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是人类的共同敌人,不分国界和人种,没有国际间的密切合作是无法真正战胜这个敌人的。”   —— 钟南山院士
1月30日,钟南山院士在广州会见了有“世界上最知名病毒猎手”之称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伊恩⋅利普金教授,两位就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进行了研讨。知道吗?这并不是他俩第一次紧密合作。
2020年1月钟南山院士(中)与利普金教授(右一)
利普金教授与中国有很深的渊源。2003年,他是首批应邀来京协助中国抗击SARS的国际知名专家,为中国迅速控制疫情做出了重要贡献。此后,他还协助中方建立了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广州生物医药研究所等研究机构。
那么,究竟是谁这两位顶尖科学家站到一起的呢?要知道2003年SARS疫情期间,一些美国名校都不敢接待国内来宾,普通学者也对SARS畏之如虎。幸亏有一位在美国的华人科学家心念母国,不惧各种困扰,四处奔走。经过她的多方努力,最终请出了利普金教授。可以说,她是幕后大功臣。她就是现任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员的赵凤娴博士
源媒体独家采访到赵凤娴博士,她为我们讲述了03年非典时期这段鲜为人知的往事。
赵凤娴博士专访视频:
以下为采访内容的整理文字版:
临危受命,力邀美国专家赴京
赵凤娴博士原来供职于中科院上海生化所。1984年,作为访问学者,赵博士抵达美国。2000年,赵女士在哥伦比亚大学成为博士后,如今在哥大担任研究员。
2003年4月北京SARS疫情蔓延之际,赵凤娴博士接到了一通不寻常的电话,是时任驻美科技参赞董劲生打给她的。董参赞表示,科技组接到了中央的战时命令,要求他拜访美国哈佛、耶鲁、哥伦比亚等几所重点大学,邀请一位权威专家来驰援中国。

中国领事馆邀请美国专家的过程十分曲折。当时,哈佛大学与耶鲁大学都以中国疫情严重,校方要保护校园安全为由拒绝接待中国领事馆代表团。于是,总参赞建议,既然官方路线走不通,能否走民间路线?之后,董参赞联系了当时在哥伦比亚大学做博士后的赵凤娴博士,希望她能帮忙牵线搭桥,联系上愿意赴北京的传染病学权威教授。
赵凤娴博士接到请求之后立刻行动了起来,她迅速联系了本系包括系主任在内的几位知名教授,但都遭到了婉拒。毕竟当时谁都不知道疫区究竟是什么情况,去了能不能全身而退也都未可知。一筹莫展之际,赵博士的系主任为她出了个主意,帮她联系了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的伊恩⋅利普金教授。
令人感动的是,利普金教授听罢赵凤娴的来意后,便一口答应了她的请求,迅速做出了赴京的决定。当天下午,董参赞带着利普金教授的护照回到大使馆为他办理好了签证,第二天就将护照和机票交到了教授的手上。
赵凤娴博士说,“于是,他(利普金教授)就像一个战士一样,冲向了他的战场。”赵博士还回忆道,利普金教授的夫人到机场送行时,都哭成了泪人。
董参赞于2005年返京前写给赵凤娴博士的信
利普金教授准确判断,协助抗“疫”
2003年4月中,北京SARS疫情正值高峰,政府开始实行隔离政策,而利普金教授和他的两位同事冒着生命危险飞赴北京。
据赵凤娴博士介绍,当时利普金教授教授搭乘的波音747上只有他们一行三位乘客。不仅如此,当时的北京机场也是空无一人,北京城万人空巷,整个城市都笼罩在疫情的恐惧阴霾之下。
利普金教授一行到达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医院一线,接触了病人。利普金教授当时从美国带来了核酸试剂,通过近距离观察病人以及核酸试剂结果相结合,利普金教授很快得出了结论,并向中央疾控中心通报了自己的看法:SARS是病毒感染。
利普金教授对疫情的判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原来,当时国内专家对病毒的分析分成了两派:疾控中心的某位专家认为是细菌感染,于是病人用的是抗菌疗法治疗。而钟南山院士则代表了南方(包括香港、广东)专家的观点,他们认为SARS属于病毒。中央急需第三方专家的观点才好下达治疗方案。而利普金教授表示支持钟南山的观点,判断为病毒感染。
有了第三方专家意见之后,中央立刻拍板使用抗病毒治疗方案,建立小汤山,疫情迅速得到了控制。
赵凤娴博士表示,利普金教授是首位飞赴中国的外国教授(德国专家则是一周之后赶到北京),这对中国的抗疫起到了很大的精神鼓励。而利普金教授对病毒的准确判断也对遏制SARS疫情也起到了关键作用。他跟钟南山院士也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2003年赵凤娴博士(左一)与利普金教授(中)、钟南山院士(右一)合影
SARS疫情结束后,赵凤娴博士也应邀陪同利普金教授回中国参加抗疫表彰大会。时任科技部部长徐冠华在中南海的国宾馆宴请了利普金教授与赵凤娴。
徐部长对赵博士讲到,“小赵,当时我们去机场接利普金教授的时候,真的北京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的,飞机场都是空空的。当我们看到利普金教授从飞机上走下来的时候,马上就想起了一段毛主席语录,‘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 ,他是为了什么?” (注:引用出自毛泽东《纪念白求恩》)
“为了中国人民的抗疫事业”,赵凤娴博士答道。
利普金教授是一位纯粹的学者、医生、科学家,当赵凤娴博士问他为什么当时那么快就能作出去北京的决定时,教授回答道,“我是一名医生,作为病毒专家,我必须第一时间冲向前线,这点是义不容辞的。
“我为祖国作贡献也是义不容辞” ,赵凤娴博士这样说。

再次出发:为新冠疫情找专家
2020年,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并迅速蔓延。在病毒爆发初期,赵凤娴博士就开始联系美国相关行业的顶尖资源,希望再为祖国出一份力。
赵凤娴博士说,这一次她接到了新任科技参赞打来的电话,希望赵博士能帮忙联系美国免疫方面的专家。目前,国内钟南山院士在诊断方面已是权威专家,也有多位像利普金教授这样的国际病毒专家赶到了中国,而现在我们缺的是药。
于是,赵凤娴博士想到了哥伦比亚大学的领先研究——单克隆抗体,赵凤娴博士认为在治疗方面单克隆抗体的研发速度应该要快于疫苗,于是她迅速联系了哥大该领域专家Trakht教授。
哥大“单抗”专家Trakht教授(中)与赵凤娴博士(右一)
联系到教授后,Trakht教授表示他不怕死,愿意立刻飞赴中国展开研究工作。
赵凤娴博士在与领馆汇报时说到,“Trakht教授说这句话时,就像17年前我们碰到利普金教授一样。”  不必说这是什么“大无畏的精神”,对他们而言,是发自内心的使命感让他们作出的这样的决定。
Trakht教授提出的方案是单克隆抗体血浆疗法,并表示从拿到病人血样到研究成功大概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我很荣幸,在2019中国的抗疫事业里又能为祖国尽一份力。” 赵凤娴博士这样说。
Yuan Media美国总部联系方式:
地址:12358 Parklawn Drive, Suite 110, North Bethesda, MD 20852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