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2月13日),许多人都被新的疫情数据吓了一跳。人们一大早就发现,全国确诊人数已经逼近6万。
再定睛细看,新增确诊病例主要集中在湖北省,绝大部分来自武汉市。
人们被惊吓是可以理解的。
一是数字本身的确惊人;
二是在1月份就有许多国内外专业机构对疫情做出过远为悲观的评估;
三是瞒报和不作为的疑团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始终笼罩着公众。
其实,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开始,数据的透明度已经基本不再存疑。
“封城”之举表明隐讳已无必要,真实数据的冲击力反而有利于动员全社会背水一战。同时此举也传递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前期可能存在的失误将被承认和纠正,问责已经启动,同样是在昨日公布的人事变化证明了这一点。
在昨日以前,每日公布疫情数据,增长总体上比较平稳,湖北省每日以2000多的幅度增长。
病毒可不讲什么规矩,它不可能配合需要,给你一个平稳的数字。所以过去表现的平稳,其实是医疗资源受到客观限制的结果,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检测能力、病床数量和医护队伍的规模。
这也就意味着,许多被感染者,甚至包括一些重症患者,都可能受检测和收治能力的限制而没有体现在数字上。在我们前几天的一篇分析文章中,这正是担忧所在——真正的感染者数量无法得到科学的、充分的估计。
确诊人数突然爆发,反而打消了许多忧虑,让人心里更加踏实了。
理由有几个:
1、它自证了疫情的透明、公开不成问题,核心信息是可信的;
2、它表明CT影像的临床诊断在湖北省内可以作为确诊依据之后,诊断的简化、前移扎扎实实落地了,确诊不再受到试剂盒数量以及检测力量的严格限制,“肠梗阻”问题解决了。
CT影像和核酸检测的关系,简单来说就是肺炎和新冠肺炎的关系,核酸检测是病原学依据,是真正的确诊——尽管它误差非常大,但无论是什么病毒引起的肺炎,都应该被收治,以快速、便捷的CT影像检查为确诊依据也符合滴水不漏的防控要求。
3、确诊就意味着收治。有那么多人突然被确诊,逻辑上就表明收治能力成比例地增长。这是雷神山医院、火神山医院以及多个方舱医院建成和投入使用的结果,同时也得益于全国各地医疗援助队伍的到达以及纷纷就位。
4、收治,意味着交叉感染、患者群体滚动扩大的风险得到遏制,也就意味着更多人的安全有了进一步保障,有了这一点保障,社会才能真正有底。
综合以上4个因素,从昨天开始,我们可以更为宽心一点。
方舱医院里可爱的护士们和病人一起跳起了广场舞这种中国特色的大众舞蹈,尽管有点苦中作乐,但它的确明确地传递了一个积极信号。
2月10日,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内,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和患者们一起跳起了《火红萨日朗》
疫情的拐点还没有到来,这是一个科学问题,不能以人的意志和能力变化为标准,但我们可以比较自信地认为,2月13日是官方与社会合力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一个能动性上的转折点,今后的形势肯定会越来越好。
然而还不到掉以轻心的时候。
也就是在这两天,广东、武汉多地的研究表明,新冠肺炎病毒非常狡猾,它可能在我们视为关键性指标的核酸检测结果上呈现阴性,而在血液和肺泡灌洗中依然检出病毒,也就是说,它会让医生们很难确定患者是否已经完全康复。
这又给疫情的彻底消灭带来了新的考验,我们不知道那些被认为治愈的人们究竟是不是真的治愈,同时也无法绝对确定那些因身体不适而前往求医但结果是阴性的人们到底有没有被感染。
此外,病毒的狡猾还表现在“见人下菜碟”,因体质差异,有的人感染之后症状明显,有的人则症状轻微,还有相当部分的人毫无症状。真正的危险隐伏在最后一种人——病毒对他们无可奈何的人,但他们仍然具有传染性,可以感染他人。而被感染者很可能就没有那么幸运,可能表现症状,甚至危及生命。
这一点给抗疫战争带来了再严密的防治体系都难以应对的风险,所以整个社会的紧绷态度,仍然必须继续维持。
从生物学角度看,新冠病毒的毒性,总体上应该会呈现下降趋势。尽管病毒并不是一个有意识的生命体,但自然造化的规律,会让任何生物都表现出一种维持基因散播、种类存续的倾向。也就是说,从目的论的角度看,最大限度地保存自身,是所有生命体的自发选择,这是自然选择学说的核心。
如果病毒毒性太强,迅速杀死宿主,那么它自身也会被迅速杀死。比如曾经蔓延欧洲的黑死病——鼠疫,因为毒性太强,名列甲类传染病第一,它再度发作的机会就很小。过度杀孽,不符合病毒的“自身利益”。未来,新冠病毒很可能会变成一种平常的病毒,就像它的前辈流感病毒一样。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
总体而言,形势肯定是向着乐观的方向发展。这一个春节,中国人过得太不一般,一定会成为活在今天的人们最难忘的春节之一。如果仅仅是难忘,那么你还是幸运的,因为你肯定并不身在重点疫区。
趋势乐观不等于现实乐观。
在写作这篇文章之前,我们最忧心的是那些明明感染了新病毒但因为无法确诊而得不到救治的人们——主要是武汉人。
太平盛世,我们一直生活得挺好,但一场危机就可能让我们一无所有——“一无所有”这个词的分量还不够,失去物质条件可以重来,失去亲人就无法再现,而这正是过去20多天里许多武汉人的现实和悲痛。也许我们跟他们素不相识,根本不会在脑海里浮现任何一张忧愁的面孔,但我们感同身受——有一个幽灵在身边游荡而不得解脱的感受。
现在,被感染者或者疑似感染者应该基本解脱了。
但也还有很多人,迫切需要救助。
尿毒症、糖尿病、心脏病、中风、外伤、骨折、怀孕、生产……在武汉、黄冈、孝感等重点疫区,意味交通、物流阻断,以及医院基本上都被新冠肺炎“征用”,他们很难得到必要的救助。而能否得到救助,对于他们而言也是生死一线,得不到救助,他们就是被新冠肺炎所“误伤”,这样的结局更为悲凄。
请不要忽视他们,每一个都是同胞。
作者 |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李少威
排版 | GINNY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_
_
_
_
点击购买最新一期《南风窗》
在看让理性的声音传得更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