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的一则报道称,谷歌正在对其下面的云计算部门进行裁员,据说这个裁员是为了提高谷歌云在整个快速发展的云计算市场中的地位。
报道同时表示,一部分被裁员的人员会获得内部其他部门岗位的机会,从而避免被谷歌踢出局,丧失工作的命运。但是具体细节报道没有公布。
具体来说,该消息是由谷歌的一位发言人发送给媒体的电子邮件里阐述的。该电子邮件表示谷歌要对谷歌云计算的一些部门进行机构重组。

于此同时,邮件还以大公司一贯的口气表示,谷歌已经通知了少数员工,他们的职位将被取消。谷歌正在与公司的其他部门和团队合作,希望可以帮助这些被裁的人在内部找到新的岗位。
在裁员消息传出来之前,谷歌的云计算部门公布了2019年的销售额是89亿,比2018年增长57%,更是2017年的两倍。但是这些数据和亚马逊以及微软比起来,就微不足道了。
虽然说在北美市场谷歌是排名第三的云计算公司,在全球到底是第三还是第四有不同的说法。但是和亚马逊以及微软的体量比起来,谷歌的市场占有率大概是微软的25%,亚马逊的12%。这使得第三名的谷歌和前两名完全无法比较。
我一贯对谷歌的看法是,谷歌云没有前途。我的理由也很简单。亚马逊的云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同时支持内部和外部客户而设计的,外部客户和内部客户是同样的体验。
微软的云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并非这样。但是在Satya上台以后,微软其他部门私自建数据中心的请求都被拒绝,所有的数据中心都要迁移到Azure上去。 到目前为止大部分部门包括office以及dynamics都已经运行在Azure下了。
即便是国内的云厂商阿里巴巴和腾讯云,前者一直以来虽然集团和云计算部门斗争得厉害,但是高层的态度是一切都要上云。后者则至少从公司层面宣布了一切机器未来都要运行在云上。
相比较上述云厂商的态度,国外厂商在战略和执行层面都很清晰,国内欠缺的是执行层面。谷歌云在谷歌内部并不受待见。谷歌内部大量的部门排斥使用谷歌云的产品。而谷歌高层也从未做出过未来谷歌的业务都要跑在谷歌云上的战略部署。

说一句不客气的话,自己都不用自己的产品,凭什么指望其他客户去使用呢?所以谷歌云的失败,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必然。

虽然说谷歌进入云计算市场并不算晚,AppEngine这样的东西更是2008年就推出了。但是一开始对云计算市场就比较傲慢,比如说坚持不做虚拟机,它的compute engine要等到12年以后才推出,晚了不知道多少年。而后来谷歌试图通过人工智能和TPU来拉动其云计算业务,依旧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善。
最近谷歌的最大举动是挖了Oracle的印度高管Thomas来领导谷歌云,这位印度高管的思路应该是往企业业务发展。但是谷歌这个互联网广告公司,能不能在水很深的企业业务里有所突破,我觉得也没戏。
总而言之,谷歌做不好云,不是谷歌云不努力,而是谷歌高层不给力。谷歌内部的强势部门不愿意自己做小白鼠帮助谷歌改善云产品体验,其他客户又凭什么去买谷歌云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