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部名为《白屋农场谋杀案》的新剧正在英国热播,主角由曾参演《仲夏夜之梦 》、《罗密欧与朱丽叶》等戏剧,以及《黄瓜》等片的“小狐狸”Freddie Fox饰演。
影片还邀请到了哈利王子的前女友Cressida Bonas。
以及曾出演哈利波特中马尔福少爷的小跟班Joshua Herdman等等。
但除了演员,令人瞩目的还有这部剧本身的情节:
一个郊外的房子里,一家五口惨遭灭门,只有不在场的养子活了下来。
美艳却患有精神疾病的养女,被警方判定为杀人凶手,担负起杀害养父母和两个6岁孩子、而后自杀的罪名。
可案情,却在养子前女友的指控下,发生逆转。
令人咋舌的是,这一切不仅仅是一部电视剧,更是一起真实发生的惨案……
一家五口惨死 养女是凶手?
1985年8月7日凌晨3点多,英国警方接到一个名为Jeremy Bamber的24岁年轻男子报警。
对方表示,自己在家中接到父亲Nevill的电话,父亲告诉他,他的姐姐Sheila在家里拿着枪发疯了,而后电话那头就只剩下背景噪音,父亲像是被强行中断了通话。
这之后,警方赶到Nevill一家的所在地,埃塞克郡附近的一处房子,他们没有贸然进入,因为担心报警电话中的持枪人员会有什么举动,因此他们拿着扬声器,一边等着武装小队的到来,一边花了两个小时试图和Sheila沟通,但是除了狗叫声,没有任何回应。
于是,他们决定等到天亮再进入屋内。
早上7点54分,警方于后门破门而入,可他们却发现遍地的尸体。
61岁的Nevill身中8枪,倒在厨房里,头部也有受伤。
Nevill的妻子June 则死于楼上,额间被枪击中。
隔壁屋子里则躺着他们的养女Sheila,脖子上两处枪伤,身上一处枪伤。
Sheila的两个儿子倒在卧室里,两人的头部都中了好几枪。
5个人,总共大概25枪,大部分是近距离射击,无一生还,这也成为当时英国历史上最残忍的屠杀案件之一。
面对这样的惨案,警方迅速展开了调查。
唯一的幸存者、称自己当时不在白屋农场的Jeremy Bamber在报警之后,就被警方告知前去农场会面。并且警方在等待的时候,就在屋外对他进行了问话。
(剧照)
他告诉警方,父亲打来的电话最后像是被人强行打断,又说自己和姐姐相处得不多。
警方问他Sheila是否有可能“拿着枪发狂”, Jeremy Bamber回答道:“我不知道,她是个疯子,一直在接受治疗。”
(双胞胎小孩)
警方询问为什么他的父亲选择打电话给他而不是报警时,Jeremy Bamber则说他的父亲是那种不愿家事外扬的人。
彼时的Jeremy Bamber看上去还十分冷静。
(图源:wiki)
等到法医被叫到现场,证实一家人的死亡之后,Jeremy Bamber变得十分震惊和崩溃,他哭着颤抖着,似乎快要吐出来。
而这一边,警方在一番调查之后,认为真相简直唾手可得。
Sheila是一名模特,有过失败的婚姻,还因患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和厌食症接受着治疗。
除了服用抗精神病的药物,她还吸食可卡因,并因此有4万英镑的毒品债务,也常和年纪大的男人发生关系。
再加上她和养母的关系一度十分紧张,枪上也有Sheila的指纹等等。
于是警方认为,是Sheila在精神病发作之后,杀死了自己的家人。
媒体也纷纷对此进行报道,一名漂亮模特成为杀死一家人的凶手,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绝佳的故事。
他们在报道里写道:
“28岁的离婚者Sheila Bamber,首先开枪杀死了她6岁的双胞胎儿子,而后开枪打死了试图用电话求救的父亲,接着杀死了母亲。最后将枪口对准了自己。“
一切似乎得出定论了,Bamber一家的尸体被火化、下葬。Jeremy Bamber在葬礼上悲恸嚎叫,情绪激动到需要人搀扶的样子,还被媒体拍了下来。
(图源:ITV)
(图源:News Group Newspapers Ltd)
但是事情却朝着人们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案情出现反转 养女实为被害者?
一些警探开始怀疑,凶手真的是Sheila吗?
1985年8月4日,也就是谋杀案发生前三天,Sheila才带着孩子来到白屋农场,打算与养父母共度一周。周围看到她的人表示,她没有任何异常。第二天,两个农场工人看到她和孩子们在一起,看起来十分愉快。
但是犯罪现场的一张照片显示,有人在双胞胎睡觉卧室的柜门上刻了一句话:“我讨厌这个地方。”那么,这真的会是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甚至很是开心的Sheila做的吗?
再者,Nevill虽然61岁了,但是他体格健壮,身高6英尺5英寸(1米96),以前还是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瘦弱的Sheila真的能够与之抗衡吗?
另外就是Sheila的健康问题,其主治医生告诉过调查人员,哪怕她确实存在精神不稳定的症状,但也远没有达到实施谋杀所需要的暴力程度。况且,就算是存在家庭矛盾,那也是养母和Sheila关系不好,她和养父以及自己的孩子关系都很好。
Sheila的前夫也称,尽管Sheila有时候会扔东西,会打他,但是她从来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她会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杀死自己的两个儿子吗?
可是不是Sheila的话,又会是谁呢?
1985年9月7日,凶杀案发生一个月后,一个关键的人物出现了:Julie Mugford,Jeremy Bamber的前女友(案发时还是女友)
(图源:PA)
她告诉警方,自己在8月6日9点50分左右接到Jeremy Bamber的电话,说他很生气,还提到“就是今晚了”。
7日凌晨3点到3点半之间,她又接到了Jeremy Bamber的电话,Jeremy Bamber对她说“一切顺利,就是农场出了点事,我一晚上都没睡……再见宝贝,我很爱你。”但是当时她太疲倦,就没有多问出了什么事情。
但在案发过后,Julie曾经听到他说了一句:“我应该当演员的。”
她也想到,Jeremy Bamber曾在一年之前告诉过自己,他希望可以摆脱他的家人,摆脱他“年迈”的父亲和“疯狂”的母亲,还有烦人的双胞胎侄子,以及毫无活着价值的姐姐。而他的父母掏钱让他姐姐住进了昂贵公寓,也让他十分恼火。
他还曾说过要怎么杀了他们,用安眠药,用枪,然后一把火把房子烧了,而Sheila会是一个很好的替罪羊。
这种种迹象放在一起,就显得十分可疑。
有了这个证词之后,警方很快将Jeremy Bamber逮捕,对他展开了调查。这时候,其他人也开始诉说他们心中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了。
Jeremy Bamber的一个叔叔说,3月份的时候他们谈论过一次安全问题,Jeremy Bamber 当时来了句:“我可以杀任何人,我甚至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自己的父母。”(后来Jeremy Bamber否认自己说过这句话)
(图源:PA)
一名农场工人说,曾经听到Jeremy Bamber称不想姐姐分他的财产。
毕竟他的养父的职业从一名前皇家空军飞行员到一名农民,家产还是很殷实的,除了农舍的房子,他们还有300英亩的土地,一辆大篷车,以及伦敦的一处房产等。
父亲Nevill的前秘书也说,Jeremy经常和家里人对着干以激怒他们,只要他去父母那里,就会有争吵,尤其是凶杀案发生前的那几周。
他的其他亲戚和朋友们还说道,在葬礼之后,曾经看到他谈笑风生,称自己是老大了。
并且家人去世后,他开始出售家人的财物,购买大麻,筹备旅游,还曾试图以2万英镑的价格,把Sheila的裸照和自己的人生故事卖给太阳报。
也就是说,Jeremy Bamber是存在作案可能性的,可是光有嫌疑没有用,证据呢?
警方调查不力 破案疑云重重
寻找证据并不容易,警方过早确信凶手就是Sheila,导致他们调查得极其不专业:不戴手套移动凶器,案发好几天过去才检查指纹,以至于犯罪现场没有得到彻底搜查并且早就被破坏,证据没有被记录或者保存。
(剧照)
甚至在案发几天后,警方把血迹斑斑的毯子和床上用品给烧掉了,理由是为了不伤害Bamber家的感情(????),以及案发三天之后,Jeremy Bamber和其他家人就拿到了房子的钥匙。
这个时候,想要搜寻证据,可谓难之又难,但随着警方转变调查思路,不利于Jeremy Bamber的可疑点还是一个个浮现了。
警方又分析了作案工具,那把步枪上面除了Sheila的指纹,确实有Jeremy Bamber的指纹,但是他说自己在那天的早些时候,曾试图用这把枪射杀兔子。
(图源:PA:Press Association)
Jeremy Bamber的堂兄弟们给了警方一个布有血迹的消音器,他们说在一个柜子里找到了。警方通过血迹检验得出这就是凶手行凶时所使用的,但是Sheila不可能在自杀之后又把消音器放在那里。(但也是这些堂兄弟,占有着Jeremy Bamber养父所持有的土地和房屋,并且知道Jeremy Bamber一旦继承就会将这些资产卖掉,所以日后Jeremy Bamber也以这点鸣冤)
警方又注意到,Sheila的脚很干净,如果那晚她真的因为精神病发作杀人了,那么她的脚上不可能滴血不沾。她长长的指甲一直完好无损,也可以看出没有做过激烈动作或者打斗。
(图源:miscarriageofjustice)
警方还根据所开枪的数量推断出,在杀人过程中步枪弹匣最少要装两次,那么Sheila手上理应能提取出铅尘和润滑剂等,但是没有。
另外她脖子上中了两枪,如果是自杀也难以做到扳动第二次扳机。
再加上,家里的三台电话也有异样。这三台电话共用一条线,厨房里有一部有记忆功能的无线电话,以及一部米色数字电话,卧室里还有一部旋转电话。
但是警方进入案发现场时看到的是,旋转电话被插到了卧室的端口上,听筒被拿了下来,数字电话被放在一堆杂志下面,如果Sheila杀了人而后自杀,又为何要把电话重新布置一番?
那么如果Sheila不是凶手,Jeremy Bamber称父亲说Sheila拿着枪发狂了,就成了谎言。
而电话也就成了一个重要的争议点:到底是不是Nevill打的呢?
需要注意的是,当时英国电话公司是不会存放电话记录的。所以这起案件中的所有通话没有确切的时间记录,给刑侦带来了很大困难,也给了凶手解释的空间。
检方提出,那通电话是Jeremy Bamber自己打的,他在拨出之后,没有把听筒挂回去,伪造通话的假象,制造不在场证明,而后栽赃给自己的姐姐。
他们认为,Nevill当时全身血迹斑斑,如果他打了电话并被打断,那么电话上势必会沾有血迹,但是同时他们也承认,他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对电话进行血迹检验。
(剧照)
况且案发那天凌晨4点半的时候,英国电讯运营商对房屋内电话线进行了检查,发现电话是通着的,接收员能听到狗叫声。
如果Nevill打给了Jeremy Bamber,到了4点多电话还是通的,后者怎么能够报警呢?
以及,花园里还找到了一个可以用来进入房屋的钢锯。(已经在屋内的Sheila没必要使用)
法庭一锤定音 争议延续至今
最终检方认为,Jeremy Bamber出于仇恨和贪婪,在8月6日晚上和家人共进晚餐之后,于10点左右驾车回到自己的家中。而后于深夜(或者凌晨)骑着自行车从小路回到农场,从楼下卫生间的窗户进屋,拿着装有消音器的步枪,杀死了父母、侄子和姐姐。
(A是Jeremy Bamber居住地  B是凶杀案现场)
接着,他将枪放置在了Sheila身边,伪装自杀现场,又在意识到装有消音器的步枪太长,Sheila无法扣动扳机后,将消音器取下放在了柜子里。
之后他便骑着自行车回了家,3点钟左右打电话给自己的女友,3点26分再报警,刻意透露出姐姐很熟悉枪支的信息,使得警方不敢贸然闯入。
在声称接到所谓父亲打来的电话之余,他没有打电话给农场的工人(他们肯定比其他人能够更快赶到),自己开车去农场也故意拖延了时间慢慢赶到现场。
但Jeremy Bamber方持反对意见,他们称其前女友对证词撒了谎,因为他们要分手,而她想阻拦他和别人在一起。
同时还提出,没有任何人看到他骑着自行车往返农场,没有找到他沾有血迹的衣服。并且解释说当晚没有尽快赶到房子那里,是因为他接到父亲的电话之后很害怕,花园里的钢锯也不能证明什么,案发之前和之后他都有好几次是通过窗户进入屋子里的。
他们还称Sheila可能在进行一种仪式行为,把消音器放回柜子里,给自己洗干净再换好衣服,而后再自杀等等。
Sheila的一个前男友还向法庭提交了一份书面证词,称Sheila有一次因为打电话时电话断了而情绪失控,捶着墙称电话被窃听了,说自己被魔鬼缠上了,所以他很担心她身边人的安全。他还说Sheila对她的养母有一种深深的厌恶,但这种说法后来被Sheila的前夫否定了。
法官告诉陪审团,有三个关键点:第一,陪审团相信Jeremy Bamber还是相信他前女友的证词;第二,Sheila脖子上的第二枪(致命的一枪),是否是戴着消音器的,如果是,那她根本无法做到;第三,Nevill打了那个电话吗?如果没有,那就是Jeremy Bamber撒谎无疑。
最终,陪审团在审议了九个半小时之后,以10比2的比例裁定Jeremy Bamber有罪,并对其处以终身监禁。
直到如今,围绕着白屋农场谋杀一案依然存在着不少争议。Jeremy Bamber仍有大量的拥趸,很多人认为这是一桩大冤案,觉得Jeremy Bamber是无罪的,是警方破坏了证据,而凶手就是Sheila。
(2016年拍摄)
而另一边,媒体指出这起案件显示出警方的疏漏和无能,"doing a Bamber"也一度成为警察内部的俗语,意为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那栋房屋里五条人命,以及整个判案过程,不仅拷问着人性,也拷问着警方。
不让死者蒙冤,不让凶手逃之夭夭,应该是我们对生命最后的维护啊。
source:
https://www.thesun.co.uk/news/10713842/white-house-farm-jeremy-bamber-female-admirers-love-note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hite_House_Farm_murders
http://www.bailii.org/ew/cases/EWCA/Crim/2002/2912.html
听说
把【报姐】设置为 ☆星标☆
更容易抢到C位哦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