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斌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常务副书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专聘研究员
美国时间3月23日早晨8:00,美联储发布了关于广泛新措施支持经济的声明(以下简称“新举措”)。“新举措”进一步大幅度的实施宽松货币政策,不设限按需买入国债和符合条件的抵押证券。
“新举措”是一个一篮子计划,并不是简单的“放水”,而是结构性、针对性的“放水”。美联储表示:正在利用所有可能的手段为美国家庭和企业的信贷流动提供强有力的支持。主要内容包括:支持关键市场的运转(购买国债、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A-MBS、将机构商业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纳入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购买范围);设立新工具来支持对雇主、消费者和企业的信贷流动,并利用外汇稳定调节基金(ESF)向这些机构提供300亿美元的股本;设立两项信贷便利支持向大型雇主发放信贷,包括用于发行新债券和贷款的一级市场公司信贷便利(PMCCF)和为二级市场公司债券提供流动性的二级市场公司信贷便利(SMCCF);建立定期资产支持证券贷款工具(TALF)来支持消费者和企业的信贷流动;扩大货币市场共同基金的流动性工具(MMLF)来促进对市政当局的信贷投放。在此基础上,美联储还宣称,很快推出“大众商业贷款计划”,为符合条件的中小企业提供贷款。按照美联储的话来说,“为广泛的市场和机构提供流动性支持,从而支持经济活动中的信贷活动”。
美联储的“放水”行为直面了市场痛点:流动性问题和可能的经济衰退问题。美联储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市场流动性问题。下决心挡住“流动性恐慌”导致的资产市场价格进一步的大幅度下挫,从而引发的对实体经济的伤害。美联储也希望能够解决未来经济衰退风险的问题,但这个是中长期问题。美联储关于市场和机构流动性投放,是为了解决金融市场的流动性需求;对企业和消费者的信贷支持是为了降低美国未来经济衰退的风险。因此,美联储的行为是一个结构性的、针对性的大力度“放水”行为。
当然,美联储说:不设限按需买入国债和抵押证券(MBS)。这并不完全代表美联储没有尺度把控,美联储还是有尺度的。原因有三点:
第一、告诉美国的金融市场,钱不用担心,是不是真的需要那么多钱,那得看市场具体情况。但美联储的表态极其关键,这非常有助于稳定市场情绪。至少会带了市场上空头的那么一丝动摇,说不定还会出现一些空头转多头的情况;而原本打算进一步卖出的多头也会产生纠结,也许觉得低价位卖了可惜,就不卖了。这有助于市场通过动摇和纠结来慢慢趋稳。因为任何金融市场最怕的、最担忧的就是两个字:“坚决”。最怕的四个字就是:“坚决做空”,或者“坚决做多”。前者导致金融市场崩盘,后者催生泡沫。
第二、美联储也不愿意做亏本“生意”。根据《联邦储备法案》规定,组成美联储的12个联邦储备银行为非营利性法人机构,它们有自己的董事会和股东,作为股东的会员银行是私人银行。作为“为非营利性法人机构”并不是说不考虑成本。我们可以看到美联储这次的“新举措”对“不限量”买入的证券是有要求的,不是说啥资产都买。
第三、企业和消费者信贷也是有甄别的。美联储应该会区分商业信贷支持和政府的免费资金救助。我们认为,美联储主要会考虑两种情况:第一种是,防止金融市场股权价格暴跌走向大面积的上市公司账面上的“资不抵债”,从而引发真实的破产;第二种是,对于有暂时困难,由于疫情过大冲击出现企业现金流急剧萎缩,从而引发真实的“资不抵债”的情况。至于一部分本来就不怎么样,本来就该倒闭的企业,我认为美联储也不会随便给钱。
美联储关于广泛新措施支持经济的声明,我们还可以解析到二个也许具有长期性质方面的信息:
首先,美国出现了“政府控疫情”和“美联储防流动性危机”的分工和合作。“新举措”中有明确的部分是支持美国市政当局信贷投放的。美联储与政府之间的配合速度和力度这是在以往很难看到的,特朗普过去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对美联储的不满,就是例子。难怪这一次,特朗普随后说,他对美联储、对鲍威尔表示很满意。我们知道,在货币政策的理论研究中,有一派专门研究央行独立性和货币政策效果的。这次特朗普与鲍威尔的合作,将会引发研究者关于货币政策独立性的讨论。就是我们通常看到的,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节操”问题。
其次,历史经验的反思至关重要。美联储新举措的速度和力度已超过2008年次贷危机时候美联储的操作力度和速度。这与历史上两次大危机的反思直接相关。施瓦茨和弗里德曼在《美国货币史》以及伯南克在《大萧条》中都对1929-33年大危机时期货币政策行动的缓慢、甚至是前期反向操作的货币政策做了深刻的研究与反思。后来伯南克在《行动的勇气》一书中进一步阐述了自己的观点,认为2008年美联储行动还是不够快。这才使我们有机会看到这一次美联储应对大疫情和金融市场大动荡表现出来的速度和力度。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美联储发布“新举措”之后,美国金融市场并没有立即买账。截止昨天的收盘,美国金融市场三大股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纳斯达克指数微跌、标普指数和道琼斯指数还是下跌了3%左右。也许这一次我们能看到:美国的金融市场有“多纠结”、美联储就有多耐心。美联储手中还有牌,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观察。
美联储的“新举措”带来了美元指数的下挫,这明显给了外部市场一些平抚。我们看到今天的外围股票市场的表现还不错,出现了不同力度的反弹。美元指数下跌是今天外围市场表现良好的重要因素之一。
按照金融市场的有效性原理,金融市场资产价格未来如何走,谁也说不好,更何况在这个金融大动荡时期,投资者的情绪变化快,资产价格的走势更难以推测。
但无论如何,美联储的“新举措”在美国金融市场宣告了这样的信息:美联储我必须是多头了,至于市场上你是多头还是空头,你自己看着办。
本期编辑:黄米佳
来源:中国宏观经济论坛
      人大国发院是中国人民大学集全校之力重点打造的中国特色新型高校智库,现任理事长为学校党委书记靳诺教授,院长兼首席专家为校长刘伟教授。2015年入选全国首批“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单位,并入选全球智库百强,2018年初在“中国大学智库机构百强排行榜”中名列第一。
      人大国发院积极打造“小平台、大网络,跨学科、重交叉,促创新、高产出”的高端智库平台。围绕经济治理与经济发展、政治治理与法治建设、社会治理与社会创新、公共外交与国际关系四大研究领域,汇聚全校一流学科优质资源,在基础建设、决策咨询、公共外交、理论创新、舆论引导和内部治理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人大国发院以“中国特色新型高校智库的引领者”为目标,扎根中国大地,坚守国家战略,秉承时代使命,致力于建设成为“最懂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智库”。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