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遗物语
“惯性反华”把疫情中的西方推入衰退的大灾难。
——英国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前署长John Ross
西方国家的人民对中国的政治体制充满成见,让他们低估了中国的做法给他们国家带来的可能价值和意义。
——普利策新闻奖得主Ian Johnson
1
先讲两件事情吧。
第一件:三位华人戴口罩购物,反被工作人员赶出。
2020年3月17日,
为了防止感染新冠病毒,
三位加拿大华裔戴口罩去超市购物,
没想到却被工作人员赶了出来。
为什么赶他们出来?
超市工作人员质问他们:
“你是不是因为有病毒才戴上它?
你既然生病了为什么还往外面跑?”
工作人员为什么要这样质问他们?
因为加拿大人从小受到的教育是:
“我生病了,为了避免传染给别人,我需要戴口罩,否则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所以一看到戴口罩的人,
他们就会条件反射地认为:
“你一定是生病了!”
2
第二件:马云捐口罩给美国,反遭美国人痛骂。
马云给美国捐了100万只口罩,
外加50万只新冠病毒测试盒。
这本来是雪中送炭的大好事,
没想到却遭到很多美国人的责骂:
“我们真的要相信来自中国的东西吗?”
“不要,自己留着这些垃圾吧。”
“不要相信他们的口罩。”
“我不想要任何来自中国的东西。”
为什么这么多美国人怀疑马云的捐赠?
因为西方媒体和政客总是抹黑中国,
美国人听多了看多了,
就总觉得“中国官员和企业不怀好意”。
3
我为什么要讲两件事情呢?
其实我想讲的是“信息茧房”。
什么是“信息茧房”?
“信息茧房”是哈佛大学教授凯斯提出的一个著名概念:
“如果你只关注自己选择的领域,
如果你只关注某一种信息源,
如果你只关注自己愉悦的东西,
久而久之,便会像蚕一样,
将自己桎梏于自我编织的茧房之中,
从而丧失全面看待事物的能力。”
王小波写过一篇文章,
此文叫《花剌子模信使问题》。
文章讲述了这么一件事情:
中亚古国花剌子模有一个风俗,
凡是给国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
就会得到国王的提升。
凡是给国王带来坏消息的信使,
就会被国王送去喂老虎。
于是元帅出征在外,
凡是麾下将士有大功,
就派他们给国王去送好消息,
以使他们得到提升;
凡是麾下将士有大过,
就派他们给国王去送坏消息,
顺便给国王的老虎送去食物。
后来,有大过的人都死光了,
为了保住麾下的将士,
元帅只好编造各种好消息,
国王就只能听到好消息了,
于是他总以为形势一片大好,
疏于防范,终致亡国。
这就是“信息茧房”。
4
这几十年来,
由于西方政客和媒体总是惯性反华,
西方人听多后看多后,
脑中就形成了信息茧房,
所以对中国制度和中国人充满了偏见。
就像上面这位西方人说的:
“如果一个公司开发了一种传感器,
这种传感器比竞争对手的都要更好。
如果这种技术是其他任何国家发明的,
那绝对是好消息。
但如果这是中国公司开发的,
噢,这件事马上就成了负面新闻,
这会被拿来监视中国人……”
去年发生的集装箱惨案也是一个典型。
2019年10月23日,
英国一辆集装箱货车内出现39具尸体。
在警方尚未确认的情况下,
CNN等一众西方媒体就直接臆测:
“39名死者是来自中国的偷渡客。”
并纷纷借用此事攻击中国制度,
CNN记者更是大言不惭地提问: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取得了很多成就,但中国公民为什么要通过这种极端危险的方式离开中国?”
意思就是中国践踏人权,
所以中国公民才会冒险离开中国。
结果最后英国警方调查显示:
“39名遇难者无一人是中国人。”
“信息茧房”为什么可怕?
它的可怕之处就在于,
很容易让人形成偏见。
5壹

5
这次新冠病毒,
为什么会在欧美造成这么大的灾难?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惯性反华造成的”。
武汉封城的时候,
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纷纷攻击中国:
“将城市变成了集中营。”
“限制自由,没有人权。”
中国很多省市启动一级响应,
老百姓自愿在家隔离的时候,
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又攻击中国:
“中国是最没人权的地方。”
“中国公民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
在中国全力抗疫的时候,
西方政客和媒体不仅不吸取中国抗疫经验,
反而趁人之危处处抹黑中国,
以至于绝大多数西方人,
根本没意识到新冠病毒有多可怕,
也完全不当一回事,
结果造成了病毒的大范围传播。
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Ian Johnson,
后来在《纽约时报》撰文反思说:
“最重要的原因是外界,
尤其是西方,
执着于对中国政治体制的成见,
而低估了中国经验对他们的价值……
西方未吸取中国的经验教训,
错过控制新冠病毒传播的最佳时机。
中国为西方争取的时间,
却被西方白白浪费了。”
是啊,
欧美国家至少拥有一个多月时间可准备,
但因为痴迷于惯性反华,
而错过了控制新冠病毒传播的最佳时机。
6
这次新冠病毒,
为什么会在欧美造成这么大的灾难?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中国医疗系统充满偏见造成的”。
在中国发出提醒的时候,
在世卫发出警告的时候,
西方国家完全不当一回事,
因为长期以来,
在西方政客的言谈中,
在西方媒体的报道里,
中国都是一个医疗系统落后的国家,
所以很多西方人想当然地认为:
“疫情在中国境内如此严重,无非是因为中国的医疗水平落后罢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医疗系统如此落后的中国,新冠病毒的死亡率才1%,轮到我们也就是个大号流感呗!”
正因为对中国医疗充满偏见,
西方国家才没有认真防范。
久坂萩讲过一件事情:
1937年日本侵华开战后,
中国始终处于下风。
于是西方人产生了一个想法:
中国军队不行
日本军队搞不定不行的中国,
所以日本军队也不行。
珍珠港事件以后,
英美舰队遭受重创,
欧美人这次恍然大悟:
“原来日本军队竟然这样厉害啊,
中国军队扛了日本这么久,
中国军队真是不容易啊!”
这一次也是一样,
欧美人也是这种思维:
因为中国医疗不行,
所以病毒也是不行的。
所以在中国全民隔离全民抗疫的时候,
他们马照跑、舞照跳、球照踢。
直到意大利人死亡惨重后,
欧美人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病毒真的很猛……”
对中国医疗的傲慢与偏见,
将西方卷入了这场大灾难。
7
这次新冠病毒,
为什么会在欧美造成这么大的灾难?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崇尚极端的个人主义”。
大家还记得澳籍华人梁某吧,
梁某从澳大利亚飞到北京后,
不遵守居家观察14天的规定,
非要不戴口罩出去跑步,
面对防疫人员的劝说,
她不但不听劝告,还大喊:
“救命救命,有人骚扰。”
梁某就是澳大利亚定居数年后,
染上了“极端个人主义”的毛病,
“只在乎自己是不是方便是不是舒服。”
一直以来,
西方都崇尚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
所以他们看不惯集体主义。
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到底哪个好?
说实话,各有优劣。
极端的集体主义不好,
极端的个人主义也不好。
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好个人主义,
就彻底否定集体主义,
我们也不能因为自己好集体主义,
就彻底否定个人主义。
新冠病毒为何会在欧美造成这么大的灾难?
就在于他们彻底否定集体主义。
武汉市封城的时候
中国人戴口罩的时候,
丹麦首相这样说:
“我们不会封城,
我们不需要戴口罩,
因为这违反人权,
违背自由精神。”
西方人很难理解中国人为什么自愿禁足?
也很难理解中国人为什么提倡众志成城?
这次新冠病毒,
为什么中日韩防控比较成功?
因为东亚都是比较崇尚集体主义的国家。
为什么欧美防控如此糟糕?
因为他们极端崇尚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
“极端的个人主义,
极端的自由主义,
不戴口罩,不做自我防护,
自己舒服了,但别人惨了。”
在这里,
我不是说集体主义好个人主义坏,
我是想说这两种主义都各有利弊,
你不能因为崇尚一种主义,
就彻底否定另一种主义,
否则,有时你会吃大亏。
8
2020年2月27日,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
发表了一篇文章——《许多人认为新冠病毒是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但现实可能会证明他们是错的》。
新冠病毒在中国蔓延的时候,
很多西方人幸灾乐祸:
“认为新冠病毒是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
“认为这只是中国的事情。”
但ABC在这篇文章里提出一个问题:
“如果中国给我们所有人上了一课呢?那可咋办?”
遗憾的是,
这篇提问并没引起西方人的注意,
但没想到一语成谶。
200多年前,
大清皇帝乾隆写信对英国国王说:
“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 
言语里尽是傲慢和偏见,
现在的一些西方国家,
像极了200年前的大清。
希望这次大疫之后,
西方人能够好好睁眼看看中国。
克服傲慢与偏见,
是西方认识中国的必修课。
喜欢,就给我一个“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