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巴塞君丨
首发公号:巴塞电影
感谢作者为豆瓣提供优质原创内容丨
2020年开局,院线电影惨遭重创。
好片的到来需要等待,同时幸运的是,不少好剧依然持续在上演。
向来以“黄暴污”著称的HBO,开年第一部大剧,就爆了——

局外人

The Outsider

导演: 杰森·贝特曼 / 安德鲁·伯恩斯坦
编剧: 理查德·普莱斯 / 斯蒂芬·金
主演: 本·门德尔森 / 辛西娅·艾莉佛 / 朱丽安妮·尼科尔森
首播: 2020-01-12(美国)

豆瓣8.2,HBO携手“恐怖小说之王”斯蒂芬·金,改编开发同名小说。
《肖申克的救赎》常年霸占各种佳片榜前三,《闪灵》是恐怖片经典中的经典。
他笔下的故事,已经变成了150余部影视作品。
没有一个爱电影的人,能“躲”得过斯蒂芬·金。
*本文有剧透。
清晨,遛狗的老人自在惬意。
转眼,他却在公园里发现了一具11岁男孩的尸体。
警察拉尔夫·安德森很快便锁定了凶手——
弗林特市最受欢迎的英语教师兼少棒联盟教练泰瑞·梅特兰
时间拉回男孩遇害的那一天,随着一位位证人的回忆,故事开始浮出水面。
老妇人看见泰瑞让男孩上了自己的车。
小女孩看见,泰瑞带着一身血迹从森林里走出来。
瘾君子酒保看见,泰瑞来到酒吧冲洗身上的血迹。
即便三人的证词在日后的庭审过程中,可能因为年纪与身份被质疑,但物理证据(指纹和DNA)却清楚地指向了这位人人爱戴的棒球教练。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拉尔夫命手下逮捕了正在指导比赛的泰瑞。
随后,强暴、分尸的指控一个接着一个。
喜欢孩子的亲切教练VS面目可憎的杀人狂魔,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双重人格罪犯?
而作为一个悬疑故事,开场便锁定元凶,后面还有什么谜需要解呢?
果然很快,更大的疑问出现。
因为,男孩被害的那一天,泰瑞根本就不在弗林特市。
他一整天都在70英里外的酒店,参加文学会议。
身为警探的拉尔夫,第一时间以为这是泰瑞的狡辩,或者最多是一些制造不在场证明的小手段罢了。
可媒体发布的学术会议视频里,的确站着活生生的泰瑞本人啊。
一个人怎么可能在同一时间现身不同地点?
况且,如果泰瑞真的策划了这起犯罪,为什么他会在作案过程中毫不避讳摄像头,一次次在公共场合故意留下自己的正脸?
这个疑点重重的案子宛若一颗畸形的魔方,让经验丰富的警探们不知如何下手。
而面对证据却提不出合理的推测,也让正义陷入了僵局。
警察破案,其实就是一个局外人,用“旁观者清”的视角揭开谜底的过程。
然而,在这次男童被奸杀案件中,警探拉尔夫似乎并不是一个能超然物外的角色。
原来,拉尔夫的儿子德里克在几年前意外丧命,这让拉尔夫很难冷静地对待眼下泰瑞的案子。
毕竟,丧子之痛,是切肤之痛,终生难忘。
“感同身受”四个字,既是能共情的优势,也是会移情的劣势。
正是这种情绪的蔓延,让拉尔夫选择在众人面前逮捕泰瑞。
因为,在个体记忆、群体情绪与种种证据的联合操控下,那时那地的拉尔夫无比确定,泰瑞就是杀人犯本人。
只是,拉尔夫自己也没想到,从他带走泰瑞的这一刻起,整件事都开始不受控制了。
首先遭殃的,便是泰瑞的家人。
自从这位五好教师化身杀人狂魔后,泰瑞的妻子和女儿们便很难再得到公正的对待。
小女儿更是每晚噩梦不断,吵着说夜里总会有一个男人来到家中。
“凶手”家里不好过,被害人家中更是一片狼藉。
失去小儿子的母亲在家中发狂,心脏骤停,撒手人寰。
母亲的葬礼过后,大儿子持枪来到泰瑞出庭的现场,击中泰瑞的同时,自己则直接被击毙。
面对妻离子散的家庭,最终,父亲选择了上吊。
两个原本美满的家庭,在短短几天里经历了生离死别,甚至灭顶之灾。
被怨恨击昏头脑的拉尔夫终于觉醒,他必须从头开始调查。
这一次,私家侦探霍莉·吉布尼加入。
她神叨叨地讲述着拉尔夫不以为然的神秘现象,而真相,似乎正是向着这些猜测的可能方向慢慢呈现出来。
因为,拥有全知视角的观众们已经看到——
每每惨状发生时,总有一个穿帽衫的身影静静地站在不远处,以局外人的身份,观察着与案件相关的每一个细节。
正义在明处,邪恶在暗处。
很明显,这场较量才刚刚开始。
早在开播前,《局外人》就已经入选众多外媒的“年度最期待美剧榜单”。
除了斯蒂芬·金参与剧本创作这个关注点,主导编剧的理查德·普莱斯也是位厉害角色。
出自他手的《火线》《堕落街传奇》《罪夜之奔》都是“9+”分好剧,至今口碑不倒。
与此同时,曾经联手执导《黑钱胜地》杰森·贝特曼安德鲁·伯恩斯坦再次合作,也给《局外人》的成片质量加了一重保险。
幽暗寒冷的小城,神秘莫测的暗影,噩梦不断的女孩,皆出自二人的精巧布置。
除了偶尔用力太猛,刻意减弱环境光导致黑屏式观影,两位导演全心全意地在铺陈一种贯通全片的恐怖氛围。
有趣的是,这部配置顶级和细节高能的《局外人》,其实并不是一部开门红剧集。
相较于其他热门剧集先冲满分后趋于稳定的走向,《局外人》的成绩反而像一个在慢慢爬坡的进步青年。
很大程度上,这种情况是由剧集的反转魅力造成的。
从容易引起审美疲劳的影视剧常见凶杀案,到不可解释的不在场证明难题,这是第一个反转。
吊诡的案件谜题,用这个“死结”吊足了观众的胃口。
随后,结合小说走向不难猜测,当那位帽衫里的神秘来客身份曝光时,小城居民对于神秘现象的态度又会将剧情引向另一个高潮。
当然,就像牛顿从上帝处寻找答案一样,可能《局外人》给出的答案并非推理爱好者的最优解。
但若将其与社会派推理并置,反而能看到一道谜题背后的人性缺陷与社会百态,不失为另一种可接受的高级表达。
恰如法国作家加缪在另一本享誉文坛的《局外人》中所写——
“一切都是真的,又没有什么是真的!
被千万次诠释,是故事的宿命,而被无数次误解,则是真相的宿命。
循着这条寻找真相的路走下去,以警察身份重新调查案件的拉尔夫,是男孩遇害案的局外人;
以旁观者视角观察案件的帽衫人,是小城恐慌氛围的局外人。
然而,人终究无法避免与社会的联结,局外人可以亲疏远近为标准,却不能把道德法理当借口。
局中局套着案中案,一旦身处其中,便没有谁,是真正的局外人。
好片等你一起「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