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论 
点名关注眼观世界、平心而论
百万国人订阅的深度解析号;全国时评原创前。揭示真相,解读内幕,值得关注~
版权声明:今日平说独家发布,侵权必究
导读:等了好久,国家推荐的中药汤剂终于来了。对中药,事实证明没效果的我们可以否定,但是对于经科学检验确实有效的,我们也要予以肯定。
还记得小时候我们常喝的“大锅汤”吗?在笔者小时候,每逢容易发生疫情的时节,学校都会按照防疫站的指导采购一些中药材熬制大锅汤,然后通知我们第二天带上自己的小杯子,排着队打汤,然后喝完才能进教室。这些千百年来传承的经方,在那个物质不丰富,资讯不发达,卫生条件不好的年代,发挥着中草药独特的作用。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锅汤”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枚颜色各异的小药片。不过随着中药在对抗肺炎过程中的临床数据和效果备受关注之后,“大锅汤”又回来了。目前,全国一线防控人员和医务人员已经用上了。一别二十年,甚是想念。
记得很早以前我就说过,我其实是一个理科生思维的人。念书的时候,物理化学非常好,生物地理比较好,语文一般般、历史和政治学和英语学得最差,经常不及格,谁能想呢?
人对科学的认知是有一个过程的,年轻的时候我也是一个中医黑,认为草药成分不明,不如西药成分简单干脆。认为古方药法里面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毫无道理,就连双盲实验都通不过,肯定必须淘汰。但随着年龄和知识的增长,我对中医的看法也逐渐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对中西医有几个简单的认知和变化过程,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关于有效成分。
很多人认为,西医成分简单明确直接,比中草药混合复杂成分更好。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举个例子,比如西医研究了古代治疗头疼的草药方子后,发现一味中药方子里有大多数成分都根本不对症,唯有其中的柳树皮能对症治疗一部分头疼病症。于是那个中药方子就成为了学医人眼里的笑话,大家普遍认为是中国古人无知,所以才在里面乱加东西,因为方子里面居然还有一些草药会导致严重的抑制胃酸分泌副作用,这种副作用会使得病人吃不下东西、恶心、最终导致营养不良,免疫力下降。所以西药就加大研究,最终发现柳树皮里大多数成分是无效的,产生奇效的只有一种成分。在可以通过人工合成的方式生产之后,人们开始批量销售这种西药,它就是阿司匹林。一度被封为神药。
但现在阿司匹林已经不再被允许直接服用了。因为阿司匹林会对心血管导致多种长期性的副作用,更重要的是服用纯的阿司匹林还会导致严重的胃酸分泌过多,然后有可能造成胃溃疡,并最终发展成胃癌。这时候研究者反过头来看我们之前发现的古代方子才发现,那些之前被误认为毫无意义的,甚至副作用严重的草药,恰恰是为了平衡而生。容易导致胃酸分泌过多的药物,必须搭配上抑制胃酸分泌的草药才能平衡功效,抑制副作用。因此,现在我们比较喜欢用中成药概念。也就是延续了古代中医“君臣辅佐”的平衡理念,把功效可以互相平衡的多种成分复合在一起,然后用于治疗病症。实践证明,效果很好。
第二:关于副作用。
我过去也认为,西医把副作用标明很好,中医副作用可能不明。但实际上,副作用的名单总是在越来越长,不管中西药都是有副作用标明的,且无论是中药还是西药,副作用名单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长。——不管是中药还是西药,哪怕我们给新药再多的临床试验期,也不可能排查出全面的副作用。更重要的是,药物的最大作用是治病而不是营养品。我们关注药物,应该是先看疗效,再看副作用。比如西医对肿瘤或癌症有放疗化疗等治疗手段和药物。这些治疗手段和药物本身就是相当有害的,很多病人最后并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治疗本身带来的巨大痛苦和身体损伤。但直到今天放疗化疗依然被视为一种有效的西医治疗方式,没有人会因为西医有副作用而苛责它。毕竟它是治病,不是养人。
我们对西医的副作用很宽容,但对中医我们却比较苛刻,这种双标是可悲的。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云南白药,云南白药的方子特别好,众所周知,在没有抗生素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小的刀口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感染而致命。要知道,在战争时期一盒盘尼西林几乎要等量的黄金才能换到。细菌无数不在,小伤口也会大感染。人类是在发明了抗生素之后才拥有了可以抵御细菌的武器。但是随着抗生素的滥用,越来越多的细菌产生了耐药性,所以平时小伤小病应该尽量少用抗生素。但不用,又面临小伤口大感染的风险,怎么办呢?好办,上点云南白药就好了。事实证明,非常有效。因为使用云南白药避免小伤口大感染的人数不胜数,云南白药成分副作用死亡或导致严重身体损伤的人一个都没有。但即便如此,网络上也经年累月地有人不断攻击云南白药的成分,认为其有些成分含有毒副作用,所以应该禁止销售(尽管那些毒副作用成分可能你要吃一吨云南白药才能达到中毒标准)。
如果我们要求药物没有任何副作用才能存在的话,那么中药会消失大半,西药会全部消失。

第三:关于成分差不多。
还记得“人工养殖熊胆”事件吗?这个事件当时在微博上引发了滔天巨浪,人人都恨不得灭了那家养殖熊厂。还有人说,熊胆和西医合成的熊去氧胆酸成分差不多,完全是可以替代的,而且大家都说,直接使用西药“熊去氧胆酸”还不必活取熊胆那么残忍,因此中药熊胆粉必须取缔。

然而所谓“差不多”,本身就是不科学的说法。科学是严谨的,没有差不多,只有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更何况,活熊取胆的恐怖照片根本就是偷猎人的旧照片摆拍,那叫杀熊取胆。而那些关在铁笼子里,看起来令熊熊生不如死的照片则是动物救援组织自己养的熊,并将其残忍打伤之后自己摆拍的。——真正的养殖熊厂十分干净卫生,熊身上也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小的瘘管手术而已,就是很多人类泌尿患者在治疗期间都会做的一种小手术,根本没有感染风险和疼痛指数,也不存在什么残忍画面。
不过关键我们还是看疗效。还记得非典吗?当时非典爆发后,北京也修建了专用的小汤山医院,然而当时全国各地有很多病人都出现了高烧不退、双目赤红、咳得不行,传统退烧止咳药物都没用了,结果有些医院就上了西药“熊去氧胆酸”。结果你猜怎么着?答案是不行。西药合成的熊去氧胆酸的确有一定的对症效果,但是副作用太大了,服用后的患者都出现了心悸、呕吐、退烧之后又迅速再烧等严重后果。鉴于未明的副作用太强,所以医院又都很快停止了使用该药。
结果熊厂的老板知道了这件事后,立刻抱着自己高度提纯的“黄金”熊胆粉直奔北京,向北京小汤山医院捐赠了价值50万元的熊胆粉。她担保说,自己的这个药物对各种肺炎患者都有退烧平喘的效果,强烈建议给患者使用。当时的小汤山医院也是没办法了,再加上熊胆粉本来就有这方面的功效记载和临床数据,是可以使用的传统药物,所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医生就给部分病人服用了该药物,每次剂量0.25克左右。结果你猜怎么着?结果很震撼。服用了熊胆粉的对照组患者大部分都开始退烧、减轻症状、赤红消失、咳喘平缓。中药,为抗击非典立下了汗马功劳。这可不是周小平在瞎编,因为北京小汤山医院还为此专门给熊厂老板敬赠了一枚锦旗。
我相信随着人类科学的进步,或许有一天我们能人工制造出和天然熊胆粉差不多的人工合成复合中成药代替品来,但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应该保留这些中药以备不时之需。这件事至少说明了一点,所谓成分差不多,西药合成类似成分可以完全代替中草药的说法是错误的,也是不科学的。科学没有差不多。
第四:关于双盲试验。
很多人特别崇拜双盲实验,认为双盲是西医的特有环节,所以西医比中医好。但实际上,这是谣言。很多人都造谣说西药都经过了双盲试验,而中药却都没有经过双盲试验。然而事实是,全中国的一切药物都必须经过双盲试验才能允许上市销售或者提供给医院,双盲试验是药物上市和批准使用的普通环节之一,并不是西药的上市批准和使用环节,而是所有药物的上市和批准使用环节。而且,双盲试验在中国古代早已有之,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
更重要的是,双盲实验也是可以被设计的,所以这个环节也仅仅是药物上市的一个普通环节而已。比如这一次被网络吹爆的所谓美国神药“瑞得西韦”基本上是必然扑街的药物,它名声大噪无非是因为大家盲目崇拜美国而已。此药物最初源自八角(中餐某种香料)提取物,开始是针对中东呼吸症研发的,结果扑街。但因为这个公司研发药物花了太多钱,推销药物又在各国花了不少公关经费,所以总不能丢掉它吧,于是在埃博拉病毒爆发的时候,又送去做埃博拉病毒的临床试验,结果又扑街了。
两次针对完全不同疾病的临床试验,最后只得出一个结论:“这个药物完全不对症,而且副作用极大。”从那以后,任何国家几乎都不再可能批准它用于人体实验。如今,它终于找到了一个特别的机会,利用疫情的紧急性在中国拿到了“特事特办”的绿灯,被破格批准用于临床试验。但结果,99.99%也是扑街的。你在网上看到那些什么17个小时恢复97%肺部功能之类的微信聊天截图宣传,全部都是伪造的,是亲美奴才和收黑钱做黑公关发国难财的人伪造的低劣谣言,已经被国家权威部门辟谣。——17个小时恢复97%的肺部功能?那不是神药,那叫PS。奇怪的是当地警方对这些重大谣言的态度也很奇怪,就是不去抓这种罪大恶极的造谣者,反而是去训诫了好意提醒同事的文亮医生。简直真是正事不干,光装混蛋!笔者恳请中央督查组勿必将其一查到底。
好了回到正题。
相反我们来看看中医对照组的双盲试验。国家医药局的信息大家可以看看,3天的疗程,对照组里总有效率达到90%。其中有60%的人经过影像学科学检测发现肺部改善明显,症状也明显减轻,还有30%的人服用后,症状停止加重进入平稳期。只有10%的人,效果不明显。 这就意味着“伤寒杂病论”里面的方子在双盲对照临床数据上,一副药就吊打了全世界目前所有的抗病毒西药。关键是我们这玩意还便宜,只要几十块钱一副。不像那些西药,尤其是“瑞得西韦”,简直贵到爆炸。注意!目前“瑞得西韦只是免费提供给中国病人临床试验而已,并不是免费给我们采购治疗(毕竟在美国,它得倒帖很多钱才能雇到不要命的试药人)。
这一次中医药的表现的确令人惊叹,很多中医黑和前线医生都表示,经过这一次的真实教育,他们对中医药的态度和认知也产生一些变化。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我担心中医药并不能因此而复兴,毕竟它太便宜了。那些动辄几千几万一瓶,每个月都要吃一瓶才能报名的西药永远有人夸,有人推荐,你连质疑和骂两句的权利都没有。因为药厂利润足够高,所以搞定媒体和自媒体轻松自在。但中医药那么穷,一般情况下治疗一个病人才几百几千块就彻底给弄好了,谁会帮你啊。毕竟有时候人们不是帮理的人,而是帮利的人。

我自己从一个不信中医,不看中医的理科生,慢慢转变为信中医,看中医,甚至自己研究中医的爱好者,既是一个对中医的认知过程,也是一个自我的认知过程。我以前把简单的事情想复杂了,又把复杂的事情想简单了。在西方药厂雇佣的高级写手高级文章的带节奏下,我们也很容易误入歧途。但幸好,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在不断否定自我的前提下学习和进步。中医给我带来了很多启迪,也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多好处,我是真心很感谢中医,但我也不排斥西医。比如我家宝宝夏天身上长痱子很多,家里人去开了很多各种消炎止痒药物效果都很差,孩子天天抓挠哭闹。我出差回来以后马上叫停了使用这些药水,然后自己照着本草经的思路自己搞了个简单的方子,抓50克艾草、30克金银花、10克薄荷、20克蒲公英、15克黄芪熬水给孩子泡澡,结果刚洗两天就好了,彻底好了,一个夏天没有再长。我的理解是:艾草去湿邪、金银花下火、薄荷止痒、蒲公英败毒、黄芪正气,如此经典搭配,肯定有效。——这不到5块钱的药用下去,顶得上西药几百上千元的效果。如今我家的药箱里,除非常见西药之外,还会永远备着几盒京东上买的云南白药、舒筋保健贴、草果余甘茶之类的口碑好物,平时遇见小伤口、关节痛、咳嗽之类的小毛病,轻轻松松就搞定了。
但我必须提醒大家的是,不要轻易自己在家乱开药方,是药三分毒,一定要谨慎。我自己也只是应付一些常见小症而已。对一些相对复杂的疾病,我不会在家自己瞎搞。现代医学那么发达,还是要相信科学相信医生。有什么毛病,就赶快去医院拍拍片、做做CT什么的,一目了然。我们要承认,中西医其实是各有所长的。西医的外科手术、西医对细菌的治疗经验、西医的新药研发技术、生物前沿研究等等,都值得我们去学习和尊敬。而中医的特长在于千年验方宝库多、君臣理念很先进、对症病毒疗效好、调理自身有奇效。所以,我特别不喜欢那些因为感受过中医疗效就全面否定西医的人,这种狭隘其实会害了自己也害了中医。西医不应该排斥中医,中医也不应该排斥西医,我们应该物尽其用。
如今我是一个相信中西医结合疗效好的人,也是一个相信中西医最终将殊途同归的人。中医的宝贵验方和君臣理念应该得到尊重和科学的认可,西医的先进技术手段我们也可以借鉴和完善。毕竟天生万物以养人,人创千法以治世嘛。对于病毒其实是不会有什么特效药出现的,不管是李兰娟院士筛选的苏联老药、还是美国药厂被吹过头的“瑞得西韦”,本身也不是杀病毒的特效药,依然还是对症的抑制药物。最终战胜病毒,主要还是只能依靠人类自身的免疫力和抵抗力,所以擅长这一块的中医药注定会唱主角。
一个令人遗憾的消息是,从药物单上看,部分不幸去世的一些感染者只接受激素和西药治疗,没有来得及用上源自“伤寒杂病论”的国家推荐清肺排毒汤剂和“肺炎一号”中成药。2月6日晚,国家中药管理局正式下发通知:“鉴于各省试点医院临床数据显示,“清肺排毒汤”总有效率达到90%,推荐该药方从今日起在各大对抗新冠病毒的一线医院使用,我们总算盼来了这一天。
笔者只希望在中西医结合的对症治疗下,能有更多患者的生命得到挽救。

更多精彩
点击下方
了解更多
我们每周二和周五推送深度评论文章。原创文章不易、笔耕辛苦,希望大家能帮忙多转发身边人关注这个我们这个正能量解读平台。谢谢大家~本平台合作联系人从本月起变更。联系邮件:825452433@qq.com 也可直接联系QQ:825452433 此QQ和邮件为唯一联系方式。
近期10w+热文回放

今日平说 | 独家原创 侵权必究 转载需注明 

来自公众号:今日平说(zg520194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