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爆发至今已经快一个月了,
口罩的产能不足、库存不足,
即使到今天,
口罩依然还是一罩难求。
尤其在农村地区,
很多老人消息闭塞,
等到他们也意识到了疫情的严重时,
想带上一个口罩,却很难实现。
在一辆列车上,一位老人没有带口罩,
动车乘警过来询问,
这位老人一直在用衣服捂着嘴巴,
老人坦言自己之所以不戴口罩,
是因为自己买不到,随后老人崩溃大哭。
可在恐怖的疫情袭击下,
其实还有许多老人因买不到口罩急哭了。
在这种时刻,
网络上流传几张老人的“口罩”照片刷爆网络,
虽说是“口罩”,却不是口罩。
一对老年夫妇在一家门诊前徘徊,
他们脸上戴着竟然用柚子皮替代口罩。
奇葩的口罩,不只是他们有,
这位老人奔走多次药店,
仍旧买不到一只口罩后,
无奈下自制了“橙子皮口罩”,
然后前往医院,
如果可以,
谁又愿意戴着奇怪的口罩前往医院呢。
还有一名老大爷,因村子没有买口罩的渠道,
他就用用过的泡面盒当口罩,
老大爷以为这样可以隔离病毒,
殊不知这不过是让呼吸不顺畅而已。
这些照片看似搞笑,很硬核,
但是越看,就越让人感到鼻酸,
疫情之下,隐藏了太多的老人们的辛酸。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
让许多人陷入生活的另一个困境,
让我们见识到真正的“众生皆不易”。
大街上一流浪汉大爷,
看到来往的行人都戴着口罩,
没有口罩的他,
只能从垃圾箱捡来别人丢掉的口罩套上,
简短的几句描述,
却让人不仅心头一酸。
口罩紧缺,一度被哄抬价格,
一位老爷爷带着仅有的十块钱,
问药店能不能拆下三个口罩卖给他,
却被药店拒绝了。
大过年,推着小车,戴着口罩,
在人烟稀少的大街上,
卖着一元一个的糖葫芦。
这里每个村已经被封,
老爷爷想要卖出去这一车糖葫芦,
谈何容易,
可能待上一天都买不出去一根。
这可能是老爷爷一天的收入,
如果可以,谁又愿意在这样的形式下,
冒着生命危险在大街上叫卖。
可如果不卖,
他的生活难以继续,
投入下去的买食材的钱,
也全都打了水漂。
一场疫情,苦了太多底层老百姓。
微博话题#新型肺炎对底层人民的影响#,
道出了无数人生活的心酸。
一年到头辛劳耕种的果农,
就盼望着春节期间,
能靠着这些橙子挣点银子养家糊口,
可封城之后,
橙子运输不出去,没人采购,
10万斤的橙子只能放在家里,
等到天气回暖,这些橙子也只能作废了。
我们能看到的只是一个个冰冷的数字,
我们看不到背后那些一个个被击垮的底层人民。
瓜农也难逃这一劫,
大一片的枣子园,还没得及摘下来新鲜卖出,
只能被农民含泪将树枝砍下来。
他们这一年的忙碌和辛劳,
到头来亏得血本无归。
春节本是草莓的旺季,
可今年,它们卖不出去的草莓,
只能眼睁睁看着烂在棚子里。
被影响的,
还有一群在疫情之下挣扎的养殖户,
武汉交通关闭后,
蛋卖不出去,就连饲料也买不到,
三亿只鸡面临着被饿死的风险。
特殊时期,
很多活禽都不让出现在市面上,
这给了无数养殖户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和压力,
为了控制成本,减少损失,
被迫无奈的养殖户,活埋了10万只鸡苗。
可养殖户没有方法,
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被埋。
数亿只鸡的背后,
藏着无数养殖户的泪与心酸。
这样的遭遇,
影响着全国上上下下无数的百姓,
每个用力生活的人,
难逃过这一场灾难。
一场疫情,让生活的压力大过于肺炎的焦虑。
无人的街道,丈夫每天跑的士,
连基本的租金都赚不回来,
家里还有一大堆的费用等着开支,
心有余而力不足。
车贷、房贷、孩子上学的费用,各种开支,

成年人需要承担的很多,
可现在他们要双倍承担。
人间实苦,每一个个体的悲欢,
在整个民族面对的灾难来说,
太过渺小,太过微不足道。
微博上一句评论:
在家宅着,不考虑物价,
不想工资发不发,已经是件很幸福的事了。
宅闲在家,在拼命生活人眼里,
或许都是不敢妄求的奢侈品。
疫情之下,
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独善其身。
但也就是在这种艰难的时刻,
仍然有很多本来就很艰辛的人,
默默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武汉市民张驰,
家在华南海鲜市场一公里外,
疫情刚开始时,他就感到身体不适,
随后去医院做了CT,
去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确诊,
可是发烧却反反复复,
他不敢回家,
怕万一真的是新型肺炎,
传染家里的老人小孩,
酒店要测体温,他住不了,
临近半夜还在街头无处可去。
他说:
“把我关起来都可以,
我不知道还能去哪里。”
疫情刚开始时,
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个“张驰”,
他们害怕连累别人,
只好孤独地把自己隔离起来,
这些善良的人一定会没事的。
昨天看了一条新闻,
说是河南有个村子捐了10万斤大葱,
国难当前,
这种好事其实并不少见,
可让人感动的是,
这个村子是国家级贫困县的村子,
因为特殊时期联系不到刨葱机,
300多个村民在地里硬生生地用手拔了三天。
做好事不论大小,
这点大葱可能在别人眼里不算什么,
可这已经是他们能拿出的最好的东西了。
在云南的一个寨子里,
也发生了类似的事,
他们捐了22吨香蕉给武汉疫区。
他们寨子里有一半人都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
摘完香蕉之后就用摩托车队运下山,
接力运送到湖北,
运送的司机们也是志愿者。
其中有一个开了1800公里的司机说,
他挺身而出的原因是父亲曾在武汉服役。
这些人做的一点点事情,
夹在几亿几十亿的捐赠里,
并不显眼,
但他们为了内心的善良,
将自己能掏出来的全部都捐了,
他们值得铭记,
这份善意不容辜负。
最近,
有一位年迈的拾荒老人感动了数亿人。
老人没什么经济来源,
只靠拾荒为生,偶尔也卖卖菜苗,
一年只用10元电费,
平时三餐都是捡饭店的剩饭剩菜吃,
但武汉疫情爆发以后,
他向灾区捐献了65000元。
很难想象,
这笔“巨款”他究竟攒了多久。
看着爷爷骨瘦嶙峋的样子,
真的很让人心疼,
就算倾尽所有,
他也想要为国出一份力。
汉中有一位51岁的菜农,
冒雪步行10公里,
只为了捐600元菜钱去支援武汉,
600元卖菜钱,
对很多人来说简直微不足道,
但对一个穷苦的农民来说,
却是他能给出的最大心意。
我们常说,
勿以恶小而为之,
勿以善小而不为,
就算条件不好的人依旧有善良的权利,
他们做的一点一滴,
都是一份沉甸甸的善意。
而那些默默付出的人中,
也不仅仅有这些淳朴的菜农,
还有来自各个行业的从业者,
有流水线上埋头工作的工人,
也有风雨无阻全年无休的快递小哥。
南京一位快递小哥,
在肺炎疫情发生之后,
第一时间送了500只口罩到派出所,
除此之外,
他还拿出了800块钱,
委托民警一定要帮他捐赠给武汉,
他既急迫又热情的样子让人动容,
但当民警问他具体信息时,
他却摇摇头说:
“我不用留信息了,我相信你们。”
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
却能给人无法言喻的力量。
四川隆昌某医院的员工陈雪燕,
本来正在尼泊尔旅游,
但在1月26日那天,
她看到单位工作群的同事说口罩紧缺,
陈雪燕当时就决定带口罩回国免费分给大家,
她跑遍了宾馆附近的药店,
买到5800只口罩,
为了腾出空间装口罩,
她选择丢掉了自己的衣服,
而她在回国后将口罩交给了父母,
要他们帮忙分发,
自己则主动回到了工作岗继续工作。
而在得知医院的消毒酒精匮乏时,
河南南阳有一位大哥,
便用自家酿的酒提取酒精,
耗费了两吨黄酒和一吨白酒,
一共提炼出了600公斤酒精,
然后马上联系了医院的工作人员,
无偿捐献给了抗疫一线。
可能他不会说什么豪言壮语,
但心里的那腔热血却比任何语言都直接,
那些白衣天使选择逆行来保护我们,
而我们也要尽自己的能力去保护他们,
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春暖花开时,
他们能带着好消息平安归来。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
比如浙江一家口罩厂,
因为春节放假工人无法提前到岗,
但令人惊喜的是,
在发布招募信息后,
有近200名志愿者报名无偿支援工厂。
我们以前总说患难见真情,
而如今我觉得,
患难不仅见真情还见人品。
他们都是和我们一样的平凡人,
却默默做着并不平凡的事。
虽然这场疫情对我们来说,
是生理与心理的共同考验,
但我们一定要顽强抗争下去,
直到它消失殆尽。
虽然生活给了我们重重一击,
但也是这一群默默的付出者,
让我们热泪盈眶,
也让我们看到更多的希望,
告诉我们,不管现实如何残酷,
也依然要相信世间温暖。
一场疫情,让我们看尽人间世态,
也看见在疫情之下苦苦挣扎的底层,
好在,我们众志成城,
有决心打赢这一场战役。
在海南海口的一家便利店前,
老板拿出6万只口罩,
不买,免费发放给市民。
老板自己说:“我有很多同学战斗在一线,
我能做的真的只有自己最微薄的一点力量而已。”
这一刻,很多平凡的人,
争相做着不平凡的事。
很多时候,
我们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中平凡的一个存在,
似乎没有什么闪光点,
也不那么重要。
但这世界从来没有所谓的超级英雄,
不过都是无数普通的人在散发着光亮,
照亮这一片天地的黑夜。
谢谢所有善良的普通人,
这些温暖善意的汇集,
会让我们迎来黎明的曙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