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豆瓣@闲人电影
作者公号:闲人电影丨
感谢作者为豆瓣提供优质原创内容丨
今天,是家里蹲的第不知道多少天。
睁眼看滚动新闻,让人担忧的数字,无法出门的紧绷感……
就让我们暂时放下那些不安,放松心情,告别焦虑。
看看这部剧吧,或许不一定能让你大笑,但起码也能快乐一点点——

少年犯 第二季

The Young Offenders Season 2 

导演: 彼得·福特 / 汤姆·马歇尔 / 吉姆·阿切尔
主演: 亚历克斯·墨菲 / 克里斯·瓦利 / 詹妮弗·巴里 / 希拉里·罗斯
首播: 2019-11-03(英国) 

豆瓣9.0,第一季评分高达9.1,典型的“沙雕少年欢乐多”
千万别被这个看上去有点越线的片名吓到——
为什么叫《少年犯》?
因为两位主演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
他们随地吐痰、满口脏话、抽烟逃课、偷窃行骗。
但他们却是最纯粹的精神小伙。
有句话说得好,自古红蓝出CP。
两位主人公,就是这样一对二到无穷大的好基友。
一个叫乔克,另一个叫康纳。
他们的日常就是随时随地沙雕,偶尔来段爱尔兰社会摇。
二人的关系到底有多好?
好到留同款西瓜头、纹同款三道眉、蓄同款八字胡、戴同款大金链,甚至好到穿一条内裤。
就连康纳的母亲都以为他们在搞基,虽然康纳矢口否认,但话锋一转——
“如果要搞基,我的确只会和乔克搞。”
他们也有着相同的身世,都来自单亲家庭。
乔克的母亲失足溺水身亡,连尸体都找不到;
父亲整日酗酒,一直对他家暴。
这样的家庭环境,造就了他混不吝的气质。
康纳的父亲是个建筑工人,被高空坠落的锤子击中身亡;
母亲为了把他拉扯大,一个人辛苦工作,靠卖鱼为生。
一开始,康纳的母亲很嫌弃不学无术的乔克,不喜欢康纳和他一起鬼混。
但当她看到乔克被父亲殴打时,孤身一人面对酗酒大汉,并对乔克说:
“Jock,把你需要的东西收拾了,你不会回来了。”
虽然生活艰难,但她毅然决然的收养了乔克,待他视如己出。
一方面是同情他的遭遇,另一方面是因为康纳和他是好朋友。
除此之外,两名男主长的很是抱歉。
说“歪瓜裂枣”可能有点过分,但“此颜差矣”应该形容得恰到好处。
至于女主姐妹花,也没有好到哪去,同样美得很难发现。
一黑一白,体型一个比一个彪悍。
放在其他剧里,也许连十八线小龙套都排不上。
长得这么不上心的男女主,可不是常常能见到。
但就是不能靠脸吃饭的他们,却让全世界笑中带泪。
在第一季结束时,许多人都依依不舍,一直期待着第二季的到来。
时隔一年,他们屎尿屁的故事回来了,沙雕依旧。
如和同学玩真心话大冒险,康纳的女友输了,对方要求和他一起接吻五秒钟。
接下来,辣眼睛的部分来了。
康纳的女友与另一位男同学上演了新型接吻方式——拔丝舌吻
后面的学生都以一种不忍直视的眼光看着。
康纳更是干脆,为了度过这漫长的五秒钟开始数数。
别人在数数都是“一、二、三……”,康纳却是“一只河马、两只河马、三只河马……”。
身为男主之一的乔克,也不遑多让。
他的女友怀孕,第一次去医院做产检,乔克答应陪她一起去。
可他却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康纳劝他说:“既然忘记了,那肯定不重要”,乔克表示赞同。
镜头一转,二人蹲在警察局门口准备偷自行车。
因为乔克觉得警察的车不会上锁,毕竟没人会蠢到偷警察的车,除了他们。
紧接着,乔克又向康纳普及,那些小偷容易被警察抓住,是因为他们的动作太快了,引人注目,所以我们要慢动作。
真·神逻辑。
两人带着面具,慢慢悠悠地晃到自行车旁,刚计划着下手,发现自行车是锁着的。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警察就出来了。
一来二去,年度智障偷车组合就此诞生。
好兄弟都这么拼了,康纳自然不能落后。
自己连吻技都没有学会,他的女友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第一次。
两人选择的地方也颇具情调——校长的办公室。
康纳按照乔克教的做足了前戏,可他的小弟弟却在关键时刻不给力,于是一屁股坐在广播话筒前用力地撸啊撸。
一场全校在线语音直播的超低配性爱教程,随即开始。
女友对康纳说:“对不起,让你的老二承受压力了,我们拥有全世界的时间。”
康纳回答道:“你知道吗?我已经不看在线直播的爱情动作片了,因为感觉好像我对你出轨了。”

女友听到后回应:“我看时,总会把男主角的脸想象成你,尽管你的脸和那些壮汉身材不搭。”
如此直白、露骨,女孩的父亲听到后自然怒不可遏。
自己的一个女儿已经被乔克搞大了肚子,不能让另一个女儿被他的损友康纳再搞大肚子。
一个箭步冲到办公室,阻止了他们没羞没臊的体验,顺便询问了下,他们的安全措施做的到不到位。
然而即使这样,两人也不会被开除,谁让女孩的父亲就是校长呢。
看他们打闹犯傻,总觉得很有意思。
因为他们是一群最真的人,是我们最想交的朋友。
和他们在一起,可以无忧无虑、无拘无束、无法无天。
他们的亲情、友情、爱情和人性,不掺杂一丝虚假。
第一季中,乔克和康纳因偷铅皮被抓,康纳的母亲和警察达成共识,只要康纳说出是乔克威胁他做的,便不追究。
但康纳却义正言辞的拒绝,对他们说——
“我是站在他这一边的人,大家都看错他了,虽然他过的很不容易但他几乎不说别人坏话,他会成为一个好小伙”。
正如康纳所言,乔克确实是个善良的好小伙。
毕竟他为了救一只鸭子,宁愿割伤自己。
第二季中,轮到乔克为康纳撑腰。
康纳被诬陷偷了老师的钱包,面临退学的处境,全班级所有人都知道真相但无人站出来作证。
在校长想要开除康纳时,只有乔克挺身而出对校长说:“东西是我偷,你要开除就开除我”。
不仅如此,为了进一步惹怒校长,二人脱了衣服,大跳裸舞,甚至尿到了校长的西裤上。
在外人看起来他俩可能有点傻,但这就是他们之间真挚的友情。
不管对方做多么愚蠢的决定,他们都会全力支持。
如两人在长椅上正在纪念他们五周年的友谊,前方两位美女提出可否为她们抹防晒霜。
乔克不惜破口大骂地拒绝,康纳也随声附和。
这就是他们认定的,再多各自再牛逼的岁月都比不上一起傻逼的时光。
他们谋划着偷价值5万欧元的蓝鳍金枪鱼,却把鱼偷错了,乐呵呵的带着不值钱的黄鳍金枪鱼。
逃跑的路上,鱼还被河里的大鱼吃掉一大半,只剩下一条尾巴。
但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给妈妈减轻一点生活的负担,不想让她太劳累。
而母亲知道后,并没有责骂,调侃地说了一句:“连鱼都能偷错”。
他们经常惹母亲生气,整天胡作非为,不务正业。
母亲不止一次斥责他们,“在智障这条路上,你们还真是不停地打破自己的纪录。”
但是他们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的有爱之人。
康纳会在跟妈妈吵架后,把“我爱我妈妈”纹在胳膊上,乔克也是如此。
因为他们明白这样有哭有笑的关系才是最好的亲情。
正如他们自己所说——
“有时候出生的家庭,可能并不是你真正的家,过得下去的日子才是家。”
大多数青春片里都会有怀孕和堕胎,《少年犯》也不例外。
但它的做法却令人心底一暖,它没有以堕胎去渲染悲剧色彩。
当女友在公交车上告诉乔克自己怀孕了,乔克并没有劝说她去流产,而是对她说“我觉得,这是件好事”。

即使两人都在念高中,都是未成年。
第二季里,女友得知自己怀的是女孩,乔克听到后满脑子的问号,脱口而出一句“一个缩小版的你?”
女友以为他不高兴,但乔克的下一句话却让整个画面甜蜜起来。
他说:“那爱上她会很容易。”
比利是个缺爱且神经有点不正常的人,但他总是提醒康纳转告他的母亲,替自己问好。
这并不是多管闲事,而是他的知恩图报。
比利和康纳的妈妈是同校同学。
有一次在游乐园玩,比利被一群人围起来揍,康纳的妈妈二话不说,举起手边的棍子上去解救比利。
这么一件小事康纳的妈妈早都忘记了,但比利一直记得,并且一次次的“帮助”康纳的母亲,即使他的热情有点倒霉。
比利不是个坏人,他的内心是纯净美好的。
就像康纳评价他的那样——
“我认为像比利这种疯子,我并不是说他干的那些恶心的烂事都无所谓。
但是你仔细想一想,如果有人在他小时候能给一点点关爱,他会不会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
乔克和康纳是缺爱的人,可比利却是无爱的人。
但他们都没有长成无恶不作的社会败类,反而保持着“人之初,性本善”的本能。
记着别人的好,勇于承担责任,对家人、朋友无微不至的关心。
世间的纷纷扰扰,在他们身上没有留下痕迹。
他们真的就像一张不会褶皱的白纸,以嬉笑怒骂的方式看着这个世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