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人丢到国外。
被告:中国一档新综艺《你怎么这么好看》
原告:国外火爆的改造类时尚节目《粉雄救兵》
后者,Sir每季力荐。
前者,疑似抄袭后者。
王炸炸在节目第一集出来的时候就吐槽过,Sir也转载了(连它都敢抄,心里没点AC数吗)。
没想到。
它引起了更大范围群嘲——
原版节目嘉宾之一Bobby Berk(室内设计师)直接在个人社交媒体怒喷:
真的太令人失望了。
中国版《粉雄救兵》的嘉宾,都是直的。
甚至直接用中文标签点名。
并非粗暴地指骂,而是转载了一篇长文痛诉两个节目价值观的巨大差异和内心愤懑。
在这篇文章里,还更引用了豆瓣上的一条短评:
On review site Douban, one person wrote: “Queer Eye is telling us how to live better. But You are so Beautiful is reinforcing our existing biases and telling everyone to live a life that can be accepted by the public.”
在豆瓣上,有人写道:“《粉雄救兵》告诉我们如何更好地生活。但《你是如此美丽》强化了我们现有的偏见,告诉每个人要过一种公众可以接受的生活。”
对。
他的愤怒也是我们的愤怒。
本尊季季9分+
《你怎么这么好看》,4.6
为什么?
Sir不喜欢做落井下石的事。
但这次,Sir要忍不住破戒了。
因为《你怎么这么好看》暴露的,是国内一部分创作者的鸡贼与利欲熏心。
不是蠢,而是
废话不多说——
关门,放狗。
两档节目从取名就分出高下。
中国版《你怎么这么好看》。
重点?
简单粗暴——好看
原版,无论是译名《粉雄救兵》,还是原名《Queer Eye》,都致力于更深层的改造。
“救”,不仅救外表,更救心态、救生活方式。
而Queer,本就是同性恋群体对所有外界歧视的反讽。
总结起来,原版的重点——包容
可惜,中国版只“抄”了最表面一层。
而且还没抄会。
看看节目里的嘉宾,他们真的有让素人变“好看”吗?
和《粉雄救兵》的配置如出一辙:
嘉宾分管美妆、心理、家居、饮食、穿搭。
吴昕,美妆提案官。
那她在里面干了什么呢?
头发,是找发型师剪的。
好不容易设计个发型,是听改造者说自己喜欢赫本,于是……
简直复制粘贴一顶假发。
化妆,是找了化妆师化的。
为数不多自己设计出来的妆容,还得靠范湉湉的瘦脸贴才能完成。
且不说这化妆技术如何……
大费周章的妆容,根本不可能在日常使用。
节目关心的,不是真正的妆容建议与可操作性。
而是炫技和改造后那瞬间的夸张对比
下一个。
范湉湉,美食提案官。
从介绍美食,慢慢到介绍做饭神器。
但这种锅的安全系数如何,质量如何,或者使用场景如何与素人特点结合,一句不提。
做饭拍成电视广告,厨艺展示。
唯独,与做饭的人无关。
再下一个。
黄吉作为家居提案官,为三岁的四胞胎们设计的儿童房,好看是好看。
但,完全忽视作为儿童床最重要的因素:
楼梯是否安全?
四个孩子是否方便母亲逐一照顾、查看?
四个孩子是否愿意分床睡?
改造前,没有咨询主人意见。
改造后,也没有解释这样设计的详细理由。
注意到了吗——
变“好看”的是谁?
是节目,是嘉宾,但绝不是被改造的素人。
但以上这些还是小问题。
信Sir——
节目在价值观上展现的丑陋,远比行动上的无能更可怕。
《你怎么这么好看》明显倾向改造女性。
前面改造对象都是女性,嘉宾也大多是女性。
但在节目眼里,什么是女性?
看待女性的眼光,让节目三观直接崩塌——
女性,是被别人欣赏的商品。
看服装顾问,韩火火。
他如何帮女生们选衣服?
面对不够女人味的女博士,上来就挑高跟鞋。
节目组打出字幕:“女生必备”。
面对老派的退休医生。
上来就塞一件荧光黄外套,根本不顾对方拒绝。
面对忙碌的孩子妈。
上来就给一套礼服,甚至夸张地惊呼——
“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好看!”
但。
这些行为的潜台词是什么?
——你穿平底鞋做研究,就不够“女人”。
——你穿得老派,就无法吸引别人目光,不够“年轻”。
——你为孩子牺牲的样子,真丑。
没完。
女人,还是别人的附庸。
第一集最后,嘉宾给改造后的素人送礼。
你猜昆凌送了什么?
婚纱。
Sir当下就明白了——
她在用自己的人生,在别人身上复制黏贴出同款的幸福、幸运人生。
送出婚纱那一刻,她还甜甜地说:
“好多女孩都幻想自己穿婚纱的样子。”
但Sir真的想问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总认为,女孩子就只会为婚纱而兴奋。
女孩不能幻想穿上工作套装的样子?
女孩不能幻想站在领奖台的样子?
女孩不能幻想自己的研究成果获得世界肯定的样子?
不止昆凌。
更多的输出,“藏”在节目组的潜台词里。
比如,亲友的“劝”。
第三集的姜丁天,在与母亲、妹妹相聚时。
妈妈流着眼泪,擦着鼻涕说:
她说她有一段时间特别的失落
处于低谷期
我心里还暗暗高兴了
一定处男朋友了
比如,主角的“言传身教”:
工作了50多年,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的知书达理的医生,在台上深情地为女孩们总结:
人,总归是回归到家庭中的
这是改造节目?
Sir觉得更像是七大姑八大姨催你结婚的节目
最后,也是最让Sir反感的——
女性,是活在共识中的弱者。
一个场景,反应了许多人对女性的刻板印象。
节目要为饮食清淡的女医生改造食谱。
美食官第一个想到谁?
不是女医生本人。
而是她儿子。
于是,节目教她做汉堡,因为能讨好儿子。
更让人心酸的,是女医生本人的反应——
以后有烤箱了
儿子喜欢吃
老妈给你做
一切看起来都没问题啊?
问题,就在所有人对这一共识的顺从:
女医生喜不喜欢吃,无所谓,儿子喜欢就好。
以上种种,让Sir想起《82年生的金智英》中的一幕。
金智英在咖啡厅撒了饮料,背后人纷纷议论,并对她安上一个称号:
“妈虫”。
节目组不就跟这些人一模一样?
但至始至终,节目根本没觉得这些问题是问题。
为什么?
不是因为他们不关心女人。
而是,他们根本不关心“人”。
留意节目每一期的短标题。
主角是谁?
不是被改造的素人。
吴昕、昆凌、范湉湉才是。
这就是所有崩塌的开始——
之于节目,人不是人,只是被改造的工具。
而这,也是不少国内真人秀做不到“真”的原因。
“人”的缺失,“秀”的崛起。
于是,大片节目沦为让人反感的说教。
《我家那个小子1、2》——
大型催生现场。
《我家那闺女》——
大型逼婚现场。
《我最爱的女人们》——
大型婚姻劝退现场。
《做家务的男人》——
大型为家庭付出的女性吹彩虹屁现场。
……

真的够了。
所以,归根结底,《好看》与《粉红救兵》真正的差距就在——
前者并没有,也并不想去看到人的完整性。
所以,前者的素人并没有真正完成“改造”。
我们的确看到她们最终“好看”地坐在丈夫面前。
但说的话,并没有任何变化。
她最希望老公说的,不是“我爱你”。
而是:
你别动 放着我来
除了好看了之外,什么都没有变。
这个常年照料4个孩子的妈妈,依然疲惫、无助、压抑。
我们认真看看《粉红救兵》怎么做。
去日本那一期,其中也有一对日本夫妇,常年过着无性的“宿友”生活。
这群gay蜜的改造对象,并不是把太太改造得性感,迷人。
而是先对先生“下手”
为男主人建立起自信心,让他恢复与世界沟通的桥梁。
如果你无法跟自己相处
那你怎么跟你太太相处呢?
△ 字幕来源:天天字幕组
跟老婆多年没那啥性冷淡的诚人,也是一个极度自卑的人。
他们为他建立的一个台阶就是,去挑衣服。
诚人怕挑错了难堪。
但老谭却循循善诱,你要错了,我会给出我的意见的。
合理守护住了诚人敏感的自尊心。
这就是对“人”的尊重。
可贵的是,这种尊重体现在他们的每个细节,融入每时每刻的日常。
比如,他们总能在改造者家里发现一些奇怪的衣服。
怎么做?
第一时间,穿自己身上。
不管合不合适,先玩一顿再说。

一步,就是对他们的认可,从小物件到平时穿的服饰开始。
我们再说他们下一步的改造。
建设心灵。
自卑的漫画家香衣,因为觉得自己身材太胖,所以非常的自卑。
卡拉莫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是个非常美丽开朗的女人

提高她在陌生人眼里的个人自信。
之后,卡拉莫又安排了另一位神秘嘉宾与香衣对谈。
日本谐星,渡边直美。
面对一个富有正能量的偶像,谁还会自怨自艾自己的身体不完美呢。
香衣靠着一步步的引导,开始慢慢自信。最后一招,才是给她做妆发。
漂亮,不过是自信的锦上添花。
就连50多岁的护士大妈,在乔纳森小姐姐的眼里,有个可爱的鼻子,还有张漂亮的脸蛋。

这才是在尊重“人”基础上的“改造”——
水滴石穿的耐心,循序渐进的对谈,最后简单的改变造型,成就自己,才是打开改造对象心扉的重要关键。
国产节目真的就做不到吗?
不是的。
Sir还真从《好看》里看到了。
虽然只一瞬间,一个画面。
但却比节目任何一个镜头都来得温暖。
当期结尾,素人方静出场,身穿着婚纱,却脚踩帆布鞋。
Sir相信,这身装扮是她自己最满意的模样。
因为——
我变了。
为我而变。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小田不让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