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结肠癌,父亲是个老糖尿病患者,女儿刚三岁多,自己是一个基层家庭里的全职家庭主妇,而丈夫每个月五千多元的收入,要在天津养活一个三口之家。
这是我们公号的一位特约作者迷宫猫的真实人生。我原先只知道她零星的故事,了解得多了,我跟她说:写写你自己的故事吧。
我们会看到一个基层全职家庭主妇所遭遇的真实人生困境,会看到她顽强的自我救赎。
真实,最动人心。
yours 非非马
作者:迷宫猫
01
我和老公在婚前就商量好,一辈子丁克。可结婚两年多后,我竟意外怀孕了。这时机可真不妙,我那时刚从熬了七年多的机关派遣岗跳槽,在一家小公司做旅游内容编辑。
我还在试用期,一跟老板说了怀孕的消息,直接被劝退回家了。
我女儿出生在2016年5月。她才出生第三天,就因为低血糖转入中心妇产医院,一住就是十三天,花了一万九千元。当时,我老公的月工资单才四千多。

孩子出生前,老公对我怀孕这事很不开心。可见到孩子第一面,老公马上就变身“女儿奴”,整天围着孩子转。而孩子患上低血糖,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惊吓。一回到我的病房,他就忍不住唉声叹气,几个老人也情绪低落。
不断积聚的压力,很快就炸出了暴雷。
在医院,婆婆和我妈很快因误会闹出口角。孩子出院回家才几天,他们再一次大吵,我妈被气得扭头就走。直到孩子一岁多,两个老太太才和解。

经历了这一连串的“兵荒马乱”,我是真有些产后抑郁。但我努力不让大家看出异常。
更让我添堵的,是请来的月嫂。她对我百般挑剔,“恨铁不成刚”,经常摆出一副人生导师样来训诫我:

“你看,你那么年轻,在家不挣钱怎么行?”
“冲老公伸手,这手心朝上跟手心朝下能一样吗?”
总之,此刻的我就是一个没钱、没人脉、没机会的“三无主妇”。没价值感不说,还要被外人当面指指点点。而我,也显然不是唯一一个。翻翻微信朋友圈、贴吧、论坛,我看到了很多景况相似的主妇,她们的哀怨大同小异。
话说这月嫂对我实施了一个月的“精神轰炸”,似乎格外享受“训话”的乐趣。某天,我突然就想:她的生活多半也是暗礁遍地吧,但是借着和我做对比,她的焦虑就被巧妙地“转嫁”了出去。
等月嫂终于完成了任务,我以为耳朵终于能消停一下,哪知另一番“精神轰炸”开始。
02
月嫂离开后,公婆开始担当育儿主力,我打下手。
因为我不挣钱又不太擅长家务,时常被他们数落得一文不值。
老公对我也心生不满,他觉得我不工作赚钱,已经成了几家人的财政负担。一次,我妈告诉我,
我老公曾经跟她暗示,想让我娘家包了我的零花钱。
那天,我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你还是赶快去找份工作吧,在家里也不轻松,还整天被他们说这说那。
我当然明白,女人有独立收入的的重要意义。全职主妇,其实是一份“高风险职业”。
在国内,舆论上对全职主妇其实很不友好;甚至会有一些女同胞认为,女人甘心做家庭主妇,是因为自身不够上进;而在法律层面,对主妇合法权益的保障也不到位。
我心里很明白,得尽快独立自主、自己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可问题是,家里人并不同意我去找工作。至少,在孩子一岁之前,他们不同意我出去工作。
终于等到孩子满两岁,我也过了35岁。

去四处应聘,HR们一看年龄,第一关就把我刷下来了。而即使过了首关,他们也必定会问我:“家里孩子多大?”“平时谁管孩子?”“加班有问题吗?”
在求职路上奔波了几个月,我先后在两家公司应聘到文案职位,可都是不到一个月,就被开回家。
记得几年前,我还在机关做派遣工,那时就有朋友提醒我,我的技能与观念已经与社会严重脱节,必须好好筹划将来。我因为生孩子在家呆了很久,也没有及时更新自己的知识和技能,进到职场完全“招架无力”。
作为文案,我却连自媒体排版软件都用不熟练;因为长期“与世隔绝”,我和年轻的90后、95后同事们也找不到共同话题。等待我的,当然只有“职场败犬”的结局。
公婆见我的求职路如此不顺,更加心生鄙视。当着孩子的面,他们随意数落我。有时我管孩子,孩子闹情绪,公婆也会过来干涉。久而久之,孩子学会了控制老人的情绪,在大人之间浑水摸鱼。
我当然不甘心就这样“败退”,于是又试着做微商代理。
我找的都是正规厂商,货品质量过关,不是传销拉人头,也不要求先垫款。但坚持做了一段时间,也没赚到钱。

说到微商群体,全职妈妈只是他们中的一部分,真实比例并非像媒体炒作得那般夸张。妈妈们踊跃做微商的主要原因:一是为了兼顾赚钱与育儿;二是因为,微商的经营方式虽然不招人待见,可也提供给妈妈们一些重新与社会链接的机会,总比闷在家里有收获。
在做代理期间,一个朋友曾向我直言:我在熟人们心中一向是个写作能手,而不是一个微商一个销售。如果我从前就是生意人,或者有销售才干,可能做微商会更容易上手。

这位朋友的点拨,让我豁然开朗,我决定重新规划职业。
深思熟虑后,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做个优秀的撰稿人,能靠“手艺”吃饭,实现经济独立。

这时,我也深刻体会到,选择的确比努力更重要,如果方向错了,再努力也是徒劳。
规划事业,先得真正认识自己,搞清自己的天赋、长项。   
03
只是,命运从来弄人。
2018年,我刚给自己定下一个小目标,母亲没多久患上了结肠癌。而我的父亲,患有糖尿病。
虽然娘家没有伸手跟我要钱,但关于金钱与自我价值感的焦虑,还是霎时间淹没了我。
在这种强烈焦虑感的驱动下,我一边照顾母亲,一边回到了“课堂”,重启我的“学习之旅”。
这一路上,我报过小说打卡训练营、剧本创作课、提升学习力课程…学费不算多,可大多缺乏变现渠道。

这样辗转到2019年,一个好群友给我推荐了一个读书产品变现训练营。这个学习让我第一次真正地了解阅读市场的需求。30天训练营结束后,我顺利获得训练营的三枚奖励徽章,打卡作业还屡获好评,曾入选过优秀作业。
同时,我坚持在散文、非虚拟写作、短篇小说等方面练笔,居然还零星地被几个平台选用发表了。一时间,我信心大涨。
重启“学习”以来,我顽强地坚持每日大量阅读,也尽力紧跟社会动态。我以前就对各类社会议题很好奇,也很热衷于讨论相关问题,孩子一岁多,我就抽时间去一些优秀的公号读者群潜水,还积极参与讨论,就为了重新了解外面的世界。我就是这么加入非非马公号的读者群的。
因为在群里经常讨论发言,经常给文章留言,我被非非马姐姐注意到了。她居然愿意给我这个无名小卒提供一个为平台撰稿的机会。当天,我激动得都失眠了。
我在非非马公号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宝岛第一美人的幕后传奇:情爱是女人的修罗场|HerStory》(可在推荐阅读里点击阅读)
我的第一稿只写了3000多字,且重头戏放在李敖与胡因梦的离婚纠葛上,其它部分很少涉及,读来就像干巴巴的树桩。

如果是投稿给其它公号,多半就直接被pass掉了,但非非姐却很耐心地启发我:
不要过于在意字数限制,要专注于讲好故事;不要重复已经被写过无数遍的情节,挖掘一点鲜有人写的;学会从读者的角度出发,要在“自己感兴趣的”和“读者感兴趣的”之间,找到结合点。她还教我,如何去鉴别资料真伪,如何挑选文章中的素材,如何把握故事情节的关键点。

我的第二稿在非非姐修改后正式发表,获得了一些网友好评,阅读也不错,让我倍加振奋!
后来,我又发表了一篇以传奇收藏家佩姬.古根海姆为主角的人物文——《两次婚姻,四百多情人,一流鉴赏力:她爱艺术、爱男人,也爱美|HerStory》(可在推荐阅读里点击阅读)
这次撰稿可谓一波三折,先后改了四次。

这篇文章的写作过程,暴露了我的诸多问题:
太急于通过写作变现、写作初心不够纯粹,因此没有沉心去精打细磨文章质量、下意识地忽略文章里的各种漏洞,文章逻辑不严谨、内容不扎实。

非姐给我严正指出了问题所在,严格地指出每一个有疑点的细节。

接下来,我花了不少时间,重新完善材料,又恶补了逻辑课程,重新修改文章。一个月时间,在非非姐的耐心指点下,前后大修了四遍,中间不断要回答非姐对文章提出的各种“质疑”。
最终,它终于“过关”,在公号上刊出了,还被一些平台转载了。我自己也收到了很多鼓励和支持。
对自己这一年多来取得的进步,我有时会感到真“不可思议”。
要知道,天下有多少写作者,终其一生勤恳打磨,只因无伯乐提点,很难提高,一世辛劳尽付流水。任你有卧龙凤雏之才,没机会真的不行!对非非姐以及我身边一直支持鼓励我的老师、朋友、读者,我由衷地感激。
最后我想说什么呢?
女人任何情况下,都需要有经济独立的能力,不论你是否选择做全职家庭主妇;
学习是终身的事,任何时候开始都不晚,中间过程也许千难万阻,但值得坚持,你准备好了,机会才会来,你也才能抓住机会。
还有一点,在成长学习的路上,慢就是快,你以为的“快”,其实很多时候是走远路。

生活的真相,的确就是一地鸡毛,对此,抱怨哀怨徒劳无益,只有自己默默捡干净。
非非马写在后面:
我很喜欢迷宫猫这次取的标题,这也是我唯一一次没改动的标题。
诚如她所言,大部分人的大部分生活,就是一地鸡毛,而我们,最终只有自己默默捡干净。
我相信很多人多少都会对自己的生活感到各种不满意,但看了这个故事,你会不会觉得,啊,原来我已经很幸运——有工作有收入、父母身体健康,虽然也要承受理想受挫、人生琐碎的夹击之苦,但到底,不至陷于会为几百元发愁的困窘。
而即便是陷于巨大的困窘之中,遭遇“不得不”的“节节败退”,我们也仍要在“一地鸡毛”的“狗血”人生里,始终保持向前的精神,奋力“自救”。
迷宫猫的“自救”之旅和她最后的总结都很棒。
昨天晚上,她跟我说,感谢我给她机会。我说,到底还是靠的你自己,如果你不主动向我走来,我也看不见你。
迷宫猫,值得我们的掌声,也值得她自己的掌声。
新一年,愿我们都更加勇敢,有收获有成长。
谢谢阅读。如果你想鼓励和支持迷宫猫,欢迎“赞赏”,欢迎点亮“在看”,欢迎分享。
非非马推荐导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