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肺炎爆发以来,现在每天跟踪新冠报道和讨论新冠动态所用的时间要多于自己日常的工作时间。上班闲暇之时也是多在各个微信群中浏览。新冠病毒的发生,打破了每个人的生活常规。海外的华人无时不刻在关心着国内发生的一切。或许正是从局外看局内的角度不同,局外人也许可以给出很多好的建议。
今天在美国医生群的讨论中,唐医生提到了“思考新的抗疫模式”,从某单个城市保卫战转向疫区外协调隔离,就是把病人转出来。这个观点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武汉及武汉周边城市是这次新冠病毒疫情的高发地区。目前武汉的新冠病人过多,医院严重饱和超载,医疗物资缺乏(防护服,呼吸机,ECMO严重紧缺),一线医护人员短缺(很多医院的一线医生是外科和眼科医生),导致太多的病人得不到相应治疗,而且出现了很多一线医护的感染和伤退,当地医疗服务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各地派往武汉和湖北的医疗人员超过一万人,但是这样的支援也只是在人员上顶替了当地的一线医护,没有实质上解决医院超饱和物资匮乏的实践情况。另外,从好的方面来看,武汉封城和各地隔离政策实施超过两周,这就意味着该发病的发病了,不发病的就是健康人,现在最需要做的工作是救护病人,和保护健康人,让健康人与病人分开。因此,利用好全国各地的医疗服务优势,把部分武汉的病人运出来,转移到其他省市进行隔离治疗,缓解武汉和湖北的医疗危机,这是一个可行有效的方案。可以称它“疏导隔离”。目前全国已经建立了一省保一市的对口计划,可以用来对口疏导工作。领导和民众的观念要更新,转移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健康人群,转移途中的感染风险非常低,实践上我们有成熟的传染病人转移条例遵循。各地应该建设各自的“小汤山”隔离医院,让民众放心没有疑虑。全国停工一天的损失远远超过所有小汤山建设的价值。
另外,在新冠病毒的治疗上一定要遵循科学的方法,以循证医学为指导,成立医学治疗专家组领导和制定治疗方案,非专业人士不论官职多高也不应该干扰治疗方案。
从心脏科医生的角度,建议多注意病毒感染者的心脏并发症(心肌炎,心包积液,心肌梗塞,应激性心肌病等等),提早预防和及时治疗。
由于治疗期间病人卧床时间长,建议预防下肢深静脉血栓和肺栓塞的发生。
建议加强病人营养和改善身体抵抗力,配备必要的心理辅导支持。
全球华人都是中国人民坚强的后盾,我们众志成城,抗击疫情,一起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加油。
作者简介
高磊,MD,PhD,FACC,美国西雅图地区Franciscan医疗机构心脏科医生。美国华裔心脏协会 CNAHA 终身会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