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缓缓君
首发 | 缓缓说
01
3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表示,美国有可能成为全球新冠疫情的“震中”。
在此之前和之后的几天,美国的新增确诊人数都在以每天上万人的速度快速飙升。
截止目前,美国累计确诊人数已超过8.6万,位居全球第一。
在上周六的文章中《特朗普疯狂甩锅:局势正变得越来越危险!》,我通过梳理时间线的方式详细分析过:美国疫情的大爆发,特朗普要负最大责任。
当初削减公共卫生预算和解散白宫流行病防范办公室团队的是他(但特朗普却甩锅说自己接手的是一个过时的公共卫生系统),疫情初期刻意淡化严重性的也是他。
特朗普公开场合的表态,更是在不断反转。
而且根据美媒NPR曝光的一段音频,早在2月份的时候,美国高层内部就已经清楚认识到了严重性,甚至在一场私人派对中说这次疫情将比1918年的全球大流感更加严重(然后参加派对的那几个人成功地在股灾之前抛售了股票)
但没有人站出来告知公众实情,特朗普为了保股市,一直在试图淡化疫情的危害性。
结果就是股市没保住,创下了10天4次熔断的历史记录,疫情的确诊人数还攀升到了全球第一(当然,在美联储的无限量QE+2万亿财政刺激之下,美股又回升了不少)
如果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特朗普应该会失去民意的支持才对。
然而事实恰恰相反,盖洛普(Gallup)最近的民调结果显示:
最近一周,特朗普的支持率上升了5个百分点(从44%上升到49%),达到他担任总统期间的最高点。
此外,多数选民表示,他们对特朗普处理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持正面看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这一结果,有微博网友评论说:“说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们看到国内媒体对他的报道是片面的。”
真的是如此吗?
02
我们先来进一步分析数据。
首先,横向比较,特朗普的支持率在美国历届总统中都是属于低的(为了统计口径的一致性,这里都采用 Gallup 的民调数据)
尤其是特朗普的支持率上限,从来没有超过50%,几乎可以说是近百年来历任总统中的“独一无二”。
但是我们也可以发现,特朗普的支持率,低的时候也低不到哪里去,长期保持在40%上方。
这也意味着他的基本盘非常稳定,无论特朗普做什么,做得怎么样,这些人几乎都会支持特朗普。
早在2016年,N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一档电视节目曾在街头采访过特朗普的支持者,问他们:
“特朗普要做出什么样的事,你才不会把选票投给他?”
有人说,除非特朗普不让他持枪(这个相对来说还是正常的)
有人说,除非特朗普是个恋童癖。
有人说,除非特朗普杀了人。
也有人说,无论特朗普做什么,她都会支持他,哪怕特朗普揍了教皇(受访者是天主教徒)
还有一个就更加“死心塌地”了。
无论特朗普吸毒,留希特勒的胡子,让日本和韩国拥有核武器,公开侮辱女性,甚至是在第五大街朝别人开枪,她都“绝对投”特朗普的票。
这种就完全没道理可讲了,就和某些明星的“脑残粉”一样。
这些人主要以中下阶层白人为主,是美国传统的保守派(关于美国的自由派和保守派,之前的文章已经专门讲过了,这里不再展开。在政治立场上,自由派大多支持民主党,保守派大多支持共和党)
他们几乎会无条件地支持特朗普,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一直以来基本盘非常稳固。
其次,特朗普的支持率,党派分化现象非常明显。
特朗普在共和党人中的支持率长期保持在92%左右,可以说是非常高了。
而这次支持率的上升,来自于无党派人士和民主党人的支持率提高。
其中无党派人士对他的支持率提高了6个百分点,上升至43%;民主党人对他的支持率提高了8个百分点,上升至13%。
也就是说,在一周之前,民主党人对他的支持率是极低的,只有5%。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美国的社会分化现象是非常明显的,即共和党人极力支持特朗普,民主党人极力反对特朗普。
这种情况从特朗普上任以来,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明确了以上两点,我们再来看,为什么疫情发酵期间,特朗普的支持率反而上升了?以及,为什么多数美国人对特朗普抗击疫情的表现表示满意?
我觉得这背后主要有两大方面的原因:一是中美文化基因不同,导致民众对国家领导人的期待不同;二是特朗普把锅甩给中国,其实是符合美国人的心意的。
03
中国和美国在历史和文化上有非常显著的区别。
中国是个水患和旱灾频发的古老国家,在可怕的天灾面前,老百姓赋予了政府以更大的权力去抵御灾难。
而权力和责任是对等的。
政府有多大的权力,就要背负多大的责任。
所以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在抗灾这件事上,政府要背负的是无限责任。
做得好是应该的,做得不好,那就是失职。
这是每一个时代,所有中国人的一种共识。
“大禹治水”就是非常典型的中国故事。
而美国的故事则和我们非常不一样。
1620年,一群英国人在牧师布莱斯特率领下乘坐着“五月花号”从欧洲来到了北美殖民地开荒(这里特别说明一下,五月花号上的人,并不是第一批前往美洲殖民的英国人,但美国的政治精神,起源于这批人)
这些人在海上漂泊了66天,好不容易才来到美洲,但他们却没有立即下船。
他们在船上签署了一份契约——《五月花号公约》。
签订公约的目的,是为了规定了每个人享有的权利,比如下了船之后,大家该听谁的,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在经过了激烈的争论后,最后大家达成一致,签约结为自治公民团体。
《五月花号公约》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政治契约性文件,它的背后是美国政治基因的底层理念,即:人民可以通过自己的公意决定集体行动,以自治的方式,管理自己的生活。
从《五月花号公约》的故事中,我们就可以看出,美国政治基因中最重要的两个字,就是“自治”。
美国人(当然,在独立战争之前,他们依然认为自己是英国人)有权决定怎样去管理自己,而不是来自国王的授权。
但自治也是有代价的。
缺少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支持,你的生存和发展主要取决于自己。
在《五月花号公约》上的签字的那些殖民者,有一半没能活过第一个冬天。
而幸存下来的那些,则成为了北美殖民地政治的核心成员。
他们会每年举行一次大会,通过法律来选举总督和总督助理,并逐渐发展出了殖民地议会,构建起了美国政治制度的雏形。
《五月花号公约》的故事,代表了美国人的精神内核:
权力并不来自于别人赋予,而是来自于共同的契约和规则,相应的,也不会有谁必须为你的生存和安全负责。
如果你熬不过冬天,那也没办法,这就是自治的代价。
在罗斯福新政和平权运动之后,美国的自由派势力开始崛起,并在奥巴马时代达到了高峰,这导致了今天美国的政治理念发生了一些变化,也出现了社会价值观的撕裂。
但作为一个以自治为底层政治基因发展起来的国家,美国人对政府的期望,远不如中国人那般强烈。
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关系,也并非像中国那样,是完全的上下级关系。
在国内事务上,联邦和州,有各种各样并行使用的权利。
所以对于美国人来说,抗灾是自己、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共同的事(这里只是一个笼统的概述,因为不同政治立场下的美国人,想法上的差异真的挺大的,其中保守派人士更侧重于靠自己,而自由派更希望政府能多出力)
而不会像中国老百姓那样,对政府赋予极高的期望。
用一个比较形象的方式来类比,在抗灾这件事上,美国属于有限责任政府,而中国则是无限责任政府。
试想一下,如果把特朗普的表现放到国内,那绝对是要被骂死的。
但美国人不至于,尤其是美国传统的白人保守主义者,他们是殖民地开荒者的后代,他们更信奉自治精神,自力更生。
这些人对政府没有那么高的期待,但他们偏爱充满自信的国家领导人。
纽约城市大学新闻学教授彼得•贝纳特(Peter Beinart)曾分析过,为什么特朗普能在负面新闻不断的情况下,仍能保持非常稳定的支持率?
贝纳特教授认为,一方面有美国政治两极分化的影响,另一方面则和心理学有关:那些能够展现出强大自信的人,相比起那些谨慎的人,更容易赢得人们的喜爱。
此外,美国伯克利大学2019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即便一个人后来被证实,他是过度自信、他的判断或者表现与事实不符,人们对这种人的好感,仍然会超过那些谨言慎行的人。
这恰恰是特朗普身上的优势。
特朗普无论是走路、握手方式还是神态语言,都会展示出极强的自信。
(特朗普:没有人比我更懂XX系列)
在关于疫情的公开言论中,也是如此。
1月22号和30号,特朗普两次强调,一切尽在掌控。
2月10号、14号和27号,特朗普三次表示,天气变热之后,病毒就会被干掉(尤其是2月27号那天,特朗普说病毒会像奇迹一样消失)
3月开始,特朗普一再表示“会有很多好事即将发生”“我们的响应快速而专业”“我们做得很棒”,甚至信心满满地给自己打10分。
哪怕那个时候美国的疫情数字已处于快速上升时期。
当然,我认为这种心理上的偏好和文化背景有很大的差异。
比如中国文化讲的是“反求诸己”,即如果行动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就应该反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是,1月23号,湖北省长曾放言,武汉目前物资储备和市场供应充足。
结果后来公众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的时候,批评和质疑声是非常激烈的。
在中国文化中,做不到的事最好不要说大话,不然被打脸的时候会很疼。
这一点,美国和我们可能真的是很不一样。
另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事,发生在3月21日,特朗普在谈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时,先是说了自己旗下的酒店也遭受了影响,然后就开启了自夸模式,说自己在当选总统之前,就已经有很多酒店,是个成功人士。
在微博上,国人是当个笑话来看的,一条高赞评论甚至问“他精神真的没问题吗……”
但对于美国的保守派来说,看法可能就完全不一样,因为他们的价值观,就是推崇那些自信的、能够靠自己奋斗取得成功的人。
反过来,美国人也会对中国人有各种各样的不理解。
比如在他们眼里,中国这种家长型政府的模式,对老百姓管得为什么宽,你们中国人为什么不会生气?
这就是不同文化背景下,大家的价值取向会不一样。
如果只用己方固有的思维方式,是无法理解对方的。
综上所述,历史文化上的差异,导致了中美两国民众对政府的期待和对领袖风格的偏好,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就是为什么在我们看来特朗普抗疫不力,但支持率却没有大幅下降。
当然,以上原因我认为只能用来解释特朗普的支持率为什么能够保持稳定,而不足以解释特朗普支持率的上升。
事实上,从2月中旬到3月14号,特朗普的支持率是在持续、缓慢地下降的。
有些媒体称,特朗普民意支持率飙升什么的,这完全是在夸大其词。
特朗普的支持率从来就没超越过50%(不同的民调机构统计方法不一样,得出的结果也会不一样,这里专指 Gallup 的民调),而且早在1月底的时候,特朗普的支持率已经到达了49%(我认为这和民主党对他的弹劾失败有关,去年11月,我在《弹劾特朗普:其实是一步险棋》这篇文中就预测过,一旦民主党弹劾失败,特朗普支持率就会上升,所以这是一步险棋)
这一支持率保持到了2月中旬,并从2月底开始,逐渐下降到47%,再到3月14号,下降到44%。
但到了3月22号,特朗普的支持率又回到了49%,这是为什么?
04
回顾特朗普在这段时间做出的重大决策,主要有:
1.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施压,并促使其启动无上限的量化宽松(也被称为“无限弹药”或者“美元管够”模式)来救金融市场。
2.推动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其中就包括给所有的中低收入者发钱。
3.公开宣称“中国病毒”,并极力把锅甩给中国。
无论是发钱还是救市,对民意肯定会起到正向拉升作用。
但之前美国股市接连熔断,其实支持率的下降速度是比较慢的(从49%下降到47%再下降到44%)
相比之下,我认为第3个因素,即转移矛盾把锅甩给中国,才是关键性的因素。
这两年,美国党争非常激烈,两党在绝大多数议题上势同水火,相互使绊子,但在有关中国的事务上,他们意见出奇的一致。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无论是涉港还是涉台的那些法案,在美国国会几乎都是全票通过的(相比之下,2万亿美元的那个财政计划,反而来回拉锯了3次)
要遏制中国,已经是美国社会的一个共识。
这背后,有“修昔底德陷阱”,也潜藏着一种深层次焦虑——关于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和道路自信(2018年,我在《美国发动贸易战背后的焦虑》《民主制神话的破灭(上)》这两篇文章中探讨过这个话题)
1989年,日裔美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发表了《历史的终结?》一文。
福山认为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
1991年12月31日,苏联宣布解体,美国在冷战中取得了兵不血刃的胜利,西方世界大受鼓舞。
苏联的解体,让福山的观点似乎成为了被验证的预言。
西方世界认为苏联解体是民主制度和自由经济体制的胜利。
之后,福山也将自己的观点写成了一本书,书名就叫做《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
从此,西方的民主制被奉为圭臬。
2014年,时隔25年之后,福山为自己的书重写了序言。
当时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于是福山在新版序言中,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唯一确实可与自由民主制度进行竞争的体制是所谓的“中国模式”,它是威权政府、不完全市场经济以及高水平技术官僚和科技能力的混合体。
但福山同时表示:
如果要我猜测一下,五十年后,是美国和欧洲在政治上更像中国,还是中国在政治上更像美国和欧洲,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此前有一种声音说,福山被误解了,但从福山重写的序言可以看出,他依然坚持认为自由民主制度才是人类政治文明的终极形态。
这也是西方社会的一种共识。
所以,如果有朝一日中国超越了美国,那意味着西方世界所信奉的那一整套制度,并非世界上最好的制度,美式价值观将大受打击。
当然,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中美依然有着不小的差距,尤其是在军事霸权、科技霸权和美元霸权这三大支柱下,中国要想超越美国,绝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实现的。
但疫情是个意外。
疫情的出现,提前让中国和美国进入了同台竞技的模式。
而且中国挑战的难度其实比美国还要高出一个等级。
因为疫情先在中国爆发,中国当时可参考的信息更少(这里要强调一下,疫情现在中国爆发,不代表起源地在中国,疫情的起源是个科学问题,而科学讲的是证据,所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没有人有资格妄下结论)
但中国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彻底扭转局势,进入到扫尾阶段了(目前国内的确诊人数存量,仅剩下4123人了)
反而是一众西方发达国家,发生了疫情的大爆发。
尤其是美国,2月26号的时候,特朗普还在声称,“ 就15人确诊(扣除撤侨和邮轮的病例),再过几天就清零了。”
如今却以每天新增上万的速度,一举拿下了确诊人数的世界第一,而且如果你去看一下曲线的话就会发现,美国还处于快速上升的阶段。
未来美国的确诊人数无疑将一骑绝尘,远超中国。
国内一些秉持中立、客观风格的人会认为,这并不代表什么。
因为中西方文化不同,西方人自由惯了,不可能让他们像中国老百姓一样,服从隔离和停工。
中国和西方的社会制度也不同,他们是小政府-大社会模式,而中国是大政府-小社会,他们不具备中国这样的组织动员能力,所以他们无法以中国这样的速度去解决疫情。
以上两点,我完全接受。
在我看来,中西方的制度和模式,是各有利弊的,不能从某个单一维度的对比去说谁好谁坏。
但问题是,西方社会能接受这一说法吗?美国人能接受吗?
不会的,美国的主流社会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一旦接受了这种说法,他们信奉的那一整套制度和文化就不再是最优的了。
这时候,就容易产生一种心理现象,叫做“认知失调”。
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是社会心理学家利昂·费斯廷格于上世纪50年代提出的一种理论。
当时有一个叫做“追随者”的宗教团体认为,世界末日即将到来。
其宗教领袖玛丽安·科琪告诉其信徒,在末日大洪水到来之前,会有一个飞碟来把自己的信徒们带到安全地带。
关键是他们还在报纸上登了这个消息。
费斯廷格和同事们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就决定潜入这个组织。
一直到预言指定的那个日子,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费斯廷格和他的同事以为,既然预言失败了,那么信徒应该幡然醒悟,这个宗教也该解散了吧?
结果却是恰恰相反。
这个组织不仅没解散,信徒们还到处派发小册子希望更多人能加入进来。
因为玛丽安·科琪(就是这个组织的领袖)告诉他们,他们虔诚地坐了整整一夜,传播了很多的光,所以感动了神,这才让地球免遭灭顶之灾。
然后他们就信了,并且变得比过去更虔诚了。
费斯廷格由此提出了认知失调理论。
即,一个人笃信的某种认知如果和现实(或者另一种认知)发生冲突的时候,就会产生非常不舒适、不愉快的情绪。
比如对于信徒们来说,如果承认自己信错了教,那么他们之前为这个组织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沉没成本),而且还不得不承认自己很蠢。
要让人承认自己错了,自己很蠢,是很痛苦的一种情绪体验。
于是他们更希望有个人能给他们一个理由,去合理化他们的行为,这样就可以把他们从巨大的负面情绪的压力下解救出来。
这就是为什么在预言落空后,信徒们选择相信是自己感动了神,并且变得比过去更虔诚。
回到疫情话题。
当疫情在中国爆发的时候,西方国家根本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是个大嘴巴,3月24日他在开会的时候爆料说,2月份他开G7财长电话会议的时候,提到了国际援助,结果某国财长来了一句:
“和我们没关系。那是黄种人的病,不是我们的病。”
(麻生太郎一边模仿人家的语气,一边做出很不屑的表情)
这其实就代表了当时西方国家社会精英的一种态度,新冠肺炎是黄种人的病,和他们白人没有关系。
言语之下,带着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不仅是精英,民间也是如此。
有一个外商,当时他在北京,亲历了中国是怎样抗击疫情的,然后他在社交媒体为中国说了几句好话,结果就被人讨厌甚至遭到了威胁,被指责是“五毛”,是中共的工具和骗子。
这就是西方社会对中国的典型看法。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为全世界争取了时间,但疫情还是在海外发生了大爆发。
因为他们根本没当回事,他们认为疫情在中国闹得那么厉害,完全是因为中国的政治制度和医疗条件落后。
但就像刘慈欣在《三体》里说的: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他们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了代价,其中一些国家开始接受中国的援助,然后再一次印证了“真香定律”。
(“真香”后的意大利,开始吹捧“一带一路了”)
欧盟也公开承认,他们最初低估了新冠病毒造成的威胁。
但美国是不会承认的。
我们来回顾下历史:
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其理由是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化学武器),结果打完了啥都没找到。
那么美国会承认自己判断出错了吗?
不会的,甚至当初的理由可能也是为了发动战争编出来的。
2018年,美国牵头对叙利亚发动了空袭,理由是叙利亚政府对平民使用了化学武器。
他们的证据来自于一个叫“白头盔”的民间组织。
半年后,BBC负责叙利亚新闻报道的制片人利亚姆·达拉提在自己的推特上发表推文称,经过6个月的调查,所谓的叙利亚政府用化学武器攻击平民,是“白头盔”组织的自导自演。
证据又搞错了,还把叙利亚炸成了下面这幅样子。
那么美国承认自己判断出错了吗,有向叙利亚道歉吗?
不会的。
美国在对外事务上,是非常自信、骄傲甚至是霸道的。
想要让美国人承认他们做错了,这太让他们难受了。
所以当中国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可以在两个月内基本解决疫情的时候,而美国疫情却在不断发酵的时候,他们就非常难受了。
美国人开始认知失调了。
他们需要有一个释放情绪压力的通道。
这个时候特朗普站出来告诉他们,这个病毒是中国病毒,是因为中国隐瞒疫情,才导致疫情在美国爆发等等。
哪怕这些理由要么不符合国际标准,要么经不起推敲,但却能帮助美国人解决认知失调的问题,让他们相信错误在中国而不在美国自己。
他们也不用再因为美国制度和价值观的优越性受到中国模式的冲击而背负上情绪压力,反正错误都是中国导致的。
在我看来,这就是特朗普支持率逆势上扬的一个关键性因素。
(目的达到后,特朗普开始改口了,划掉了“中国病毒”,甚至还说中国抗击病毒理解深刻。一方面是要重新和中国谈判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亚裔选民的选票。对于特朗普来说,之前做的一切都只是手段。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反复横跳都无所谓)
05
有些人可能会说,我们管好自己就行了,为什么要去管美国怎么想。
因为形势已经不允许我们只管自己了。
自从美国发动贸易战以来,中国就一直处于应战的状态,美国持续不断地从各个领域向中国发起打压。
就在昨天,美国签署了所谓的“台北法案”,哪怕自己深陷疫情的漩涡,都没有停下遏制中国的脚步。
美国在千方百计阻挠中国的和平崛起,所以我们必须了解这个对手,了解他的历史、文化和做事方式,而不是用中国人的思维习惯去做预测和判断。
这是为了更好地应对美国对我们的压制。
另外,通过这次疫情,我们也应该有一种自信,那就是中国模式,有不足,但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
中国模式和西方模式应该是各有利弊的。
但2018年底,我写
《民主制神话的破灭(上)》
时,被人骂得很惨,所以下篇一直没写。

但站在今天,我们再来看这个命题,我相信能接受的人,一定会过去要多得多。
P.s

3月24日英国首相约翰逊改口了,不再搞“群体免疫”了。

但悲剧的是,他确诊了……
缓缓君:985高校工科男,时代华语图书签约作者。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观点;有一点理性,也有一点温度,已出版《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公众号:缓缓说(huanhuanshuo5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