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没钱治病等死的美国人创下历史新高!
25%的美国人因为飞涨的医疗费用而推迟对重大疾病的就医,高于前一年的19%。
而且,三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说自己去年负担不起医疗费用。
《卫报》报道:众多美国人因无力承担医疗费用而快死了,并称是数百万人。
Susan Finley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一家沃尔玛工作。因为得了肺炎,她只能给单位打电话请病假。
Finley已经53岁了,她的家人说,当她回去工作的那天,获得了10年助理奖,但同时,也永远失业了。
因为她请了一天的假,这是有违沃尔玛的出勤规定的。
2016年5月,Finley失业了。失去工作后,她也失去了医疗保险。而重找工作对她来说,困难重重。
三个月后,Finley在公寓中被发现病逝,因为出现了类似流感的症状而未就医,Finley再也不会醒来了。
Finley的儿子Cameron 对《卫报》说:“我的祖父母不放心妈妈来看她,但进不了公寓。他们去找房东把门打开,进去后发现妈妈已经去世了。这完全没有一点先兆,大家都懵了。”
“妈妈艰难度日,尽量不要被房东赶走。她以为自己只是得了普通感冒或者流感,就没有去看医生,她也没有钱去看医生,结果妈妈就这么离开了……“
当被问及Finley被开除一事,沃尔玛拒绝置评,称人事档案已于2016年移出公司。
《卫报》报道,Finley只是每年因无力承担医疗费用而拒绝前往医院接受治疗的数百万美国人之一。
Gallup于2019年12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25%的美国人表示,由于高昂的医疗费用,他们或者他们的家人推迟了对重大疾病的治疗。
另有8%的人表示,他们推迟了较不严重的疾病的治疗。
美国癌症协会于2019年5月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56%的美国成年人表示他们至少存在一种医疗财务困难。研究人员警告称,若不采取行动,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
美国癌症协会的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Robin Yabroff博士表示,上月的Gallup民调显示25%的美国人推迟就医,与“其他大量研究证明的结果不谋而合,都证明了许多美国人在支付医疗费用方面存在困难。”
美国的医疗支出最多
《卫报》报道,尽管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因高昂的医疗费用推迟就医,但该国在医疗保险方面的支出仍是世界上所有发达国家中最多的,不过人口整体健康状况也是最差的。
2017年的一项分析显示,美国在实现联合国制定的健康目标方面全球排名为第24。
2018年,美国医疗保险方面的支出为3.65万亿美元,预计未来该支出将以每年5.5%的速度增长。
高昂的医疗费用导致美国人推迟就医、避免就医或者终止治疗,这使得美国人的健康状况更为糟糕。
新泽西州默里港的Anamaria Markle在2017年被诊断出卵巢癌第三期。Markle工作了20年的公司得知其诊断结果后,将她解雇,只给了她一年的遣散费和之后一年的医疗保险。
根据COBRA法案,离职员工可以在18个月内继续享受原公司提供的医疗保险,但须自行支付每月保费。
公司额外提供的保险到期后,Markle艰难支付着COBRA、大笔额外费用,挂号费以及保险范围外的医疗债务。
Markle的女儿Laura Valderrama说:“妈妈不可能一直自掏腰包付COBRA的钱。除了医疗保险费,我们还要支付很多账单。我们不停地收到各种手术、化疗、所有的治疗费用的账单,这些账单源源不断。”
由于医疗费用和债务的不断增加,Markle决定停止接受治疗。最终Markle于2018年9月去世,年仅52岁。
Markle的女儿Laura Valderrama说:“当妈妈的病情不断恶化的时候,她还在不停地算治疗费用。我真的很想念我的妈妈,她不应该因为经济成本而停止接受治疗。”
家庭“不该被迫做出选择”
哈佛医学院的研究人员2009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每年有4.5万美国人因没有医疗保险而导致死亡。2018年,2780万美国人整年都没有医疗保险。
其中之一就是Ashley Hudson的父亲,他因为肝病未经治疗而于2002年去世,他的病情直到去世几周前才被诊断出来。因为没有医疗保险,他也无力支付治疗费用,他直到进了急诊室才发现病情。
现在,Ashley Hudson的母亲Sue Olvera也面临着同样艰难的处境。她在麦当劳工作,没有医疗保险,在对抗肾脏问题和2型糖尿病的同时,她还在考虑治疗成本。
Ashley Hudson说:“她已经疼了很长时间了,但是一般情况下她不会去看医生,除非疼得非常厉害,因为她没钱去看医生。”
Ashley Hudson一家正试图通过众筹平台GoFundMe筹集资金,以支付今年早些时候Olvera进行肾结石手术的费用。
Olvera原本希望一个慈善项目可以为她支付这笔费用,但是被拒绝,现在她背负着超过4万美元的医疗债务。
医疗保险是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最具争议的问题之一。
民主党候选人提出扩大医疗保险覆盖人群,降低医保成本,包括Bernie Sander的“全民医保”计划,创建一个公立的医疗保健体系,为全美国人提供全覆盖的医疗保险。
同时取消未经通知的医疗费用、自付费和挂号费,并且在《平价医疗法案》(也成“奥巴马医改法案”)的基础上注重为人民提供公开选择。
当民主党人激烈地讨论如何解决美国医疗危机的时候,特朗普政府正准备将任何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的计划推迟到2020年大选后。
《卫报》采访的几位人士现在都在避免治疗严重疾病,或者正艰难对抗因推迟治疗而加重的病情。
宾夕法尼亚州卡莱尔的48岁代课老师Gretchen Hess Miller在2009年怀孕时被诊断出口腔癌,已经做了切除肿瘤的手术。她本应每年进行扫描以检测癌症情况,但由于无法承担费用,她已有四到五年都没有进行扫描了
Hess Miller说:“我的医生和我说,这是一种恶性肿瘤,早晚会复发的,我需要控制住病情。但高额的自费费用和处理复杂的保险都让我很难做到这一点。”
Miller的医疗保险需要她支付满5千美元的自费额,她之前就不得不花大力气来获得医疗保险理赔,因为保险公司常常拒绝支付医疗保险,他们将口腔护理归类为牙科护理而非医疗护理。
Hess Miller说:“我有孩子,我担心我们的未来,我想陪伴他们。我们有保险我已经非常感激了,但是我不希望到时候我们需要做出选择,我们的这笔钱是让孩子去上大学,还是给我支付检测费。人们不应该需要做出这种艰难的选择。”
51岁的Amy Keeling是爱荷华州新汉普顿的一名律师助理。她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去看医生了,因为她的伴侣在2018年做了三次心脏搭桥手术。
Amy Keeling说:“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感觉不太好了,但我只是觉得我可能老了。2019年9月,我得了流感,最后因为呼吸困难住进了急诊室。”
她被诊断患有格里夫氏症,是一种侵犯甲状腺的自体免疫性疾病。
Amy Keeling说:“如果我早一点去看医生做检查的话,我们也许就能找到其他的治疗方法,在病情变得那么严重之前控制住。病情现在已经到了药物无法控制的地步,我唯一的选择就是进行手术。”
她的保险需要她先支付满5千美元的自费部分。在2019年自费达到额度后,Keeling希望赶在2020年之前安排手术,不然2020年又要将自费款清零。
与此同时,她的伴侣正准备申请破产,因为目前他有大约4万美元的医疗债务。
欢迎关注更懂英国的微信号
“英国大家谈”(ukdajiatan)
— The End —
文/Jenny, 编辑/Sun,
文章参考 The Guardian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添加星标,不错过任何好文
1
2
推荐一个放心的海淘商城:
英伦大叔好物

👇点击“阅读原文”,任意输入关键词
搜索你想要看的各种英国好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