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 深度新闻
   版权 | 归属于权利人
   正文:
一个学者最大的良知是说实话。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普通民众们认识了这个叫“管轶”的专家,并让他背上了沉重的骂名。
管轶是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目前担任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
2020年1月财新网的一篇文章:《SARS专家管轶:这次我害怕了》刷爆了朋友圈。
随后武汉肺炎疫情在全国爆发。
管轶1月23日上午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指出,现在封城,实际效果存疑,因为不少人口已经流出回家过年,保守估计,武汉肺炎感染规模也要比SARS多得多。
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在谩骂管轶你是个逃兵,“胡言乱语”制造恐慌。
管轶说,“我不是逃兵,只是无能无力,悲从心来。
管轶说:我到武汉见了一些当地部门,在武汉找寻动物源头等工作。
"我吃了不少闭门羹,愿意合作的科研机构并不多。他们管理很惯性,也许认为自己更有能力。"
根据官方的介绍,管轶为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研究集中在流感和其他新发呼吸道病毒的生态、演化和发病机制。
据百度百科,管轶62年生人,78年高考,83年毕业留校任教。86年开始在协和读研,93年赴香港大学读博,方向是猪流感与禽流感的进化研究。95年赴美国交流访问,97年获得博士学位并开始从事博士后工作,2001年任香港大学微生物系助理教授,同年担任汕头大学医学院联合流感中心主任,这时候也才39岁。
2003成为港大副教授,05年成为二正教授,07年担任汕头大学微免教研室国际感染与免疫研究所主任,也不过是45岁。
管轶教授是钟南山院长最得意的学生,在2003年“非典”期间,钟南山曾经凌晨赶车去管轶楼下邀请其一同参与研讨疫情,当时正值疾病爆发期,管轶并没有推辞,而且其带领的团队也为疾病的控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管教授另一个最广为人知的成就是“成功确定了SARS冠状病毒及其活禽畜市场的传染源,帮助中央政府成功避免了2004年年初SARS的再次爆发。”他当时查到的宿主是果子狸。
据网友统计,学术方面,管轶已发表240多篇的SCI学术论文,包括:10篇science(科学)、9篇nature(自然)、3篇NEJM(新英格兰医学杂志)、10篇柳叶刀(世界权威医学杂志)、7篇nature子刊、14篇PNAS(美国科学院院报),h因子96。
他的论文被引用次数达到近30000次,2014-2018年,连续五年被国家权威机构Thomson评为“高被引科学家”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家。
 这两个是全球上百万种学术期刊的金字塔顶,能在这两杂志上发一篇文章,在国内就可以直接教授博导,国内个别985高校,至今还没一篇。
算上世界上第三个最牛的期刊Cell(细胞),以上三个合成CNS论文,以第一身份发过两篇以上CNS论文的,百年来,中国大陆总共才二十六人.
有人说,不管你能力多强,你没留下来救人,就是逃兵。
管轶是科学家,不是医生,他的任务不是去治疗病人,而是去寻找病毒的样本,研究病毒的结构和传染方式,找到能够治本的方法,彻底消灭病毒。应该说,他和医生的职责是不同的,虽然目标一样,但分工不同。
有人说,你“胡言乱语”制造恐慌。
管轶在财新文中表示,他判断此次疫情比SARS要严重,并且感染规模“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管轶是非体制内的人,说了自己真实的想法,被国人踩在了地上。
武汉肺炎的疫情撞上中国最大的人口大迁徙——春运,而武汉又是“九省通衢”的中心地,疫情呈现出喷发的态势,管轶所做出的预测,作为参考,并不是官方定论。研究人员为疫情做预测,本就无可厚非。
让我们多一些理解,多一些不同的声音,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管轶其实一直都在战斗,并没有逃离,只不过他的战场在实验室。
管轶,只不过是说了一句不爱听的真话而已。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