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写了一些关于本人在西雅图医疗第一线抗击新冠的故事,反响很大,得到了很多朋友们的关注。西雅图乃至整个美国地区如何应对这次新冠病毒的传播以及所执行的措施,现在是大家非常关注的话题。只要在工作之余有时间,我将尽量从前方给大家报道第一手的资料,让大家和我一起来关注和跟踪美国及时信息。
昨晚六点三十分左右,我的心超技术员打来电话,他已经完成了新冠病人的心超,但是心超机器需要在ICU消毒间过夜消毒,图像要明天一早才能下载。他给我说了一下他的大致心超评价,我说,好,没有大问题,明早我再去细看。
今天一早七点四十五分到的医院(昨晚夏令时少睡了一小时),技术员已经把心超下载好了。病人的左心功能正常,右心有扩大和收缩功能减弱。发报告后和ICU主管医生沟通,心超的表现还是和肺部疾病相关,ICU医生会再排除下肢深静脉血栓可能,最后叮嘱ICU医生,右心衰有低血压,需要加强容量补液。
搞定ICU,接下来做我自己的心脏科病人查房,今天一共用了一次口罩,那个病人有肺炎,需要飞沫和接触隔离,但不是新冠病毒。
昨天病房的那个疑似病例结果出来是阴性已经转出隔离房间,昨晚又有一例疑似病人住进了那间门上有红条X的房间。护士们很平静,在走廊间走动都没有戴口罩。
查完房和我们的内科管床医生们沟通制定病人治疗计划。从他们的口中得知,我们楼层的另一边已经完成改造,构成了一个有25单间负压病房区。我惊讶的说,这是我的主意啊。应该是大家都想到一块去了吧。上周一中午在医生休息室吃午饭的时候,与其他几个医生聊天,我说就目前的疫情我们需要建立一个负压病房区,我们医院的五楼西区很合适。那个区域以前是我们附属的一个“长期急性护理医院”LongTerm Acute Care ),给需要长期呼吸机护理的病人。去年底这个护理医院搬走了,空下来的病房区正在装修改造成外科病房。我们对一起吃饭的外科医生说,你们没有活干,可以用来管这个负压病区了。哈哈。今天得到消息,这个改造已经完成了。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希望我们不会经常用这个负压区。
中午的时候,接到两个会诊要求,都是我的老病人。一个是89岁的老慢支合并心衰,前一阵在讨论临终关怀事宜(HospiceCare),她说需要考虑一下。今天来急诊室咳嗽和呼吸困难,直接被急诊室关进了负压隔离。我们医院现在的政策是所有60岁以上有咳嗽的病人直接进隔离,这些病人全部查新冠。急诊室可以直接做采样,但是检测要送华盛顿大学去做,报告48小时出来。我说可以送LabCorp啊,他们告诉我,LabCorp更慢,需要走卫生局DOHDepartmentof Health),结果是72 小时才出来。可怜我的病人,要在里面呆48小时。我告诉内科医生,这个病人我很熟,有什么病情变化跟我直接联系,我就不去穿那些防护服了,病人解禁后我再去打招呼。
另一个病人是从老人疗养院来的。80岁,十几年前做过二尖瓣生物瓣手术,我看过他,发现生物瓣劳损导致严重二尖瓣狭窄,两个月前做了第二次换瓣手术。手术很成功,两周前我还在门诊看过他,恢复很好。没想到今天来急诊室,发烧咳嗽败血症象,高度怀疑新冠,负压隔离。我和内科医生说,先治疗肺炎,有相关心脏问题和我联系。
从这两天来的观察,应当新冠病毒医院的各项措施都很到位。急诊室的应急能力也提高很多,遵从CDC的最新指南,不断上调防范界限。医院一线医护的防护一点都不能松懈,全社会都指望着我们打头阵。
明天依然是崭新的一天,希望明天会更美好。
作者简介
高磊,MD,PhD,FACC,美国西雅图地区Franciscan医疗机构心脏科医生。美国华裔心脏协会 CNAHA 终身会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