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六神磊磊
说点和疫情无关的,再聊聊金庸。谢谢你们关心,今天拿点压箱底的书稿出来。
熟悉《倚天屠龙》结尾的就知道,张无忌退位之后,明教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
整个光明顶的高层集团很快倒台,朱元璋等地方上的大区域老总上了位,掌控了明教。金庸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杨逍“年老德薄”,万万不能再和朱元璋相争。
不少读者问我,杨逍怎么就“年老德薄”了?堂堂光明左使,武功资历均高,怎么会不能和朱元璋等一帮人相争呢?
这话说来就长了,涉及到明教长期隐伏着的一个重大危机,或者说是一股暗中的潜流。
教主张无忌始终没能很好地处理这个危机。或许他注意到了,但却没来得及处置,给明教埋下了致命的隐患。
话说当初,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之时。
少林峨眉等来势汹汹,倚天长剑飞寒芒,明教却几乎只有五行旗与之血战。
你仅从六大派之间的战报、谈话上就可知端倪,能看出五行旗抵抗之烈、奋战之勇:
“殷梨亭道:‘曾和魔教的木、火两旗交战三次……”
“江西鄱阳帮全军覆没,是给魔教巨水旗歼灭的。”
“敌方是锐金、洪水、烈火三旗……我方三派会斗敌方三旗。”
当时明教四分五裂,已如一盘散沙,只有五行旗保存了完整的建制,尚有一战之力,说是五行旗一个部门抵挡六大门派也不为过。
这一役,五行旗也是牺牲最惨重的,尤其锐金旗,几遭全歼,伤重残疾者无算。掌旗使庄铮壮烈战死,被倚天剑断首。副掌旗使吴劲草断臂。
如非张无忌挺身救人,锐金一旗的番号都可以撤销了。
当然,这些弟兄们忠诚,甘愿护教牺牲,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可问题是,教中的那些更高层呢?
危难之际,光明二使、四大法王、五散人在干嘛?
光明顶之役,明教又是怎么输的?何以一败涂地,落到要上天降下一个张无忌来拯救的地步?
话说,就在五行旗于前线浴血奋战之时,堂堂光明左使杨逍、法王韦一笑、五散人几个,在后方老营里内讧。
内讧什么呢?争教主!
前线每一分钟都在流血,结果这几个傻逼在后方争教主,还打了起来,你一记寒冰绵掌,我一招乾坤挪移,打得好不热闹,竟致被一个少林和尚圆真溜进来摸了炮楼,一股成擒,整个班子全部端掉。
“少林僧独指灭明教, 光明顶七魔归西天”,讽刺不讽刺?倘若你是前线五行旗将士,会作何感想?
除了内讧被擒的这七人外,高层里其余那些人呢?
光明右使范遥鬼影不知。究其原因,居然是为女人情海生波,痛苦了,毁容了,跑到外国去当武士。后来他给出的解释是去“盯成昆”。可是你盯的成昆呢?成昆都来独指灭了你家老巢了,范右使你盯的人呢?
其余几个也好不到哪去。四法王排第一的龙王,为了嫁人叛教了,事发时坐视不救;排第二的殷天正闹分裂,虽然带队来援,却游而不击,坐视五行旗遭屠;排第三的谢逊失心疯了,到处杀人,又携屠龙刀漂流海外。
以上就是大伙儿眼中的光明顶高层的群象,纠缠于男女关系的,别有用心的,发疯发癫的,拉稀跑路的,尽皆不堪之极。
公允地说,殷天正父子后来倒是出力作战了,也拼到透支,但是能否赢回明教人心?有这样一幕:五行旗被六大派围攻,殷天正的天鹰教却在旁边坐视观战,他们军容齐整,粮秣充足,却“始终按兵不动”。
为什么呢?书上说了:若把五行旗杀光了,天鹰教反而会暗暗欢喜。事实上这一役锐金旗果然几乎被歼,掌旗使战死。
试问五行旗弟兄们又会作何感想?你若是参加了这一战的锐金旗兄弟,当灭绝师太的倚天剑肆虐屠戮之时,会否对苍天、对明尊血泪控诉:
我们的光明使者在哪里?我们的法王在哪里?我们的散人在哪里?
有一个标志性的细节,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当后来张无忌出手力战六大派,索要兵刃的时候,居然殷天正还摸出来一柄“白虹剑”,周颠还摸出来一把雕刻精美的宝刀,都是养护精良、完好无损。
这真正搞笑了,大伙儿之前都要引颈就戮了,“绝命歌”都唱过了,上层首脑包袱里居然还有完好无损的兵器藏品。怎么不早拿出来和倚天剑拼了呢?
这时候,每一把完好的宝刀宝剑都是耻辱。就好比李自成围北京了,朝廷已无军费,大官们却还有万贯家资。又好像国家已然战败,却还有完好的军舰从没出港,等着敌人来接收呢。讽刺吗?
明教的重大隐患,很大程度上就是这里埋下的。在战士们的眼里,光明顶高层自杨逍以下,可谓失行败德,几乎烂透。
幸而天不亡明教,张无忌出手击退六大派,成为教主。这时正是整肃乾坤、赏功罚过的关键时机。
左使玩忽职守,当严惩;右使、龙王、狮王应公开免官夺职;鹰王功过均有,考虑到天鹰教新归附,人心不稳,鹰王可以留职温慰;蝠王、周颠带头内讧,且不说免职,至少应警示训诫。五行旗血战有功,牺牲巨大,锐金旗吴劲草等应该大力奖掖,提拔重用,旗下众弟兄们都应该论功行赏,厚加抚慰。
可是这件关键大事,明教却没有作。新教主一立,鞭炮一放,一片欢天喜地之中,这事就再无人提了,被有意回避了。从此高层还是那些高层,使者还是那些使者,法王还是那些法王,一个人事变动都没有,勋旧们照样呼呼喝喝、耀武扬威。
甚至于,他们拥立张无忌有功,地位反而更稳固了。杨逍自命岳父,殷天正成了教主外公,殷野王成了教主舅舅,狮王成了教主义父,龙王有了小昭这根通天热线,就连彭莹玉、说不得等也成了教主故人,你是皇亲我是国戚,气焰更加嚣张。
试问:五行旗的兄弟们又会怎么看呢?
事实上,多年以来明教的人事制度就是对五行旗不公的。我以前发文说过,他们是“干活有份,提拔无望”。上面的法王许多都是空降的、外来的,不从五行旗里出的。比如龙王就是波斯总部空降的,狮王是什么劳什子“混元门”的,乃是外人。
过去就欺负老实人,眼下立了新教主,还是继续欺负老实人。搞笑的是,位子轮不到五行旗,但后来明教要打硬仗、啃硬骨头的时候,还是只能依靠五行旗。
你看明教为“救谢逊”,到少林寺去耀武扬威,杨逍是靠什么部队来现场演练撑场面的?答案还是五行旗:
“杨逍……左手一挥,一个白衣童子双手奉上一个小小的木架,架上插满了十余面五色小旗。”
这是什么?五行旗。
五行旗现场演练的效果如何?是业务精良,震惊敌胆:
“这一来,明教五行旗大显神威,旁观群雄无不骇然失色。”
再后来,元兵围困少室山,靠谁打仗?果然又是五行旗:
张无忌道:“锐金、洪水两旗,先挡头阵。”
五行旗兄弟又不是没脑子,提拔没有我们份,怎么冲锋打仗又靠我们?
杨左使,请问你嫡系的“天地风雷”四门呢?怎么不派他们来?
要说这个所谓“天地风雷”四门,有着大量人员,占着大量编制,可从头到尾从没见他们发挥什么关键作用。杨逍的机关平时就靠几个童子跑来跑去,就这么几个小孩,每天值值班、打打电话,搞一点简报,维持日常运转。
也不知道这个“天地风雷”四门里的人都是些什么鬼?平时都在忙些啥?是否都是用来安插些领导们的大娘子、小娘子的,不然怎么毫无业务能力,没有半点作用?
最后再讲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怕是更加严峻。
六大门派为什么要来围攻光明顶?何以明教得罪了整个武林?归根结底是名声不好,有人为非作歹,招致众怒。
那么究竟是谁在为非作歹?五散人中的“说不得”曾经讲过一段话,揭示了根本:
“本教教众之中……滥杀无辜者有之,奸淫掳掠者有之,于是本教声誉便如江河之日下了。”
那么请问是谁滥杀无辜?谁奸淫掳掠?
至少我们知道的,是杨逍奸淫,殷天正掳掠,韦一笑吸血,谢逊滥杀无辜。
这样解释应该是没有违背说不得的本意。事实上杨逍听了马上问:你是在讲我吗?说不得当场反诘:谁干的事,自己心里有数。
明教的恶名,不说全部,至少有相当大一部分恰恰是由于这些高层胡作非为。你们胡搞瞎搞引来了外敌,却要包括五行旗在内的众兄弟们流血牺牲。换做是你,你服吗?你想得通吗?
光明顶潜流,一言以蔽之,就是高层不德、人浮于事、行止败坏,而一线业务部门长期被压制,牺牲惨重却又晋升无路,愤懑而失望。
有张无忌在,凭着威望高、武功高,为人宽厚,矛盾暂时被压制了下来。但这样大的暗流早晚要爆发的。
张无忌自己意识到了这个隐患吗?我想大概也是有所察觉的。他也在着手调整,你看后期他就颇为重用五行旗的吴劲草。
后来少室山大战,群雄面前,张无忌调度全军,就是让吴劲草当总军法官、监督全军。
吴劲草也是非常鼓舞振奋,心想:“教主发令,第一个便差遣到我,实是我莫大荣幸。
而且张无忌授予他的权柄极大,可以临阵执法,“哪一位英雄好汉不遵号令,锐金旗长矛短斧齐往他身上招呼。纵然是本教耆宿、武林长辈,俱无例外”,说杀谁就杀谁,使者、法王也不例外。
这是极大抬升了他个人的威信,也是大大地给了五行旗面子。在明教高层里,吴劲草颇有冉冉升起之势。也恰好,上层当时空出来不少位子,四大法王空出三个,正是火线提拔一线功臣的机会。
可惜,张无忌有心用吴劲草,却没时间用吴劲草了。最佳的时间窗口已然错过,弟兄们没有再给他亡羊补牢的机会。
不久,惊天权变发生,张无忌被人算计,倒台退位,明教从此变天。随之而来的,必定是总坛上那一帮老的勋旧高层失势,被架空、清洗。
新上台的一帮人是什么人呢?是朱元璋、徐达、常遇春一伙实力派。许多读者都没注意到的是,他们恰恰好是五行旗中人,朱元璋、徐达是洪水旗中弟子,常遇春则归巨木旗该管。
明教的变天,固然是地方实力派的胜利,但不也是五行旗压抑多年后的反扑吗?
这时候你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说杨逍“年老德薄”了。弟兄们早就对你有气,看你不顺眼了,只要一句“光明顶之战,我们流血之时,你这个左使在干嘛?”就足以让杨逍哑口无言,这算不算“德薄”?
感慨之余,回首往事,昔日光明顶大战刚结束时,新首领张无忌曾约法三章,什么和六大门派和好、什么迎回谢逊之类,好鸡毛蒜皮,好小哉相。
真正的三章应该是:全面反思明教二十余年内乱;全面反思光明顶之战;全面奖掖功臣,严惩失职之徒。说什么迎回谢逊?
一个失心疯滥杀无辜的法王,迎回他作甚呢?
真正应该迎回的,不是兄弟们的心吗?
往期文章
帮我点个“在看”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