出现的问题,才能去预先评估自己可能出现的问题。这次疫情中,早发现别的国家的问题,早采取防疫措施的国家,效果就很好。只顾着吃瓜diss别人的国家,结果就很惨痛。其他的事情也是如此。
比如同样一篇文章,为什么会同时遇到骂我们哄zf,和骂我们崇洋媚外的两种极端反应?

这其实代表着,中国社会也在发生和美国一样的“两翼撕裂”,如果不正视这一点,我们也可能会陷入和美国一样的泥坑,最终付出像此次防疫一样的惨重代价。
那美国为什么出现了这么严重的两翼分裂呢?

撕裂的两翼
我们还是先从吃瓜开始。
前段日子,美国新闻说,有一家公司表示自己在加州的仓库有3900万个N95口罩,可以卖给加州应急。结果上周又有后续新闻:原来这只是一个骗局,被FBI破获了。不过讽刺的是,FBI去突袭的时候,其实完全不知道这是个骗局,他们只是想把这3900万口罩抢走,送进联邦仓库,避免被加州抢先买走。只是到了地方发现没口罩,才“顺便”破了个诈骗案。
共和党控制的联邦政府,和民主党控制的美国经济发达地区的州政府之间斗智斗勇,在疫情中基本发挥了好莱坞谍战片的水平。各民主党州基本把联邦政府当贼防,加州直接给比亚迪下了几亿美元的大单,据说货物到了加州之后派了州国民警卫队护送。昨天伊利诺伊州从上海运的第二批口罩到了芝加哥,根据州长自己说,州政府对物流细节一直保密,生怕被联邦政府知道抢走。

因为美国政治的基础是两党制,因此在聊美国两翼撕裂的时候,很多同学会很自然地认为这就是两党制国家的正常情况。但事实并非如此,两党制和两翼割裂并不是因果概念。美国一直是两党制国家,两翼分裂只是这个世纪出现的问题。
在此次疫情中,一些两翼割裂的国家,斗争并不是出现在两党之间,比如“巴西川普”博索纳罗总统一人对挑全国;而一些两党制国家,比如英国,即便在政府捅出各种篓子之后,两党依然保持心照不宣的默契 —— 最近一直在追打政府失职的媒体,前几天跑去采访反对党工党的新任党魁,百般挖坑引话希望让他骂执政保守党,却只得到了类似:“现在还不是追责的时候,大家应该一起携手抗疫”的套话。
相比美国刺刀见红的左右斗争,英国两党这样“互相包庇”才是我们熟悉的两党制
两党博弈论
在我们中学政治书里,两党制的标签是“虚伪”,认为两党本质上是一致的,轮流执政是换汤不换药的骗人。长大之后,看到美国两党这些年像杀父仇人一般互撕,总觉得自己是被政治老师骗了。其实并非如此,只是社会环境发生了变化。
在博弈论上有一个很有名的“两党博弈论”,从理论上来论证两党制最终会走向“一体化” —— 假设两党制国家的两党立场分为左右,而选民对称分布,大选中选民会选择投票给最贴近自己观点的一个政党,那政党为了获胜,怎样的策略是最优的呢
如果两党分别占据极左和极右,那么各拿50%,打平。但这个时候,如果左翼的A党把路线向右一点,那左翼的还是会投给它,又能多占据一点中间选民,就赢了。而右翼的B党想挽回,就只能向左一点,保住中间选民。而这种博弈的最终结果,就是两党的路线都跑到中间去了。
两党博弈论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既往大多数时代,大多数两党制国家,虽然执政党互相交替,政策会有调整,但并不会出现视为寇雠,政策改变翻天覆地的情况。

那美国这种两翼割裂的情况为什么会这么“不科学”呢?
其实“两党博弈论”来推导出中间路线最优,是有个前提的:那就是选民的分布是平均分布或者类似正态分布:中间选民较多,极左和极右少。但在一个已经两翼割裂的社会中,选民分布则变成了双峰,中间选民较少,大部分选民要不是左翼,要不是右翼。这种情况下任何试图走中间路线的政党,首先会面对自己内部的强大反对力量,中间路线也就是戏称为“建制派”的两党候选人,大多在初选阶段就被本党内部的选民干掉,最终体现出来的,就是两党政治路线的分化。
随着美国社会的分化,极左和极右成为两党政治的主流票仓,美国两党温和中间路线就不复存在了。2016年所有温和路线的共和党候选人们,都输给了极右选民力挺的川普。而今年如果不是两位极左的候选人桑德斯和沃伦互相分散选票,加上民主党内部对半路出家的社会主义桑德斯的打压,温和路线的拜登也很难胜出。

既然两党制度并不是美国两极分化的原因,两党越来越激烈的互撕也只是结果而非起因,那是什么引起了美国社会的撕裂呢?

其中一个原因,是媒体的分裂。
撕裂的媒体
一些喜欢欧美体制的人,总认为两党制或者多党制所带来的互相制约,可以起到社会稳定的作用。可就像美国这些年,两党还是那两党,两党制却失去了稳定社会的作用,甚至两党激烈的互相个人攻击,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撕裂。
其实在西方社会体制中,起到稳定作用核心的并不是多党制,而是“政党+媒体+选民”的三元结构。起到稳定和制约作用的,是新闻媒体。传统西方媒体用事实和中立的新闻报道,来获得民众的信任,制衡和约束政府,作为政府和民众之间的沟通桥梁。
在上个世纪,虽然我们diss西方媒体双标也好,虚伪也好,但至少作为社会压力的缓冲器,西方传统媒体起到的作用是很好的。民众虽然对大部分政客嗤之以鼻,但对媒体的公正性却保持足够的信任和尊重。
但这样的情况在现在的美国已经完全不见踪影,川普天天高喊“Fake News/假新闻”,并非仅仅是忽悠选民,更多的是他的选民,美国一小半人口的右翼人群,根深蒂固的认为主流媒体就是骗人的,是不公正的。
而事实上,美国媒体,包括绝大多数美国媒体人,也失去了原本“公正中立”的报道精神,分成两翼互相咒骂厮杀。任何不站队,想走中立路线的媒体或者媒体人,都同时受到两翼的攻击,要不站队,要不离场。
比如我们比较熟悉的CNN电视台,最近两年就出现重大的路线变动。

布什-奥巴马年代,美国电视媒体的政治阵营是这么分的:MSNBC站在最左,FOX站在最右,新进场的暴发户CNN则想选一个“中间中立”的立场打差异化。所以CNN在美国几大电视台中,算是少有愿意站在事实上为中国说几句好话的了,总被每叫做ChinaNN。

看看3个电视台的黄金档政论主持人背景,就能大概了解几个台的差异 —— 美国电视台工作日的晚上9点的政论新闻节目,被成为黄金档新闻节目(Primetime News Program),能成为primetime news主持人的就是这个电视台的当家台柱。
MSNBC黄金档新闻主持人是 Rachel Maddow(1973年出生)
。父亲是退役空军军官、律师,母亲是位学校管理人员。她本科毕业于斯坦福大学,2001年拿到牛津大学博士,2005年成为MSNBC主持人,2008开始主持MSN黄金档节目,成为全美第一个同性恋黄金档新闻主持人。

FOX黄金档新闻主持人是 Sean Hannity(1961年出生)。父亲是家庭法院工作人员,母亲是监狱速记员和惩教官。他曾经入学纽约大学和阿德菲大学,但都未毕业,从小干过洗碗工、厨师、酒保、装修承包商,从小电台主持人开始做起。1996年成为FOX主持人,2009年成为FOX黄金档新闻主持人。
一个代表平权的知识分子精英,一个白手起家的工人美国梦,这两个人的背景其实就可以看到两个电视台的目标观众和定位的极大差异。那曾经试图走中间路线的CNN呢?
CNN黄金档新闻主持人是 Chris Cuomo(1970年出生)。父亲Mario Cuomo担任过12年(1983-1994)的纽约州州长,当时是民主党呼声很高的总统候选人选,但他本人拒绝参选总统;哥哥Andrew Cuomo是从2011年至今的纽约州长,此次疫情中出镜率极高,目前人气已经超过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等于说在过去40年中,世界金融中心纽约州,一大半时间是姓Cuomo的。

Chris本人本科毕业于耶鲁,然后在美国顶级私立大学福特汉姆大学获得法学博士。但民主党豪门出身的Cuomo的第一份媒体工作则是FOX的记者和分析员。之后则是在左翼的ABC担任主持人,2013进入CNN,2018年成为CNN黄金档新闻主持人。
相比于极左的MSNBC和极右的FOX,海湾战争一举成名的CNN试图采用一条“中间路线”,选择主持人也是会看重同时有左派和右派经验的。这条路线如果在上个世纪,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在两翼撕裂的时代,后果就是两边不讨好 —— 无论是共和党总统上台,还是民主党总统上台,都是被捉弄取笑的对象。两边都认为CNN是墙头草。
所以受够了夹板气的CNN,最近这些年开始选边站。尤其是川普上台之后,CNN的画风变化的很快,很多时候变得比ABC,CBS这些主流电视台更左。可以想象的是,如果纽约州长库莫Cuomo未来能借助人气成为总统候选人甚至当选总统,那CNN翻身成为御用电视台也是指日可待的了。(MSNBC似乎挺更左的加州州长纽森 Newsom多一些)
而媒体一旦站队,无论选左选右,选川普、奥巴马、库莫还是纽森,都会马上失去中立公正。无论川普做的多差,FOX、OAN或者右翼电台都会夸;而即便川普做了对的事情,MSNBC,NYT,好莱坞这些主流媒体也一定会损会骂。这种“自带立场”的新闻报道也会逼着观众站队,激化社会撕裂。而失去了令民众信任的媒体,民众和“另一方”的政府之间的矛盾也就越来越严重。最终变成此次疫情中的种种“趣闻”八卦。
这种媒体撕裂,是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媒体环境变化,导致的一种似乎必然的结局。
“观点”媒体
进入21世纪,互联网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不仅仅体现在纸媒的日暮西山,网站、微博、视频媒体的兴起。更重要的,是用户阅读、观看习惯的改变。
我们总能看到有媒体同行纠结为什么严肃媒体衰落,调查记者越来越少。这个有什么好纠结奇怪的呢?越来越少的原因,就是用户不喜欢看啊。
一些技术流的App开发者,总喜欢宣称“技术中立”。但技术从来都不是中立的,它是有倾向的。这种倾向并不是说偏左或者偏右,而是技术会改变用户的阅读习惯,从而导致某些媒体的兴起,另一些媒体的消亡。

互联网时代,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技术,带来的变化之一,就是用户阅读的“碎片化” —— 用户倾向于高频次,短时长的阅读,于是博客让位给微博,视频让位给短视频。

这看上去也挺“技术中立”的,但它带来的最大一个问题就是:了解一个事实fact,是需要较多时间的,而听一个没有事实依据的观点opinion所需要的时间,则短少的多。
所以基于中立客观事实的报道、新闻分析越来越少,呐喊主观观点的文章和“新闻”越来越多,这是撕裂社会的最大动力之一。(嗯,当然,这也是一个观点)
短时阅读为什么会有倾向于观点而非事实的影响?我们举个栗子:
我们的本职工作是做育儿科普。科普的特点,就是要描述经过科学研究,具有证据基础的事实,而不是作者自己的爱好兴趣。所以科普媒体可能是在所有新闻媒体中,最注重事实证据的类型之一。而我们最经常在文章中接到的读者抱怨,或者说建议之一,则是:“文章太长没空看,拉到最后看结论,下次直接说结论就好了”。

......竟无语凝噎。

预期投入的阅读时间,决定了我们的阅读倾向:在拿起书的时候,我们往往准备投入1-2个小时时间;拿纸质杂志的时候,可能准备花个半小时;看微信文章,可能要花5-10分钟;刷抖音看微博头条,一个半分钟搞定。

当用户越来越习惯于碎片化阅读,单次投入时间越来越少,就会更不喜欢去看深度事实报道分析类的文章,而是倾向于看几眼就很“爽”的观点型文章。
极端的体现,就是某个刚刚逝世一周年的喜欢“致xx”的公众号。虽然我们总忍不住想骂她无良媒体,但从运营的角度,她的成功,只是因为她极端迎合了用户在碎片化阅读时代的心理需求。
无所谓中立性,无所谓事实报道,“创造”满足用户需求的极端观点,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新媒体的成功法则。

新时代美国新闻中立的没落
当媒体出于市场考虑,去迎合用户需求,用主观观点而非事实去作为内容驱动方向的时候,就出现了这样一个结果:越极端,越撕裂,越具有攻击性的观点,越有市场,越被用户所认可。而这也导致了美国媒体和民众一起,要不极左,要不极右,主动或被迫站队,走到越来越撕裂的今天。
而在一个你死我活的斗争中,是容不得中间派的。
事实上,美国主流左翼媒体,虽然鼓吹积极防疫,但并不代表他们就是中立公正。前几天“美版终南山” Dr.Fauci 在接受CNN采访的时候,被挖坑:“如果美国封国更早,会不会死人更少?” 这个问题从科学上只可能有一个答案,所以Fauci就老实回答了:是的,如果封停更早会死人更早。而这段话直接被各个左翼媒体宣扬为Fauci指责川普。而右翼民众就翻脸了,继续鼓吹开除Fauci。好死不死的,脑子不清醒的川普还转了其中一条推特。于是更是炸开锅了。
之后一天,Fauci只好出来在发布会上澄清,自己的话并没有指责川普的意思,虽然有争辩,但川普在疾控专家组给出各种抗疫建议时,没有拖延和反对。

其实可以看出来,Fauci作为一个专业人士,尤其是在疫情关键时刻,是不愿意陷入政治和媒体的互撕中,只是想做好自己的工作。但同样的,美国的媒体政治社会环境,几乎不允许他保持中立。
美国媒体界虽然已经两翼撕裂严重,但并不是所有媒体人都愿意站队,一些相对“老派”一点的美国媒体人,依然希望坚持自己的中立新闻立场,但结果呢?

比如因为总有脑残主持人反华,被我们在之前文章中diss的右翼电视台FOX,也并不是一直这样脑残。事实上,FOX 新闻之前在公正报道方面并不比左翼主流媒体差,甚至要更好一些。
前几年FOX中并不少见坚持中立原则,敢于同时批评两党政客,甚至批判川普错误的新闻主持人,但做这样的新闻节目同时面对来自两翼的巨大攻击,既不叫好也不叫座。
最近有一个FOX八卦,是关于主持人Chris Wallace,在两翼斗争极度激烈的现在,他是FOX少数仍然秉承“媒体应该关注事实报道”准则的老媒体人。所以虽然经常怼的左翼媒体哑口无言,但依旧还被左翼尊重。
前几天,他在新闻节目请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专家,批评川普忽略了疫情的警告,导致惨重后果。这下惹到了已经把FOX当做自家宠物的川总,直接发推开骂这个“天天想成为他爹的Chris Wallace”。
不过川总这个攻击很搞笑的。估计是自己富二代出身,川普觉得“想变成他爹”是个骂人的话。但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有点新闻理想的媒体从业者来说,包括我们,“成为Chris他爹”基本等同于“想成为将军的士兵”这种褒奖才对 —— Chris的爹是Mike Wallace,新闻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长者口中谈笑风生的华莱士。
不过随着2017年FOX的铁腕老总裁Roger Ailes去世,现在的FOX 基本已经被右翼观众所绑架,绝大部分新闻节目其实只是在聊“观点”。去年FOX新闻影响力最大的主持人 Shep Smith 因为不愿意迎合川普,最终决定辞去自己年薪1亿人民币的工作,回家休息。剩下的几个像 Chris Wallace,Neil Cavuto 这样坚持新闻中立的主持人,天天被川普和观众骂,感觉也都快混不下去了。
这里用FOX做例子,并不是因为它比美国左翼的情况严重,而是相反。至少FOX我们还能举出来几个因为反对川普而被排挤、边缘化的新闻人。而左翼MSNBC里,有一个敢质疑奥巴马的么?
中立和正确
从个人情感和认知来看,相信我们大部分读者和我们一样,更倾向于左翼的思想,毕竟权利平等,互相尊重,注重社会福利、关注环保,普遍医疗和教育权利,是我们大多数人都认可的价值观。
但回到理智上来说,美国两翼之所以割裂成这个德性,更多需要归功于左翼,尤其是“新白左”们鼓吹的“政治正确”。
事实上在主流媒体和好莱坞去推进政治正确的时候,将政治正确绝对化,对可能错误的,甚至是不同观点等同错误的行为进行打压。经过布什到奥巴马的十几年,这种对右翼,甚至中间人群的打压,最终将大量普通民众推向右翼,变成川普的支持者和票仓,最终导致了川普的当选,并在疫情中付出惨重代价。
政治正确的观点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基本都是一些积极向上,希望世界更美好的愿望。但它的本身,依旧是一种“观点”。观点不是事实,观点应该允许差异。如果我们将一种观点定义为正确,相当于抹杀了任何不同观点存在的空间。
歧视攻击少数族裔当然是错误,但就是不喜欢某个种族可以不可以?相信科学当然好,不认同进化论是否可以?热爱动物值得赞赏,讨厌猫狗需要被diss么?

但左翼的政治正确,将所有不同的观点定义为“错误”,这就只能逼着所有人站队,要不主动支持,或者至少遵守政治正确原则,要不就变成被攻击批判的对象。
其实同样作为被政治正确的普世价值天天diss的中国人,我们大概能明白这种无视社会差异、经济基础,一味拔高“精神”的攻击有多烦人。其实美国右翼的心情也是类似。
我们都学过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但美国人八成没有。事实上政治正确和“不正确”观点的差异,有些是来自经济和阶层的区别,有些是来自知识或者常识的不足,有些只是个人经历和喜好的不同。
尤其是互联网化和全球化两个进程,让美国本来就面临社会阶层两极分化的问题。东西海岸居民、年轻人、高知阶层、都市居民是这两个进程的受益者,而中部南部地区,老年人、低教育人群、农村地区居民,却没有占到什么全球化和互联网化的好处,只能体会美国本土制造业下滑的痛苦。

而当左翼将政治正确强加到这些人群之后,原本经济的分化,就变成精神和政治层面的进一步撕裂以及相互仇视了。
密西根反对封停的“农村”右翼民众包围州政府
其实观点只是观点,哪怕不科学,有各种漏洞,完全没常识,当这些观点并没有对他人造成伤害的时候,人们就有权利持有它和谈论它。解决有问题的观点,是通过摆事实讲道理,用证据和逻辑来分析说服,不是仅仅用一句“你不正确”来diss。
中国呢?
最后,回到一个很难聊的话题,中国呢?

中美的政治体制不同,我们的媒体环境也不同。但这些并不能是让我们松口气认为两翼割裂不会发生在中国的理由。因为它已经发生了。
美国的割裂不是一瞬间发生的,他是在性别、枪支、环保、动保、种族各个方面的意见冲突最终累积而成的。

而作为互联网化最彻底的国家,我们社会的“观点冲突”,同样在被互联网以及新媒体所激化。

我们之前的文章被同时骂成崇洋媚外和洗白zf就是一个很有趣的例子:人们不能接受别人的观点和自己有细微的差异,非黑即白。你不跟我一起爱国就是崇洋媚外,你不跟我一起骂ZF那就是洗白。

类似能够撕裂中国民众的问题,还很多,比如中医。在中医的讨论中,一个人如果选择旗帜鲜明的热爱中医,或者坚持痛骂中医,都会获得大量的支持。但如果你不愿意站队,那就要面临两边一起骂的结局。
这种强迫他人站队是很危险的,因为这表示在某个话题上,社会已经出现了两翼撕裂的现象。一个话题的撕裂可能并不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但互联网时代的“观点”媒体,会不断促生各种观点,引发社会激烈对抗和争议,来获取流量。而这样的争议将会一点点的加重社会撕裂。
美国用了十几年把自己撕裂开,我们呢?
如何避免我们和美国一样,不在看重事实,而是陷入追捧观点,被互联网化引发和加剧的观点争议最终撕裂?这不是我们有能力解答的问题。我们只能引用Shep Smith离开FOX电视台那天,在节目上说的最后一句话:
I hope the fact will win the day, and the truth will always matter. / 我希望事实终将胜利,而真相永远重要。
最近关于疫情的文章,就直接放链接在这里了:
和扒皮产品相关的文章,可以点击我们公众号下方工具栏的【搜索文章】,在搜索栏里输入“扒皮”来查找。
  • 说句冬虫夏草不抗癌,怎么这么难?

  • 神奇的远红外真能治病么

  • 互联网庞氏金融骗局,怎么避开下一个钱宝网
  • 包治百病的“诺丽果汁”?还是欧美传销公司玩烂掉的骗钱货?
  • 拆一个日本VAPE驱蚊器,真心简陋…
  • 香港的神奇法国双飞人药水中80%是酒精,别再给宝宝用了
  • 雾霾再大,也别用这种奇葩的“日本便携空气净化器”
  • 抗菌保鲜密实袋?密封就够了,不用为“抗菌”花冤枉钱
  • 在一篇“撕防晒美容的神奇帽子”的文章背后爆发的暗战
  • 假日本无比滴全中国热销中,罗森、药店、淘宝都在卖,你被山寨骗了么?
  • 日本Dr. Betta奶瓶的山寨战争:这是个理直气壮勤勤恳恳努力骗人的年代
  • 扒皮硅藻泥,“除甲醛”的噱头不要当真
  • 扒皮山寨无比滴被投诉要求删文,看看山寨厂和罗森的奇葩回应 (附正品无比滴图)
  • 地暖辐射谣言始末,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 怎样忽悠中国父母?某著名美国儿童药商C的八卦集合帖
  • 爽歪歪等饮料能致白血病?【辟谣汇总】
  • 淘宝上最奇葩驱蚊产品揭底,及不同驱蚊成分安全性分析
  • 婴儿食品or下酒菜,齁咸的日本鳕鱼奶酪条来扒一下
  • 唬人新噱头产品来袭:日本水素水
  • 从气功到量子健康检测,中国人真的很好骗

  • 淘宝顺势疗法药物揭底
  • 精油治病的传销闹剧史
  • 小心坑,保险公司的伪科学体检

  • 怎样分辨是害人的隐形传销还是普通微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