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这两天,印度的疫情突然出现了一些变化。
仅仅印度官方自己公布的确诊数字,就已经呈现出指数增长态势,目前已经有2000多例了。

要知道,在2月份的时候,印度3例确诊的数字维持了很长时间,而且全部治愈出院了。
而同一时期,周边的很多东南亚小国都确诊了几百例。
印度的数字长期保持在3例),诡异到让一些专家都开始怀疑人生:
其实印度的情况比较像几个星期之前的美国。
2月份的时候,美国的确诊数字一直维持在15人(不含邮轮和撤侨病例)
,特朗普曾非常乐观地说美国新冠病例“再过几天就会清零”。

结果现在呢?
美国确诊人数已经突破20万,单日新增更是达到了2.6万例。
连特朗普自己都称,一车一车来运尸体的冷藏卡车,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象。
在印度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病毒可能已经早已蔓延开了,只是数字上还没有显示,可能将来也永远无法准确显示。
2月份,中国香港有一个20人的旅游团,曾经在印度旅游20天,2月24号返回香港。
结果,不久后全团有一半人确诊。
南亚的不丹等国本来没有确诊病例,结果也开始出现来自印度的输入性病例。
去旅游一趟就感染了,大家担忧一下印度的情况,这也很合理。
慢慢的,印度本土的确诊病例也开始增多,但确诊的大都是印度的精英阶层。
因为高种姓人群,有私人医生,即便没症状也可以去私立医院做核酸检测。

而普通印度民众基本处于听天由命的状态。
美联社记者偷偷探访了印度首都新德里的两家公立医院,发现医院的检测门槛和日本美国当初一毛一样:
  1. 必须有国外疫区接触史(因为印度卫生官员否认本国有社区传播)
  2. 必须出现发烧,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才给检测,不检测轻症和无症状患者。
所以,只要不检测,就等于没有,简称“不检无疫”。
一直到3月24号,印度已经有500例确诊了。
这时候,莫迪突然宣布“封国”。
其实这个数字真不算多,500人确诊,死亡10人,这在印度连公共卫生事件都算不上。
印度每年光是死于疟疾的人就有20万,因为疟疾,霍乱,艾滋病之类的传染病死亡的加起来得有上百万了,新冠在印度就是个弟弟。
结果,500确诊就“封国”了?

而且这个封国令非常严格:每一个小区,每一条街道,每一个村庄都要被封锁。
如果真能做到的话,在全球都是史无前例的严格。

莫迪的表态也耐人寻味:“
如果我们在未来21天无法控制疫情,我们的国家和家庭将倒退21年。

3月29日,印度总理莫迪在广播节目中向全国人民“谢罪”。
针对前几天的“封国”政策,莫迪解释道:“实施封锁是很艰难的决定,但是我别无选择。对于给大家造成的困难,我道歉,特别是穷人。我知道很多人在生气,请原谅我。
莫迪对自己的国家肯定是很了解的。
种种迹象表明,潜在的感染者数量可能已经让莫迪觉得事态万分紧急了,才会出此决策。
莫迪也很清楚对于印度而言,这种封国意味着什么。
印度媒体30号报道了一起惨剧:
一名在首都新德里担任送快递员的39岁男子兰维尔,在封城后没饭吃了。
这不是丢工作的委婉说法,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没饭吃了
由于公共交通被切断,兰维尔想要步行回到288公里外的中央邦莫雷纳老家,一路上他几乎跟乞丐一样,全靠公路附近的好心商店老板给他一些剩饭和茶水生存。
结果走到215公里的时候,他突然休克倒地身亡。
当地警方初步认为,兰维尔应该是长途跋涉以致身体太累,半途猝死的
印度的城市周边的贫民窟聚集了大量贫民,这些贫民们基本是过一天算一天,储备的食物少于一周,有很多人一天不工作晚上就没饭吃。
印度这一封城,这些农民工、小时工、日薪散工,马上就面临着失业断粮没房住,新冠潜伏期没过他们可能就要饿死了。
莫迪政府在推出严苛封城令的时候,留下的缓冲时间只有4小时。
这些人听到封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收拾细软赶紧跑,逃出城市,回到乡下去。
四个小时内,完成几亿人的大迁徙,考虑到印度的交通能力,这难度比中国春运高多了。
无数人连夜涌向火车站,火车站外排出的队伍有好几公里长:
好不容易进了站,到月台还有很长一段路。
当自己所要乘坐的火车终于到来时,这些在站台上等候的人群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但胜利大逃亡其实才迈出了第一步。
疫情期间,由于政府禁止坐在火车顶上,一些人不得不选择挂在火车车窗上,舒适度也大打折扣。
还有汽车,为了尽快把这些返乡人送走,印度政府安排了数千辆长途公交车,车队长达数公里。
但等待坐车的人群队伍更长,没赶上火车的人都赶来坐汽车,同样是僧多粥少、人多车少,在很多地方,几万人争抢几十辆公交车的名额。
一些私人大货车甚至临时改为长途客车,打开货车车厢,同样是满满一车人,一些实在找不到位置蹲着的,甚至直接挂在车顶棚上。
但不管条件有多艰苦,这些赶上火车、汽车的都算得上是幸运儿了,在封城令到来时,仍然有大批外地人没能上车。
封城令时间一到,印度所有跨省邦的公共交通服务都停了。
这些昨晚没走成的人只能自己解决,有摩托车骑摩托车,有自行车的骑自行车。
更多的人啥都没有,踩着一双拖鞋就走上了漫漫返乡路。
在印度封城的这几天里,高速公路两旁挤满了人,很多人离家数百公里甚至上千公里,扛起袋子就上了高速,管他能不能走回去,先出了城再说。
新德里外来务工人员德普:我从马尼撒汽车加工区过来,没有交通,甚至没有吃的,我什么也没有,面临很多问题。
新德里外来务工人员莫汉:
政府说是要来帮我们的,可是过去两三天了,我们什么也没有得到

更可怕的是,这一路上的旅馆、饭店纷纷关门歇业了,这些逃难者一路上是没有补给的,全靠自己出城时带的那点东西了。
在短短的几天内,已经有至少二十多人死在了徒步回家的路上
四名逃难者在穿越高速公路时,来不及躲避,被一辆大卡车撞死。
还有四名逃难者抄近路穿越一片森林,赶上了森林大火,被活活烧死。。。
还有更多人出门时带的粮食、饮用水已经耗尽。
幸亏一些志愿者,他们把家里囤的粮食、矿泉水扛出来,沿途救济那些一无所有的逃难者:
来自印度北方邦的玛塔,和丈夫一起带着四个孩子,一家六口足足走了五天,走了125英里,终于从新德里回到了北方邦的家里。
但是对于印度底层穷人来说,回家就有活路吗
“即使回家了,我们也没钱吃饭。我不知道我们将如何生存。饥饿会比新冠病毒先杀死我们。”玛塔如是说。
印度因为先天的不足,封城第一步的画风就和其他国家不一样。
后面不一样的地方更多。
封城后要管住群众不要乱跑,减少人员流动,但这就考验基层管理水平了。
印度警察在执法的时候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劝,二是罚。
先说劝。
普通的劝法是没有用的。

尽管印度疫情随时处在可能爆发的边缘,但绝大多数印度人受教育程度是不够的,干劝没用。
于是,印度一位艺术家设计了一个以新冠病毒为原型的头盔。
他和当地的一家警察局合作,让警察戴着这个头盔到街上去劝说行人回家。
戴头盔的警察说,这款头盔还挺好用的,效果贼好,尤其是小孩儿,只要见了就和看见奥特曼里的怪兽一样,只想赶紧跑回家去。
除了劝,警察还会对需要进行强制隔离的人进行标记。
中国的经验是用“健康码”来区分是否隔离满十四天,但印度的现实条件不允许,咋办呢?
他们就想了个土办法,如果你是国外回来的,或者与国外回来的人接触过,他们就会给你的身上盖上一个“居家隔离”的章,上面有盖章日期的那种。
警察会在大街上检查,如果你有这个章子还在大街上乱逛,就会被立刻送回家里,或强制送到隔离点进行隔离。
并且这个墨水和选举时标记选民的墨水是一样的——短时间内无法被洗掉。
但光是劝说也不够,一些地方的印度警察直接上强硬手段处罚。
只是,这个罚,和我们平时想的罚款、强制隔离还不一样。
警察们手持棍子,在大街上,看见有人违反规定在路上乱跑,就过去让他们停下来,并用棍子狠狠抽这些人的屁股,上演了一出风驰电掣,暴力摩托。
有的地方警察会罚那些乱出门的民众跪在地上忏悔认错,好好反省自己为什么要出门搞事情:

蹲起这种劳其筋骨的活儿也不能少,听我口令:蹲下,起来,一个,再来一个……

担心居家隔离运动量不够的,印度警察能够通通帮你搞定:
俯卧撑更是成了必不可少的项目之一:

并且以上这些,绝不是个例……

蹲起、俯卧撑、蛙跳……这些手段简直让我回到了被体育课支配的恐惧。
如果有外来的人进入小城,警察会让他们站在一起,用消毒水当街对他们进行喷洒。
卫生官员和警察一边喊着“闭眼”“闭嘴”,一边让人们蹲下。

这种行为在推特上引起了网友的抗议,认为这根本就不是给人消毒的方法。
但对于印度来说,可能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总比不消毒好吧……
印度的基础条件就摆在那里,他们为了抗疫已经竭尽全力在努力了。
印度没有足够的工业能力,口罩等物资不够,大家出了门,由于没有口罩等防护措施,只能选择拿支粉笔给自己圈起来,来保持1米以上的安全距离。
“圈地自萌”,仿佛被孙悟空圈起来的唐三藏。
办法虽然土了点,但总比不做好:

关于居家隔离,还有一个问题在于——有一些印度穷人,他们回家根本住不下。
比如西孟加拉邦一座村庄的7名村民返回村里后,当地的医生要求他们待在家里进行自我隔离14天。
这7人的家里都没有属于自己的单独房间,没有空间进行隔离。
为了不给家人和其他村民添麻烦,这7人自愿住到了树上隔离,在树枝上搭了简易的树屋。
推特上有一位印度医生说出了印度的现实:
“(在印度)能保持社会距离,是一种特权,说明你家有足够的地方进行隔离;
你能洗手是一种特权,说明你家有自来水;
有免洗洗手液是一种特权,证明你有足够的钱;
可以足不出户也是一种特权,证明你有能力不去工作。”
在我们看来难以理解的牛粪、牛尿、恒河水现象,除了当地的传统信仰以外,其实也包含着现实层面的一丝无奈。
尽管印度政府打光了手里能用的牌,用花样百出的方式来阻止疫情蔓延,但可能前景还是不太乐观。

因为整个国家历史上的欠账太多,硬伤太多,短时间内想补根本补不上来。
(印度警察的洗手舞,全印度能照做的人也不多)
印度的人口密度是中国的3倍,有上亿人挤在贫民窟,那个环境根本就算印度人想要居家隔离,也没有用。

印度家庭普遍没有自己的厕所,普通人平均每300人才有一个蹲坑,
马桶这种高端玩意更是身份的象征。
政府出钱粉刷一新的公共厕所,在印度已经算是轻奢级别了(其实印度有一些农村,因为宗教原因,反对大家在家里安装厕所,印度有一部电影叫做《厕所英雄》,反映的就是这个现象)
而新冠病毒存在通过下水道,以及粪口的方式进行传播的风险,偏偏厕所对于印度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个短板不是一时半会能补齐的。

其次是公共卫生投入,印度GDP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而且印度花在
公共卫生
方面的开支,仅仅只
占GDP的1.02%
,这个数字自2009年以来几乎保持不变。

这个比例不仅远低于中国,甚至比大多数欠发达国家都要低,印度公立医院的经营状况如何,你完全能想象的出来。

公知们曾经吹爆的印度“全民免费医疗”,究竟是什么样?
B站著名Up主郭杰瑞采访过一位印度的百万富翁,对方说:在印度,如果你想杀死一个人,就送他去政府开的公立医院。
再加上印度要命的种姓制度(法律上已经废除了,但人的观念是滞后的,今天种姓制度依然存在于印度社会)
,当新冠疫情爆发时,核酸检测,呼吸机,ECMO等医疗资源只提供给富人的问题会非常严重。

治不了的话,那精确控制人口流动呢?

印度有8亿底层人民没有数字身份证,还有大量根本不在统计数据中的农村黑户。
各个地方邦政府想要知道本辖区有多少户籍居民,有多少流动人口,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利用技术手段控制人口流动,获悉居民的健康状态,太难为印度了。
玩过《瘟疫公司》的都知道,不管什么样的病毒细菌,只要开局选在印度,这把百分之百是没了,神仙也救不回来。

印度富人本来还可以往英美跑,但现在英美这个状态,可能去了反而更糟。
以印度的医疗条件,经济实力和对社会的管控能力,在新冠这种强大的病毒面前,他们能做的选择不多。
印度未来一两周的增长曲线,很可能会复制美国最近一两周的曲线。
但印度的好处在于,无论他给不给全民做检测,是否公布确切数字,都不会有什么人苛责他。
说得残忍一点,莫迪大可以选择只测高种姓人群的,其他的就不要管了,也没能力管,这样最终纸面上的数字会好看不少。
英国想搞“群体免疫”被骂得很惨,是因为英国明明有能力,有医疗资源,却一度选择了绥靖。

而印度如果走“群体免疫”这条路,同样是很残酷,但估计全世界没多少人会说啥。
人家毕竟努力过,只是底子摆在那里,大家都心照不宣。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乌鸦上尉(CaptainWuya
缓缓说(huanhuanshuo520):一个有趣有用又有温度的公众号,这里会有不正经的胡扯,会有无趣的深刻,也会有热气腾腾的生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