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写在前面

坐标:美国加州硅谷
时间:3/25/2020

今天疫情:美国 共有确诊人数6.46万,其中6100人住院。

其中:纽约 30840,新泽西 4420,加州 3000,华盛顿 2486.

我们居住的Santa Clara 地区,今天新增84例,共459 个确诊病例,其中17例死亡,137例住院。
奇了怪了,我们地区都已经封城一周了,怎么还是每天这么多新增病例?这些病例是哪里来的?

3月22日,在圣荷西水星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病毒是这样在圣荷西散发的》。
让我们听听专家的解读。

圣荷西水星报记者Lisa M. Krieeger采访了我们当地高级公共卫生部门高级官员(Sara Cody)博士,对病毒的散发做了解读。
即使有中国的例子在先,我们还是错过了最佳控制的良机。人和国家都一样,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就不会引起重视!有时我们教育孩子,从摔跤中学教训,可惜这教训太沉重!
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Coronavirus: Here’s how it spread in Santa Clara County

《病毒是这样在Santa Clara County散发的》
https://www.mercurynews.com/2020/03/22/coronavirus-heres-how-it-spread-in-santa-clara-county/
3/23/2020

作者 Lisa M. Krieeger

翻译:Jackie Yu
圣塔克拉拉县(Santa Clara County)人口众多并且出行广泛,居民很容易受到感染,该县高级公共卫生官员说。今年年初新冠状病毒就悄然无声地到来了我们身边,在我们还完全没察觉到它的时候,病毒就进入了我们的地区。
到3月初,冠状病毒已经广泛传播,以至于圣何塞国际机场的三名TSA工作人员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感染。而且他们不是相互感染,完全是由独立的传染源感染的。
在一次独家采访中,县卫生官员萨拉·科迪(Sara Cody)博士揭示了北加州受灾最严重的县,所面临的面临的挑战。她也解释了为什么感染这么快,为什么要采取激进的“就地庇护”的做法。
Dr. Sara Cody在周五的一次采访中说:
“绝大多数感染者是随机地散布在圣克拉拉县的各个地方。在理想的情况下,应该是对302名患者中的每人进行追踪,问他们:“他们上周打过桥牌吗?他们加入了读书俱乐部吗?你们在Home Depot,Walgreens和Safeway购物了吗?你们的朋友和家人都是谁?我们需要中断每一个可能的传染链, 但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去做, 这是个实际问题。
圣塔克拉拉县的多元化的特征使它处于危险之中。
我们可以轻松到达三个国际机场,旅行很方便。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我们地区的总病例数在周日飙升至694。
虽然毗邻县的病例数少于圣克拉拉县的302例,但仍然很高,圣马特奥(San Mateo)117例,旧金山108例,阿拉米达(Alameda)106例,孔特拉科斯塔县(Contra Costa County)61例。
如果把这种病比喻成一场野火,目前状况是许多分散的着火点,而不是巨大的炼炉。大多数情况是轻度的,不需要住院。
目前可用测试盒不足,很多人可能无法检测。 但轻度患者可以在不经意间将病毒传播给了其他人,对大约5%的受影响者造成灾难性后果。
在1月份,当地医生就致电县卫生部报告了疑似冠状病毒症状的病例,我们无法对这些疑似病人进行测试。因为患者不符合CDC的严格测试标准。
可以肯定地说,我们绝对错过了带病毒的病人, 所有有轻微的症状的回程旅客,我们都没有对他们进行测试,我们也无法追踪他们的朋友或家人。就像透过裂隙灯观看一样 我们无法看到事情的全面。”
直到2月下旬,Santa Clara 才最终获得联邦批准,开始在自己的实验室中进行测试。Dr. Sara Cody立刻意识到问题可能比想象中要大得多。
Santa Clara 第一个确诊病例是一名60多岁的妇女,她没有国际旅行史,也没有与旅行者或感染者接触的历史。她在哪里暴露的?没有人知道。
这个结果告诉Dr. Sara Cody,这种病毒潜伏在人群中。“这是一个真正的信号,改变了游戏规则,”Dr. Sara Cody说。
“这表明患者以某种方式在我们县的某个地方接触了病毒,尽管我们不知道在哪里, 这是我们在社区中传播的第一个信号。”
当圣荷西国际机场的三名运输安全检查员也测试为阳性时,Dr. Sara Cody进一步感到震惊。这些工作人员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他们彼此之间不是互相传染,说明病毒已经在社区中肆虐了。
“ 运输安全检查员在一个与无数旅行接触的地方工作。没有哪个工作像他们一样一天要接触这么多的人了, 所以他们是哨兵。他们吹的号子是:‘哇,我们有大量的社区传播渠道。’”
面对这样的早期疫情,新加坡和台湾等地启动了激进的“接触者追踪”计划,追踪患者居住,娱乐和工作地点的详细信息。隔离该患者的密切接触者以限制病毒传播。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全球卫生高级副院长米歇尔·巴里(Michele Barry)博士说,武汉市启动了1,500名流行病学家进行“接触者追踪”,每例病例指派了五名专家。
科迪说:“由于人员短缺,我们不能使用相同的策略。”
“我们没有足够的的数据帮助我们绘出传播图和确定传播的热点。我们把精力集中在容易识别的人群中,尤其是在高风险人群中,例如老年护理中心。我们希望尽快了解并进行甄别,以防止在高度脆弱人群中的传播。”

如果把这种病比喻成一场野火,我们目前状况是有许多分散的着火点,而不是巨大的炼炉。
问题是,我们不知道着火点在哪里。一开始是我们太轻敌了,一个跟头把我们摔醒了。
病毒比我们狡猾的太多,它可能在人群里,桌面上,购物车的把手上。它就像一个猎手,在暗中窥视着我们。你不小心?你轻视它?好吧,那你就是目标。
已经居家隔离令了,那就在家窝着吧,一定要窝住!窝住!尽量不出门,除非不得不出。回家立刻洗手,外出的外衣要留在车库里,鞋子要留门外,不给病毒以可乘之机。

一个朋友的女儿女婿目前在当地医院做住院医生。为了不让她担心,一般女儿女婿都不跟她说医院的事。有一天她发现女婿在Facebook上说,医院急缺口罩,一个口罩都戴了一周了。把她急的,心急火燎把家里仅有的的N95工业用口罩拿给女婿,尽管不是医用口罩,可总比裸奔强啊。
女婿拿到口罩很高兴,说要分给他们科室的30个同事。可同时女儿女婿也跟她说:“妈妈,你一定要好好在家呆着,千万别出去,哪儿也别去。只有你安全了,我们才能安心工作,要不然,再多口罩我们也不能安心啊!”
这个时刻,真是母亲担心孩子,孩子担心母亲!
今天看到世界日报说,42岁向来身体健康的亚裔贝恩(Michael Bane),也成为大芝加哥区逾千确诊者之一,目前在罗许医院(Rush Hospital)隔离救治的他,24日晚间因呼吸困难而戴上供氧器,病情没有好转迹象。
而他只是去给在医院上班的老婆送了束花,走到老婆办公室途中遇到一名在医院内等待检测的新冠病毒肺炎疑似患者(该患者后来确诊),他很快的把花放下就离去。万万没料到就这样短短几秒,他就中招了。
到25日仍躺在病床上的他,有气无力地说,「任何人说这个病毒只是一种感冒,根本与事实偏差太远」,「这是种残忍的疾病,我毫不怀疑人们会因此致命」。贝恩说,这一切都太可怕、太残酷了,甚至可能要了性命,「我不需要大家的同情,但希望大家一定要认真看待疫情,必须保持社交距离,必须待在家里,尽你所能保护你关心的人」。
今天两个护士分别告诉我,她们同事确诊了,而其中一个还和同事交接班过。可在自己没有症状前,她们必须坚守岗位。
每次和她们交谈,她们都说:你们都好好在家呆着,哪儿也别去,这就是对我们的最大支持!
医护人员,就是守护我们的天使!
今天看到纽约地区在征召医务人员,有4万多已退休的医务人员或在私人企业工作的人报名响应,包括2265名医生,16367名注册护士,160名呼吸治疗师。大疫之下,人性的光辉给我们带来希望和信心!
其中一位85岁的退休医生毅然报名,他说:他们问我可不可以,我说责无旁贷!当我决定当医生那一刻,我就发过誓,献身医学事业感染?那最好别当医生!
看到老先生的照片,我的眼泪立刻掉下来了。
医护人员在前线守护着我们,为了这些保护我们的天使们,我们那点不方便又算得了什么?一定要承担起自己那份责任。
窝住,窝住,窝住!

-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照片来自网络-
《北美养娃那些事儿》
立足硅谷,放眼世界。《北美养娃那些事儿》由北美家长分享养儿育女,申请大学,家长和孩子共同成长的真实故事。
欢迎关注《北美养娃那些事儿》, 请扫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