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已经蔓延至世界范围,对全球经济的冲击也开始逐步显现。回顾以往,历史上大规模的疫情冲击都会带来不同程度上的经济损失。鉴于新冠疫情的传播广度、深度与速度,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程度将大幅高于以往的疫情,给全球经济的未来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在全球经济明显受到冲击的大背景之下,本文主要探讨以下话题:
  • 新冠疫情下,全球经济将走向何方?
  • 如何对从金融系统和实体经济的角度出发,在流动性和资本方面对经济影响进行评估?
  • 政策的有效性及对经济走势的干预能力。
新冠疫情下,当下所处的经济走势?
根据历史经验,大规模、全球性的流行病冲击都会带来一定的经济衰退,而最常见的经济走势有V、U、L三种不同形态。三种走势在影响深度、持续时间以及对经济产出损失( 通常以GDP来衡量)方面,分别有不同的预警与决策参考意义。
  • V型:典型的实体经济震荡,即经济短期呈现跌落,产出向下位移,但会在危机之后出现强势回升,更高的增长率可以抵消震荡带来的冲击。在此情景下,震荡和复苏往往会形成一个V形轨迹。
  • U型:是V型基础上的一种消极演变,指在经济受冲击的一段时间之后,能够回升到最初的增长路径和水平。但与V型相比,U型衰退处于底部的时间更长,由于没有额外的增速来抵消产出损失,其在震荡期所产生的经济损失是永久性的。
  • L型:是V型和U型最不利的演变结果。供给侧遭遇结构性破坏 (劳动力市场、资本形成等) ,恢复期后发展增速不如之前水平,产出水平直观看来呈现L型曲线。在此情形下,长期经济增速放缓,并且经济损失是永久性的。
新冠疫情影响下,全球范围内的经济震荡几乎已成定局,但经济将以何种形式复苏仍不明确,这正是当下需要高度关注、努力争取的所在。随着危机的进一步加剧,经济复苏可能会出现由V型向U型倾斜的走势,而这种模式则是由劳动力投入、资本形成和生产率的一次性损失所引起的。
对此,BCG考虑的问题是,能否通过高效的经济政策防止经济从严重的V型滑向损失更为巨大的U型,以避免经济遭受供应方的结构性损害。当下,仍有希望避免疫情引发经济体增长潜力永久性降低的风险。
引发V型向U型转变的两种可能路径
新冠疫情之下,主要有两种路径可导致经济复苏模式向U型发展:1)金融危机;2)实体经济长期停滞。而新冠疫情同时带来了金融系统和实体经济中的流动性与资本风险。
在新冠疫情已经造成V型损失的情况下,应避免经济衰退进一步由V型向U型转变。对此,我们制定了一个情景分析框架,在金融体系受到冲击和实体经济长期停滞的情况下,根据流动性和资本的表现,分析新冠疫情影响后经济滑向U型衰退的可能性
以下是我们对于两种引发“V到U”转变路径下,在流动性和资本两个层面潜在影响的看法:
01
金融体系受到冲击的路径
流动性困境会阻碍信贷中介和投资的发展。不仅健康的金融机构会遭遇资本外逃引发的流动性危机,还会面临贷款减少、投资放缓的困境,而股市也会受此影响大幅下跌。与此同时,资本层面上,银行会遇到资本困境,从而关闭信贷渠道、减少投资,股票市场随之下跌,进一步损害融资形成和经济增长。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强有力的政策会解决流动性问题,但资本困境仍然存在挑战。
02
实体经济长期停滞的路径
从流动性来看,持续经营的企业与经济状况良好的家庭将面临严重的现金流不匹配情况,并且没有多余现金可供支配,进而阻碍投资。与此同时,资本层面上,由于破产的企业以及家庭受负债影响而处于破产边缘,其投资能力也被大幅削弱,进一步阻碍经济复苏进程。面对长期停滞的市场经济,政策在流动性与资本方面均缺乏有力干预。
运用以上分析框架,我们可以尝试分析全球不同经济体在各维度所遭遇的冲击程度。
虽然金融危机更容易将经济衰退复苏模式导向U型,但相较于实体经济停滞,金融危机这一情景所面临的风险性更小,政策决策者也更容易应对并加以防范。然而,新冠疫情可能带来的实体经济衰退则是一个未知的领域:金融体系之外的资金流动性与资本困境更是非典型的,在特定的经济体,比如美国,政策制定者在之前鲜有处理此类问题和此种规模的经验。正因如此,更需要及时推行一系列独树一帜的政策来缓解困境,极力避免经济发生从V到U的实质性变化。
全球经验来看,货币、财政手段
双管齐下,方能避免向U型走势滑坡
面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对经济、金融体系的冲击,经济政策将决定后疫情时期经济复苏的发展模式。为此,政策目标必须集中在防止实体经济( 家庭和企业)的流动性和资本问题,或金融体系(流动性和资本)的压力对资本形成和趋势增长造成持久损害上。
根据以往经验,面对金融体系的冲击,强有力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可以缓解并解决金融危机带来的流动性和资本困境。
  • 货币政策:注入资金,解决流动性困境。提升金融危机之后银行体系的流动性,使银行体系具有充裕的流动性。与此同时,央行会调动储备金,通过直接和间接手段干预现金和信贷市场。
  • 财政政策:资本重组。推出一系列财政政策以确保银行系统拥有充足的资本,同时对金融机构进行早期的重新资本化,并适时提供紧急财政援助。
央行的有力把控可以提升流动性总量,及时有效地应对流动性冲击,虽然政策在预测突发事件因素上仍旧能力较弱,但在提供及时的流动性支持上效果显著。与此同时,虽然政府可以根据金融危机的程度推出强有力的财政政策,但是紧急财政援助等措施却面临着成本高、效果延迟等一系列缺点。
在实体经济长期停滞的情况下,政策干预的能力和成效更加未知且无法防范于未然。
  • 货币政策:政府会为企业提供流动性上的支持,确保现金紧缺的企业不会因为无法按时付款而倒闭。同时,对于持续经营的企业,政府也需要给予流动性上的帮助,保障企业在实体经济停滞的大环境下持续运营。
  • 财政政策:制定财政政策,提供拨款,确保破产企业负债不损害投资,同时通过实行政府紧急财政援助,对企业进行救助并推进资本重组来恢复资本市场所受到的冲击。
然而,对比政策在应对金融危机下的及时性和显著效果,实体经济长期停滞下,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影响力就略显局限。虽然政府有意在流动性上为企业给予援助,但是由于缺乏明确的输送渠道和直接的资金输送途径,效果甚微。实体经济长期停滞下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的推行都会面临更大的阻力和挑战。
同时,应关注各行各业、家庭与个人在抵御风险能力方面的不同特性。
在新冠疫情冲击之前,伴随着现有政策工具的持续转变,传统经济政策的干预能力已经逐步下降。面对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危机,政府更应推行强有力的政策,向最脆弱的企业和家庭倾斜资源,帮助他们渡过危机。
在金融体系中
政府应该更加关注影子银行,运用杠杆对冲基金、杠杆投资,以及货币市场基金来帮助影子银行渡过流动性危机。同时,在财政方面对金融生态系统中的高杠杆部分、资本不足的银行,以及面临能源敞口风险的银行予以财政援助。
实体经济中
在流动性方面,援助受新冠疫情“社交距离”严重影响的产业,如餐饮行业、实况娱乐产业等。在财政政策方面,重点向高固定成本的行业倾斜资源,例如航空、酒店行业,并支援每月靠工资生活以及在新冠疫情中需支付高额医疗账单的家庭。
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担忧将不断持续,虽然中国疫情局面已经得到基本控制,但是冲击过后的经济复苏路径仍需要高度关注并持续辅以高效有力的措施。只有正确选择并落实有效的应对政策,才可以在后疫情时期避免持久、高损失的经济复苏模式,最终实现快速、稳健的经济复苏。
关于作者
Philipp Carlsson-Szlezak是波士顿咨询公司(BCG)董事总经理,全球合伙人,BCG首席经济学家。
马丁·里维斯(Martin Reeves)是波士顿咨询公司(BCG)董事总经理,全球资深合伙人,BCG亨德森智库主席。
Paul Swartz是BCG亨德森智库主任,高级经济学家。
何大勇是波士顿咨询公司(BCG)董事总经理,全球合伙人,BCG金融机构专项中国区负责人。如需联络,请致信he.david@bcg.com
阮芳是波士顿咨询公司(BCG)董事总经理,全球合伙人,BCG组织与人才专项亚太区及中国区负责人,中国企业领导力学院负责人。如需联络,请致信ruan.fang@bcg.com
段烨是波士顿咨询公司(BCG)项目经理。如需联络,请致信duan.clover@bcg.com
前期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