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首次推出AirPods时,曾无比自豪地宣称可穿戴多媒体设备迈入了真正的无线,但他们一定没有料到这玩意儿在用户手里有多容易不见。
随着AirPods用户的激增,人群中对于弄丢它们的恐慌也越来越大。
所有买过AirPods的人都弄丢过它们,或者以为它们丢了,过两天又自己冒了出来。
那些心急如焚地翻箱倒柜半天,最后发现原来小宝贝缠在头发上的人无疑是幸运的。
更多人则无法逃脱墨菲定律,没丢过AirPods绝对称不上是忠实的果粉。
既然弄丢它们是注定的,不如丢得清新脱俗一些,只有和肚子里的AirPods合过影才算粉得走了心。
宝岛湾的徐先生只是戴着AirPods睡了一觉,醒来就发现其中一只不见了。

幸运的是,苹果早就为这种可能性做好了准备,为用户提供了“查找我的AirPods”功能。
打开手机发现它还在房间内,他松了一口气。
“地图上显示我的AirPod就在家里,我可以听到‘哔哔’的声音,我走到哪都跟着我。”

“我检查了所有地方,都没有。然后,我意识到这个声音是从我肚子里传出来的。”徐先生回忆起当时的情形。
尽管他没有任何痛苦,但还是去了高雄市联合医院。

医生证实了他的怀疑,然后给他开了泻药。
并告诉他记得监视自己的便便,因为如果他无法自然排出AirPods,就只能开刀取出来。
徐先生必须在两天内拉出那只AirPods,否则电池可能损坏他的肠道。

他谨遵医嘱,吃下泻药。
第二天一早就在捷运站的厕所里拉出了朝思暮想的AirPods。
在对其洗涤和烘干后,他惊呆了。

经过了消化系统的艰苦旅程,AirPods仍然能完美地工作。
事实上,根据《每日邮报》的报道,其电池仍然剩下41%。
徐先生骄傲地决定继续使用这只失而复得的AirPods,而不是花钱买新的。

毕竟这为他省下了65英镑,相当划得来。
“就像新的一样好。”徐先生微笑着向记者展示了他心爱的耳机。
如果苹果在新的广告活动中使用这个故事,无疑将打动更多的潜在消费者。

它证明了即使通过人体消化系统的生化洗礼,AirPods仍能保持完美的工作状态。
这个例子也让老用户更加关注自己的排泄物,说不定你以为搞丢的AirPods其实只要一回头,就发现它近在眼前。

许多医生都证实了这不是不可能,他们在人们的胃里越来越多地发现了AirPods。
凯拉·斯特劳德7岁的儿子不小心吞下了一只AirPods,她不得不将他送往急诊室。

最令她儿子感到紧张的问题是:AirPods将会如何从他身体里出来?
“我不想靠近我的电话,我不希望它连接到手机然后开始播放音乐。”

尽管医生向他保证,AirPods将会自行消失,但小男孩还是吓得腿都软了。
自AirPods问世以来,需求逐年大增,目前已经是全球最畅销的无线耳机,市占率达60%。
也就是说它们丢得也最多。
最新款的AirPods Pro两只耳机加起来才大概10克重。
设备越小,意味着它们更容易丢失,也更容易吞服。
最终在肚子里找到它们也就更常见。
江湖中流传着一句话,“真无线蓝牙耳机分为两种:AirPods和其他品牌”。
这与“电脑分为两种”、“手机分为两种”的数码产品文化一脉相承。
毫无疑问,这同样造成了“数码产品粉丝分为两种,果粉和其他粉丝”的说法。
我8岁的小妹问我为什么画中人在吃AirPod
果粉的脑回路只有当过果粉的人才能理解。
他们成群地上传自己吞下AirPods的视频,这类赛博吃播通常都不下百万人次观看。
乔纳森·保罗·埃维爵士曾经说过:“我们相信,未来将是一个无线的世界。你和各种设备间的连接也将是自然而然的。多年以来,我们一直致力于以科技,令你和你的设备之间自动连接,紧密无间。”
最终,他的愿景在这些未经编辑、一刀未剪的镜头中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5000赞我就吞一对AirPods
“你会拉出它们。
“它们足够小且密封,因此它们会畅通无阻。在极少数情况下,它们会在您的胃中停留足够长的时间,这可能会引起一些问题,但我对此表示怀疑。
“只有极小的机会,如果您同时吞下两个,它们可能会卡在下降的道路上。
这是苹果顾问查克·罗杰斯对吞下AirPods可能造成结果的回答。
除了勇气与真爱,美味同样是AirPods引发人们食欲的原因。
大量吞下AirPods Pro的用户反馈道,新款AirPods会散发一股蓝莓的味道。
许多专业报告推测,AirPods Pro所散发的蓝莓般的气味应该来自酯类化合物,一种塑料制造中常用的化合物。
而香蕉或蓝莓等水果的果香,正是酯类。
是的。你的AirPods Pro可能闻起来像蓝莓。不,我们不知道为什么。
无论是吞进去之前,还是拉出来之后,都不愧是有味道的一款耳机。
我更愿意相信这是苹果公司的无心插柳,毕竟,如果他们打算让产品散发某种香味,那也应该选苹果而不是蓝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