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新华门的卡夫卡
截止昨天夜里,台湾当局的选举和开票已经完成,蔡英文成功赢得了胜利。
本次大选从投票人数上来看,为历届之最,蔡英文得817万票,韩国瑜得552万票,宋楚瑜也还有60万票,三者相加,总票数达到了1430万票。乍看之下对蔡英文的支持度会感到不可思议,但深入分析之后,笔者有另一个不同的结论。本次选举有选民资格的总人数为1931万,投票率约为75%,和之前一些智库预测相当。从选举结果上看,民进党的胜利是全方面的胜利,不仅是“大选”胜利,“立委”选举民进党也获得了胜利,虽然比2016年少了几席,但其立法院席次分布仍与先前相差无几,可以说民进党的执政局面几乎不变。
这样的投票率显示,其实韩和蔡选举前的疯狂集会与催票,效果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高。1996年以来的历届投票率分别为:76%、82%、80%、76%、74%,2016年投票率则为最低的66%。仅从投票率上来看,本次选举和2012年差不多。2012年的选举情况是这样,马英九得票689万票,蔡英文得票608万票,和本次选举之间的差额,则是年轻人和“首投族”,也就是民进党所鼓吹的“天然独世代”。考虑到年轻人比较容易催票,再加上蔡英文和韩国瑜双方竞选团队大肆炒作“芒果干”和“菠萝干”(即亡国感和被剥夺感),这样的议题参与度即投票率也仅仅和2012年相当。
图片来自微博@台湾事儿君
百年烂党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在选举开始之前一个多月,“政委”金灿荣就已经分析过,国民党最合适的候选人是郭台铭,而不是应该回到高雄地方好好经营的韩国瑜。对于百年烂党是如何把好好的一手牌彻底打烂的,本文就不做具体分析了,只想说“政委”还是太高看国民党了,国民党第一定律(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已经雄辩的表明国民党肯定是党内竞争比大选玩得好,这样擅长内斗的烂党根本没可能实现金灿荣所设想的理想化选举策略。
韩国瑜在选举策略上选择“被剥夺感”来作为主打选题,其实是一个相当可行的选举策略。毕竟国民党虽然黑,但是国民党统治时期还有经济增长可言,而民进党统治的时候就只剩下了比国民党更黑更难看的吃相了,毕竟用领导人的外事专机走私这种事情还可以公开分肥,实在是超越了一般政治腐败的下限。
四年前,老百姓因为马英九统治时期经济增长没有让更多的人分配到,只是与大陆经贸来往密切的国民党贵族“吃到饱”,而产生了相对剥夺感,让蔡英文成功上台;四年后,蔡英文只是成功的让大家都饿了肚子,所有人都没得吃,这时候的被剥夺感,是相对于大陆,相对于台湾曾经经济蒸蒸日上的历史。
如果韩国瑜能成功的唤起民众对二十几年前台湾经济繁荣发展时期的记忆,并与国民党的统治自然而然的联系在一起,能成功的操作两岸议题让选民相信国民党可以带领台湾成功启动经济发动机,或许还真不失为一个可行的策略组合。拥抱发展,拥抱“终极统一”和两岸的共同市场带来的经济收益,足以撬动台湾岛内的社会话题论辩由身份问题转向经济观点,逐渐消弭社会的撕裂和对立,此时岛内民进党的挑拨和其塑造的“天然独”意识形态自然就站不住脚,更不消说所谓的民意了。
但韩国瑜表态“四靠”“over my dead body”,却提不出任何可行的经济政见,只会“发大财”,成功地让民进党把韩粉和傻逼画上了等号,甚至挑拨起了一些传统深蓝家庭的内部矛盾。而国民党中以蒋万安为代表的新生代又频频操作香港议题,搞皈依者狂热,在美国已经显著拉偏架支持民进党的情况下希望以更激进的反对中国的姿态获取美国的认可。这样的选举策略,无疑是一顿骚操作后结果归零。
整盘选举中,国民党既不能给经济界人士和有头脑的中产阶级选民以信心,又无法获取早已站定民进党立场的新生代“天然独”群体的支持。一番操作下来,除了让大陆看清楚国民党的真实想法,愣是什么都没得到。而以蒋万安为代表的国民党新生代,则宣告了多年来对台、对国民党上层人物的工作和联络,基本上没什么成效,我们过去所希冀的和平统一怕是遥遥无期。
选举结束后,新党的郁慕明主席发表了一个声明,全文如图。我能够体会郁慕明在发布这个声明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因为这是在宣告新党自己和和平统一的死亡。当然,这其中诚为可笑者,是国民党一方面从与大陆交流得利,另一方面在香港的相关议题上逢中必反,跟着美国和民进党起舞,自己反对自己,站在民族复兴的对立面上,真不愧是百年烂党。
  图片来自微博@台湾傻事
十九大报告里提到的统一战线其实是一个同心圆结构: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拥护祖国统一和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爱国者,由内而外构成了我们团结的力量。如果连统一战线同心圆结构的最外一层都进不去,那恐怕也就不是人民,不是我们的朋友,而是敌人。很多年后回望历史,那些今天投票给蔡英文的选民或许没有想到,是自己选择了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对立面上。
蔡英文的”民意“与“芒果干”
而从民进党方面来说,2016年蔡英文执政以来,大肆收割经济成果,滥用私人,无视法度,放纵身边人,弊案连连,在这样的执政成果下还能创纪录地得到817万票,比上次还高130万票,只能说明一个结论,年轻人太好骗了。
2019年以来,华人世界最瞩目的社会议题和公共话题就是香港问题,香港问题的实质就是要不要加入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行列里来。我们看到,华人世界中有想搭车的(星国),有热忱的向往母国的,有觉得不想搭车的人脑子有问题的,还有就是利用人血吃馒头的民进党了。
蔡英文赢得选举,所依仗的选举策略就是操弄“芒果干”即亡国感。其实台湾从来没有建成过一个任何意义上的国家,亡国感从哪里来?从想象中来,从身份认同来。通过虚构和炒作香港的情况,吃人血馒头,让民进党成功挑动起了“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所谓危机感,通过简单的偷换概念,让“保卫自由民主权利、抵御亡国感”和投民进党、蔡英文画上了等号。我们也可以看到,在胜选之后,蔡英文立刻发表胜选宣言:“我也要诚恳的呼吁北京当局,和平对等、民主对话,这八个字是两岸启动良性互动、长久稳定的关键。”
这里,民进党构建了一套逻辑严谨的话术,“选民进党是为了台湾,民进党当选以后马上回应选民的心声”,至于蔡英文、民进党到底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和平对等,民主对话”,你高兴就好,这是在浪费台湾原本就所剩无几的筹码和时间。
其实民进党所操持的概念“天然独”是相当站不住脚的,因为年轻人的政治立场其实是很容易变化的,而年龄大的人反而不容易变。根据其“大陆委员会”统计,2019年有200万台湾居民在大陆工作生活,这里面既有年轻人,也有上一代的台商,实际上年轻人更多。之前几年,微信、微博、头条和B站等自媒体网站里,台湾人或许还没有几个,不过现在,写公众号、发小视频的台湾小伙和姑娘越来越多了,而且都在不同程度上接受了我们的政治话语。
至于蔡英文、民进党乃至跟风起舞的国民党常常挂在嘴上的民意,就更经不起推敲。众所周知,封闭环境下群体有趋同心理,当社会的议题已经给定,绝大多数人是不会选择“逆潮流而动”的。笔者还记得多年前在台旅行之时对当地社会舆论的感触,在挑拨对立、强化自我认同、乃至包装多数人暴政为民主这个方面,台湾的几家媒体确实无出其右,简直令笔者叹为观止。往往在这些时候,他们所鼓吹的普世价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当批评大陆时又及时出现。种种骚操作之下,除了让我感到恶心,就是强化台湾老百姓“我们和大陆不一样”的心理意识和身份认同。
本次选举也是一样,原本应该遵循客观、公正立场的民意调查,全是非客观状态下做出的,最悬殊的民调显示蔡英文比韩国瑜支持率高40%,而媒体还将其包装为独立调查。所以,岛民们一日不离开那个完整严密的洗脑体系,就不能真正认识两岸的社情民意,也就无从做出独立的判断。
(这里插一句,在日常交际中因为类似于幸存者偏差的原因,自己和身边人的观点很有可能并不符合社会认知,这一点大家已经非常熟知,所以在信息时代网络就会作为更直接的民意和舆论发生器,但1450和智能水军的出现,让整个台湾都不再存在真实干净的舆论场)
台湾民众为何对”地动山摇"无感?
1996年以来,我们一直以“地动山摇”作为“台独”的后果告诫有关方面。甚至在我们看来,已经形成了支持民进党等同于武力对抗大陆的必然逻辑,于是我们更纳闷的是为什么台湾方面对自己的军事实力这么有自信?为什么今年香港的变化就带给了整个岛内“亡国感”,而更堂皇威武的解放军让台湾岛完全无感?通过对台湾老百姓的访谈显示,武统威慑对台湾民众的“九二共识”支持态度没有效果,大陆对台军事威慑和台湾民众对“九二共识”的立场基本上是不同层面的问题,军事威慑可以震慑对此有概念的精英阶层,但是对一般民众认知的影响力有限。
多年来,绿营努力营造美军会介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台海战事的社会氛围。例如,针对川普上台之后可能出卖台湾的舆论,游锡堃参加川普就职典礼时当面向川普团队成员佛纳(Edwin Feulner) 请教“台湾会不会被出卖”的问题,并转达佛纳的表述: “台美之间有‘台湾关系法’,如何出卖? 台湾不必太过担心,就算川普同意,也还有国会这一关。”不过,佛纳的表态可是说美国不会主动出卖台湾,至于当中美面临武装冲突时美国会不会积极协防台湾,那去看看近期的中东,我想大家都知道答案。
很多研究和访谈都显示,台湾主流民意是支持“九二共识”的,只有明确的绿营支持者不支持“九二共识”。但为什么蔡英文和民进党能屡屡赢得选举?一方面是民进党擅长“捡枪”,能屡屡操作热点时政并转化为自己的主张佐证,就算没有热点那就自己创造一个热点;另一方面,其实还是岛内主流舆论对大陆,对“九二共识、一个中国”实际上并不放在较高的认知优先度上。在岛内民众看来,许多问题都可以压过它。而我们又因为“同胞情谊”,而讳谈武力等问题,甚至担心过多谈论武力(更不要说使用武力)会导致民族内部解不开的疙瘩。
在这里,笔者介绍一下在大陆和台湾学生中的群际接触现象。社会心理学认为,直接的面对面接触可以有效改善个体对外群体的态度与偏见,群际接触中时间长短因素对群体态度具有呈U型曲线的调节效应。当群际接触开始时,双方接触不久,群体偏见对群际认知态度起主导作用,群际焦虑或群际接触的负向效应发挥主要作用。随着接触时间的增加,对对方的反感也增加。这是因为,双方最初的接触沟通受到既有刻板印象和同温层效应的影响。但是,当接触时间超过一定的阈值,群际接触的正向效应开始发挥主导作用。究其原因,乃是两岸青年共享的传统文化、语言习俗以及友好接触等,经过较长时间的酝酿会扭转偏见和刻板印象,两岸青年的友谊也会萌发。
一个事实是,在台湾学生的大陆同学,其偏见和刻板印象的消除,要来的比陆生的台湾同学们,更为彻底。这是因为,群际接触的正向效应达到最优程度需要四个条件:平等地位、共同目标、群际合作,以及制度支持。这样的社会性制度安排,需要的,不是脉脉与共,而是强制力。在笔者看来,或许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解决祖国统一问题的唯一出路。
新中国的70年,是筚路蓝缕在艰难困苦中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历程,这我们共同的精神财富,已经变成了我们民族的一部分,而台湾和香港并没有参与到这一过程中来,因此他们在价值上、认识上和我们有差异。我们已然习惯自立自强,所以我们经常会觉得香港和台湾的反动派动辄指望“英美爸爸”十分可笑。不过不要紧,毕竟还没有实现民族复兴,还有更多的路可以、也需要和我们的同胞们一起走下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将会创造新的共同记忆,写下民族的新篇章,而至于反动派和“百年烂”,就让他们在污泥浊水中腐烂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