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持续至今,仙贝君作为身在日本的旅游媒体,也跟进了不少好人好事。别的不提,单就这一次中国战疫过程中邻居释出的善意,我觉得没什么好挑刺儿的,是真心想说一句谢谢。
不过,咱自己人能少出点幺蛾子吗?
奇文共赏之,再让我们来看看全文——
来看看这说的是什么话?
我们作为接受捐助接受善意的一方,为什么要拿这些祝福的话语去做选择题?
这二者是什么对与错,黑与白的二选一吗?
我们击鼓其镗,踊跃用兵;邻人载酒回车,留诗以慰。同样寓意着加油,祝福,支持的话语,用文雅而有深远含义的诗句来表达,戳到您哪条肺管子了?
是的,没错,“中国加油!”“湖北加油!”“武汉加油!” 这样的援声四起,更加直接、有力,更能显露出每一颗爱国心最迫切的愿望,这是我们直白而发自内心的呼声,不需妄自菲薄。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同样出自中华灿烂文化的历史一笔,是传承深远的美好寓意,雅俗共赏,又有何不可?难道古今诗人文豪留下的珠玑,在你的眼里只是“文艺心”激动了起来?难道在它们产生的时代背景下,就没有“让中国社会各个阶层醍醐灌顶的力量”?
更何况,这只是点亮人性温暖的一首背景音乐,那贴着诗句的,可不是什么告示牌,不是一篇轻飘飘的评论文,而是一箱箱救援物资,装载着友爱和希望的亟需品!
这如果是真的,让人情何以堪。日本人也是本着人道主义援助捐物资。他们当然也可以像老大哥那样扔下一飞机183立方米的物资拍拍屁股就走人,但是多写上几笔源自中国的古诗词,目的难道不是想要在细节处给人些许温暖吗?细节细节,我们平时讲日本社会环境是已经提烂了这个词,这是日本人的性格所致,难道特地加上这样几句,是为了让谁来讥讽一个高低贵贱,拉一踩一,打着官腔带节奏的吗?
如今情势并不容乐观,说句国难也不为过,国难当前,你这是挑事儿啊!
当然还有这位——
不论是龙应台发布的恶臭酸文,还是长江日报所谓反击的唱高调,都让人觉得如此狭隘。如果当初写下美好诗文,真心祝愿的捐赠者看到诗句也能让这些同胞们互相攻击,以此否彼,还附赠一句“写诗是野蛮的”,不知作何感想!
而将武汉疫区比作纳粹的奥斯维辛”,这波操作更是让人目瞪口呆,竟一时分不清这到底是蠢还是坏。
而另一方面,也有一些日本朋友还在绞尽脑汁的在诗文上做文章,不管你们怎么想,在看到这新增的四句时,仙贝君我是眼眶一热的。
对这些诗句,和这些捐赠的事迹,日本网友也不是没有发表看法。
这样以一句诗而引出千年前典故的交流,能写出这个的人真的很有文化内涵啊。
日本和中国不仅文字上相通,思想和哲学也有共同点。而且(通过这件事)更加认识到我们两国有着共通的历史,这些历史经验和典故可以成为沟通的桥梁。这样的邻居,果然值得珍惜啊!
美妙的诗句和美好的故事。如果能和中国人互通书信就好了。
我们和中国人一样是汉字的使用者,一定有聊得来的地方。
希望(中国)加油,不要输给病毒啊!
话说回来这件事真是纯粹又美好,让人感动。
又选了一首美丽的诗文呢,好感动。
说真的,比起和歌和俳句我更喜欢汉诗。像李白啊杜甫啊,都是有着高洁和热情的人啊。
如果说日本是以“萌”为情绪的基础的话,唐汉就是“燃”的感觉。真是成熟的世界观。
(萌和燃在日语中发音一样)
虽然形式不同,但我想这是震灾时(对中国援助)的报恩。绝不能以怨报德,老百姓是无罪的。
·
·
·
而中国网友当然也有明辨是非的朋友。
其实,不论背后的原因和目的,困难的时候,对方伸出了援手,解决了我们一部分的燃眉之急,就仅仅是这一点,我认为就应该心怀感激。
更何况,日本现在的情况并不是高枕无忧,也并不是手有盈余,国内同样有疫情在扩散,有医院在为物资而紧张;商场药店同样买不到口罩,同样有国民因为疫情,或者因为即将到来的花粉季而感到忧心忡忡。
他们的旅游业,同样因为疫情而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有多少店家为了应对每年最火爆的春节爆买而大量进货,却面临着中国游客大幅减少而造成的亏损。即使如此,他们还是对我们一句句的喊着加油,会好起来的。
日本松山芭蕾舞团为驰援武汉进行了一场特别演出,
演出中全体表演者一同高唱了中国国歌,
并在最后放声高喊:
我们爱中国,武汉加油,中国加油,人类加油!
有言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为读书人”,明明是友谊与和平的携手并肩,为何能挑起有些人心底的黑暗?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在这里,仙贝君也想要回复几句给赠与我们温情的日本友人。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诗经·卫风·木瓜》
明月好同三径夜,绿杨宜作两家春。
——白居易《欲与元八卜邻先有是赠》
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
——刘长卿《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
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
——张九龄《送韦城李少府》
感谢邻居不辞山路远,踏雪也相过的情谊,也希望我们早日战胜疫情,趁着彼岸樱花未落,一笑相逢。正所谓——
若待上林花似锦,
出门俱是看花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