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 击 青 年 大 院关 注 我 们 👆
2017年9月16日,在内蒙古凉城县当地,发生了一件年度大事。
3个月后再回首,人们才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鸿茅镇建镇揭牌仪式,在这天隆重举行。
凉城县岱海镇部分区域被划出,取名鸿茅镇。
而这块区域,正是凉城县人民政府所在地。
12月,广东医生谭秦东在自己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科普文章:
《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
这篇文章,日后为他带来了2075次阅读量。
并附赠长达100天的牢狱生涯。
他在文章里,痛陈鸿茅药酒种种问题。
提醒老人们不要以身试药——
你看里面有何首乌,肝毒性极强。
有槟榔,是世界卫生组织盖章的一类致癌物。
还有附子、乌药、半夏、豹骨等毒性植物……
wait,豹骨?
豹子不应该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吗?
那天执笔为民请命的谭医生,并不知道人民保不了他的命。
人固有一死。
或死于跨省,或死于红毛。
几天后,鸿茅药酒派出高管,兼职导游。
带领凉城警方长途奔袭2500公里,一路管吃管喝管住宿。
一举抓捕谭秦东。
直接酿成史上最失败公关事件,没有之一。
事后的凉城县公安局,像个逗哏。
他们发布通报:“谭秦东损害鸿茅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不顾我国刑诉法明文规定:
只有人民法院依法判决,方可确认公民有罪。
凉城县百姓,则是个满分捧哏。
感谢公安局,你们真的不是企业保护伞。
你们是人民的卧底啊!
要不是你们帮忙,谁能看到谭医生的帖子呢?
2007年,男演员陈宝国以遥遥领先的7000万票数,获得搜狐颁发的“电视剧天王”。
人气远超当今的顶级流量。
他被鸿茅药酒董事长鲍洪升一眼相中。
后者砸下220万天价代言费。
期待他能像李佳琦一样,帮鸿茅药酒带带货。
喝鸿茅,百病消
事后证明,这个代言人,选得非常成功。
2008年,鸿茅药酒销售额直接突破亿元。
接受采访时,陈宝国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在金钱面前,都是奴隶,谁也别说谁。
易岚承认,陈宝国说的是大实话。
在鸿茅药酒的资本面前,任你脖子再硬,也是脖子硬的奴隶。
谁都得低头,除非钱给得不够多。
足够魔幻,足够黑色幽默。
2018年4月,舆论漩涡中,鲍洪升当选内蒙古年度经济人物。
紧接着,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又荣获“CCTV国家品牌计划”。
2018年12月,顶着漫天争议,鸿茅药酒稳稳进入内蒙古优秀民营企业拟表彰名单。
随后,鸿茅药酒再次上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即使无数人质疑它含有豹骨,不符合非遗要求。
但文旅部依然坚持声称:操作流程不存在任何问题。
3天前,鸿茅药酒再次荣获“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奖”。
而集团副总裁鲍东奇,更是揽下“履行社会责任年度人物奖”。
借小崔那句话说:一个真敢发,一个真敢领。
舆论也彻底疯了。
鸿茅药酒在人民心里的形象,难道不一直是严重缺乏社会责任感吗?
媒体实在看不下去,联系发奖方。
没想到对方的回复,深得鸿式黑色幽默的真传:
过去是过去嘛,我们评的是公司的将来。
别老盯着人家的过去不放,我们就鼓励这种过去不诚信的公司!
对此,我的精神好友索尔仁尼琴评价说:
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撒谎。
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
但是他们依然在撒谎。
2007年9月1日,成吉思汗第34代嫡系子孙奇忠义,同时也是中国最后一位蒙古王爷,在呼和浩特逝世。
仅仅两年后,中国知网《优品》杂志,就刊发《鲍洪升:我是个真正的蒙古人》一文。
里面的内容,足以入选当年的迷惑行为大赏。
鲍洪升。
标准的蒙古族男人。
黄金家族的嫡传后裔。
成吉思汗的第19代子孙。

易岚数学不好。
你们帮我算算,鲍洪升,是不是奇忠义往上数15代的祖先?
但必须承认的是,作为成吉思汗现存辈分最高的子孙,鲍洪升的确有征伐天下的霸气。
他的简历,拿出来足以令我等草民跪服。
1995年,鲍洪升代理“护肾宝”,三个月完成全国推广。
赚得盆满钵满,一战成名。
1997年,他保持初心再次出发,代理“美福乐”。
连续两年夺得减肥产品销售冠军。
1999年,他推出“婷美”保健内衣。
一路炒到300元一件的天价。
2001年,再战“澳曲轻”减肥胶囊。
连续三年销售过亿。
但在鲍洪升看来,这些微小的工作,还远不足以记入他的丰碑。
他需要一次前无古人的壮举,来证明自己的王霸之气。
1999年,鸿茅药酒还掌握在杜海军手里。
通过堪称暴力的组合拳营销,当年销售额就突破了10亿大关。
创下保健品行业一代神话。
但鸿茅药酒,并不神。
铺天盖地的广告,极其夸大的疗效。
信任很快被透支后,鸿茅药酒被消费者彻底遗弃。
2001年,杜海军宣布退出。
往后5年,鸿茅药酒销售额,一直2000万上下徘徊。
鲍洪升终于等到了属于他的机会。
一出手,你就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老江湖。
2006年,他通过一系列极限操盘,以仅仅500万的估值完成私有化,从金宇股份手里买下鸿茅药酒。
而当年,鸿茅药酒只算固定资产,就远超4000万。
这波上帝之手,必将载入中国商业史册。
这是他人生最高光时刻。
如果不是12年后的跨省事件,他也许还真能完成夙愿,进入成吉思汗族谱。
只可惜,真的永远假不了,假的永远真不了。
我另一位精神好友马克思说:资本家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鲍洪升赚到手的第一桶金,正是如此。
1997年,他代理的美福乐、澳曲轻因为夸大宣传。
频繁登上四川、重庆、辽宁、江苏、广东等地食药局的黑榜。
又在崔永元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小崔《该不该减肥》的节目片段。
通过剪接、添加、拼凑,制作成“美福乐”减肥广告。
在全国90家电视台播放。
崔永元一怒之下告上法庭,仅仅获得10万元赔偿。
2005年,国家食药监对外公布:
鲍洪升的回春如意胶囊,违规发布广告208次。
同样在那一年,回春如意胶囊获得中华中医药协会科学技术奖。
历史不过是一次次重演。
2006年,鲍洪升拿下鸿茅药酒。
他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展开了长达十年的违规销售。
2016年,鸿茅药酒在电视广告投放额,高达150亿。
据健康时报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曾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
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而每次对应的处罚,都是“没收广告费用715.8元,罚款715.8元”。
有媒体对此评论:
鸿茅药酒,一直被处罚,从未停违法。
企业违法的成本,为何如此之低?
鲍洪升听了很生气:
为什么中国难以产生响誉世界的民族品牌?
就是因为有些不良媒体,利欲熏心的记者,
不顾民族利益,不求事实真象,胡编乱造,断章取义,
把多少努力拼搏,艰难前行的民族品牌、本土企业扼杀在摇篮之中!
这是民族的悲伤,更是媒体的羞耻!
不知道满口仁义道德的鲍老板,如何看待三鹿乳业、长生生物,以及权健医学?
嘴上都是爱国主义,心里都是韭命生意。
易岚不禁想起《三体》里那句经典台词:
黑,真他妈黑啊。
1998年,国家注意到药品市场乱象,决定不惜成本进场整顿。
于是,药品监督管理局成立。
郑筱萸出任药监局局长。
那时没有人想到,上峰的决心,并不会得到同等程度的执行。
短短8年间,郑筱萸刷刷批出超过10万个批号。
与监管失控同步发生的,是无数起悲惨的假药致死事件。
“梅花K”假药伤人案。
数以万计因马兜铃酸患肾病的关木通事件。
导致13人死亡、部分人肾毒害的“齐二药”假药事件。
奥美定事件。
鱼腥草注射剂事件。
“欣弗”事件。
……
2006年12月,郑筱萸被中央纪委双规。
次年5月,郑筱萸被判死刑。
法院指控郑在2001年到2003年,擅自降低审批药品标准,削弱了对下监管力度。
致使大量不符合国家标准的药品,获得批准文号。
巧合的是,鸿茅药酒正是在2002年,通过的地标升国标审批。
2001年12月1日,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生效。
地方药品标准被全面废止,统一上升为国家标准。
然而鸿茅药酒这类已经在市面上的药品,不需要经过临床试验就能通过审批。
经过内蒙食药监两次再注册后,现批准文号有效期至2020年3月18日。
但郑因降低审批标准被处以死刑后,以鸿茅药酒为代表的药品,却并未进行再评价。
时至今日,鸿茅药酒依旧没有任何循证医学和临床试验的证据。
易岚在NMPA“国家食药审核查验中心”上查询后,发现临床试验数据的查询结果为:
零。
20年来,鸿茅药酒在各大电视台的广告里,不断宣称自己包治百病。
谎言说十遍,便是真理。
而鸿茅药酒早已对着全国14亿人,把谎言说了无数次。
巴金老先生在他的《再论说真话》里写:
哪怕是给铺上千万朵鲜花,谎言也还是谎话。
人只有讲真话,才能够认真地活下去。
同样,一个把根基扎在虚假上面的民族,是永远站不起来的。
2018年,在乌兰察布市凉城县政府报告里,易岚看到这样一句话:
凉城县因病致贫人口,占到全部贫困户的48%。
健康扶贫是脱贫攻坚的难点。
为什么有270多年历史,包治百病的鸿茅药酒,连自己乡亲们的病都治不好? 
连自己董事长的脱发白发,都治不好?
20多年以来,鸿茅药酒一直作为一款非处方药销售。
对所有医生而言,这是对他们几十年所受教育的极尽羞辱。
人在步入老年后,心肌、心脏、血管、心瓣膜、动脉粥样,不断发生变化。
而有高血压、糖尿病的老年人,尤其注意不能饮酒。
在电影《我不是药神》里,有这么一句让人心酸的台词:
谁家还没个老人了?
鸿茅药酒到底是药,还是酒,还是个毛?
直到今天,没人知道答案。
这两年来,由媒体所曝光的民生健康问题,在舆论的压力下,都取得了巨大的成果。
例如《疫苗之王》,《保健帝国权健》,《千亿软性毒品槟榔》。
疫苗事件曝光后,42位省部级官员被免职、处分、调查、问责。
长生生物被强制退市,并被处以罚款91亿。
包括董事长高俊芳在内的15名高管被刑拘。
权健被扒光底裤后,董事长束昱辉等12名被告当庭认罪。
就连我写的槟榔,也于今年3月7日下发一纸文件:
即日起停止国内全部广告宣传,且必须在3月15日前全部完成。
对应的代价不过是,《疫苗之王》和《千亿软性毒品槟榔》两篇文章被删除。
这一点,媒体人尚且承受得起。
唯独鸿茅药酒。
澎湃新闻报道,科普圈集体声援。
医护群体震怒,力挺谭秦东。
再后来,所有重量级媒体接力报道。
舆论爆发,全民声讨。
这所有的一切,甚至没伤到鸿茅药酒这头大象一根毫毛。
但身为蚂蚁的谭秦东,却差点丢掉性命。
从狱中出来那天,他完全没了往日那般意气风发。
而是目光呆滞,面如死灰,形容枯槁。
在我的湖南老家,这被叫做“脱了人像”。
只有得了绝症后被折磨到快死的人,才会被用上这个词。
鸿茅药酒解决不了问题,但极其擅长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谭秦东虽然出狱了。
但对他的折磨,才刚刚开始。
这两年,鸿茅药酒不惜斥巨资,请大V对谭秦东进行抹黑和辱骂。
这些大V的粉丝加起来,达4000多万。
而当年谭秦东孤胆曝光鸿茅药酒时,公众号上不过5个粉丝。
在自欺欺人的恶之花上,永远不可能长出善之果。
仿佛一夜之间,鸿茅药酒就完成了从负面典型,到伟光正企业的转变。
两年过去,鸿茅药酒再次过上了正能量满满的日子。
品牌形象在丑闻之后不降反升,接连获得社会责任大奖。
手段堪称通天。
易岚只有一个问题:步子迈太大,就不怕扯着胯吗?
但毫无疑问的是,它的目的达到了。
再也不会有公众号敢碰鸿茅药酒。
谁都害怕被跨省的恐怖。
犯我鸿茅者,虽远必诛。
此去一归期,生死两茫茫。
2017年,鸿茅药酒销售额突破50亿元。
8月1日,内蒙古证监局收到备案材料。
鸿茅药酒正式进入上市辅导期。
当地官员称:
全力扶持鸿茅国药公司上交所A股主板上市,加快实现IPO排队!
如今看来,好事将成。
鸿茅药酒长达20年的黑色谎言,就像房间里的大象。
我们可以不屑一顾地不去理会,也可以小心翼翼地不去提及。
但终有一天,我们将不得不面对它。
多年以后,当我们在大象脚底下颤抖时,一定会想起2018年5月17日,谭秦东道歉的那个下午。
那天,谭秦东在新浪微博发布了道歉声明,乞求高高在上的鸿茅药酒原谅。
而鸿茅药酒的董事长鲍洪升,在这条微博上点了个赞。
参考资料:
健康时报:鸿茅药酒广告违法2630次,谁是它的护身符%20鸿茅药酒
知网:《鲍洪升:我是个真正的蒙古人》2009.11
蓝媒汇:起底鸿茅丨好人鲍洪升的炒作一生
财经:“神药”的命为啥这么硬?
👨🏻‍💻 💬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