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慕格学术』整理,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楚天都市报(见习记者 李碗容 通讯员 王潇潇 刘雪茹)、长江日报(记者占思柳李彤 通讯员高翔)、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ID:WNLO_POEM 作者:李青颖 芦丹丹  徐丹)、华中科技大学(ID:ihuster)等。
2019年6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宣布:今年华为将从全世界招进20-30名天才少年,并启动顶尖人才招聘计划,“(让)这些天才少年像‘泥鳅’一样,钻活我们的组织,激活我们的队伍”。首批招录的8名天才少年均为2019届应届顶尖学生,年薪方案显示:最低限89.6万,最高201万元。消息迅速引发社会关注热议。
而其中,来自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的2014级直博毕业生左鹏飞接受了华为“天才计划”的offer,一毕业就拿下最高档200万年薪。
拒绝300万年薪,选择去华为
92年出生的左鹏飞是华中科技大学的14级直博毕业生,博士阶段在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攻读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今年11月底刚完成答辩毕业。
今年9月,华为就给左鹏飞发了offer,近日正式完成签约,左鹏飞将得到年薪201万元的职位。
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当被问及得知获得这个工作机会时心情如何,他表示,心里比较平静,就觉得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他介绍,自己总共投了4家简历,华为、腾讯、阿里、深信服,4家公司均向他抛来了橄榄枝,薪资也很可观,其中一家公司开出了年薪近300万元的条件,税后收入比华为高出了40%。
考虑了岗位匹配、业界口碑等多个因素后,左鹏飞选择了入职华为云的存储预研部门,他特别提到:华为可以满足我的一些其他诉求,比如保持跟学术界的接触。
“华为提供了与我想做的研究方向非常契合的岗位,另外华为有很多有经验的技术专家,我去了会有很多学习的机会,可以进一步提升自己。
一年前,还未毕业就被华为“盯”上
“去年,我还没毕业时他们就联系我了。”左鹏飞说,由于在校期间表现优异,华为早早地就“盯”上了他。
今年8月,左鹏飞进行了华为线上面试,由于面试表现优异,他被推荐给华为“天才少年”项目,又接受了华为首席技术官的面试。
博士答辩
“天才少年”是华为发起的一个用顶级的挑战和顶级的薪酬吸引顶尖人才的项目。今年7月,华中科技大学校友钟钊以位列第一的傲人成绩入选首批“天才少年”,当时该项目全国仅聘用8人。
“我工作的内容是在华为云的存储预研部门做技术创新和突破。”左鹏飞说。
在校期间有多厉害?网友:可望不可及
在博士期间,左鹏飞以第一作者发表了高水平论文10余篇,其中,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在OSDI 2018和MICRO 2018上的两篇论文,分别刷新了华中科技大学在相关领域顶级会议零的纪录。
OSDI是计算机操作系统最顶级学术会议之一,而MICRO是计算机体系结构最顶级学术会议之一,论文被这两个会议录用,其含金量甚至超过一些科学界国际顶尖期刊,难度相当于生物、医学领域在Nature/Science/Cell等期刊发文。
知乎上一位用户形容:是无数系统领域研究者的梦想对象,可望不可及。
否认自己是天才:我把别人打游戏时间都用在实验室了
关于什么是天才,左鹏飞的回答仿佛现代版鲁迅: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打游戏时间都用在实验室里了。
他的日常时间表是这样的:
早上8时起床,8时30分之前在实验室,学习到11时30分吃中饭,下午2时多到5时30分进实验室 ,晚饭后,晚上6时30分到9时30分在实验室,有时会呆到10时多,才回寝室睡觉。一周7天,5年几乎天天如此。
在不少学生深陷拖延症的时候,左鹏飞却是个十分自律的人,他善于时间管理,对不同的事情设立截止时间,还会做一些偏短期的规划,比如一个月、半年、一年。
图源:网络
“秘诀就是充分自律,把每件事情都按时完成,让这种时间观念形成一种习惯,自然就没有了惰性。同时,我会保证充足的睡眠,这样才能有效率地工作。”左鹏飞分享远离拖延症的秘诀。
而谈到自己为什么会选择直博,左鹏飞是这样说的。
2010年,左鹏飞从随州一中考入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本科时,他按部就班地上课、偶尔会打打游戏、出去玩,打打篮球。2014年,第一次面临就业抉择,左鹏飞忽然发现,自己在能力、经验视野上都离预期有很大出入。
这时正好有一个直博(免硕士阶段)名额,左鹏飞考虑了很久:如果读研再读博,中间中断了还能拿到硕士学位,但是如果直博过程中中断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参加国际会议
“你一下子要投入5年,你心里得想得非常清楚才行,得下定一个决心”。
理想:推动我们国家乃至全世界计算机行业技术的发展
左鹏飞给自己定下目标:“博士毕业时相对于同龄人一定要做到非常非常outstanding。”自此,他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科研上。“一个高水平的博士毕业生,需要是一个领域里首屈一指的专家,所有人提到这个领域都会想到你的名字”。
左鹏飞以此不断驱动自己,并逐渐在研究中找到了乐趣:“就像有的人喜欢弹钢琴有人喜欢唱歌一样,做科研就是我的热爱,也是我终生的事业。”每一个新想法、新发现都让他兴奋,从未感到懈怠。
他说:我的理想就是能够在企业界作出更多技术创新和突破,推动我们国家乃至全世界计算机行业技术的发展,以一些图灵奖大师为目标,也希望自己的技术能够服务于社会,让广大民众受益,感受到技术发展带来的力量。
个人采访
学习生涯
Q:能介绍下你的研究方向和研究工作吗?
A:我的主要研究方向为非易失内存系统,非易失内存是一种新的存储介质,这种存储介质使用在传统的计算机中会引发一些新的问题,如耐久性、一致性和安全性等,我的研究工作就是提出新的技术来解决这些问题。
Q:学习生涯有没有什么记忆深刻的难以攻克的艰难苦关?你的研究生生涯有没有低谷期,会有压力吗?一直做科研真的不会产生懈怠或者疲倦吗?
A:比较大的困难就是论文不断地被拒稿吧,有篇文章投稿了三年才被接收。在这期间,自己能做的就是正视自己文章的问题,认真分析审稿人提出的意见,不断地改进方案,甚至多次重写论文,导师的尽心指导和不断鼓励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博二到博三算一个低谷期吧,因为到了博三第一篇论文才被录用。压力有一些,但感觉还好、不是很大。因为我对自己做的工作还是蛮有信心的,我坚信在被拒稿以后只要认真地改进文章、提升写作,后面早晚都会中的;另外,考虑到自己投的都是些顶级的会议,自然也没那么容易中。懈怠或疲倦倒不会有,可能自己比较热爱科研吧,自己也会从一个精妙idea的想出、一个新工作的完成或一篇文章的录用中不断地得到正反馈。
Q:是什么支持着你在博士期间始终奋力向前?
A:其实我最开始决定读博士的时候考虑了好久,觉得博士五年好长啊。最后,下定决心读博时就给自己定了个目标就是,既然要花费五年时间来读博,那我博士毕业时相对于同龄人一定要做到非常非常outstanding。有了这个信念,我博士五年不断地驱动着自己学习、积累和产出,做到self-motivated,从不懈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