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晨西雅图很冷,出门时看到草地和屋顶上都积了一层白色的霜冻,汽车里的温度计显示外围温度华氏31度。
七点三十到诊所,读了一些昨晚留下来的心超和心电图,处理了点门诊的文书工作。八点钟,我的医生助理和一个四年级的医学生来了。我所工作的单位是个规模很小的医院,一共150个床位,如果放到中国国内应该是个区医院都轮不上的规模。但是,麻雀虽小也是五脏俱全。基本的手术和心脏科操作都有了。很多朋友曾经问起如何区分美国医院规模大小或者说医院能力的大小。在这里给个简单的科普,看医院的创伤处理级别(Trauma Level),很多州把这个能力级别分为5级。以前我在纽约的培训医院是Trauma Level 1,是最高级,我现在的医院只是Level 4。大家是不是有了点基本认识。
我的医疗组的一般组成是我医生,加一个医生助理,还有一个四年级或三年级的医学生。这个医院没有住院医师培训。
我把医院新会诊和需要随访的病人名单跟我的组员一起过了一遍,给他们布置了今天的工作计划。然后,我们穿过走廊,走过天桥,来到医院(我们诊所和医院是连在一起的,通道都在室内的)。
ICU的新冠病人还上着呼吸机。昨天89岁的老慢支病人新冠阴性,她很平静的和我交谈,她将选择临终关怀服务。80岁的养老院病人结果还没出来,还在隔离。昨天我看的一个胸痛病人,诊断非ST抬高心梗,因为有气急咳嗽,内科医生也送了新冠检查,如果新冠阴性,明天做冠脉造影检查。到目前为止,我们医院还是只有一个新冠阳性病人。
查完房,走廊里碰到我们医院的行政执行官COO和医疗执行官CMO他们向我汇报,大家没有看错,确实是他们向我汇报,一则是为保持透明度,二则不把我们底层医生哄开心,我们会把他们的工作搞砸的。他们说了最近医院在抗击新冠中做的措施,很多我已经知道,新开辟了26个单间的负压病房,这么多的新病房容量在整个华盛顿州都是没有的,COO担忧可能过一阵会有其他医院的病人转来我院治疗。护士短缺问题上,已经招了从其他州过来的15个短期护士(Traveler)来帮忙。医院要减少出入通道以及减少家属的探视人数和探视时间,以减少不必要的交叉感染。COO告诉我,我们急诊室的停车场开始了为职工做新冠检查的“开车通过检测”(Drive Through Test)。我知道华盛顿大学已经开始为职工做这个开车通过检测(下午也看到美国东部州也有这个便利措施)。最后COOCMO问我还有什么建议和意见,我强调了医护人员的防护,慎重慎重再慎重,他们表示同意。

中午在回到门诊办公室的时候,看到我们的前台小姐在和一个老人交代,我们助理上周看过这个老人,今天回来复诊,但是她有发热咳嗽,前台小姐已经给她戴上了口罩,很遗憾,因为发热咳嗽,我们门诊不能看她了,建议她直接去急诊。老人没有埋怨,和她的老先生一起去了急诊。
下午我们接到急诊室的两个新会诊要求。我和助理一起去,临行前,她抓上了两个口罩,我说你之前怎么不戴,她说这两个急诊病人在负压区,不可不防。我点头称道。
下午回家前,助理查看了之前送去急诊的老人情况,很忧愁的和我说,胸片显示双下肺肺炎。我的天,助理上周门诊刚看过这个病人,叫助理马上打电话到急诊室,强调测新冠。助理打过去说,他们已经送检了,希望结果是阴性。
美国的疫情在一天天紧张,防控措施也是一天天扩大和加深。今天我的同事问我,他和家人原打算6月暑期去土耳其,我说先缓一缓,看样子学校停课是随时的事,这样的话暑假会推后,计划会有变,还是再等等看看。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众多的微信朋友在关注。
作者简介
高磊,MD,PhD,FACC,美国西雅图地区Franciscan医疗机构心脏科医生。美国华裔心脏协会 CNAHA 终身会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