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地球知识局
作者:酸奶没泡沫
澳大利亚烧了四个月之久的森林大火仍在继续,有1400多公里的海岸线都在燃烧(等于从东北一路烧到了江浙沪),山火过火面积已经超过7.2万平方千米,至今造成至少25人死亡,数百万公顷的森林被毁,破坏力比亚马逊火灾、加利福利亚火灾规模大好几倍。
烧了91个纽约,真是厉害了
在森林大火势头最猛时,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却去了美国夏威夷度假。所以即便他回国后屡次保证会尽力帮助消防员扑灭大火以做弥补,人民还是没有原谅他。
不过这位总理并不可怜,可怜的是那些灾民,被毁的动物植物,和澳大利亚的焦土。
话说又回来,为什么这场山火像百集连续剧一般烧不尽,扑不灭?
杯水车薪(图片来自:Jason Benz Bennee / Shutterstock.com)
“大火天气区”
在12月初的文章中我们已经解释,此次大火出生于澳大利亚夏季炎热干燥、以及易燃的桉树遍布的环境中,又在全球变暖的大环境下猥琐发育。
桉树没了,考拉也就没了(图片来自:wikipedia@Arnaud Gaillard)
到了12月中旬时,澳洲天气预报的预测已成现实,国内大部分地区遭受强烈热浪袭击,多地创下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天,全国平均最高气温为41.9摄氏度,个别地区甚至直逼50度。
2019年是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图片来自:澳大利亚气象局)
热也就罢了,这个春天(南半球的春季)还是极干的一个。
2019年春季是澳洲气象局120年降雨记录中最干旱的季节:以往11月平均降雨量约为100毫米,但今年只有18毫米。这不仅导致该国重要农业产区受灾,也为山火肆虐的地区贡献了一把力量。
最近降雨量似乎有望超过平均值了(展望而已,而且量还远远不够)(图片来自:澳大利亚气象局)
在西北强劲的风势下,大火一直燃烧到了今天,重创澳洲的土地。尽管周一下了场雨为澳大利亚东海岸降了降火势,但这也不过是杯水车薪;并且还有预测表明,天气的干燥程度可能会继续加剧,本周末时气温将再次回升,为全国各地的130多场大火助燃。
这场持续多个月的大火主要在澳大利亚东南部,澳大利亚的人口、森林也集中在这一带(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nton Shahrai )
天气与气候条件是大火形成的基础条件,火与自然的相互作用帮助了火势的加剧。
仅在新南威尔士州,目前仍旧存在60起以上未被平息的火灾。一些地方的火焰高度可达到70米,温度达到1000摄氏度;这些浓烈而汹涌的大火产生的烟雾与热量能够与大气相互作用,吸收其中的湿气形成巨大的雨云(也称“火云”),引发雷暴闪电等天气现象,形成自己的“小型天气区”。
大风带着大火在新南威尔士州的蓝色山脉肆虐(悉尼附近)(图片来自:shutterstock@Jason Benz Bennee)
在强风的运动中,这些危险的“小型天气区”能够继续通过火星散布火势,形成新的着火点,这种现象也被称为“余烬攻击”(ember attack)。
一棒接一棒,可无穷尽也(图片来自:shutterstock@elRoce)
这种现象常会造成火灾像流行病一样蔓延,让临近地区躺枪。比如1月1日,新南威尔士州消防人员在驱车前往救火点时,就遭遇了比较凶猛的“余烬攻击”,救火车上也散落大量火花,救援人员迅速被火焰包围,困在其中。
已经牺牲了不少消防员,今年的火太凶了(图片来自:shutterstock@1234rf)
与此同时,“火云”还将烟雾和微小颗粒(也就是气溶胶)汇集到低空平流层中(类似于火山爆发时发生的现象),严重影响空气质量。
火云邪神....(图片来自:shutterstock@PhotosWarren)
戴口罩实在是太难受了...(图片来自:shutterstock@StarTiffy)
所以随着火势蔓延,澳洲受山火影响下没有质量可言的空气也污染到了别国。
上周末,野火烟尘飞越塔斯曼海,飘浮在新西兰北岛,让这里的天空变成了橙色;今天(1月7日),美国一颗地球卫星发现,澳大利亚大火烟雾开始弥漫南美洲。
渡海飘到新西兰好理解,去南美洲有点厉害了(图片来自:shutterstock@elRoce )
志愿者再狼性也不够
大火开烧后,救火的主力并非政府,而是数万名消防员——只不过其中绝大多数是志愿者。
这些志愿消防员已经连续工作数月,有的人甚至每天工作12小时,烧伤的不计其数,他们所受的压力让人不禁开始质疑,这个国家是否过于依赖志愿者?
没有志愿者,这遍布各地的的火情就没得救了(图片来自:Wikipedia@Helitak430)
依赖志愿者其实是惯例。澳洲地广人稀,全职消防员数量有限,一旦发生大面积火灾,即便全部出动也是捉襟见肘。
相比之下,新南威尔士州有全球最大的志愿消防服务机构(NSW Rural Fire Service, RFS),它的力量显然要大得多。
作为全球最大的志愿消防服务机构,负责了新南威尔士州95%的陆地区域和杰维斯湾地区的消防工作(图片来自:wikipedia@Bidgee)
该机构的前身,诞生于19世纪末新州常常发生山火的大背景下,经过百年变迁于1997年形成RFS。如今它仅仅雇用了不到1000名带薪员工担任高级运营和行政职务,主力则是74000多名志愿消防人员。整个新州总人数不过740万,除去丧失行动能力者,意味着大约不到100个人里就有一名救火英雄。
成为消防志愿者的十个步骤(图片来自:NSW Rural Fire Service)
截至2018年6月30日,该志愿消防机构每年应对大约27000起大小火灾事件,已然成为救火主力。
澳洲显然意识到了这一大群人的重要性,联邦政府也于上周宣布,新南威尔士州的救火志愿者将得到数千美元的补偿。
长期锻炼下来,都是颇有战斗力的(图片来自:shutterstock@Saxon Vinkovic)
但考虑到如今火势给澳洲带来的破坏,以及火灾季还要两个月才能过去的现实,再强大的志愿者们也难以应对被毁坏的家园,于是1月4日,澳洲政府终于宣布部署军事资源帮助火灾救援。
已经有志愿者在这次的大火中丧生(图片来自:twitter@NSWRFS)
澳洲派出3000名陆军预备役人员、 包括该国最大的HMAS阿德莱德(HMAS Adelaide)在内的军舰以及飞机用于协助撤离和灭火,还额外租赁了四架水上轰炸机,资源动用规模之大乃二战以来之最。
(图片来自:twitter@Australian_Navy)
在军队人员帮助下,沿海城镇马拉科塔(Mallacoota)因大火滞留了四天的6000多名居民和度假者在航行了20小时后,于周六抵达墨尔本附近的黑斯廷斯(Hastings)。
在离开之前,再看一眼家园(马拉科塔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Ted Perton )
高层表示,这很可能是澳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和平时期海上救援行动,也象征着澳洲在灾难控制、灾后救援时面临的巨大挑战。
此时,很多国内网友的疑惑“为什么澳洲不早点派军队”的问题也应当得到解答,毕竟在国内,解放军一般是第一时间冲在一线的。
一方面,澳政府确实存在反应迟钝、行动迟缓、不够重视灾情的现象。
比如总理在火势旺盛时竟然有心情度假,又在两名志愿消防员死亡后、以及公众的强烈反对下缩短了一天行程回国,但即便他一回来就去灾区慰问群众,消防员和民众也不愿意与他握手。
为了黑总理的夏威夷之行专门开了个推特号(图片来自:twitter@HawaiiScoMo)
另一方面,澳洲的《(联邦)工作安全健康法》(The Work Health Safety Act 2011 (Commonwealth))对国防军人员参与山火救援做出了限制。灾难发生时,州及领地对保护受灾地区安全和赈灾行动负有主要责任,在应对无力时,才可获得国防军提供的有限支援。
然而澳洲国防军也并未受过专业的救火训练、也没有灭火装备,因此不宜参与军队之外的直接灭火行动。同时澳洲国防专家也表示,由于军队在太平洋和东南亚有其他任务,并不一定有即时应对国内自然危机的能力。
国防军的灭火能力可能还不如志愿者,虽然是志愿者,但是训练也很专业(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ARM Photo Video )
不过,如果此后澳洲发生灾难性火灾成为“新常态”,旧的军事资源配备模式显然应该被打破。
灭火方法其实有限
BBC一份报告显示,每天约有3000名(志愿)消防员在与烈火作战;在过去的一个月中,美国、加拿大等国也已派人派物地进行援助。
(图片来自:twitter@USAembassyinOZ)
在人员分配问题已经造成灭火不力的情况下,灭火方法显然是至关重要。
应对小型着火点,救火车、以火攻火等传统灭火方式是主力,不过由于很多单场大火的前线燃烧长度就已超过60公里,普通救火车存在感降低,所以飞机救火便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肚子里装满了水(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yan Fletcher)
侦察机让消防部门能够直接侦查到人烟罕至地区是否发生火灾,直升机能够帮助被困于某着火点的人员直接撤,而水上灭火飞机能够直接作用于大火。
陆地的火势阻碍了行动,还可以用直升机空投消防员到可救援位置(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ARM Photo Video )
澳大利亚国家空中消防中心(NAFC)机队拥有的大部分是直升机,其余很多机型是采购自世界其他消防机队。本消防季,NAFC机队新购入了500架飞机,包括一架大型DC-10空中加油机,以及6架可以从河流和湖泊中汲水的“灭火力士”飞机。
然而长期干旱,河里的水也不够用了(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yan Fletcher)
但在实际应用过程中,澳大利亚国家空中消防中心(NAFC)机队还是感受到应对不力,认为有必要扩大购机预算应对今年的地狱般火灾。然而澳政府认为这些机队的资金应该由各州本地自己搞出来,便拒绝在飞机购入上花费任何预算。
这一架又一架都是很贵的(尽管澳大利亚的人均GDP是中国的6.5倍)(图片来自:shutterstock@Bumble Dee )
飞机不够用。那其余灭火方法行不行得通?
人工降雨是呼声很高的方法,但并不适合澳大利亚使用。
要进行人工降雨,首先需要水分和云,这两者对干旱的澳大利亚来说是稀缺之物;并且即便澳大利亚有云,也并非适合播雨的那种:只有当云中包含极冷的(-5-10°C)但无法转化为冰的水滴,但同时它们又太小无法自己降水落下时才可能有效,然而澳大利亚缺乏这样的条件。
在自然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再把化学物质倒在云层之上,才能形成降雨(图片来自:Wikipedia)
人工降雨不行,建设防火道的呼声也很高:弄出一片够长够宽的、寸草不生的区域用来制止或减慢山火的蔓延。
一个方法是砍树或烧掉一些树木形成隔离带,不过问题是每个着火区域的地形地势、人口密度等特征并不相同。临时造来不及,提前规划的话澳洲政府显然缺乏这种意识,自己建设小规模的隔离带也不太现实,毕竟靠民众自己测量燃烧边界实在难以实现。
也需要平时训练,临时上阵,大火不等人(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JM Smith)
另一个方法是建立不可燃的边界,通过播撒化学阻燃剂等来实现。然而山火肆虐的背后是不稳定的风向和天气状况,阻燃剂在高温时没准还会分解成助燃剂,这就得不偿失了。
其实也可以让动物来帮忙。
比如去年的加州大火中,深陷火中的里根总统图书馆就是靠着500头饥饿的山羊吃掉了13英亩(5公顷)易燃灌木丛,让图书馆周围筑起了一道防火屏障,才得以保全。
放牧山羊是清除高度易燃的灌木丛等的常见方法,不过属于着火前的一种预防行为(图片来自:赵刚143 / 图虫创意)
然而澳洲大火已经让5亿动物丧失性命,如果动物能够互相感应到生死,不知道会不会有羊愿意过来帮忙。
再看看南澳的骆驼吧,以后不一定能见到了(图片来自:Wikipedia@Jjron)
参考文献:
https://www.nbcnews.com/science/environment/fire-clouds-ember-attacks-how-australia-s-fires-are-creating-n1111451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1-01/fire-fighters-survive-after-being-trapped-in-burning-fire-truck/11836474
https://www.nytimes.com/2020/01/04/world/australia/fires-military.html
https://simpleflying.com/how-planes-are-helping-the-australian-bush-fires/
https://www.cnet.com/how-to/australian-fires-everything-we-know-how-you-can-help-where-to-donate-fundraisers/
https://7news.com.au/news/environment/cloud-seeding-not-an-option-for-drought-ravaged-australia-c-562528
猜你还想看
围观
许晴,美丽不问天命
故事
2020没有文学青年
热文
我的师娘啊,学术还能这么搞
点击购买最新一期《南风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