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的疫情进入爆发增长,在美国的华人和中国留学生开始十分担心自己的安危。

北京时间3月26日21时,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邀请张文宏教授在线直播给海外华人和中国留学生解读美国的疫情和要采取的防护措施
以下问题是张文宏教授的详细解读:
1.纽约市1万7千多例。流感多发,难以区分和新冠的差别。具体区分方式?
答:纽约问题严峻。很多民众对疫情发展不太清楚,在一个普通学生眼中是没有区别的,发烧、咳嗽这些症状难以区别新冠还是流感。
一开始,新冠病毒刚到美国的时候,医生也很难区分。
表面看不出来,如今通过检测可以区分出来。
表现出一些严重的症状如呼吸衰竭等,
有经验的医生可以判断出新冠,但最终还需要检测来验证。
新冠和流感还有可能合并。

之前会先做流感的检测,但现在新冠上升,合并感染也会上升。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接受医生的安排。

例数越多的地方,事实上跟检测到位是有关系的。病例多反而证明医生有充足的检测能力。
2.重症概率有多大?为什么美国青年感染率比中国高?无症状和有症状患者临床上有什么差别?
答:盐湖城在美国中部,如今确诊的300多例是从美国其它地方蔓延过来。本地传播一旦产生,会逐渐变成指数上升的阶段。但盐湖城已采取控制措施,已经有所准备,处于防控的最好阶段。
中国对追踪病例不遗余力,美国想做到这样比较难。对留学生来说,大量的社会活动容易造成风险上升。
只要防范得好,染病几率很小。
在美国有症状才去检测,容易出重症。重症去就诊的在美国大概占病例中10%,5%极重症。盐湖城得病风险相对较低,较为安全。
3.为什么美国人不爱戴口罩?
答:戴不戴口罩取决于不同的文化和习惯。加州现存3000多感染者,加州4000万人口,意味着差不多只有万分之一的概率。
你外出碰到的人患有新冠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为了万分之一的概率强迫所有人戴口罩。从概率来说,这种防控效率很低。而且口罩总有要摘下来的时候,很多场合(吃饭等)。
在美国都戴口罩是非常恐怖的,一是存在戴口罩挤兑现象;二是美国口罩储备严重不足,医务人员优先。在人群聚集的地方戴口罩意义比较大,防止超级传播。
4.美国何时才能出现疫情拐点?
答:现在美国所有医学政策背后都站着专业的团队。各地方疫情为何出现不同呢?美国的特点是美国各个州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做,政策不同,因此美国各地早期出现不同步,这非常正常。
全世界很多地方的拐点都能计算出来,就是计算传染病基本传染数R0值,目前意大利新增数开始下降。美国的高峰取决于美国对最近非常严厉的紧急事件的响应。比如美国盐湖城,在仅有300例确诊病例时实施紧急措施,可以有效阻断传播。早期病例上升期是最佳时机,错过后,美国有些社区已出现了社区传播。
病毒阻断主要看美国的政策策略是否执行到位。美国疫情有比较大的不确定性。如果执行到位,原则上10天到14天可以看到新增病例数的降低。慢一点的话,4个星期会出现拐点,但事情就更加麻烦了。他说:“拐点预测极为艰难,要看做隔离的决心是不是够大,中国大陆已经演示给你们看了。”
5.留学生避免去医院,有小问题都自己用药物解决。如果在家隔离14天都没有出现症状,是不是就证明自己安全了?
答: 我相信留学生都很关心这个问题,我在美国待过一段时间,买的最便宜的保险,我相信你也跟我一样,所以你肯定很紧张,美国保险等级很多,但我选了最低的保险。大家都知道,美国看病很贵,所以你们都要跑回来,确实美国看病不如中国方便,生病确实很麻烦,我身边也有人来问我美国发烧该怎么办。中国早期经验对美国抗疫是有帮助的,同时在国际上也发表了论文,对于这个疾病,80%的人可以不去医院,在家里熬过去了。
那么为何要去医院?
答:一是为了隔离,二是轻症病人可以治疗得更快,轻症基本都能自愈,真正需要治疗的仅仅只有10-20%,这些人需要吸氧治疗,很多人认为这个病靠的是抗病毒治疗,但目前确切有效的抗病毒药物仍然没有公布。大多数不接受你住院治疗,还有5%是重症,床位不能因此出现挤兑。
一开始美国政府很着急,但目前采取的措施很积极,美国的医疗体制对疫情的预估,他们很清楚极限在哪里,你到什么程度床位会容纳不了,意大利20%的病人有相当多的人得不到氧疗,5%得不到呼吸机治疗。
但在纽约,呼吸机配置超过德国,远超英国,跟意大利就不要比了。呼吸机配置美国是充分的,你发烧了就熬一熬,多吃水果,多吃牛奶,多吃鸡蛋,拉得多吃得多,休息睡觉,手机关掉,不要接受祖国母亲在那一头的哭泣,她的哭泣会让你的焦虑更大,所有的关心都会成为一种负担。
如果你出现发烧等症状,你走楼梯,不要乘坐电梯,如果你觉得有点走不动了,这个时候你是进急诊的重要节点,呼吸是很重要的,年轻人进入重症风险极低,大概率事件你可以应对,祖国母亲也不需要为你担心,“现在纽约的问题不是太大,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事,驻美使馆也会接受你的求助,所有电话都可以忘记掉,但驻美大使馆的电话你不能忘记,再不行,我们在纽约的医生朋友也可以给你提供帮助,也一定会让你很满意。”
6.新冠病毒通过空气传播的可能性有多大?物体表面是否会造成病毒传播?
答:判断病毒是否会通过空气传播,必须要排出其他因素。即使是在电梯内感染,也无法排出是否因为接触电梯按钮,没有及时洗手而感染。病毒可以在空气中存活数小时,所以在疫情高发地区,如果接触过物体表面,建议及时洗手,如果因为手的接触污染了口罩,那么口罩比空气更危险,所以美国医生将及时洗手放在第一位。
在他接触的病例中,还没有出现过因空气传播感染的病例。他介绍,一般是在密闭空间,并且存在大量的病毒载量的情况下,空气传播有价值。他指出,医务人员不带N95口罩的情况下进行气管插管,打开下呼吸道,大量的病毒释放出来,在一个密闭的医疗空间里面会造成气溶胶传播,会有可能。在一般的电梯,只要没有进行剧烈的咳嗽,没有大量的病毒量喷出来,这个空间量也不是太大,这种风险可能有,但是从数学的概率来讲,这种我们可以忽略不计。
7.坐飞机回国有没有必要穿防护服?
答:这个问题好尖锐好敏感。如果我说不该回来,会有人骂我没人性;如果我说该回来,又会有人说我给国内添乱,没良心。所以做人好难。
先讲该不该回来。看需不需待在美国。医疗保险无法覆盖,在美国也没要紧事,那就可以回。机舱肯定是高风险的感染地,封闭机舱里有传播病毒的风险。如果不是近距离接触患者,不需要戴防护镜、穿防护服。意义不大。
你们穿的防护服比美国医疗人员的装备都好。在机舱里其实戴好N95口罩就能足够防护自己了。其实感染风险最大的场景是登机前。要勤洗手。
上海入境的感染确诊已经接近了70-80人了。回国后要先检疫,然后隔离14天。很多人在检疫过程中,可能会感受到服务不到位的地方,那是因为每天入境要好几万人,人员出现挤兑,对我们海关和检疫人员都压力很大。所以你们要体谅一下。所以你要好好服从隔离安排。
8.在美国戴口罩意味着这个人肯定是生病了,导致疫情初期华人戴口罩被歧视,很多华人很纠结。目前华人占确诊比例非常低,基于美国这样的文化背景,现在去超市等必要场所如果不戴口罩如何预防?
答:在人家家里改变别人很难,但可以改变自己的行为。找人少的时候去超市,跟人保持1米距离,不交谈;自动机结账;华人超市戴口罩疯狂购买。回去后立马洗手,感染风险低。
焦虑和恐惧情绪是一种保护。美国就医体验整体秩序是好的,但大家觉得看病还是很麻烦,费用很高。这种情绪促使我们采取保护措施。


疫情还有,却不得不进行social,那说明你在美国混的如鱼得水,那这种人生病也不会恐惧的,因为他早已习惯了美国的体系。

美国医疗的冗余度,超过欧洲任何国家。华人不用太担心。
9.连花清瘟、维C、等一些保健品,这些药品是否规范有效?应该用什么药?国内的中成药能不能用?
答:有些保健品吃了没坏处,不防新冠吃吃也行。氯喹的药效目前没有足够的研究证据,不建议大量囤积,华人也不用服用氯喹来预防。比起氯喹,更好的预防手段还是多喝水、别出门、别扎堆人群。
10.很多人说连花清瘟胶囊会有用,我们应该吃这个来预防吗?
答:不建议长期服用连花清瘟胶囊来预防病毒。疫情如果很长时间不结束,难道你要一直吃下去?
11.海外同胞要不要回国?
答:这要看他们回来后是不是决定再也不回去了。如果疫情要延缓半年,还要不要读书工作?如果不回来的话,一定要做好个人防护,让自己不生病才是最好的办法。有效的个人防护包括保持一定社交距离、勤洗手、戴口罩。这三点都能做到,被感染的概率就会很小。
张文宏教授认为,美国目前的医疗资源和水平,应对新冠疫情,是没有问题的。
纽约州现在有确诊病例3万多例,问题严峻,全美疫情没有看到峰值。不过,纽约如果不具备检测能力的话,哪里来的3万多确诊病例呢?这说明纽约已经具备了足够的检测能力,同时医生也可以准确区分新冠肺炎和流感。换句话说,病例数少的地方,有可能不具备检测能力。病例数很多的地区,人们不需要为检测担心了。
当前的一些慌乱,是由于一些政治原因导致的调配问题。由于政府体制问题,各地的配合和调配出现问题。像新加坡和香港,就防控得不错。 
在中国武汉的确诊病例多是家庭传播,在美国,青年感染新冠肺炎占据了更大的比例。新冠肺炎感染风险主要是密切接触者。青年人不与父母住在一起。对美国学生来讲,他们有大量的社会活动。因此,“瞎混”就是现在感染最大的风险,美国和英国都存在这方面的风险。
而美国这边,每一次疫情升级,政府都会推出更严格的防控措施。目前美国的峰值还没有到,在峰值到来之前,就宅在家里就好了。
看完直播以后我想很多朋友应该也已经有了答案,因为回不回国不只是一个当下的选择,还会对之后的学业及生活带来影响。比如是否有合适的回国航线?如何规避长途旅行的风险?疫情下离境几个月是否需要重新办理签证?回国后学业能否接续等。
小编认为面对全球疫情蔓延,身处疫情严重地区的中国留学生会会感到紧张甚至焦虑,实属正常。但恐慌并非应对之法,理性应对才是解决之道。疫情之下,每名留学生的选择不同,但建立在理性、科学分析上的决定,就是适合自己的应对。
无论大家选择留在海外还是回到中国
都不必过分恐慌
做好个人防护 我们都会安全渡过这次疫情
下面是中国驻美大使馆在领事保护与协助电话:
+1-202-4952216 / +1-202-8309551 / +1-202-8484007
有需要帮助的留学生或者海外同胞可以拨打热线电话进行求助!
由于大家都非常关心这次讲座,很多网友也在线听了直播,下面附上网友 Vera Yan的直播笔记:
1. 美国检测速度非常快,显示了美国的科技力量。检测快降低了传播 。
2. 美国人年轻人感染多,因为年轻人不戴口罩,社交活动多。
3. 美国的icu病床的数量在全世界都是高的,所以就算在美国得了重症,也可以得到很好的治疗。
4. 欧美人都不喜欢戴口罩,是他们的文化决定的。你在美国要求别人都戴口罩,他们很难接受。加州得病率大约万分之一。为了万分之一概率让美国人戴口罩,效率低,而且他们很难接受。
5. 无症状携带病毒不是主流。
6. 在人群聚集的地方,戴口罩是必要的。保持社交距离。
7.美国各州抗疫在早期不同步,这是正常现象。川普后面有全球最好的医疗团队。大家要有信心。
8.上海当时我们重点找出来自武汉的携带者。马里兰也是采取这样的做法。
9. 上海的防疫是shut down,武汉是lock down,上海没有完全封闭。居民生活影响小
10.隔离和检测都做得好韩国,很快控制住了。
11. 美国现存医疗资源和生产能力都很强。多长时间能控制住,看他们采取哪种方式。我个人觉得美国政府会采取最合适的政策。
12. 留学生就算买了最便宜的保险,这个新冠也是覆盖的。
13. 中国2个月经验对美国是有帮助的。80%的人可以自己熬过去的。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切的有效药品。20%的人需要氧疗。需要去医院。 5% 的重症更需要去医院。以美国的医疗体制,他们知道自己的极限是什么。意大利发生了医疗挤兑。目前纽约的呼吸机配置是充足的。美国icu床位超过德国。
14. 发烧了,多吃有营养的东西,鸡蛋牛奶,休息。不要哭泣。国内亲人的关心都是负担。
15. 呼吸困难,走楼梯困难,去医院!年轻人大概率没有问题。如果碰到住院困难,找大使馆。
16. 是否空气传播,要排除其他因素。洗手比口罩重要!99%的病人都能找到传播源。空气传播的概率非常低。密闭空间比如病房给病人插管时有空气传播。如果担心,电梯里戴口罩。电梯按钮用牙签。
17. 回不回国这个问题压力好大要回来的,不需要三级防护(护目镜、防护服、头盔),穿得像太空人一样没有必要。N95口罩就可以了。
18.机舱高风险。保证长时间戴口罩。最大的风险是登机前。
19. 上海每天海关进入几万人,海关服务有不到位现象。海关能做到现在这样的服务已经不错了。
20. 去超市挑人少的时候,保持和别人一米以上的距离。回家以后立刻洗手。不戴口罩也没问题。保持社交距离,不要聚众吃饭。
21. 宅和对生病的恐惧会保护好你。
22. 学生:纽大患病的学生得到了很好的治疗。需要购买什么药物防御?张教授:目前为止保健品没有作用。华裔医生自己都不吃保健品。不一定要吃。氯奎的作用还需要临床数据验证。不建议服用。最好的药物是多喝水,多喝牛奶,不出去混。
23. 收到信件处理完,洗个手。上海350个病人都是有传染源的。所以其他途径的传播概率很小。
24. 美国医疗条件和人员素质是没有问题的。体制问题,各州防疫不一致。但是他们的防疫是有数据模型推算的,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底线在哪里。留在那里的可以放心。峰值到来之前,宅在家里,不要聚会,清洗手。疫情取决于控制最差的国家,不是最好的国家。
科普:张文宏是谁?
每天在家刷新闻的网友们一定知道“抗击新冠病毒F4”:钟南山,李兰娟,陈薇,张文宏。而最近在互联网上最“火”的一位,就是以一句“一线岗位全部换上党员,没有讨价还价”,开始被人们熟悉的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
但张文宏之所以能被越来越多的人信任,并非是因为这么一句“硬核”发言,也不只是依赖于后来流传的几段“硬核”采访和演讲视频,而是在这些“硬核”的背后,他作为一名医生所呈现出的专业、理性和真诚。
张文宏1969年出生,老家在浙江瑞安。瑞安地处中国黄金海岸线的中段,是温州市的一个代管县级市,也是国务院首批确定的14个沿海经济开放区之一,是温州模式的重要发祥地。
自小生活在“江浙沪包邮区”的张文宏虽然在家境上没有优势,但他有着良好的教育基础,这也是他能走出家乡小镇的重要原因。1981年9月,张文宏考进了浙江省瑞安中学。这是一所创办于1896年的历史名校,它不仅是浙江省创办最早的普通中学,也是浙江省最早的重点中学之一,能进入瑞安中学的都是优秀学生。
当然,张文宏能这么“硬气”,主要还是他自身的实力强。1987年,张文宏从瑞安中学毕业,考进了上海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早在1959年,上海医科大学就被教育部确定为全国16所重点高等院校之一,最早的一批海外归国的医学家都集中在这里。
对于张文宏来说,最艰苦的、但也最珍贵的一段进修经历就是在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日子。2003年,张文宏远赴美国,在哈佛大学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哈佛大学医学院拥有全美第一流的教学和研究条件,每周都有诺奖级别的一流学者在医学院讲演厅演讲,但比较有趣的是,医学院从来都不会对演讲者的到来“另眼相待”,倒是演讲者常以能在哈佛讲堂演讲为荣。
2003年迎战“非典”,上海市创造了无医护人员感染、无社区传播、无群体爆发的“上海奇迹”。上海市的第一例SARS病人,一名外籍人士,就是在张文宏工作的上海华山医院被发现的。因为这场“全民战疫”,张文宏主动推迟了到美国哈佛大学研修的时间,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一直在隔离病房工作,直到疫情缓解后,他才赴美从事博士后研修工作。
在这期间,张文宏还与当年上海市“非典”专家咨询组组长——他的老师、著名感染病学专家、复旦大学终身教授翁心华教授一起主编了《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这是中国SARS期间最早出版的SARS专著之一。
2013年,H7N9病毒突袭,张文宏主动接触10余例病例、第一时间投入到H7N9的抢救工作中,并于当年4月初第一时间在国际上客观报道了中国案例,牵头了上海市综合性医院上海市禽流感H7N9防治联合攻关项目,为有效防控疫情做出了重要贡献,被评为国家防控H7N9先进个人。
2014年,埃博拉病毒肆虐非洲,张文宏组织华山医院感染科第一时间报名参加援助西非的紧急救援队,参与非洲的疫情控制工作。
2020年,这一次的新冠疫情里,虽然张文宏因为在疫情新闻发布会现场的一番“硬核”发言而迅速走红,被许多人追捧崇拜,但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一次对于工作职责的正常履行。
我自己觉得是非常平常地履行了自己说过的一句话而已,引起这么大的轰动我觉得非常纳闷。
为什么同样是陈述科学道理,老百姓更愿意听张文宏来讲呢?原因很简单,大家都不傻,都能看出张医生为人真诚又自信。
很多人喜欢美化现实,但张文宏更愿意实话实说,他说过:
“比起毫无防范地活在对虚假的美好世界幻想里,不如活在当下有意识地预防里,毕竟预防的方法是确定的。”
Yuan Media美国总部联系方式:
邮件:info@yuan.media
地址:12358 Parklawn Drive, Suite 110, North Bethesda, MD 20852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