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中国人的一天
ID:chinaoneday
从海外归来,接受隔离的乔建峰
方舱医院关门、援鄂医疗队撤离、确诊病例“清零”……接二连三的好消息,坚定了中国人“战疫必胜”的共同信念。疫情带来的慌乱情绪,已消失殆尽,即使是在疫情的中心——武汉,经历两个月“封城”后,市民的生活和情绪也在快速恢复正常。
在此大背景下,被困武汉的外地人、滞留外地的武汉人、接受隔离的人、留学海外的学生……都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前不久我们还在筹集口罩援助国内,现在却成了回国寻求避风港的人”,3月20日,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的隔离酒店,一位归国华人略有无奈地说,
“疫情在海外暴发后,我们成了‘夹心饼干’,在国外被另类眼光看待,在国内网络上,似乎也有些不受待见”。
“回,还是不回?”
以下是身处北京市集中隔离点9位归国者的故事(注: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本不想给大家添麻烦,
可救命药用完了” 
2020年1月9日,64岁的王熙前往日本,准备和在日本的家人共度春节。
连续几年都在这个时间点飞日本,这趟行程对王熙来说并不陌生。
王熙原计划2月26日回国,患有糖尿病的他,出发前从社区医院开了足够的胰岛素。国内疫情暴发后,王熙更改了行程,推迟了回国时间,并减少外出,做好自我防护。
国内疫情逐渐稳定后,海外疫情却“失控”,而王熙不得不在3月15日之前回国,因为胰岛素用完了。
王熙没有日本医疗保险,很难买到胰岛素,而自费医疗的巨大开销,让他难以承受。
3月15日,北京市颁布通告,所有境外抵京人员需集中自费隔离14天。回国前,王熙跟居住地社区报备了,并和社区医生联系,提前准备了胰岛素。
准备工作就绪后,王熙如期登上了归国的航班。
几小时飞行后,飞机在北京首都机场落地,王熙被送往丰台区集中医学观察点。因胰岛素需要冷藏保存,观察点专门为他配了冰箱,这让王熙非常感动。
王熙说:“国内疫情暴发时,包括我女儿在内,海外华人到处买口罩和防护物资发往国内,尽着微薄之力。”他希望大家能理性看待回国人员。
“本来不想给大家添麻烦”,他说,如果不是没药了,他可能不会选择这时候回国。
“戴口罩出门被骂,
还有同学被打了”
经历了漫长飞行,抵达北京首都机场那一刻,刘敏长舒一口气,“回家了”。
刘敏在英国留学。在她看来,英国人对疫情的理解和重视程度,与华人大有不同。
在她回国前,英国仍没有把口罩当成必要的防护品,街上戴口罩的绝大多数是中国人。很多超市、酒吧、餐厅都在正常营业,聚集的人还挺多,“疫情似乎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
西方人的认知中,口罩属于病人专用。没有生病戴口罩,是不被理解的。

刘敏说:“他们认为你戴口罩就是有病,如果戴口罩出去,有可能遭遇不友好对待。每次出门,遇到迎面走来的外国人,我会尽量避开,很担心他们会打我。
“戴口罩去上课,路上遇到司机把车窗摇下来骂‘fxxk’,甚至更难听的话”,刘敏说,身边还有同学曾被打。
刘敏不敢留在英国,因为“英国‘群体免疫’的做法我不能理解,医疗资源也不完善,如果在当地被感染,根本无法被救治,就连最近的定点医院都要2个多小时车程”。
到达隔离点后,刘敏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路上穿的衣服都扔掉。她怕有病毒被带回来。入住医学观察点时,她的行李还在机场,在房间里没有衣服穿。家人去机场领取行李后,给她送来睡衣,还有一盏小型紫外线杀菌灯。

回国后,刘敏的课程并没有暂停,所有课程均改为网课。因为时差,她还要按照在国外的作息时间来上课。
刘敏想尽快完成课程,毕业回国,她说:“中国才是我的家。
“对国外的疫情防控,
我缺少信心” 
乔建峰回澳大利亚上学的计划,被疫情完全打乱了。
中国疫情暴发时,澳大利亚紧急颁布旅行禁令:从2月1日起,如果过去14天内在中国大陆境内待过,就不能入境澳大利亚,除了澳大利亚人、永久居民及其直系亲属。
没过几天,澳大利亚政府又发了一个辅助说明,
“能接受去第三国中转14天的留学生入境”。
纠结很久后,乔建峰前往泰国隔离。期间,关于澳大利亚的消息时好时坏,让他感觉草木皆兵,提心吊胆。
乔建峰不敢出门玩,沙滩、市集这样的人多地方更不敢去,每天窝在酒店,等待消息。
网上对14天第三国隔离政策的解读,每天都在变化,澳洲华人遭遇暴力事件的传闻,他也不时听说。澳洲之旅似乎变得越来越危险,而泰国的病例也在不断增加。
乔建峰说:“在国外,很多人对疫情根本不在乎,甚至把它当成简单的流感。”对国外的疫情防控,他缺乏信心。
在和父母商量后,乔建峰决定回国。
“只有中国最安全”,是他和父母的共识。   
“回国吃了一个盒饭,
我感觉很知足 ”
面对新冠疫情蔓延,英国制定的“群体免疫”政策,让在英留学和生活的华人群体恐慌升级。

相比中国对疫情的有力控制,英国的防控办法,让不少华人担心情况将会继续恶化,孙静就是其中一员。
2019年,留学英国的孙静毕业了,原计划春节后回国工作,却因疫情耽误了归程。她更没想到的是,英国也未能幸免,遭遇疫情大面积暴发。

面对华人归国潮,英国至中国的机票价格连番跳涨,即便是需要中转一到两次的机票,也接近三四万元或更高。
孙静每天盯着各种群,不断刷新订票软件,花了1.6万元,“幸运”地抢到了回国的经济舱机票。
她说:“回来之前,我差不多24小时没吃没喝,担心飞机被临时取消。从落地、检查到办理入住,比我预想快很多,到了酒店还有工作人员给我们拿盒饭,我感觉很知足。”

入住医学观察点后,孙静定了很多外卖,中餐、水果、零食,每天和老公吃了睡,睡醒吃,她很满意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
孙静每天都在更新vlog,记录自己的隔离生活,在海外社交账户上发布,她说:“我想让他们知道中国的防疫措施,是安全和可靠的。”
“会严格遵守隔离规定,
希望被理解”
如果不是疫情,在纽约读本科三年级的王学飞,现在应该和同学在某个地方讨论作业。
国内疫情暴发后,虽然身在国外,王学飞也开始了自我防护,教室、宿舍两点一线,偶尔去超市购物,不聚集,不外出,坚持戴口罩。
同时,他也直观地感受到了疫情在海外的蔓延,学校发出的通知,从“建议回家”变成了“必须回家”,不能在学校宿舍居住。回国的前一周,学校也变为网上教学了,这让他心里的恐惧日渐增加。
面对突变,王学飞认为,回国是最好的选择。
王学飞买好了3月15日回国的机票。回国当日,他心里十分不安,出发机场没有任何体温检测,没有人穿防护服,只有中国人戴了口罩。
飞机落地后,王学飞被送到定点医院进行检查,核酸检测呈阴性,随后又被送到集中医学观察点,这时他的心才算落地。
他说:“我不希望给祖国添乱,我们一定会严格遵守隔离规定,希望能被理解。
“几经波折后,
我终于回来了”
1 月 22 日,李俊荣和家人由北京飞抵美国,这是他们春节假期旅行的第一天。
过节的气氛,随着国内疫情的暴发,和返程航班的取消、改签、再次取消,变得压抑起来。直到2月中旬,她终于预定了一个月后回国的机票,途经沈阳返回北京。

3月初,她在美国带孩子出门,“发现很多公共活动空间暂停营业了”,而另一方面,“在街上却很少见到有人戴口罩”。这两种矛盾的景象,让她的神经愈发紧张。
等待回国的日子里,“最害怕的,就是机票会被突然取消”
在飞往沈阳的飞机上,李俊荣测量体温超过37℃,一下飞机就被带到定点医院检查,所幸是虚惊一场。之后,她被送到集中医学观察点。
“大家其实还是很自觉配合的,出现问题也都会主动申报”,她说,“希望大家不要对我们存在偏见”。
“回国本来就是我的计划”
白佳,24岁,加拿大籍。3月14日,她终于踏上飞往中国的航班,并将在中国开启新的生活。
和同期回国的大多数人不同,回国本在她的计划之内。
白佳5岁随家人移民加拿大,19年来,到中国的次数屈指可数。父母一直建议白佳回中国发展,学习更多的中国文化。
今年1月初,白佳被北京对外经贸大学研究生部录取后,随男友来到北京,计划在这里长期生活。
新冠疫情在国内暴发后,在母亲的要求下,1月29日,白佳离开北京,返回了多伦多。

“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后,我决定回来,这本来就是我的计划”。飞机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后,她被送到集中医学观察点。
“我希望疫情快点结束,早日开始我在中国的学习和生活,还希望多到别的城市走走”。

“英国那套做法,
把我气坏了”
61岁的李宇健去年动了手术,术后决定到伦敦儿子家休养,然后全家在1月23日回国过年。
临回国前,国内疫情暴发。李宇健做了决定,延迟回国,暂留英国。
2月5日,英国出现一例确诊患者,随后数字不断增加。但让李宇健困惑的是,“没有看见英国有任何防控措施”,居住在泰晤士河边上的他,看着河面上游船数量不减,娱乐还在继续。
儿子和儿媳的公司,要求员工正常上班,“在大家的不断争取下,才变成了部分正常上班,部分居家办公”。
李宇健有些慌了,看到英国政府“群体免疫”策略后,他再也坐不住了。他做出回国的决定,并嘱咐儿子、儿媳:“工作可以不要,命得要啊。”

一开始,李宇健儿子想全家去伦敦边上的乡下居住,躲避疫情。可英国政府的策略,让李宇健觉得,还是回国更安全。
和我们聊天时,李宇健余怒未消,
“如果当时英国在出现确诊患者后,学习中国的做法,最起码把所有娱乐场所都暂停,疫情也不会如此凶猛”。
现在,李宇健希望隔离期尽快结束,到隔壁房间抱抱自己的大孙子。
“没想到医疗费这么低”
3月17日,日本留学毕业的王杰回到了中国。
按照流程,他如实在入境健康卡上填写了“咽喉有些不舒服”,随后被送到医院进行全面检查。
王杰做好支付昂贵检查费用的准备,没想到只花470元人民币。这让他十分惊讶:“我看到网上有消息,在美国检查费用要1000到2000多美金,没想到国内收费这么便宜。”
王杰说,毕业回国工作是他的计划,“只是没想到和疫情撞一起了”。
在日本时,王杰没感觉疫情特别严重,“可能跟平时日本人戴口罩的习惯有关,疫情还是停留在新闻上的信息”。
落地北京后,他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景象:机场工作人员都穿着防护服,旅客都戴着口罩,严格检查不留死角,每个人都重视疫情的防控。
在王杰看来,国内已经完全控制住了疫情,而国外还没有有效的方法,“回国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本文转载自:中国人的一天,ID:chinaoneday。欢迎分享至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加拿大中文报 诚意推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