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叫珊珊,目前在武汉蔡甸。近几日正在抢修的“火神山”医院,就在我们蔡甸区,离我家14公里。
说实话,第一时间听到医院在我们这里修建的时候,还是有点慌的,因为医院附近还有不少居民区,包括旁边还靠近水源。
武汉版“小汤山”——火神山医院正在建造
17年前,为了对抗疫情,北京在8天内修建了自己的小汤山,彼时,那里聚集了全北京最严重的Sars患者、最无畏的医生和调查记者。
而武汉为了对抗此次疫情,修建了两个“小汤山”,一个叫“火神山”,另一个叫“雷神山”。
在未来这几个月里,17年的那场遭遇,将会在我的家乡上演。这场疫情何时会结束,作为普通市民我们无法预料,只希望它尽早结束,身边的家人朋友健健康康地活着。
“雷神山”医院开建,位于江夏区
1000多万人口的城市,一夜之间犹如空城一样,大家各自封闭在房间里,忍受着这场疫情给大家带来的恐惧、孤独和伤害......
2020年这一年,必将载入史册。我想,我处在疫情的中心,也许正在见证着一个悲壮“历史”的发生,我要用文字记录点什么。
直到2019年12月25号,我还在上海,还在精英说静安寺东海广场的办公室里工作、写稿,如果那时早点知道疫情,也许此刻我不会身处疫区。
昔日热闹的江汉路空无一人
一切从“封城”那个晚上说起。
23号凌晨2点,我刷手机,突然收到“武汉全市离汉通道暂时关闭”的消息,当时就睡不着了。我下意识打开河马、淘宝小时达,添置了一些食物准备第二天下单,结果证明这是一个不太明智的决定,第二天醒来,发现所有食物下架。
也许是自己每天都在关注疫情的动态,又或许是出于女生的直觉,还好,我在21号下午去了趟超市,提前囤积了一些食物。
摄于1月21号武汉蔡甸某超市
戴口罩的人不到二分之一
摄于1月21号武汉蔡甸某超市
戴口罩的人不到二分之一
这是至今为止,我最后一次出门,我和我姐各自戴好口罩,默契地以最快的速度选购食材,结账离开。
那天,马路上、超市里戴口罩的还是少部分人,大家沉浸在过节的氛围里,一片和气。不能怪他们愚钝,只能说上面消息闭塞,新闻报道不够,基层宣传几乎空白。
更早两天,我跟朋友约在街道口玩,路上戴口罩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1月19号,摄于五里墩地铁站
我不停地刷微博,看到来自网友的一个个坏消息,晚上回自己家的时候,选择了打车,我姐当时还说我过于神经兮兮。
我有两个姐姐,原本打算大年三十晚上一家5口回老家和我奶奶过年。封城后,长辈们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我们一家再次默契地不提这个事。
大年三十那天,我二姐说家里的米只够吃几天,她必须再出门一趟,我叮嘱她在家附近的药店买酒精和消毒水,快去快回。
她回来抱了一袋大米和一箱泡面,说去了三个药店,酒精都被卖完了。
晚上,我和我姐吃得特别简单,一个火锅,家里有什么就往里面加什么,不敢有一点浪费。至于春节晚会,哪里有心思看,武汉整个城市都在哭。
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家里最热闹的时候,今年第一次一家5口明明都在武汉市,却被自我隔离在3个不同的地方。(父母在老家乡下,大姐已成家)
所以事实上,网上那些所谓“逃跑”的人很多都不是武汉户籍,或者他们只在这里工作,家根本不在这里,对于我们来说,武汉就是我们的家,我们能逃到哪里?
我们听到消息后,都是第一时间就把自己关在家里。
大年初三,我大姐说他们家里的食物吃完了,由于私家车也禁行了,她早上起很早徒步去附近的超市,她说她每天听到小区附近有救护车呜呜的鸣笛声,出门都要给自己加油打气。
我姐“全副武装”出门买菜
摄于1月27号
她说超市人很多,大家都在抢菜,幸好自己去得早,晚一点可能就买不到了。
原本打算吃完家里的食物,就和二姐去老家乡下避一阵,想的是那边人少、空气好,也不愁吃的,但下午听医生朋友说,那里也有人感染了,而且路也封了。
她还叮嘱我们,一定不要出门,目前有一些感染的人到处跑,因为医院收不了。
我们的“小心思”落空。
家里的冰箱
摄于1月27号
湖北省长接受记者采访说,湖北物资充足,希望真的如此。我们足不出户,可以接受“封城”、交通停摆,甚至可以忍受外界对我们不怀好意的攻击,但是,也恳请保证这个城市居民正常的物资供应和生活需求。
没有了交通工具,是否会给那些住得离超市很远的居民造成了困扰及更大的暴露风险,而那些部分还提供外卖、配送服务的商家,他们的快递配送员是否得到了相应的防护,他们的生命安全又有谁能保护?
每天,都在群里、朋友圈里收到各种让人心碎的消息。
前两天,高中最好的朋友发朋友圈,说自己的姑妈感染了,已经确诊,姑伯也疑似被感染,但没有医院收。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发私信告诉她微信开通了举报功能。
我奶奶之前生病住院,23号出院,家里人那天去接她回家,我叮嘱我爸和伯父一定戴好口罩,接好人后赶紧撤离,第二天那家医院便人满为患。
我是一个很容易情绪紧张的人,这个病毒最高潜伏期是14天,我时刻计算着我及家人最后一次出门的时间,希望14天后,不会出现那些令人担忧的症状。
不安、愤怒乃至绝望,缠绕着这个城市。
有家属大闹医院的,有确诊的患者故意对着医生咳嗽的,人类情绪里最为不堪、丑陋的一面,在疫情面前暴露无遗。
我能理解这些患者及家属的愤怒和不安,但请千万别去为难这些医生了。医者仁心,如果能救,他们怎能见死不救?他们也是没有办法了。
我知道,在过去几天里,很多医生已经超负荷工作了;
我知道,由于防护服短缺,在过去几天,很多二线医生戴着口罩就上,他们靠着一腔热血,把自己暴露在病毒中,成为最大的潜在感染人群;
我还知道,在前几天,武汉三甲医院的医生冒着医生执照被吊销的风险,直接越过相关部门,向外界求助。
他们为了守护这个城市,以及这个城市的市民已经竭尽全力了。
图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市长在昨日接受央视采访说,“我们把门关了,有可能把疾病关在城内,在历史上我们都会留下骂名,但只要是有利于疾病的控制、有利于人民生命安全...我们愿意革职以谢天下。"
多么感人肺腑的一段话啊。
但事实上,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讲,我们哪里害怕关门,我们在惭愧、在懊恼的是,为何迟迟那么晚关门?为何让500万人走出武汉后才封城?(这500万人绝大部分是在武汉工作或在武汉求学的外省人)
现在,很多城市的人看到湖北的车都如临大敌,车不让走,酒店不让住,他们无助的把自己的遭遇发布在网络,让人心疼。
我能理解外省人的恐惧和谨慎,但同时也希望那些因为春运、因为外出旅游而“流落”在异地的湖北人能被善待。
他们也想回湖北,他们说,那里不是疫区,那里是自己的家。
我看到有深圳当地政府为湖北籍游客专门提供了一家隔离酒店,这样的暖心之举让人感动,希望其它城市也尽量能让湖北人在寒冷的冬天有个落脚歇息的地方。
我们这次的敌人是疫情,而不是湖北人。
我们“留守”在城内的人,在近几日也不断在呼吁那些已经出去的人,要主动做好隔离,不要给其他省市的人添麻烦。
此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王广发说武汉疫情“可防可控”而遭到大家的网络暴力,被感染治愈后,他接受记者采访依旧认为此次疫情“可防可控”,对此我也深信不疑。
封城是为了秩序的重建。
全国各地的医疗团队、解放军、民间组织都在奔赴武汉,各个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也在夜以继日地研究病毒和疫苗,他们让我们看到,武汉人、湖北人并没有被抛弃。
海军医疗队除夕飞赴武汉
昨日晚上,在城市的灯火里,“武汉加油”的声音响彻夜空,人们声嘶力竭的呐喊,为自己祈福,这样的声音让人泪崩。
不过,协和医院的医生叫停这种行为
说它有传播肺炎可能
混乱是暂时的,我相信在未来,好消息会越来越多。我们要撑下去,等开城后,我们要一起去光谷步行街逛街、一起去户部巷过早,一起去江汉路喝酒。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作者:珊珊,精英说作者。精英说是全球精英、留学生的聚集地。每日发布海内外前沿资讯,这里有留学新知、精英故事及美国街头访问,全方位为你展现真实的海外生活。欢迎大家关注精英说(ID: elitestalk)。
公众号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二字,并按照转载要求来转载,违者必究。

海外留学、文化、生活,尽在精英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