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女生小杭在「豆瓣广播」上以一种近似直播的方式曝露了自己家庭的生离死别。
读来字字锥心,无力感充盈着胸腔。
我内心不太愿意围观苦难,尤其是帮不上忙的时候。如果说能做一些有价值的事,那就是:每个个体记录的「苦难文本」都是对时代的控诉、对不作为的诘问。我们唯有反思、追问才有望让该负责的人付出应有的惩罚与代价。
这是我们的目标。
媒体对一桩桩个体不幸的报道,当然有助于我们抵达这个目标,但依然是有不可逾越的写作伦理与职业操守。
譬如,昨日晚间热传的爆款文章《一个武汉女生的真实日记》。截至我发稿前,数据已戮得阅读十万加、在看近七千。
这位自媒体先生做的工作很简单,把小杭从2019年12月21日到2020年2月9日的豆瓣广播内容集结成文发布。
从流程规范上来说,全文引用别人的日记,要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哪怕是一条朋友圈,也当如此。
从写作道德上来说,别人若已声明不得转载、报道,又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那就应尊重当事人的意愿。
可惜,那位自媒体先生,一条也没做到。
通过检索就可发现,小杭早已在1月31日的豆瓣广播上做出声明:

自媒体先生能把人家的日记扒个精光,却对「拒绝引用」的声明选择性失明,这叫什么?
吃人血馒头。
消费苦难。
满足大众的刻奇心理。
简直是彻彻底底的王八蛋行为。
你真以为那位自媒体先生有什么悲悯之心吗?他只不过发现了一个能快速获得流量的猎物而已。它像一只秃鹫,用尖嘴撕开猎物的伤疤,吃到打嗝。
当然,这还不是最令人愤怒的操作。
《一个武汉女生的真实日记》先是发布在那位自媒体先生的小号上,开了原创,开了赞赏,并在显著位置给自己的大号引流。
这种卑劣的行为,集齐了自媒体所有的恶,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全文几乎是小杭的日记内容,你哪来的脸标原创?
满篇都是小杭的苦难,你哪来的脸开赞赏?
大小号互转,流量左手倒右手,你到底安得什么心?
很多人都在转《一个武汉女生的真实日记》,朋友圈哀嚎一片,泪飞顿作倾盆雨。
我不忍心怪你们,因为每个人接受信息的灵敏度与范围是不一样的,或许你们没有看到小杭的「拒绝转载」声明,你们的转发只是一种面对苦难的本能。
我人微言轻,我可能难以拿出匹配《一个武汉女生的真实日记》的数据量。可我想试一试,我想告诉大家,转发的、点了在看的朋友,删掉转发、取消在看,尊重那个武汉女生的意愿,不要成为自媒体先生流量生意里的一环。
拜托各位了。
还有一件更恶心的事,我今天阅读到一篇文章《凡人李文亮医生的临终遗言》。
这依然是吃人血馒头的行为,很容易判断为「伪作」。令人不解的是,这篇「伪作」,阅读十万加、在看十万加、赞赏人数超两万。
另外,我觉得肯定也有很多网友发起了举报,那我希望微信在处理这种真正令人恶心的事情时,能比光速处理我和六神还要快。
拜托微信了。
想了想,还是附上三篇文章的链接吧,大家点进去不要关注,不要留言,直接举报就可以了。
拜托各位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