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随着疫情蔓延,春节前出国前往新加坡的湖北人挂念至亲,但是航空公司纷纷停飞,他们的回家之路几经周折后出现转机
_
《财经》一线报道: 海外滞留旅客由中国包机抵达武汉现场
文 |《财经》记者 周源 陈潇潇
编辑 | 施智梁
“武汉疫情再严重,我们也要回来。”滞留在新加坡的潘胜利说。
新加坡地处热带,长年受赤道低压带控制,平均温度在23至34℃之间,湿度介于65%到90%之间。温暖的新加坡历来是中国旅客的旅游地。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下称“新冠肺炎”)打破了所有人的度假梦。
1月23日,武汉宣布关闭离汉通道。收到消息后,拥有武汉-新加坡直飞航线的酷航暂停了该航线。随着事态的进展,新加坡多家航空公司取消了往返中国大陆的航班。
滞留在新加坡的湖北人比较焦急。蒋娟告诉《财经》记者,家里至亲正在武汉医院奋战,现在一门心思想赶回武汉。
停飞多日后,事情出现了转机。2月5日,东航根据外交部、中国民航局的部署安排,派出一架空载的A330-200型飞机,从上海飞往新加坡樟宜机场,接滞留在当地的147名湖北籍旅客直飞武汉,最后空载回上海。做了二级防护的机组人员下机后将隔离三天。
本着自愿购票的原则,滞留在新加坡、暂无发烧等症状的湖北籍旅客可以在购票后搭乘这班飞机。对于原想去南京与女儿团聚的伍仁来说,由于是湖北签发的护照,没有其他航班能带她回南京,她也只能选择这班飞机回武汉。
除了东航外,国航、南航、厦门航空、春秋航空分别派出包机赴日本、泰国,马来西亚等地接回湖北籍旅客。中国民航局运输司司长于彪表示,自疫情发生以来,民航局已经组织12架次加班包机,运回滞留海外的湖北籍旅客1500多名。
虽然2020年湖北出境人数尚无权威数据公布,但是2019年春节期间仅武汉边检站共查验出入境人员6.59万人次,较2018年春节期间增长14%。从武汉天河机场口岸出境目的地排在前5位的国家和地区依次是泰国、日本、马来西亚、越南、香港。
一场湖北籍旅客的回家旅就此展开。
航班取消,使馆包机

湖北人的新加坡美好旅途中断于1月23日,湖北人的艰难回家路开始于1月23日。
1月23日凌晨,武汉市政府宣布,自1月23日10时起,武汉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一纸通告下,天不怕地不怕的武汉人开始慌了,在新加坡度假的蒋娟再也没有游玩兴致。环球影城、圣淘沙、牛车水都不及在武汉医院奋战的亲人重要。
无心游玩的蒋娟带着女儿在酒店内不停刷着国内新闻,了解武汉最新的情况。同时坚持每天测量三次体温。
疫情彻底公开后,湖北人回家之路就变得困难。
新加坡宣布,自2020年1月31日23点59分起,所有在过去14天内到访中国大陆的新旅客,将不允许入境新加坡或在新加坡转机。
没有了从中国大陆过来的旅客,新加坡的航空公司开始取消往返中国大陆的航班。
拥有新加坡-武汉直飞航线的酷航,在1月23日停飞了该航线。酷航是新加坡航空公司旗下的廉价航空公司。
1月31日,新加坡航空及胜安航空宣布,自2020年2月起,取消部分中国大陆航线航班的运营。
新加坡航空及胜安航空往返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厦门、重庆、成都的航班先后被取消。
由于湖北是这次新冠肺炎爆发的重点地区,原本要去南京的新加坡滞留旅客伍仁告诉《财经》记者,因为持有湖北签发的护照,因为无法在南京入境。
滞留在新加坡的湖北人,有的人花光了钱、有的人签证快到期了......
1月30日,中国民航局表态,民航局持续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外交部、文化和旅游部等部委以及航空公司驻外机构保持密切联系,组织协调安排航班或包机将有需要的旅客运送回国。
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开始行动,联系东航,组织包机将滞留新加坡的湖北籍旅客送回家。
2月4日,接到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电话后,潘胜利很高兴,有包机可以回家了。尽管新加坡人没有因为疫情歧视中国人,新加坡卫生局还会来电关心身体状况,但对于潘胜利来说,家才是有安全感的地方。
本着自愿购票的原则,蒋娟、潘胜利、伍仁等147名湖北籍旅客买到了2月5日回国的机票。
2月5日,新加坡,晴。在海外漂泊半个多月的湖北旅客一大早退了房,戴上口罩,蒋娟、潘胜利、伍仁开始向樟宜机场出发。
与以往值机不同,东航在新加坡机场安排了包机独立值机区域。蒋娟在值机柜台测量完体温,显示正常后,开始办票。
拿到登机牌后,经过退税柜台、移民局、安检一系列的绿色通道,蒋娟一家抵达了登记口。由于东航飞机在中午12时才能落地,蒋娟从东航新加坡地面工作人员处拿到了一份特制的热餐。
12时01分,东航MU799航班落地新加坡樟宜机场。经过登机口再度测温后,潘胜利上飞机了。
经过4个半小时飞行后,飞机落地武汉天河机场04L跑道。当飞机停稳后,所有旅客都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
18时许,机舱门缓缓打开。为了控制候机楼内的旅客密度天河机场方面要求五个一下飞机。由于带了小朋友,蒋娟排在了前面。大约半小时后,蒋娟和女儿跨出了舱门。
2月5日夜,武汉还是阴冷刺骨,但回家的蒋娟没有感到寒意。无法去南京女儿家的伍仁,最终选择回老家宜昌。
蒋娟女儿在空旷的候机楼内奔跑,她完全不明白武汉此刻正在发生什么。
东航机长的24小时

“大家好!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杨韬,和我一起执行今天任务的还有郭庆轩,顾高风,吉文渊,以及12位客舱的同事们!今天我们将一起合作,把大家带回家。
2月6日凌晨2时许,执行完东航新加坡包机任务的机长杨韬终于躺在了床上。距离他上一次躺下,已经过了近24个小时。
2月4日11时15分,想在疫情期间当网约车司机免费接送医务工作者的杨韬收到了一条微信,2月5日他需要去执行一个临时飞行任务——从武汉接滞留新加坡的旅客。
东航客舱服务部两名经理刘仕英和黄军几乎也在同一时间被告知,自己被抽中去执行新加坡接湖北籍滞留旅客的航班。
收到任务消息后,刘仕英、黄军立刻赶回家收拾行李。由于执行此次航班需要穿上防护服及事后隔离,黄军挑选了舒服宽松的衣服,并和家人告别。
除了日常打包行李外,刘仕英在自己的行李箱内还放进了当下紧缺的物资——口罩。刘仕英告诉《财经》记者,如果新加坡当地同胞买不到口罩登机的话,可以分发给有需要的旅客。
2月4日晚上20时,刘仕英、黄军等12位乘务员达到东航浦东基地待命,并领取了防护服、纸尿裤、护目镜、消毒纸巾等物资。
当常务组在浦东基地待命时,杨韬正在家中做着飞行前的准备工作。杨韬很久没有飞武汉了,为了确保航班的万无一失,杨韬反复查看武汉的飞行资料,研究天气情况。杨韬写下了20条注意事项,其中飞行安全被放在了首位。
2月5日2时30分,杨韬起床,赶往浦东机场。在航前准备会后,MU799航班的所有人员多了一项工作内容,就是如何穿脱防护服。
2月5日凌晨4时,所有机组成员上车,前往停机坪。在飞机上用完简单的早餐后,所有人都开始了自己的工作。6时39分,飞机从浦东机场起飞。
落地新加坡前的两个小时,所有机组成员都禁食禁水,为接下来12个小时做好生理上准备。
2月5日12时01分,航班落地新加坡樟宜机场。飞机停稳后,机组成员开始穿上纸尿裤、防护服,并在防护服的背面写上“武汉加油”。戴上护目镜、口罩,穿上全套装备的黄军感慨,从懂事以来,还没有穿过纸尿裤。
舱门缓缓打开,滞留新加坡已久的湖北旅客陆陆续续登机。一声声“欢迎回家”代替了以往的“欢迎登机”,这是刘仕英、黄军们给湖北同胞带来的第一份温暖。
147名湖北旅客登机完成后,防护服的刘仕英衣服已经全部湿透了。13时32分,飞机从樟宜机场起飞。
飞机落地武汉后,刘仕英、黄军开始准备下客工作。由于武汉机场控制旅客密度,一次只能下五名旅客,这次下客显得异常漫长。
历经4个小时,147名全部下飞机。进行短暂消毒后,2月5日22时27分,MU799航班从武汉起飞,飞向上海。在离开武汉管制区前,副驾驶吉文渊通过无线电喊了一句:“武汉加油”。
2月5日23时点28分,飞机落地浦东机场。穿戴近12小时后,黄军脱下了防护服,感受到了久违的舒适。
2月6日0时45分,经过消毒检疫后,杨韬等机组成员进入隔离点。一天未进食进水的杨向家人报了平安之后,填补了几口。凌晨2时,杨韬终于躺下了。
(潘胜利、蒋娟、伍仁为化名)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疫情报道
责编  |  蒋丽  lijiang@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