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由蓝小姐和黄小姐
(微信号:misslanmisshuang)授权新海归转载
作者:苏一白S
被三百万包机接回国的白富美阮仙
前些天时尚圈爆出大料,那就是越南白富美阮仙疑似感染新冠肺炎被她的富商父亲包机从英国接回国隔离治疗,而这位白富美家的故事几乎可以串起整个越南上流社会。
对的,越南也有上流社会,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提出“改革开放”几年之后,越南于1986也进入改革阶段,官方说法是:改变了越南长期以来对外封闭的情况,同时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人民的生活水平,改善了国际上的形象,使越南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时期。

时间一晃就是三十多年过去,所以越南的富二代,其实状态也跟中国的富二代差不多,穿名牌穿梭于时尚和艺术的圈子,做最值钱的网红。
▲ 这位24岁的越南继承人,Imex Pan Pacific Group(IPPG)总裁Johnathan阮汉的女儿,Nguyễn Thảo Tiên(音译:阮邵天),不知道为什么国内媒体都自动翻成阮仙,鉴于阮仙比较好听我们在此文也用这个称呼吧。
▲ 因为出现咳嗽等症状(没有发烧),又和确诊阳性的患者接触过,阮仙的父亲不放心把女儿留在英国,遂花费36万美金(也就是人民币将近三百万)包机把她从伦敦接回了胡志明市。
▲ 据报道,租的就是这架达索猎鹰8X公务机。
▲ 疫情紧急,经济舱的价格也在疯狂涨,从米兰飞上海单程经济舱最便宜的一班是2164(浏览器默认货币是澳币,加上七七八八的税费折合人民币一万左右)。转机时间超过40个小时,简直是“人在囧途”。
▲ 即便顺利登机,也要把自己从护目镜、雨衣、口罩全部包裹得严严实实才能稍微得到些心安,但飞机上这么长时间不吃不喝甚至不敢上厕所,想想也是蛮痛苦的,其实长途飞机更容易感染,现下最稳阵的是原地不动,尽量自主隔离。
为了避免感染,商务包机被此前并非受众的广大群众列入考量范围,经济舱你和上百人呆在一起,但公务机你只需同四十多个人呆一起,感染比例小很多。
▲  海航旗下的金鹿公务18万一个座位的天价机票被迅速订光的新闻更是引爆网络。
比公务机更好的当然是私人飞机,可能整个飞机只有你一个乘客,只是价格相当昂贵,只有顶级富豪才能出得起这个价钱。
▲ 一下飞机就送到野战医院隔离,确诊后阮仙在社交媒体发文承诺会好好治疗。
虽然这种富二代的“营救计划”还是会激起人们的不满,但阮仙的处理方法还算不错,她公布了在欧洲的行程细节,也做到了避免和他人接触,整个过程尽量显得公开透明,大众对她的观感倒是不错,大多评论都是祝福她早日康复的。
传染阮仙的是一对奇葩姐妹花
阮仙之所以没有受到大规模的网络暴力,是因为她也是受害者,而那位把病传染她的白富美网红可真称上是疫情下的反面教材。
这对奇葩姐妹花,姐姐叫Nguyễn Hồng Nga(音译:阮洪娥,图左,国内媒体都称她为阮娥),妹妹叫Nguyễn Hồng Nhung(音译:阮洪蓉,图右),说是越南钢铁大亨的女儿,阮仙就是被妹妹传染的。
▲妹妹阮洪蓉确诊了新冠肺炎被称为“时尚界的零号病人”。
▲ 嗯,就是这对姐妹花,
▲ 姐妹俩其实某个角度还是蛮像的。左边妹妹阮洪蓉26岁,右边姐姐阮娥27岁,我确认了好几次新闻通稿确定了这个年龄顺序,虽然看上去妹妹貌似更显成熟。
▲ 还特意去查了下越南有38.4%的人都姓阮的原因,放在这里做科普。
2月18日姐妹俩人一同飞往意大利参加Gucci 2020的秋季时装秀,在意大利停留48个小时后又于2月25日前往巴黎参加了Saint Laurent的时装秀。
她们并没有意识到疫情在意大利的迅速蔓延做好保护,也有报道称她们在回程前就已经开始出现咳嗽等不适症状却没有及时通报给机组人员,虽然对此说法两人都坚决否认,强调自己毫无预警。
这里要说明下,国内很多媒体都说姐妹一起回了越南,事实上姐姐阮娥是留在了欧洲。
▲ 她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被感染,身体状况一直稳定,而且意大利20号才记录第一例病患,她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的严重程度。
回到越南的妹妹阮洪蓉也没有做自我隔离,3月6日她去看医生后被确诊为阳性,成为全国第17例病患,也是河内的第一例,其后姐姐阮娥也在欧洲被确诊。
▲ 事实上在阮洪蓉把病毒带回越南前,整个国家已经连续22天没有新的感染情况了。
▲ 但由于在飞机上的无准备不防护,和她同机的九位旅客先后检测出感染,机组人员都心惊胆战地被隔离。并且后来她自家的司机和阿姨也都被感染,媒体因此称她为“超级传播者”。
此事一出,姐妹俩遭遇了铺天盖地的谩骂甚至是私信攻击、死亡威胁,网友怒斥她们自私恶劣无知,给周围人带来了不可预计的影响。
▲ 甚至有专门为了谴责她们而成立的脸书团体要求判处入狱和罚款。
面对指责,姐妹两删掉了看秀照片并且锁掉了社交媒体账号,但还是有很多图被网友们留了下来。
▲ 比如各种参加活动出席晚宴的照片。 
▲ 还有这种和“撒盐哥”一同用餐的视频。
▲ 大家还记得这张流传甚广的照片吧,网红“撒盐哥”是在土耳其开牛排馆的厨师努斯雷特(Nusret),因这他洒盐姿势独特而爆红,他的牛排馆开遍世界各地,常有名人来光顾。
▲ 在欧洲的俩姐妹还在浑然不觉丝毫意识不到危险地享受美食。
▲ 结果妹妹回去后再流出的照片已经是住院治疗了,这种入院照片本不该被偷拍后四处传播的,但越南网友真的对她们的草率行为“恨之入骨”了。
▲ 姐姐阮娥在时尚圈小有名气,此前通稿照片满天飞,因此很多看不懂越南语的媒体混淆了她和妹妹的名字,把指责她妹妹的话都配上了她的照片。
▲ 阮娥本科毕业于伦敦国王学院,后来又在INSEEC读了奢侈品管理硕士课程,她曾在LVMH集团位于巴黎的化妆品和香水部门工作,现在在阿尔贝二世亲王基金会做执行协调。同时她还是时尚慈善活动的常客,常往返于河内伦敦之间。
▲ 不知道3月19日阿尔贝二世亲王(图左)确认检测阳性,成为第一位被感染的国家元首到底和她有没有关系,也许只是巧合吧。这位亲王的妈就是鼎鼎有名的大美人,美国女演员Grace Kelly,大家都爱的爱马仕凯利包来源于她。
▲ 她还在2018年成为唯一参加Met Gala的越南人。身穿镂空十字架黑色裙装,上面缀满了从捷克进口的水晶珠子,整条裙子花费一个半月手工制成。但披上黑色大斗篷,加上被镜头捕捉时的姿态,看上去像德古拉再生。
▲ 2019年她参加戛纳国际电影节,身穿这条波光粼粼的长裙(应该出自Dior)。
姐两的确诊,让同场参加时尚活动的各界名人都人心惶惶,虽然主办方表示他们尽责通知了坐在她们旁边的人,有30多位杂志高管纷纷在家隔离,但由于她们没有透露在当地的具体行程和活动细节,很多餐厅可能都受到影响却不自知。
▲ 同场参加Saint Laurent时装秀的有“白雪公主”Lily Collins,《权力的游戏》里的囧雪Kit Harington还有贾斯丁的新婚太太Hailey Bieber,可以看到秀场的各位都没有戴口罩或者做任何防护措施。
▲ 赌王女儿何超仪和老公陈子聪也参加了这场秀,不过何超仪在后来的采访里表示自己没有和对方有任何接触,并且在返港后做好了隔离工作。
鉴于阮娥某个程度算得上是合影狂魔,时尚界纷纷担心秀场和她们合影的明星们会不会就此中招。
▲ 看看她曾经合影的对象,朴信惠、范冰冰、Bella Hadid和Selena Gomez,简直是追星追遍全球的节奏。
▲ 去年还在伦敦偶遇Naomi Campbell(图左中),这一身粉色长裙(应该是出自Roger Vivier)搭配淡妆倒是显得清秀许多。
▲ 特别是对比她先前的浓妆打扮,真的人还是要找准合适自己的风格啊。
随着距离时装周已经超过14天,相信当时在场的各位都应该算是逃过一劫了吧。
不过就算生病住院也没有让阮氏姐妹彻底醒悟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阮娥认为人们出于对病毒的恐慌夸大了她们行为后果的严重性。
▲ 她表示等一切恢复正常后会继续重回社交网络,就不知道越南民众届时会有何反应了。
阮仙家的故事
说回阮仙,阮仙的家世比姐妹花要轰烈得多。
▲ 这是一张阮仙(左二)和阮娥(左三)曾经的合照,都是在伦敦上学的越南富家女,自然交情匪浅。
▲ 据报道称她们2月中旬在伦敦碰了面,又一起参加了米兰时装周。
前两位阮氏姐妹花的父亲不知具体何人,阮娥确诊也没有富爸爸包机回国,但阮仙可是名正言顺的超级富二代。她的父母都拥有各自的维基百科,虽然不是媒体口中的“越南首富”,也绝对是来头不小。
▲ 父亲Johnathan Hạnh Nguyễn(音译:约翰·阮汉),母亲Lê Hồng Thủy Tiên(音译:黎洪翠仙),手握越南最大的奢侈品经销集团Imex Pan Pacific Group(IPPG),被福布斯越南杂志评为“前20的商业家族”。
▲ 父亲阮汉,1951年出生在越南芽庄,1974年定居菲律宾后去美国读书,曾是美国波音公司的财务检查员,1984年在开通越南和菲律宾之间的正式飞行路线谈判交涉做出贡献,被誉为越南航空国际扩张的大脑,继而获得众多荣誉奖章。之后他自主创业白手起家,建立了Imex Pan Pacific集团。
▲ 旗下的时尚范畴囊括各大知名高端奢侈品牌,巴尔曼、巴宝莉、宝格丽、卡地亚、范思哲、劳力士各种。还有路易十三、轩尼诗等名牌烈酒也在其中。公司的销售额占全国奢侈品市场的40%。
▲ 不仅如此,集团还有自己的机场免税店、传媒、物流、房地产各种分支,拥有上百家零售店和几家超大型百货商场。
现在集团的话事者其实已经不是阮汉而是他的太太,黎洪翠仙。
▲ 她在集团内部控股比例达到了59%,丈夫只占1%,而丈夫和前妻的两个儿子(Louis和Philip)各占20%。
▲ 其他子女,包括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儿阮仙都在集团内部挂名任职,阮仙出任的是奢侈服装部副总裁。
阮仙的妈妈,标准亦舒女郎的故事
▲ 黎洪翠仙,现在也仍然是大美人一个,这位今年刚满50岁的女人经历可不一般。
五岁丧父,由母亲把她和四个兄弟姐妹拉扯长大,饱尝生活的艰辛但也锻炼了她坚韧的意志品质。
▲ 年轻时候的黎洪翠仙绝对算是一笑倾城千姿百媚,眉梢眼角都充满大气的美。有当地导演评价她说,她天真清澈的眼睛,粉色甜美的嘴唇足以直击人的心脏。 
长得好看某种程度上就是人生的通行证。
▲ 因为姿色出众,毫无演艺培训的她被直接选中参演了当年越南红极一时的电影《苦涩的爱》,在剧中扮演纯朴、温柔、易受攻击的钢琴专业学生。
▲ 这部越南90年代最卖座的电影之一,票房高达5亿越南盾(大概150多万人民币),直到现在仍被认为是最真实最优质的电影之一。
▲ 一众演员因此扬名,男主角Lê Công Tuấn Anh更是包揽各大奖项。这位父母离异从小流浪的男星靠着艺术天赋在荧幕上闪耀发光备受赞誉,但几年后,年仅29岁的他在演艺生涯顶峰服食安眠药自杀身亡,据传是在恋爱分手后的醉酒状态做出的错误行动带来的悲剧,纪念他的葬礼也是当时最大的葬礼之一,无数影迷痛哭流涕。
比起同剧男演员的悲剧,黎洪翠仙要清醒得多。她虽然没有凭借影片获奖,但一汪清水的眼眸还是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此后她又出演了三部电影,《红色肖像》、《疯狂的女孩》、《我和你》。
普通演员这个时候一般都选择趁着知名度努力尝试新角色争取越战越勇,但她不一样,她直接放弃了演艺事业的可能性而选择去越南航空当了空姐。
▲ 对于退圈的理由,她的解释是没有遇到合适的剧本,加之自己没有经过专业演艺培训,技不如人不想对不起观众。比起而今的有些明星,这种清醒的认知实在难得,当然也可能跟越南明星赚钱寥寥无几有关吧。
要说人生最特别的就是冥冥中选择带来的命运变化。
如果不是此举,她也许根本不会认识后来的丈夫阮汉。据说两人在商务舱相遇,阮汉对她一见钟情,之后更是为了追求她,专门去乘坐她服务的航班。要知道这位男人当时已经在商界小有成就并且和前妻拥有6个孩子。
关于他前妻的报道甚少,因为两人离婚后前妻一直生活在菲律宾,结果在搜他儿子的新闻里终于搜出了妈妈的真实身份,原来人家妥妥的是菲律宾的上流世界的小姐,所以阮汉的成功某种程度也借力了前妻的富贵家庭。
▲ 他的前妻Cristina Serrano(图左)是菲律宾前第一夫人Imelda Marcos的表侄女,妥妥的上层社会贵族家庭。实在是太低调了,只找到一张和儿子的合影,但媒体表示正是她的美貌改善了家族的基因。
▲ 这位前第一夫人Imelda Marcos 年轻时候也是国色天香了,她靠着3000多双名牌鞋各种奢侈礼服还有和老公一起举国震惊的贪腐案闻名于世,有空我们细聊。
看到这里,顿时理解阮汉移居菲律宾、“白手起家”、飞黄腾达的真相了。像所有靠糟糠之妻发达,名利双收后又开始追求真爱的人一样,成功俘获新欢的芳心,相差19岁的两人恋爱成婚了。
▲  在黎洪翠仙眼中,丈夫不仅是爱人,更是她事业上的领路人。他们公司官网称这对为“灵魂伴侣”,虽然她本人在后来的采访里坚持强调自己的财务成功归功于自己的努力而非丈夫的人脉辅佐。
1995年,年仅25岁的她在占地一万平方米的选址上开了第一家Mien Dong超市,开启了自己的经商之路。
▲ 这家超市和政府合资,可以想见合同的促成绝对和她老公的人脉密不可分。年仅25的她被合作者质疑是否有能力处理好繁琐的经营事项,实现超过20000件商品的管理,幸好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也让手下人刮目相看。
▲ 她在96年生了大女儿就是这位网红阮仙,99年又生了个儿子William Hiếu Nguyễn(音译:阮惠)。
2003年开始,她进驻IPPG集团接替丈夫出任CEO,苦心经营把集团推向新的发展高度。
▲ 她本人也因为这么多年的辛劳还有慈善等各方面的贡献被政府授予奖章和荣誉证书,被国际媒体评为亚洲最成功的女企业家之一。
南华早报曾在2013年对她进行了一次专访,称她是从越战婴儿到亿万富翁。
▲ 当时她手头就已经经营了25家私募股权基金公司,用于经销奢侈品并且投资当地的购物中心。
记者到访了她位于西贡河畔金碧辉煌的家,被世人称为“白宫”,以巨大的工艺铁门和世俗隔开,家中有一个游泳池、网球场,车库里摆放着各种不同型号的劳斯莱斯、宾利和越野车。
▲ 戴着巨大珠宝、一身和背景色融为一体洋装的黎洪翠仙和他丈夫、两个孩子还有十几个女佣住在这里。这打光让我一时分不清是以前的照片P太过还是此次摄影化妆师都跟她有仇。
不过报道里豪宅的照片实在太少,还是得从她女儿的ins一探究竟。
▲ 屋内目光之所及都是金光灿灿的摆设,罗马多立克柱、墙上的小天使雕像、欧式烛台。还有那曾被记者夸赞十分稀有的纯白大理石,对此黎洪翠仙的回答是,我们自家公司开采的。
▲ 她女儿这么晒,快把家中各个角落剧透光了,想必安保措施一定做得相当的好。
▲ 看一眼这个泳池吧,铁栏杆外就是西贡河,泳池边还有石狮子雕像代为把守。
采访里还提到作为企业家的黎洪翠仙每天下午6点要回办公室处理公务,雷打不动,十分敬业,绝不是空有个挂名头衔。当然比起企业家、女强人的头衔,她更是媒体眼中的时尚达人,毕竟自家经销着奢侈品,简直是取之不尽的现成资源。
随便放几张她和女儿一同参加时装周的照片。
▲ 在媒体的通稿里她们不是母女而是时尚姐妹花,身上的牌子离不开范思哲、杜嘉班纳、巴尔曼各种,走在一起完全是要大杀四方。
▲ 看母女俩一同拍照搭配服装的架势。
▲ 两人一同上杂志,阮仙曾在ins称母亲是她最好的拍照搭档。
▲ 各种合照,绝对是母女情深。不得不说,母亲的法令纹都比女儿浅啊,到底是天赋异禀还是医美的功效啊。
▲ 在她晒出的和妈妈外婆的合影倒可以看出辛苦拉拔子女长大的外婆而今绝对是苦尽甘来了,祖孙三人人手一只香奈儿。
因为陪同母亲出席各大时尚活动,阮仙也很早就被认为是越南最富有的女继承人之一。
▲ 可以从旧照里窥得她过去还不怎么会打扮的青涩模样。
▲ 和大部分网红白富美一样,她们晒的是名牌加身,走遍世界的日常生活。
▲ 她的ins账户记录着她在世界各地旅行度假的照片,各种地标做背景加上名牌tag,粉丝也有18万。
阮仙的嫂子,不姓林的青霞姑娘
虽然父亲在她和弟弟之前还有六个孩子,年龄差也是客观存在的,但这个大家族感情倒是很融洽,大概原因是父亲管得住事,继母也不作妖吧。
▲ 她2018年在伦敦的大学毕业典礼不仅是父母亲弟弟,连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也都特意飞来参加。 
▲ 像阮仙在ins晒出的那样,虽然大家没有时常碰面但感情融洽。
▲ 她的ins还经常晒出和姐姐嫂子的合影,有位颜值明显高出一大截的是她的明星嫂子Tăng Thanh Hà(维基百科把她翻译成:曾青霞)。

▲ 这位曾经的越南女明星(最右)2012年嫁给了阮仙的哥哥Louis,就是上文提到拥有集团20%股份的其中之一。
▲ Louis,1983年出生,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长大,乔治敦大学MBA毕业后在香港和新加坡的DFS工作了两年才回到家族企业,现在担任IPPG的业务发展副总裁。
▲ 曾青霞,比老公小三岁,1986年10月24出生在前江省鹅贡市的一个华人家庭。
▲ 从她ins晒出的照片看,真的从小美到大。
▲ 看了一眼她后来和妈妈的合照,可以确定她应该遗传了爸爸的更多优点。
说起来这位青霞姑娘的人生经历和婆婆黎洪翠仙还有点类似。
10岁时父亲经商失败全家陷入困窘局面,她不得不起早贪黑帮母亲卖甘蔗水来补贴家用。16岁时母亲把她送去上夜间表演课,结果就顺利被导演看上得以上戏,可见长得好看真的是块敲门砖。
▲ 第一部戏虽然不是女主但也算小有名气。
▲ 她的脸从婴儿肥时期的稚气未脱到现在的俊俏模样,多多少少有点不一样,可能是鼻子动了点小手术吧。

▲ 几部电影之后她收获了许多代言,还拿到了胡志明电视台的最佳女演员奖。影迷们称她为“玉女”,夸赞她的笑容照耀着整条河流,简直是越南演艺圈的明珠。
漂亮姑娘身边自然多有洪水猛兽环绕,为姿色所累遭受几多非议,也要面临各种诱惑。
▲ 曾青霞也曾经和另一位饱受争议的花花公子富二代Cường "Đô la传出过绯闻。以至于06年风头正劲的她跑去新加坡读书,被大众揣测认为她是被金主资助。
但看她那段时间的采访,倒是对自己有着超出寻常的清醒认知。
她在新加坡学习的是酒店管理而非演艺表演,对此她的解释是自己必须谋另一份工来确保生活,避免一味以电影为生过度消耗精力而产生疲乏厌倦感。哇,是不是跟她婆婆黎洪翠仙曾经说的那段话有“异曲同工”之妙。
▲ 08年回到公众视野的她和男演员Lương Mạnh Hải合演了一部《突然想哭》,两人一时间变成了风靡越南的荧幕情侣。这也成为了她最著名的角色,并且拿到了2008-2009年电视观众最喜欢的女演员奖。
就在事业红火、观众还对她充满幻想时,她在2009年公开了和Louis的恋爱关系,并且稳定交往三年后于2012年完婚。
▲ 两人穿着越南传统服装奥黛迎亲。和父亲继母的合影明显拍低了新娘的颜值,不过也无所谓,不能抢婆婆的风头啊。
▲ 之后又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教堂婚礼,黑西装白纱裙的打扮绝对是郎才女貌十分般配。
▲ 老公Louis在结婚纪念日特意发出了当年的婚礼照片,表达对太太的爱意。
事实上,他真的算得上是炫妻狂魔、三好老公了。
▲ 他的ins除了老婆就是孩子,雷打不动的纪念日生日祝福,还有各种平常的小示爱,又有钱又有爱,青霞果然会选人。
▲ 两人从交往到结婚已经十年有余,依旧十分恩爱,世界各地到处走。
▲ 虽然明显看出老公这些年发际线逐渐后移颜值锐减。
▲ 喜欢玩的公子也还乐意配合太太万圣节一起搞这种cos装扮。
两人婚后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 有狗仔拍到孕后期曾青霞的样子,除了隆起的肚子四肢仍然纤细,女明星们果然都天赋异禀呢。

▲ 生完孩子她速度回到了身量纤纤的苗条模样。
和大部分嫁给金龟婿的电影明星一样,她偶尔出来拍拍街拍、杂志,接点广告。
▲ 和上文喜欢把名牌堆砌在身上的小姑子和婆婆比,曾青霞作为明星的审美绝对过关,知道自己哪个角度哪半张脸最好看,平时穿着打扮也都是清新素雅为主。
▲ 去年12月她自己的眼镜店开业,老公也到场祝贺。
看来她也打算从女明星贵妇转型成女强人了,至于她能不能把婆婆的励志故事重新书写一遍,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最后,我们来看事情的发展,阮仙经过8天治疗后,前几天阮仙在ins上宣布了新一次检测已经转为阴性,并且感谢了医生护士和家人。
▲ 自家的集团还捐了一大笔钱购买设备帮忙救治其他患病病人,绝对拉足公众好感。 
而她的朋友阮娥阮洪蓉姐妹呢,退出社交媒体,还在被人骂,这当然和她们背后公关努力有关,也和她们本人的为人处事的态度息息相关,在外界看,这就是老牌富豪家族和暴发户的区别,其实无论老钱也好,新钱也罢,平民也好,巨富也罢,世界这么大,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不公平存在。
▲ 毕竟连特朗普都净说大实话,表示普通人和权贵面对的标准不同,而这就是人生。
我本来只想写阮仙的故事,谁知扯出她这个金粉世家里的前尘往事,细想一下,也蛮有意思。
富贵人家里有两种女性,一种是含着金钥匙出世的女继承人,比如阮仙,另一种就是攀上技头变凤凰的贫家美女,比如黎洪翠仙和曾青霞。
在普遍由男人们说了算的东亚社会,富有的女人多多少少是因为跟富有男人的裙带关系,或是他们的儿或是他们的妻子儿媳……这说明,在越南,女性的社会上升通道依然十分狭窄,女性的职业生存环境依然甚忧。
美国经济学家凡勃伦曾说:任何社会中,妇女所处的地位是社会所达到的文件化水平的最明显指标,很大程度上是某些传统的一种表现,这种传统是早期发展的环境中形成的。
我们只能期待社会不停往前发展,女性阶层上升之路除了长得好看嫁给富有阶层或者自己是“幸运的精子俱乐部”(特朗普语)成员之外,普通女性还能依靠后天自己的学习与努力有一番作为,这当然,是几十年以后越南可能会发生的事了。
最后,你对白富美包机避难这件事是什么态度,来评论区和我们探讨吧~
◆来源: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蓝小姐和黄小姐(ID:misslanmisshuang),授权转载。

新海归✚:一起领略世界的宽度
点个【在看】
为女性的本色点赞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