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动物双城记的第93篇文章
在过去的很多天里,根据各方面的信息,大家都在焦虑地猜测到底有多少医务人员感染、多少医护牺牲,尤其是在湖北。
今天下午,国家卫健委终于在1月20日之后,第一次公布了医务的感染数据:
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医务人员确诊病例1716例,占全国确诊病例的3.8%,6人牺牲。
为什么这么多医务人员被感染?理论上来说,有专业敏感度的医生和护士是最知道怎么对病毒进行预防和防护的。
我觉得原因有三:
原因一、病毒传染初期没能尽早预警,预警的几位医生还受到公安系统、医院领导和监察科的言论管控,由此造成早期医院内医护感染严重。
2月7日,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发表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的团队论文“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38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文章统计了2020年1月1日至1月28日收治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138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回顾性临床数据,发现 41%(57例)为院内感染,其中29%(40例)为医护人员、12.3%(17例)为住院患者。
最早的医护感染要追溯到2019年12月27日。
昨天看到中国青年报在武汉的记者记录李文亮医生在被训诫后,还在设法委婉提醒自己的同事。心里再次叹息,如果一开始,12月31日,这些一线的专业意见能够得到尊重而不是压制,情况会多么不一样。
原因二、这个病毒极其狡猾,传播途径多样。长期和患者接触的医务人员,稍不留意就会中招。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卫健委第二批专家组成员王广发在武汉被感染后,曾发微博分析自己的感染原因,可能是没戴护目镜,导致了结膜感染
原因三也是最重要的、武汉一线防护物资黑洞之谜。只有破解了这个迷局,才能改变武汉大量一线医生和护士仍然缺乏防护物资,几近裸奔的现状。
先来看物资供应,如果单从发改委和海关的进口数据来看,通过全国调度,物资供给量应该是足够给武汉一线4万医务人员使用的。

再来看日均物资需求,根据《财经》昨天的报道《上千名被感染的武汉医护,如何扛过最艰难的一个月》,“在1月31日获得的内部专报指出,武汉市日均N95口罩需求量6万个左右,但获得的日均调拨不到3万个,缺口一半多,医用防护服更甚,日均需求3万套左右,调拨供给仅几千套
这意味着,当时防护物资供应已如崩断的弦,防护不足的医护人员被置于高浓度的病毒环境中。
“我们向院方领导反映防护服时效性的问题,被告知没有商量的余地。社会上有很多帖子提到武汉有不少病人高度疑似(新冠病毒感染)但无法就医的问题,从医护人员的角度来说,我们真的尽力了,直到今天。”上述武汉一家定点医院的医生告诉《财经》记者。

最后再来看在理论的物资供给充足,和日均发放的现实不足之间,每日由武汉红十字会公布的武汉疫情指挥部发放捐赠物资清单
微博网友@渥丹 根据官方在@博爱江城 微博公布的数据统计:
1. 截至2月10日,武汉红十字会收到了1500万只口罩,仅发放了170万只口罩,占比11%,详细的数据分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8030245661616366&wfr=spider&for=pc
物资接收和发放一览表
2. 以2月11日单日为例,共发放n95和医用口罩360,864个,其中发放给医院之外的机构(各级指挥部和管委会)290,604个(80.53%);一线医院 70,260个 (19.47%)
数据来源(武汉红十字会官网):http://www.wuhanrc.org.cn/info/1204/2753.htm
以下为根据官网数据,网友做的n95和医用口罩发放统计:
简而言之,捐赠物资中,绝大部分(80.53%) 的n95和医用口罩被发放给各级指挥部及行政部门,用途未公开;剩余部分(19.47%) 则发放给各定点医院及方舱医院
而根据武汉红十字会每天公布的发放清单来看,这样的每日物资发放构成比例,并不是某一天才有的孤例。
在微博上,比比皆是实名认证过的一线医生、护士悲壮的物资呼救、求援。就连,湖北省卫健委也替各家医院发微信求援物资,汇总了金银滩医院、武汉中心医院、武汉第一医院、同济医院、武汉儿童医院等多家医院。
李医生生前所在武汉中心医院多名一线医生、护士在微博求助物资。

封城近二十天,武汉物资缺乏仍在,黑洞之谜仍未破解。
为了让物资能够到达最需要的一线医生和护士手中,希望相关部门能如实公布一下数据:
第一,武汉一线的物资缺口到底有多大,情况到底有多糟糕?
在此基础上,动态更新库存物资的数量、一线医院每日物资需求量及缺口、每日发放物资清单标准、每日作为行政部门的指挥部和管委会领取大量医用防护服和n95口罩的原因,保证足够的信息透明。
毕竟,只有信息透明,而不是微博精选评论,能够救命。
第二,疫情指挥部到底有没有优先保障医务物资的方案?除了每日的捐赠物资发放,还有什么其他渠道发放防护物资给医院?
在全国联动的基础上,应优先解决包括各地援鄂医疗队在内,四万一线医务人员的物资问题;在物资不足的情况下,医用防护服、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口罩请优先供应医院,而不是行政机构
实名认证过的武汉中心医院护士微博截图。
同时,也希望记者和公众能够共同关注每日的物资发放和一线医护物资难题,共同破解武汉物资黑洞之谜。
我仍然相信,舆论和公众监督的能量。

在之前的《不敢死的中国医生》这篇文章中,我写过:
不要在遇到重大灾难之时,才高光这些逆行者。
也不要在重大灾难之时,过度神化他们,去宣传 “ 不计酬劳,无论生死”。
在我们庆幸自己拥有义无反顾的中国医生,不会在疫情和大难来临之时先考虑自保或罢工的同时,我们至少要保证,这些和病毒拼命的医生,披着盔甲上阵,而不是赤身肉搏。
而武汉的一线医务物资黑洞,到底卡在哪一个节点,有一些端倪但细节不得而知;这是最应该优先解决的危机和困局。
而再次想强调的是,在物资确实不足的情况下,应该先保障医院,而不是行政部门。
毕竟,只有更多的医务人员保持健康和战斗力,更多患者才有恢复健康的希望。

About us

松鼠+猫姐
前媒体人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一个美国求学多年,现居北京
一个北京飘荡多年,现居悉尼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