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连岳据说上热搜了,因为他前天文章中的最后一句话,这“作家”很明显暗示的是方方,因此他被骂上热搜。
连岳前天文章
正如比较方方和六六一样《一种人叫方方,一种人叫六六》,比较一下方方和连岳其实也很有意思,他们“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大家对方方现在都比较了解了,她说真话说人话说实话《总评今天完结的“方方日记”,它有三大特征四大意义》,直面现实为民而呼。
最初的连岳其实也是如此,他在2007年厦门PX事件中写了系列评论,委托专业人员翻译PX的毒性问题,并与妻子参加“市民座谈会”提出反对意见,因而一举成名甚至被称为“城市英雄”。
年轻时的连岳
成名后,连岳一手写时评,一手写鸡汤,在很多媒体上开了专栏,后来又全力经营公号,又办起公司卖起货来,成了“最强带货自媒体”和厦门知名企业家。
可自当连岳经商后,他就像郭敬明一样成了文化商人,在流水线上生产着满足读者投其所好的“作品”,而逐渐失去了自己原来的独立思想、判断乃至自我。
这几年来,连岳的文章翻来覆去只有一个意思,即自己最为重要,自己赚钱最最重要。
所以,原来很欣赏他的涛哥俺后来也渐渐不看他的文章了,有一次留言评论了啥,竟然被“嗜好”“自由、宽容”的他拉黑了(他公号留言中几乎没有反对意见)”。
我在2012年出版的著作《说说当今文化名人》中称连岳为“独立者”,认为“‘独立’对于连岳而言就是他的生命,他时刻注重自己的独立性,独立身份、独立判断、独立言行。”
连岳原先的确是挺“独立”的,但后来他“独立”过度了,从个人主义者完全言行一致地沦为了自私自利的唯我主义者了,“精制利己主义者”都不屑为而干脆以“粗鄙理解主义者”为荣了。
中年的连岳
这种强调完全以自我为中心一切向钱看的价值观无疑是非常坏的,可不知为什么却赢得万千粉丝宠爱和一路绿灯?
更过分的是,连岳从一个思想小贩起家成为老板后却以成功人士自居,嘲笑甚至要求取缔其他“小贩”(任大刚先生的话),甚至批评起“民主”来。
连岳昨天文章
他还大言不惭地说:“我年轻时是民主控,可惜我现在不是了,感谢奥地利经济学派诸位先贤大哲,让我完成了这个转变。
不知是哪位“奥地利经济学派诸位先贤大哲”让他完成了这样的转变?哈耶克的棺材本都压不住了,幸亏他没说是他老师王小波让他完成了这样的转变。
连岳的变化太大了,活成了他年轻时自己嘲笑的人,貌似理性实则冷血,貌似“善意”实则自私,“岁月静好婊之后,连老师创造了生活富贵逼
不知他晚上数钱的时候想起那个曾在微博上喊“誓死不退”的自己时,是嘲笑曾经的那个自己SB呢,还是嘲笑现在自己SB?
“寿则多辱”,说的就是连岳这种“善变”的人,让原来的名声、形象大跌。
而方方一直没有变,从出道的《风景》到现在的《方方日记》,她一直坚持“新写实主义”,反映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平常人性。
从炮轰某作家跑奖到《软埋》争议再到如今《方方日记》之争,方方一直坚持自我,“我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评价我。我自己活得自在就可以了”。
所以,方方和连岳本是“同道中人”,可方方一直在行道,“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而连岳却见利忘义丢了自己的道乃至自己。
且不论方方观点如何,想想方方的坚持,想想自己的变化,连岳你怎么好意思嘲讽方方呢?莫非是恼羞成怒?
不止方方和连岳,世上的人也可以分成这两种,一种像方方一样一直坚守自我活出自我勇于改变现实,一种像连岳一样背弃自我完全向现实投降。
前者虽然在现实中如履薄冰可至少会问心无愧,后者虽然在现实中会如鱼得水却至少会被自己鄙视,除非“自己”早已不存。
人不是不能变,也需要应时而变顺势而为,但不能丢掉自己的原则、灵魂,像最“善变”的梁启超无论怎样变都是在觉民救国。
人是不断地要行走,可无论我们走多远,都不要忘记为何出发,都不要丢了自己。
●●●作者简介:张守涛,青年学者、文史作家,南大硕士,大学老师,出版作品《说说当今这些文化名人》《先生归来》《凡人鲁迅》《书香留韵》,个人原创公号涛声一久、神州生气。

相关阅读:

涛哥心声:
更多精彩见本号小密圈(现名知识星球)。小密圈内将发布更多猛文(可预览),推荐最有价值资讯,分享日常思考心得,邀请名家做客,及与520多位圈友互动交流。长摁以下二维码或点阅读原文即可入圈。

观文化万象 听时代涛声
有思想有态度有情怀
长按以上二维码即可关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