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时代为领,随会幕前行
本刊前身为教会微刊公众号)
▲ 点击收听薇言朗读音频▲
文 | 李贤
片尾曲 |《更新我心意》
曾几何时教会牧者一定是周边社区最有文化的人,现在却变成古板而自以为是的代表。其实这也是国内牧者不被尊重的原因,不仅仅文化程度欠缺,学习态度也并不好。一间教会如何,与教会的牧者有莫大的关系,甚至牧者的学习和成长,就是教会的学习和成长。
一位合格的牧者,应该是一位不断学习和进修的牧者,他必须知道自己的缺点和专长,并且努力为了教会成长和自我成长。但是一位不再学习的牧者,却会带来极大的危险。这正是我在这篇文章中,要与诸位分享的内容:
他们可能并不自知
文中的学习概念并不特指某种系统神学训练,也包括阅读思考和写作,是一个比较广泛的概念。不再学习的牧者第一个可怕之处是他们无法很精确的自我反思。自知是对学习的饥渴,自知推动着我们更多的思考和学习。苏格拉底曾说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因为他知道自己不知道。自知就是学习的开始。推动着人不断的学习的,是自知,与之相反的盲目。几乎所有的牧者,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样,就是常常会在无意识中指点江山,以为自己的认知足够了。殊不知这是一种极其可笑的态度,我们人所能知道的终究是有限的,所以才需要不断的去学习。 
反智的论调其实常见于许多的教导者口中,大多的原因是可能他们自己也不学习。其实系统的学习可以帮助我们更准确的理解圣经,而不是固执己见。但是大多的教会却常常以大喊口号为满足。就以以经解经为例子,这并不是说一大堆的经文堆砌,就代表着以经解经,而是必须深入其时代背景,文化和了解自己的释经进路和前设,才能做出应用。肆意的在应用下面加添经文,就是很不负责任的做法。在不少的教会中,甚至鼓吹学习无用论的理念,高举圣灵的工作和充满。实际上这就是对圣灵的不认识,因为圣灵绝对不会对懒人说话,圣灵也是智慧的、秩序的灵,而非是带来混乱。 
他们可能也不谦卑
想到你的牧师,你是否愿意用谦卑来形容他呢?保罗在监狱的时候还孜孜不倦的阅读,麦克阿瑟的父亲过往八十岁的时候也没有放下阅读。学习的人总是谦卑的,因为他比任何人更知道自己的缺乏。
为了方便理解学习和谦卑的关系,我们可以用这样一个画面来说明:学习的旁边总是有一个好朋友无时无刻的陪伴着,这个好朋友就是谦卑。与谦卑相反的就是骄傲,骄傲是自我和教会灭亡的开始。学习也意味着谦卑,因为如果牧者自以为知道所有的一切,进一步的学习就不再考量之中。 
牧者一生努力的学习,本身就是会友很好的榜样,他在用自己的努力诠释着人本身的有限,以及以上帝那无限为满足的渴求。对上帝的爱,对真理的渴望,也迫使他跨越眼前一切的障碍。其实当牧者因为骄傲不再学习的时候,便会变成一个毫无安全感的领袖。他会刻意的打压教会中那些比他更优秀,学习更多的人。因为这些学习者就是牧者不再学习的最大敌人。 


他们可能相当怠惰
牧者要按照神心意牧养群羊,就必须要有「心中的纯正,」还必须要有「手中的巧妙」(参诗78:72)。只有心中的纯正却没有手中的巧妙,也会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困窘。心中的纯正关乎我们对上帝的敬畏之心和敬虔操练,而手中的巧妙就需要长期的学习过程。
哥尼流·普兰丁格认为牧师应该为讲道而阅读,因为精心的阅读计划往往会使传道人有智慧。1其实祷告和学习并不冲突,甚至艰涩生硬的学习过程只有在祷告中才得进行下去。对教会的爱,和为父的心也会迫使牧者去学习。作为牧者应该常常觉得自己的侍奉是有压力的,而不是得心应手。因为当牧者开始意识到教会的危机时,才会更加倍努力的去学习。
凯文·范浩沙认为牧师应该是福音派默认的公众知识分子。他对牧师的职责有深入的诠释,以更合适的称谓,牧师应该被称作是牧职神学家,有神学家的文化和神学的素养,又有切合实际的牧会技巧。他热心关心社会、教育和政治所有层面的事情,因为他深知道基督就是为着世界而死。作者对牧师的解读实在振奋人心,牧师包含先知、祭司和君王的职责,也就是教导、礼仪和管理。2牧者学习历史也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历史上已经发生的事情,可以帮助我们避免重蹈覆辙,避免偏离圣经。3
行文至此,特别劝告所有的读者,如果你所在教会的牧者从来没有继续学习,家中书籍也没有几本,讲章从来不写详稿,你就应该考虑是否要继续换一个教会了。其实也不用你远离,因为如果你比牧者更爱学习,他必然也不会欢迎你继续在身边。如果你从来就无法认真地读一本书,那么就应该继续寻求自己作为牧者的呼召。

[1] P.261
[2]参考作者一书评:牧师该有的形象—读《牧师:公众神学家》
[3]参考麦卡瑟,《牧师的学习》,2018年3月26日刊于麦种传道会公众号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