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带走六条生命的地陷带给人们的震撼表现在两方面。首先,这场看似突然、单一的灾害背后是相当复杂而脆弱的城市地下环境;其次,地陷情况复杂,救援难度大。
记者 | 董冀宁
实习记者 | 岳影

突然的地陷
▲▲▲
1月13日下午,青海省西宁市南大街长城医院门前突发路面地陷,一辆正在进站的17路公交车陷入坑内。据西宁市应急管理局通报,事故已造成至少6人死亡,15人受伤。
在西宁,只有四车道、全长不到3公里的南大街是一条颇为繁忙的道路。它的一端是青海省政府,在它西侧500米,是老牌购物中心王府井百货,而东侧一公里多,是著名的东关清真大寺。除此之外,它还穿过两家医院、全民健身中心、一所中学和数家银行。十年前,拉面店老板刘尕正是因为看中人流量把店选在了这里,他告诉本刊,每天晚高峰,门口堵上15分钟是常有的事。
然而,这种繁忙被突然的地陷打破了。地陷后,这条路两端被设了卡,路面上出现的是挖掘机和吊车,外围拦着警戒线,再外围是救护车、公安的车辆以及后备的救援队员。据通报,现场调用应急救援车辆30余辆,应急救援、公安等1000余人。路面上,一个长二十米宽十米,深度近十米的大坑,是这些人和机器围绕的核心。
事故是突然发生的。现场的监控视频显示,事发的17路公交车正常停靠公交站,停稳,打开车门,站台的乘客涌向车门,这时地陷突生,车头连带着等待上下车的乘客,还有一根电灯,一起栽入了坑中。

事发时,孙万红距离事发地大概30米,当时他正和妻子、女儿一起去超市购完物回家。超市距离家大概只有600米,这段路孙万红走过很多次。半年前他从武警部队退役,目前还没上班,女儿也放寒假了,不然一家人很少这么早去超市。孙万红告诉本刊,当时他听到“轰”一声响,紧接着便看到车掉下去了,“坦白说,我刚开始也吓了一跳,有点不敢过去,直到看到一个行人掉下去了一半,抓着坑沿喊救命,我这才赶紧想着救人要紧,冲了上去。”
监控视频显示,当时有五六个行人上前施救,其中包括一名八九岁的小男孩,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第二次塌陷发生了,周围施救的几个人,包括孙万红在内,也坠入了坑中。更令人感到揪心的是,坑中传出了爆燃的迹象,火光卷夹着浓烟,原本围观的人群发出惊呼,迅速散开。


但据孙万红称,爆燃在坑中的影响并没有图像看起来那么大,“爆燃应该是由电线短路造成的,一声巨响有点吓人,但因为坑很深,烟雾大都向上飘,所以没带来太大问题。”据他描述,包括公安、消防在内的外部救援力量来得很及时,大约十几分钟后,他和另一个人在周围人的帮助下从坑中爬了出来,“当时,消防已经在准备绳子了。”


掉下去后,孙万红组织大家聚集在大坑边缘坑壁相对夯实的区域。爬上来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办法坐下,随后被救护车送往医院,发现第三节腰椎粉碎性骨折。他确认,几位因参与救援而跌落的路人,包括那位男童,均没有受到太大伤害。
只有一名十七八岁的男子遇到了一些麻烦,他掉到了大坑中间,那里全是淤泥,他在快速向下沉,很快,淤泥没过了他的大腿。
这是孙万红唯一意识到凶险的时刻,他们几个人费了挺大的劲才把这个小伙子从淤泥里拉出来,他原本准备扶着那根掉下来的电灯用力,但发现灯在漏电,他望向上面,市政的各种管线,供水、污水、电气密布在那里,其中供水管断了,自来水源源不断地洒向坑底,与松散的土质形成黄泥。
而这,是旁边那辆17路公交车面临的主要问题。
最大问题是水
▲▲▲
青海绿舟救援队到现场的时间大约是下午六点,地陷发生半小时后。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当时具备行动能力的伤员已经全部获救。“对于有行动能力的人来说,救援人员只需要帮他们砸破车窗逃生,这并不困难。”绿舟救援队队长夏萍告诉本刊。
但对失去行动能力的人来说,消息并不乐观。
现场经过两次塌陷,路面的状态并不稳定,出于保护救援人员的考虑,在救援了第一批被困人员后,现场救援力量首先使用挖掘机扩大和加固了作业面,而像绿洲这样的民间救援力量,虽然响应应急指挥部征召来到现场待命,但是自始至终没有被允许进入救援的核心区,而只是在外围从事一些护栏拆解之类的工作。“为此还有家属和我们队员发生了冲突,他们会说你们为什么不下去啊,我家里人还在里面呢,我们只能和他们解释,现场条件不允许,这种救援任务首先要保证施救者的安全。”

出事的时候正值晚高峰,越来越多的家属涌向事故现场。夏萍见到一位哥哥在找妹妹,情绪完全崩溃了,“说是自己的老婆在医院做产检,妹妹下班后来陪她。他一个劲在那说,‘这都要下车了,怎么出了这样的事’。”夏萍并不知道她妹妹的具体情况,只能安慰他还有希望。
一位参与了救援的消防人员向本刊透露,现场最大的问题是水,“供水管道在短时间内被切断了,但是下水管道连着千家万户,没有总阀门,短时间内没有切断的方法。“另外,这名救援队员还分析称,因为地面下出现了巨大的空洞,“很有可能是之前就在持续地发生漏水,所以不清楚底下究竟有多少淤泥。

一个重要的参照是,事发时,17路公交车尚有大半截身子露在外面,但是等到当晚九点多指挥部决定用两辆吊车将公交车从淤泥中吊出时,公交车只剩下一个尾巴露出地面了。西宁市应急管理局拒绝了本刊关于救援细节的采访请求,但上述消防人员提到,虽然不清楚现场的水深和水底环境,但可以肯定的是消防部门“已经出动了几批潜水员”,截至发稿,最新动态是,“尚有一位失踪者未找到。”
难以预测的道路塌陷
▲▲▲
如果算上2019年12月1日,广州市广州大道北与禺东西路交界处地铁十一号线上方路面发生地陷;12月12日,福建厦门地铁2号线吕厝路口,配套物业开发地块施工现场发生约500平方米塌陷;这已经是两个月来第三起大型路面塌陷事故。
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地下管线专业委员会常务秘书长刘会忠接受本刊采访称,道路塌陷主要有地质结构、外力扰动、管线本体事故三方面原因。在地质结构方面,南方流沙层比较多,西北地区则多湿陷性黄土,土壤可能突然发生变动,造成地面塌陷;在外力扰动方面,轨道交通施工、大型基建项目都有可能改变地质的原有结构,如某城市的一条地铁线有一部分建在古河道上方,形成了许多空洞,就像人为造成了一个地震带,破坏了当地的地质平衡;此外,管道老化也是常见的原因,在各类管线中,供水管和排水管两类管道的损坏最容易造成地面塌陷。
“为了应对越来越多的城市道路塌陷问题,部分地方政府出台了‘城市体检’政策,定期对城市基础设施进行评估检测。但是,目前的道路检测多重地上而轻地下,因此也潜藏着很多安全隐患。”刘会忠说。
据他介绍,目前国内主要有两类检查道路隐患的方法,一是管道内检,运用闭路电视摄像检测机器人进入管内进行检测的方式,对管道进行地毯式精细化排查,发现问题就及时进行封堵或者修复,很像人体的肠镜;另一种方法是雷达探测,即用雷达的方式对城市道路进行检测,类似于人体的CT扫描。但是,我国现有的雷达探测技术还不是很成熟,“一方面,我们只能检测出较为浅层的空洞,另一方面,受全国各地复杂地形的限制,对于像盐碱地等地质结构,雷达探测还无法发挥效果。”
此外,技术手段并不能完全避免塌陷事故的发生,兰州就曾经在道路检测之后不久又发生了道路塌陷事件,这是由于湿陷性黄土的特殊结构造成的。这种黄土平时非常坚固,但遇水就容易松散塌陷。据刘会忠根据现有信息分析,西宁此次的道路塌陷很可能也与此有关——据西宁晚报报道,事故前一天西宁有大范围降水,雨水通过排水管道的接口处渗入到地下,致使大面积湿陷性黄土流失,因此造成了路面塌陷。
刘会忠说,他们目前正在筹备做一个全国地质结构的雷达图谱,但这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关系到组织架构、资金支撑、技术保障、人员素质等多方面因素,这需要动用整个国家的力量,动用公共财政投入资金成立专门的部门来做这项工作。
(文中刘尕为化名)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年里美味

买它!
▼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