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今天情人节,聊聊红楼梦里的爱情。
有个问题,困扰过很多男人:女朋友或老婆生气了,怎么哄?尤其玻璃心还生了大气那种。别说偶像剧哦,咱聊的可是正经话题。
红楼梦里有现成的答案。
起因是这样的:
那一天,林黛玉去怡红院找宝玉,远远看见宝钗先到一步。稍后,她按响了门铃。宝玉的丫鬟晴雯在里面答话:
“都睡下了,明儿再来吧。”
什么?都睡下了???黛玉不死心,又高声说道“是我,还不开么?”。
晴雯不是省油的灯,说“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
那一刻,大观园上空有玻璃断裂的声音。
我不瞎也不聋,明明看见宝钗刚进去的,还能听到里面宝玉、宝钗的笑声,为啥不让我进去?……哦,明白了,我出局了。
所有的自卑突然袭来。
林妹妹开启了自怜自伤模式:宝钗有母亲有哥哥,家里还有商贸公司,我什么都没有,寄人篱下,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我太可怜了……
如果你不能理解,可以想象一下,你男朋友跟一个有暧昧的、比你优秀的女人在屋里说说笑笑,还把你关在门外,什么感觉?
想不想一把火烧了他们的口罩。
为了渲染林妹妹的伤心,曹雪芹竟然在这里写了两首诗,“花魂默默无情绪,鸟梦痴痴何处惊”,“呜咽一声犹未了,落花满地鸟惊飞”。
连身边的花鸟都伤心了,是什么级别的悲伤?
没错。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杜甫级别。
但是曹雪芹觉得这样还不够,还要再酝酿一晚上,让林妹妹的伤心达到峰值,去哭,去咳血,去葬花,去写“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去写“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总之,一千个千古伤心人也没有林妹妹伤心。
女朋友生这样的气,能哄好吗?
贾宝玉敲了敲黑板:
能。
02
怎么哄呢?
直接说,“你听我解释”?那肯定是“我不听我不听”。
贾宝玉不愧是胭脂堆里混的,对林妹妹开始了各种套路。
第一步,制造悬念,争取说话机会。
女朋友生这等大气,通常是拒绝沟通的,林黛玉就是,看见宝玉过来,扭头就走。
宝玉大叫一声:
“你且站住……我只说一句话,从今后撂开手。”
意思相当于分手赠言,必须得听啊。林妹妹就站住了,请开始你的表演。
宝玉马上嬉皮笑脸:
“两句话,说了你听不听?”
这叫试探情绪。女朋友真生气还是假生气,很多时候不好分辨,需要试探,林黛玉见宝玉一点不严肃,“回头就走”。
说明这次真生气了。
好办,再扔一个悬念。宝玉故作深沉,又说:
“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嗯?有玄机啊,这是要从头说起的节奏。林黛玉听了,决定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站住问:
“当初怎么样?今日又怎么样?”
看见没,主动权在转移。从开始的拒绝沟通,宝玉只用了三两句话,就争取到了说话机会。
03
接下来就是说什么的问题。
一般人到这里,通常会问女朋友为什么生气呀,我不是故意的等等......然后开始陷入解释的泥潭。可是对方在气头上,眼见耳闻都是你的错,若是想要解释,早主动来质问了。
不主动问,是懒得听你解释。
况且,黛玉被关在门外这事,宝玉压根一点都不知道,也无从解释。
于是,宝玉的第二步是:只示好,不解释。
对着黛玉,就是一顿掏心掏肺:自从你来,都是我陪你玩。我最心爱的东西,你要就给你。你爱吃的,我都派人给你送去,丫鬟们能想到的,我也能想到,丫鬟们想不到的,我还能想到,整个府里,就咱俩最好......
示完好,话锋一转:没想到你眼里没我,“倒把外四路的什么宝姐姐、凤姐姐放在心坎上。”
这句话看似很普通,看书时容易一晃而过,其实水平极高。
“外四路”就是外人。他这是一颗定心丸,告诉黛玉,咱俩是青梅竹马,宝姐姐和凤姐是外人,跟你没法比。
可是,各位发现问题没有?宝玉虽不知道黛玉生气的具体原因,也容易猜到跟宝钗有关,怎么凤姐躺枪了?
这就是水平。
扯上凤姐,是一颗烟雾弹,一个对标:凤姐是我嫂子,在我眼里,宝钗跟凤姐是一样的,只是亲戚,不是别的——你别瞎想。
光说这些够吗?
当然不够。身为贾府第一作系女孩,林妹妹哪有这么好哄。宝玉不给黛玉说话的机会,紧接着又说出一句话:
“我又没个亲兄弟亲姊妹——虽然有两个,你难道不知道是和我隔母的?”
意思是,我也和你一样是独出,孤苦伶仃。
你听听。宝玉扯起谎来,草稿都不打的。他是贾府的太阳,宇宙中心,这会怎么就孤独了?就算忽略赵姨娘生的弟弟贾环,他还有亲姐姐元春呢,贵妃光环,谁比得了。
套路,赤裸裸的套路。
重点来了,黛玉偏就吃这一套。
哦。原来你的心里只我没有她,原来你也跟我一样,宝宝心里苦。
这就是第三步:拉近距离。
白居易的《琵琶行》,琵琶女为啥愿意“莫辞更坐弹一曲”,因为老白也说了同样的话:
“同是天涯沦落人。”
真的,跟生气的女人,能讲感情就别讲道理,只要不是原则问题,事实都不重要。
宝玉这些话,句句说到黛玉心里。
书上写道:
“黛玉耳内听了这话,眼内见了这形景……不觉滴下泪来,低头不语。”
感动哭了。
04
火候已足,宝玉开始最后一个环节:表态。
要是哪里做错了,我改还不行吗?你骂我两句打我两下都行,别不理我呀,然后又是各种死不瞑目,山盟海誓啥的。
一番话下来,林妹妹“不觉将昨晚的事都忘在九霄云外了。”
不仅忘了,居然还主动替宝玉找原因。为啥昨晚没给我开门,“想必是你的丫头们懒得动,丧声歪气也是有的。”
都是别人的错,误会,误会。

至此,一场教科书级别的哄女孩教程完美结束。
最后提一句,很多人看红楼,对宝玉和黛玉误解最多。比如,让一个男人在大观园选一个女孩做老婆会选谁?有选史湘云的,有选宝钗的,有选探春的,选林妹妹的很少。
为啥?太难伺候。
其实不是的。不能光看到人家缺点,看不到优点,林黛玉的爱情观是最纯粹的。
如果按西方婚礼仪式,当神父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穷或富有、患病或残疾,你都愿意吗?
大观园众裙钗,其他人不敢说,林黛玉无疑是最敢说 I Do的一位。
贾宝玉也不是三流影视剧里那类情种,又呆又笨,苦哈哈贱兮兮,卑微得不真实,而是很有情调的一个少年。
前面哄黛玉的操作,既是套路,也是真情流露,林妹妹的脾气他太了解了。
两天不到,黛玉的小性子又发作了,宝钗当着众人的面,让宝玉去陪林黛玉。
宝玉怎么回答呢?
“理她呢,过一会就好了。”

THE END.
宝玉说过:点“在看”,不单身。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