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这行,许多人觉得不那么体面。然而,有人却将其做成一年上亿元的生意,并让日本的老者在电视上鞠躬表示,“感谢你们让我的灵魂得到安息”。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90%的棺木都是中国山东曹县生产的。从曹县垄断日本棺木市场的背后,我们能够窥探到山东贫困县的发展之路。
美丽的棺材
87岁的山本凉子在日本横滨安详地去世了。在她的电脑桌面,有一个“葬礼”文件夹,里面记录了她为自己准备的所有“后事”。7年前,凉子就开始清算自己所有的财产,并写好遗产分配。她处理了自己穿不着的衣物,制作自己死后需要结清的保险、水电手续流程表。
文件夹里,还有一份凉子对棺材和墓地的要求。为了给凉子买到中意的棺材,女儿惠子在横滨街头找了好多家店,终于找到母亲要的那款“带有樱花的粉色棺材”。
一个月前,中国山东省菏泽市庄寨镇的一家工厂。200多个工人正麻利地将绣着樱花的粉色丝布,贴在一块块的桐木板上。周末前,他们要赶制3000多口棺材,发往日本。其中的那一口粉色棺材,正是日后凉子在葬礼上使用的。
这些年,像山本凉子这样,购买“中国棺材”的日本老人,越来越多。日本当地90%的棺材都来自中国企业。光是庄寨镇上的一家工厂,每年就向日本出口30万口棺材,占了日本25%的市场份额。
“可以说,日本四分之一的去世人口,用的都是德弘的棺材。”周晓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日本棺材的情景。3年前,她刚从菏泽市离职回镇上,入职菏泽德弘木制品有限公司。一进车间,几十个棺材并排着躺在地上。花花绿绿的颜色,小巧玲珑的棺材身,上面还刺绣了牡丹花。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棺材。”周晓丽瞬间被惊艳了。只见一个工人两只手就把棺材抱起来,然后装到纸箱里。日本人的棺材是用轻质的桐木制成。粉色、白色、天蓝、深蓝、黄色等,外观上五颜六色。“老人去世后,儿女们会帮忙挑选,他们生前最喜欢的颜色。”
日本的棺材分为“木棺”和“布棺”,木棺是维持棺材原本的木质表面,在木头上雕刻花纹。布棺是在木质的棺材表面,加盖一层布。后来,周晓丽就在车间负责为棺材包上布。稍微空一些时,周晓丽也会和车间的工人讨论日本葬礼的“奇闻”:
“日本人的一口棺材要卖4000多元,而日本人出殡时,灵柩车都是加长林肯、劳斯莱斯这样的豪车,我恐怕一辈子都见不到这些车。”“听说日本人的葬礼不准哭出声,那这还能忍呐!”
棺二代征婚的嫁妆是8家棺材铺
前些时候,网上有个“土豪招婿”新闻,说的是在山东菏泽市曹县,有位老板贴出告示,为自己30岁的女儿征婚。在征婚启事里开出的嫁妆是自家经营的8家网店。
这8家网店,正是棺材店。有网友算了笔账,这8家网店估价有700万。在曹县,做棺材生意别说身价百万、千万,年产值过亿的也不在少数。这里生产的棺木绝大多数用于出口,几乎垄断了日本市场。
每年都有上百万口棺材从这里被源源不断地销往日本,陪伴离世的人最后一程。曹县最早开始专门生产棺木的厂家,每个月都要发2万套棺材到日本,一年的销售额1个多亿。
国内媒体比较“谦虚”,说至少60%以上的日本市场被曹县的产品占据。而日本有媒体报道,这个数字是90%。东京电视台为了这个事,还专门跑到庄寨镇实地录了一期节目来一探究竟。
山东小县决定日本人死后的体面
要不是“棺二代”征婚的那个新闻,恐怕很多人还不知道山东河南安徽交界处这个默默无闻的曹县,决定了日本人死后的体面。
日本人的棺木最后要和遗体一起火化,所以易燃且轻的桐木是最佳选择。丰富的桐木材料,是曹县抢占日本市场的先天优势。
曹县西边紧挨着的就是兰考县,这里因焦裕禄种泡桐治理风沙而闻名。同样一方水土,曹县也盛产泡桐,特别是在曹县西北角的庄寨镇,是中国最大的桐木加工生产基地。
在曹县,从事木材加工行业的人差不多有30万。仅庄寨镇,木材加工企业就有2569家,还有5000多个体户,年产值500亿元,几乎相当于一个中部地区县城的经济体量。
这个镇每年加工的木材,如果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面积摞起来,和上海的金茂大厦一样高。
仅有原材料优势还不够,曹县棺材能够占领日本市场,除了质优价低外,还紧紧抓住了日本人的需求。
庄寨镇一家生产棺木的企业,产品独占日本三分之一的市场。像这样的“龙头”级的乡镇企业,每家都有自己的驻日团队,专门研究当地的文化习俗和消费动向。
日本人注重仪式感,“身后事”更不会马虎。在棺材要求上,除了功能完备,还要美观。
曹县生产棺木的企业,在研究日本消费方向的基础上,不断满足日本市场的需求。比如在樱花季推出带有樱花元素的棺木,或是根据不同人群开发刺绣图案。每年投放日本市场的新品比例能达到25%。
在细节上,曹县棺材也做到了极致。一口成品棺长宽尺寸误差不超过2毫米。
日本的棺木上,有供家属瞻仰的小木门,这个小木门在开合的时候,如果合页有声音,会被认为是对死者的不尊重。曹县生产的棺木就在合页上反反复复摸门道,不让它发出一点儿响声。
日本生产棺木大多是实木,对雕刻工艺要求极高。巧合的是,曹县是传承了百年的“木艺加工之乡”,有得天独厚的雕刻人才资源,能够做到批量生产。
日本本土生产的一口棺材要4000多元。曹县生产的棺材,便宜的只需200多元,贵的也不过是日本生产一半的价格。就这样,曹县生产的棺木迅速占领了日本市场。
是什么让他们垄断日本棺材市场?
实际上,曹县能抓住棺材市场的发展机遇是本身当地的优势和中国日本两国大环境作用影响下的结果。
早在20世纪80年代,日本面临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国内的劳动力成本也在不断提高,这就使日本国内以劳动力为主的一些加工业不得不向国外转移,自然而来,中国就成了日本的选择之一。
在日本人的认知观里,他们并不忌讳棺木,反而对棺木的要求很多,对于他们来说,素洁、典雅、高档的棺木,不仅是死后的归宿还特别有面子。
而此时,中国正在进行着改革开放,曹县作为山东省人口最多的县城,劳动力密集,开放初期,外出打工者少,于是,商机在此开始萌芽。聪明的曹县人也正是察觉到这一特点,纷纷做起了“棺材”生意。
由于桐木重量轻、易燃、不易变形,是制作棺木的极好材料,而这种树在曹县随处可见,因此,制作棺木原材料的问题迎刃而解。
随着生产棺木的厂家越来越多,棺木的产业化越来越明显,棺木的档次也越来越高,整个生产流水线也越来越规范化。
不吉利与怕麻烦
上世纪90年代,受经济大环境影响,日本本土的棺木加工厂开始在海外寻找代工。他们的首选,就是以前为他们提供原材料的曹县。
2000年前后,日本的厂家找到了曹县外贸部门,希望把自己工厂木雕的活外包给曹县的工厂以降低成本。
要知道,那时日本一个雕刻师傅一天的工资就要八九百元,而曹县本地的师傅只要10块钱。
如今曹县一家棺木生意做得数一数二的一家企业负责人说,当时他们只是代工雕刻业务,可是代工的话就得听命于人,人家说不合格就不合格,说要降价就得降价。他们一合计,既然日本人能做,我们凭什么不能做?
于是,他们带着自己的产品参加了上海的交易会,这些质量媲美日本厂家,价格却低得多的棺木,一下子就引起了日本厂商的关注,曹县生产的棺木,从此开始进入日本市场。
当然,能跨出这一步的企业,并不是特别多。原因有二:
一是“不吉利”。当年曹县的工厂刚开始加工棺木的时候,来拉货的大货车看到东西掉头就走,厂家的人没办法,骗着说是日本订的工艺木箱子,才让这些棺木顺利东渡。
二是“怕麻烦”。做板材简单,做棺木既要定制配件、买布,又要符合极高的精细标准。这对于习惯了简单加工板材,从未接触过复杂工艺的厂家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不过,一些有长远眼光的企业却抓住了这次机会。他们一方面听从了日本客户的“劝告”:板材加工利润越来越薄,棺木的利润高。
更为重要的是,曹县人看到了老龄化社会给棺木生意带来30年兴盛期的巨大市场。最新的数据显示,2018年,日本大概有120万人死亡,这个数字在未来几年会持续上升,一直到2040年。
看到棺木的生意风生水起,越来越多的传统桐木板加工企业,开始盯上日本棺木这个大生意。自此,曹县棺材产业形成规模。
尽管垄断日本棺木市场带着一点偶然的因素,但是背后却是曹县“一镇一业” 聚焦优势形成规模带来的必然性。
因为人口基数大,曹县是山东省级贫困县。谁能想到,一个贫困县能够站到世界舞台,创造一个个“世界第一”。
一口棺材,打开一个内陆县城直通海外市场的大门,这就是曹县发展的“蝴蝶效应”。
广告及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上海传奇网www.legend001.com
博爱和谐海归群
上海海归中心
海外华人华侨与海归公众微信号:hw-huaren
联谊百万海归海外人士
扫码关注5000万海外华人华侨与海归: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