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认识一下人类的重要蛋白质来源,适应力和繁殖力堪比小强的罗非鱼——

骚凹瑞,这是它的本体——

平常我们说的罗非鱼主要包括丽鱼科口孵非鲫属(Oreochromis)、帚齿非鲫属(Sarotherodon)和非鲫属(tilapia)的鱼类。
罗非鱼是全球第二大商业鱼类(第一大是鲤鱼)。古埃及在4000年前就开始养殖罗非鱼了,但是罗非鱼的全球化是在20世纪40-50年代开始的。
2018年,全球罗非鱼产量达到了630万吨,相当于一亿成年人的体重之和。
全世界120个国家都参与养殖罗非鱼,其中产量最大的就是我国

我国的罗非鱼在1978年引进的。从1992到2003年,全世界超过一半的罗非鱼都是在我国养殖的。根据2017年的中国渔业统计年鉴,2016年中国的罗非鱼产量为180万吨。
用罗非鱼制作的酸菜鱼
罗非鱼的主要进口国是美国。在美国,罗非鱼是消费量第四大的鱼类,几乎所有的中低档餐饮连锁店都卖罗非鱼。因为价格平民、鱼刺少肉质嫩滑,国内不少餐厅的烤鱼、“鲷鱼”刺身还有酸菜鱼的原料也是罗非鱼。
某电商平台售卖的罗非鱼片
你可能不知道罗非鱼有多强,它们可以适应各种坑爹的环境。比如
在众所周知连海鱼都活不下去的大盐湖——美国加州的索尔顿湖(Salton Sea)里,罗非鱼都能愉快生长

美国加州的索尔顿湖(Salton Sea)干涸后露出的罗非鱼巢穴
罗非鱼还能适应跨度达到30摄氏度的水温
。以最常见的罗非鱼尼罗罗非鱼
(Oreochromis niloticus)
为例,这种罗非鱼从11摄氏度到42摄氏度的温泉都可以活。

最常见的罗非鱼尼罗罗非鱼(Oreochromis niloticus)图片来源:wikipedia
而且罗非鱼啥都吃,从浮游生物、残渣到菌膜都行
你想的没错,因为罗非鱼不挑食,所以不少发展中国家在养殖罗非鱼的时候经常用粑粑。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
(FAO)
的介绍,在养殖罗非鱼的时候,人们时常在鱼塘里投喂动物的粪便以及农业垃圾
(如糠)
。粑粑可以催生浮游生物,罗非鱼超爱吃的,以“便”养肉,一举两得,难怪罗非鱼被称为“不需要蛋白质的蛋白源”。

罗非鱼料理
适应性很强的动物,通常也很能繁殖,罗非鱼也不例外。罗非鱼是只要有机会就不会停止繁殖的鱼类,堪称水中老鼠
但罗非鱼并不是生了就跑的那种动物,它们是很负责任的家长,小朋友是在爸/妈的嘴巴里孵化的。

菲律宾的养殖场收获罗非鱼
比如,尼罗罗非鱼的鱼卵受精后,罗非鱼妈妈就会马上把孩子们藏到嘴巴里孵化,萨罗罗非鱼(Sarotherodon melanotheron)则是奶爸负责带娃。
这个画面不适合密恐的小朋友,大家脑补一下吃鱼的时候,黄色的鱼籽不是从鱼肚里挖出来,而是从鱼嘴里出来的就够了。鱼苗小朋友孵出来以后,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也会回到爹妈的嘴巴里。

菲律宾的罗非鱼鱼场在鱼塘里释放鱼苗
但是呢,因为罗非鱼太会生了,人类根本管不住。养殖场如果雌雄搭配,那么罗非鱼小朋友就会刷爆鱼场老板,而小鱼因为争抢食物就会比较瘦小没什么肉。再加上雄鱼的生长速度是雌鱼的2倍,
所以从70年代开始,各国的罗非鱼养殖场就开始用激素性逆转技术(hormonal sex-reversal techniques)把罗非鱼妹妹变成弟弟

蛤?罗非鱼还能变性?
是这样的,虽然罗非鱼基因的性别在受精时就定下来了,但是它们身体的性别在孵化后的几天内性别是可变的,因为它们的性别分化发生在在孵化之后。如果在这个期间让雌鱼(基因型为XX)吃下雄性激素17α-甲基睾丸酮,就是运动员为了增强体能而吃的那类药物,那么罗非鱼女孩子就会变成身体是男孩子但基因是女孩子的女汉子。
当然,因为雄激素药物残留的问题,许多消费者感到很不开心,毕竟不是谁都想吃完酸菜鱼后变成兄弟的。现在不少鱼场开始转换思路,采用杂交(跨物种杂交的罗非鱼为雄性),或者采用超雄性(基因型为YY的雄鱼)等手段,生产纯汉子的罗非鱼。
因为罗非鱼贼能生、能变性、不挑食、抗病性强,所以在拿来吃以外,许多地方把它当作清理河道池塘、抑制蚊虫的垃圾车鱼,然后它们就顺理成章地变成了入侵物种。
但是,这样强大的鱼也遇到了神秘对手。
大约在10年前,以色列的罗非鱼开始大批神秘死亡。这些罗非鱼皮肤溃烂,内脏出血,被感染的罗非鱼看起来有点像被人暴揍后的鲤鱼王。
2014年,研究者终于找到了这种神秘传染病的罪魁祸首,原来这是一种病毒,后来它被命名为罗湖病毒(TiLV),这种病毒导致的病被叫做罗湖病
罗湖病毒是一种全新的 RNA 病毒,它除了和丙型流感病毒有微弱的亲缘关系外,和其他已知病毒并不相关。

2017年6月14日,亚太水产养殖中心网络(NACA)警告罗非鱼疫情可能在全球扩散。
罗湖病的感染性极强,可以KO常见的商业罗非鱼品种和一些野生罗非鱼(罗湖病并不感染人类),发病率和死亡率可达90%,而且无药无疫苗。更可怕的是,大概5年前,罗湖病毒开始在全球的罗非鱼养殖场蔓延。在罗非鱼主要养殖地的亚洲、非洲和美洲都相继爆发了罗湖病疫情,其中包括以色列、厄瓜多尔、墨西哥、泰国、印尼、印度、菲律宾、马来西亚和中国台湾。
本月,国际非营利组织世界鱼类研究中心
(WorldFish)
的基因学家 John Benzie 在接受《科学》的采访时表示:“这已经是个严重的全球问题了。”

作为罗非鱼的最大产地,我国的罗非鱼有没有中招呢?
我国的罗非鱼养殖场主要分布在广东、海南和广西。虽然我国目前并没有向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报告罗湖病疫情,但是 OIE的副主席 Matthew Stone 曾在2019年表示:“全世界都高度警惕罗湖病,中国也要提高警惕。
2018年,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发布了一项罗湖鱼病毒评估报告TILAPIA LAKE VIRUS Expert knowledge elicitation risk assessment,报告称中国的风险“很高”,并建议中国限制进口罗非鱼以保护本国产业。
这项报告还指出,由于罗非鱼活体是一种交易频繁的商品,因此罗湖病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广泛传播。
希望能挨到人类和钢铁直男酸菜鱼都从疫情中走出,在餐馆团聚的那一天!
文章来自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七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En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