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恩施辞职县委书记陈行

妈妈离开我已经很多年了,当县委书记的时候我办公室的书柜的正中间就放着我妈妈的遗像。这么多年,我妈妈就是为我的人生托底的那个人,让我在无数个岔路口走了自己想走的路。有一次,一个老板到我办公室来谈工作,走的时候留下一个普通品牌的衬衣,打开包装盒,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了一千元面值的港币,在衬衣下面的信封里这样的港币有两百张。就在这个办公室里,我拒绝过一大摞一大摞的钱,拒绝过名牌手表、还有金条,我是怎么做到的呢?除了党的教育,法律的威慑还有就是我妈妈的人生信条已经深入骨髓地影响了我,那就是做人要干干净净。妈妈常说:爱干净,穷不久。
大学毕业回到山里,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到燃化局去做安全员。上班的头一天,妈妈做了一桌子菜,在饭桌上妈妈对我说:“行甲,现在你是个工作同志了,以后一个是要勤快、二个是要干净!”这句话伴随了我的整个行政生涯。我在巴东的时候,把巴东精神确定为四个字:干净、自强。我走了三个年头了,这四个字依然挂在巴东县政府的大楼上。
妈妈给我上的人生第二课是悲悯。
小时候村子里有潘伯伯、王伯娘这样一家。他们有七个孩子,记忆中村子里就是很不待见这一家。潘伯伯总是佝偻着腰、拿着个烟袋,走到哪儿咳到哪儿、吐到哪儿,王伯娘似乎永远没梳过头,总是蓬头垢面,就是这样一家人。
他经常会到我们家来借盐吃,我很少看到他们还过,大概因为面子的缘故,他们时常换不同的孩子来借,但是我妈妈从来没有让他们空手回去过,少不更事的我曾经问过妈妈:他们总说借,总不还,为什么还要给他们借呢?记得当时妈妈非常生气,拉下脸呵斥我:人不到活不下去的地步,怎么会借盐吃,如果我们不借,他们就没地方借了!以后不许你说这种话!
还有一次深夜,王伯娘又跑到我们家来哭诉,说他们家三女儿有人上门提亲了,可是没有一件穿得出去的衣服,那天晚上我亲眼看见我的妈妈把她出嫁的时候穿的一件白色带暗红格子的“的确良”衣服送给了王伯娘家三女儿。现在回想起来,妈妈虽然也穷,但是她就像那个村里的菩萨,她在用她不大的力量小心翼翼地呵护着那些比她更弱的人活着的尊严。
妈妈的言传身教刻在我的血液里,无论是当书记还是做公益,我始终像妈妈一样对待弱者。
妈妈走后很多年我都难以释怀,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只要我像妈妈那样干净、善良地活着,我还在,我的妈妈就还在呀!
如果说,我的妈妈像一根火柴,她发出的微光照亮过那个山村,我愿意做一根蜡烛,燃烧自己去照亮那些弱势者前行的路程!
我现在是一名公益人,公益是一个照亮社会的事业,我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更多的你们能够加入公益的队伍,我们一起像一束束火把去照亮更美好的中国
——来源:我是演说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