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血压的认识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19世纪末的时候,我们才真正掌握了无创血压测量技术。19世纪末,意大利著名的物理学家伽利略在这方面贡献很大。1896年,意大利医生里瓦罗基创造了袖带血压计。后来的沙俄时期,外科医生柯洛特柯夫用听诊器听到了柯氏音,基本才建立了我们至今仍然在使用的血压的概念。
有了血压的检测以后发现,血压170、160 mmHg以上的人群死亡率特别高,因此开始重视诊断高血压临界值的问题。以美国为例,收缩压的诊断标准从一开始的170或160 mmHg,逐渐到140再到130 mmHg。中国从1999年的第一部高血压指南才开始采用国际上通用的140/90 mmHg的标准。20年来,中国高血压的定义没有改变,但是高血压目标值趋于越来越严格。“健康中国2030”提出到2030年血压的达标率要达到50%,要在短短的时间内达到这个目标,单片复方制剂(SPC)的大力推广就尤为重要。
高血压指南指出,必须要结合其他危险因素、靶器官损害以及合并症进行心血管风险分层,根据评估结果指导临床用药。
RAS阻滞剂联合利尿剂是一种主要的治疗方案,对于那些盐敏感的、超重的、心功能不好的患者是优选。在早期,高血压合并CKD(慢性肾脏病)的患者肾脏是高滤过状态,压力很高,肾脏有微量白蛋白尿漏出,RAS阻滞剂可以扩张动脉,利尿剂可以减少肾脏灌注,因此RAS系统阻滞剂联合利尿剂可通过降低肾流滤过压来降低尿微量白蛋白的漏出。欧洲的一些指南指出,噻嗪类利尿剂是利尿剂类药物优选。
2019年12月,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到目前已经确诊6万多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7万人。在疫情期间,高血压患者由于焦虑,活动减少的,可能容易导致血压升高。如何做好有效防治,做好自我血压管理,还是应该以指南为标准。
国内外指南指出大多数高血压患者应该进行联合治疗。现在门诊中大多数转来的患者都是单药治疗,所以高血压治疗效果不理想。不管是RAS阻滞剂联合利尿剂,还是RAS阻滞剂联合钙拮抗剂都是联合治疗的推荐方案。另外,对高血压患者排钠是非常必要的基本手段,高血压患者使用利尿剂进行治疗,从而减少血容量,降低血压。所以,凡是有排钠功能的药物对高血压都有好处。综上,大部分患者应该使用利尿剂,将利尿剂与RAS系统阻滞剂联合起来作为基本的治疗方案,这是我们在今后的治疗当中应该下苦功夫的地方。
识别上方二维码
选择“视频回放
观看第一期百家有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