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事情我们看了实在是很难过。可以这么说,她真正成为了现代互联网媒体吸血的一个典型,一个本身已经够可怜的孩子甚至还要被人当成人血馒头来吃!不,已经不是吃人血馒头了,而是在直接喝人血了!
而且整个事情非常的“妖”,到现在为止真相是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她叫吴花燕。今年24岁,贵州铜仁市松桃县沙坝河乡茅坪村炮炉山组人,这是去年的照片,贵州盛华职业学院经济学专业的大学生。
可能你会很惊讶,这么瘦小?到底得了什么病?
不,这不是得病那么简单。
2017年12月,她的脚底开始发肿,但她没有在意,只在药店随便开了点药。没想到一年后,她开始感到呼吸困难,并整夜失眠。去年的10月13日,她到医院检查后,得知患上了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等多种疾病。
这个是去年的医疗诊断书。
这个病对她来说是致命的,可能你会觉得这个似乎不是什么绝症?对,一般人来说,应该治得好,但是对她而言是致命的。
原因在于一个字:穷。
她的父母先后得病早逝,留下她和弟弟。

根据媒体报道。澎湃新闻的原文截图:
有时因为没钱或为了省钱,干脆就忍着饿不吃饭。吴花燕的大伯吴富根说,吴花燕从小身体就不好,脚上经常长包,常人走两步的路,她要分三步走。村里人劝她拿上学的钱去治病,她不愿意,坚持要读书。
生长发育的时候没有营养,她整个人的高度定格在了1.35米,生病期间,体重降低到43斤,是43斤,不是43公斤!比一个6~7岁的幼童还轻!但是即使这样,善良的她还主动参加各种支教活动。
去年1月份起,吴花燕也频频参加松桃县安花春晖筑梦支教团的各种公益活动,8月份,这个善良的姑娘成为了松桃县的春晖使者。
这是她给孩子们上课的样子。
这是孩子们写给她的信。
我们把时间再回到更早2016年12月。根据媒体的报道:
“那段时间我基本上凌晨2点才睡觉,还经常失眠。当时我以为是劳累导致的,并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生病了。”吴花燕说,当时在乡里小诊所检查的结果是感冒,就随便开了点药。
结果没想到,2017年她的病开始发作,2019年,她自己彻底倒下。这是她的检查单:
走路都困难。
由于体重过轻,身体严重营养不良,导致常人做几分钟心脏B超的检查医生足足给她做了1个小时,最后查出来心脏的3瓣膜都不好。
而且损伤达到了重度,这个需要动手术,手术费起码20万。
这是贵州都市报的报道:
这是另外一家媒体澎湃的报道,可以看到,非常清楚,是她自己主动筹款的。
这是当时水滴筹的筹款界面。
没有几天,20万就满了。此时应该是很顺利。
但是,诡异事情一桩一桩接着来了。首先,网友们先把矛头对准了当地学校和政府,如此的凄惨,你们怎么无动于衷?理由是看了那么多的“极端报道”,就是我们前文贴的那些
网友都怒了。
结果事实大相径庭,虽然她本人的情况是比较糟糕,但是当地并没有毫不关心,这是当地民政局的回复:
对于学校的质疑,学校方面也给与了回应。
在我们的印象中,往往会有“当地不作为,学校不作为”的情况。
但是事实上完全相反!从开始到后来,不管是当地还是学校都在努力的帮助她,这是学校的通报,非常明确。
更让我们惊讶的是,吴花燕从报名开始,身高和体重(当时是50斤)均严重不达标,属于标准残疾人,当时学校依然录取了她,完全没有任何的抗拒。而且每年都会召开座谈会关心这些困难的残疾学生。
学校领导、老师多次去看她。
这是她的辅导员侯老师。
学校发起的爱心捐款。
学校老少和同学在病房内给她过生日:
很多同学纷纷捐款。
这是央视的报道:
这是明细表:
第三个是她自己申请的:
除了学校之外,当地的扶贫干部也积极为她捐款。
在央视的采访中也是知情者证实一直都是当地政府在帮助她们一家。
这是当地公示的一些数据,可以清楚看到,一直在各种补助:
当地的乡长也证实的确是在补助:
由重保变成了长保。
在2018年给她家里定为异地扶贫搬迁户,享受分配新房待遇,可以说一切都已经做到极致了。
当然,光看这些还不够,现在的报道我们不敢100%相信了,我们还要看她本人的说法,事实上,和政府公告一样,她本人也这样说,政府和学校对自己都很好很好。
弟弟的医保是报销的。
如果不帮助的话她自己都坦言,根本无法上学。
学校也是非常的好:
所谓的每月只有300元低保,吴花燕本人予以了否定。
事情到了这里我们已经很明确,通过央视后期的调查报道和她本人的叙述我们起码可以得出2个结论:
1、虽然她家里是真困难,当时的“凄惨”报道有诸多不实。
2、她本人申请的20万元的手术费其实已经凑齐。
那么,今天网友发怒的“吸血慈善”就来了。这是当时另外一家机构为吴花燕筹款的页面。这个页面筹款的数额远远大于吴花燕本人发起的筹款,从数字就可以看出,达到了60多万元。

这是当时水滴筹内的具体介绍,我们重新看到了那个已经被“辟谣”的“极度悲惨”的吴花燕。
看到没有,那个虚假的每月300低保+完全没有帮助等字眼重新写到了这个页面上。
整个页面上,只字片语没有提到任何政府+学校的帮助,搞的好像吴花燕是一个备受冷落的孩子,惨到极点,苦到极点!
那么可能你会问,这么一个“极度悲惨”的筹款页面是谁发布的?
我们意外的发现了一个身影:
儿慈会的9958项目,执行人是西南执行团队。
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官方的筹款。
其实我们到这里已经打一个疑问了,筹款的本质难道不应该是信息真实?如此虚假的“扩大”甚至“无中生有”引发大家同情而捐款,这样合适吗?
出乎我们意料,不仅仅是这60万,我们在其他平台上也发现了儿慈会的身影?同一个事情搞2个平台捐款?
哦不对,不仅在第二个平台捐款,还搞了二期,每次20万,合计是40万!看看这标题:等死!惨不惨?
这是项目的介绍,算上前面水滴公益的60万,现在又是20万+20万,也就是说,一共在吴花燕这个事情上,儿慈会的9958已经筹集了100万元!
不对,要扣掉6%的管理费,也就是实际是94万元。
可以清楚的看到,儿慈会为吴花燕发起的捐款,把吴花燕写的惨到极致,和当初错误报道的媒体措辞一样。
其实我们看到这里也忍了。
为何呢?毕竟是为了吴花燕嘛,最终如果能真的帮到她,大家也就算了。但是今天爆出的消息让全网愤怒了!
首先,吴花燕最终还是离世了……我们很难过。
而9958的一份声明让大家在悲伤过程中特别生气!
你用吴花燕的事情募捐到百万元,最后只给了人家2万?
网友都炸了!百万筹款文案和发布新闻中把一直在帮助吴花燕的学校、社会、乡亲们甚至当地政府国家福利只字不提,全部映射成冷漠无情,而自己靠煽情筹款100万,只拨2万?
多家媒体也怒了,这是封面新闻的报道:
我们从封面新闻的报道中赫然得知,这个60万的募捐甚至是发布后当事人吴花燕一家才知道的:
可以看出,封面新闻的编辑已经接近“狂怒”状态了,因为这个后续的100万实在是太莫名了,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这是封面新闻报道的原文,品品记者的愤怒:
多次质疑,均得不到回复。
不仅记者怒了,网友们也怒了。
显然,经过连续的几次类似事件后,网友们的信心大受打击!
此时,网友对于这个机构的质疑开始了。
从捐赠的公示看,很多项目都“匪夷所思”!
比如2012年去世的患儿皇天佑
2016/2018年依然在接受捐款。
患儿孙高天,去世后依然在接受捐款。
而早在2018年,有网友对9958团队的工作纪律提出质疑:
而根据凤凰网的最新报道,已经有很多人实名举报这个人:
内容涉及:超额筹款、不及时拨款。
主要手法有:
而对此,官方的回复来了:
这是官方全文:
网友也纷纷留言:
不知道后续如何,希望能有进一步的消息!最后上一张多彩贵州网拍摄的吴花燕生前的瘦弱的腿,试问,如果有人昧着良心做一些违法的事情,怎么对得起吴花燕的在天之灵?
大家看完后有何感受?聊几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