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纽约华人资讯网特约作者:云帆  
1月3日,美国总统川普下令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附近斩首伊朗将军苏莱曼尼后,在推特悬挂美国国旗不做任何解释十几个小时,而后下午在佛州海湖庄园发表5分钟电视讲话,称身为总统,他最高、最庄严的职责是保卫我们的国家和公民,而伊朗将军苏莱曼尼是“世界头号恐怖分子",一直在策划“迫在眉睫且险恶”的袭击,被“逮个正着”,结束了性命。他说,美国通过打击行动阻止、而不是开始了一场战争。 


对这个撒谎像呼吸一样轻松的总统,我们是否该选择相信他这一次? 


但事实是什么呢?苏莱曼尼的确是中东的反美斗士、或者反美灵魂人物,这不假。但是川普的斩首行动是否是阻止了而不是发起一场战争?美国是否因“迫在眉睫且险恶”的袭击而自卫?苏莱曼尼否是世界“头号恐怖分子”?川普总统在讲话中含糊其辞,而我们却需要查证。 
是斩首还是暗杀?是阻止战争还是宣战?  
首先我们可以确认,苏莱曼尼是独立主权国家伊朗的将军,是伊朗最高军事总指挥,是仅次于伊朗最高领袖的2号人物。他不仅在本国政界、本国军队、本国民众中有崇高的威望,而且在中东地区有重大影响力,包括伊拉克亲伊朗的民兵组织也受其左右。苏莱曼尼被川普下令斩首,是暗杀行为,不仅引起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严厉谴责和誓言报复,而且引起无数伊朗民众和其他中东国家民众的悲痛和愤怒。周六,数千人在巴格达参加了苏莱曼尼的葬礼。  

和平状态下,在第三国空袭斩首独立主权国家的军事总指挥,这在实际效果上相当于宣战。伊朗分析家马兰蒂(Mohammad Marandi)表示,本次袭击行动实际上构成川普对伊朗和伊拉克军队的宣战书。智库"国际危机小组"负责人马雷( Robert Malley)也认为:这位美国总统曾发誓绝不会让美国卷入中东的新战争,但他现在却发出了实际上的宣战书,使一切缓解中东局势的努力化为乌有。 


在斩首苏莱曼尼当日,美国下令从中东紧急撤侨,而接替苏莱曼尼职位的新任指挥官伊斯梅尔·卡尼(Esmail Ghani)向美国发出警告:“别急,你们将看到美国人尸体遍布中东。”美国各大城市如纽约、洛杉矶、旧金山等,随即宣布全城进入紧急警戒状态,严防伊朗报复。美国网络安全专家已警告美国,做好伊朗网络攻击准备。甚至专家提醒6大城市做好防核攻击,但是目前防核庇护所已废弃多年,无法起到保护作用。纽约市长白思豪说,美国已经实际上进入战争状态。 


然而川普总统说,
他斩首苏莱曼尼是阻止战争,不是发起战争,
是期望我们把这当作他美好的愿望呢还是实际后果? 


我们再看一下川普下令“斩首”(暗杀)苏莱曼尼的动因:苏莱曼尼是“世界头号恐怖分子",一直在策划“迫在眉睫且险恶”的袭击,在巴格达机场被逮个正着。
美国是否因“迫在眉睫且险恶”的袭击而自卫?
川普总统说苏莱曼尼一直在策划 “迫在眉睫且凶险“的袭击,“在巴格达机场被逮个正着”,具体指什么? 


他在电视讲话中语焉不详,模糊其词。根据整个讲话上下文,应该理解为策划伊拉克示威者袭击美国大使馆。这个猜测可以得到同日为他背书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证实。在电视采访中,蓬佩奥称,美国在巴格达一次空袭中杀死一名伊朗高级指挥官,目的是阻止一场“迫在眉睫的袭击”,该袭击将危及在中东的美国人。 


川普总统因为这个“迫在眉睫且凶险”的理由是否足以构成美国在伊拉克紧急斩首伊朗将军苏莱曼尼以自卫的理由?联合国特别报告员阿格内斯·卡拉马德说:“
根据国际法,只有当领土利益即将收到直接侵犯的紧急状态下,才可以援引合法的自卫。
”但是,这位专家说:“
目前,美国尚未提供任何证据表明美国即将收到攻击
。”  
苏莱曼尼是“世界头号恐怖分子”吗?    
川普总统给伊朗将军苏莱曼尼一个了不起的谥号 :“世界头号恐怖分子”。这个帽子很大,很容易一下子令人同仇敌忾,哪怕从来没有听说过苏莱曼尼名字的人。“世界头号恐怖分子”,当然十恶不赦,死有余辜! 


可是,等等,苏莱曼尼果然是“恐怖分子”,而且是“世界头号恐怖分子”吗?这“恐怖分子”的帽子从何而来? 


中东因为丰富的石油资源和复杂冲突的国际关系、民族关系而成为世界火药桶。欧、美、俄、中在此都有利益,以色列和伊斯兰诸国争斗不止。二战后,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国,既带着世界警察的帽子维持世界秩序,又是利益争夺中最重要的一支政治、经济、意识形态力量。 


在这样一个错综复杂的国际、民族利益关系中,中东的国家和人民自然有权利也有理由争取自己的利益。苏莱曼尼就是在硝烟弥漫中成长起来的一位特殊人物。他有多幅面孔。 
受美国扶植的巴列维王朝之苦而成革命者的苏莱曼尼
苏莱曼尼1953年出生在克尔曼省的拉波尔村,从小读宗教学校。同在1953年,美国政府颠覆穆萨迪格民选政府,扶植巴列维国王复辟。在穷奢极欲、独裁专权的巴列维国王统治时期,苏莱曼尼当过泥瓦匠,干过纺织工人,遍尝辛酸,其思想日渐倾向主张用宗教改造社会的霍梅尼。 


1979年,伊斯兰革命胜利,巴列维王朝被推翻,苏莱曼尼作为积极分子进入霍梅尼创建的“500人团”(即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前身),担负霍梅尼的安全保卫工作。  
伊朗革命卫队将领和中东总督苏莱曼尼
1980年两伊战争开始,苏莱曼尼以中尉身份参加新组建的革命卫队走上战场,屡立奇功,三年后被破格提升为第41旅(塔哈拉拉赫旅)指挥官。2000 年,苏莱曼尼受命组建伊朗革命卫队特种部队“耶路撒冷旅”(后改名“圣城旅”),担任旅长。  

根据美国国务院,“圣城旅”是伊朗革命卫队的精锐部队,拥有约1.5 万名成员,集中了革命卫队内“包括士兵与间谍”的所有精英,专门在海外执行任务。据美国情报部门透露,“圣城旅”在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约旦以及中亚、欧洲、非洲的许多国家均设有指挥机构。 


中东问题观察家称苏莱曼尼为“中东总督”。他领导伊朗的海外行动,建立军事和政治联盟,使伊朗能够在该地区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去年,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授予苏莱曼尼最高军事荣誉。

与美国并肩作战清除恐怖组织的苏莱曼尼
川普总统没有提,但美国政界和军界还是有很多人记得,苏莱曼尼曾经与美国并肩作战共同追杀极端恐怖组织,是美国、欧洲和伊拉克在中东地区反恐方面的重要合作伙伴。  

在清除塔列班和ISIS(伊斯兰国)这些极端恐怖组织的战斗中,美军和伊朗的革命卫队包括苏莱曼尼的圣城旅都协同作战。 


2014年6月,伊斯兰国武装攻入伊拉克的炼油重镇拜吉,随后伊拉克政府军与伊斯兰国恐怖组织进行了长达16个月的拉锯战,最终在西方盟军和苏莱曼尼领导的圣城旅的帮助下于2015年10月才收复拜吉。 

反美斗士、民族主义者苏莱曼尼
美国在反恐和维持中东秩序方面作出贡献,但是美国政府和军方这几十年来犯下的错误决定也的确给中东地区的人民(特别是伊朗和伊拉克)和美国人民带来了灾难和痛苦。  

美国颠覆操控伊朗政权更迭,扶植巴列维王朝,给伊朗人带来苦难,而苏莱曼尼从小亲身经历。 

在被美国政客谎言卷入的莫须有的8年伊拉克战争中,美国和伊拉克人民就付出了惨重代价。据美国统计,美军共击毙伊军1.08万人,击溃50万人,击毙了各派武装分子2.6万人,逮捕1.2万人,而美军共死亡士兵约9300人,其中共有4869名美军阵亡,4403死于各种“事故”,伤者约5.6万人。 

中东是美国政客、军火商和资本集团的名利场,但付出的是普通美国大众和中东民众的税金和孩子的鲜血,对他们而言,都是一个疼痛流血的伤口。 


美国在中东有双重形象,中东国家也出现了对美的双重态度:反恐合作和反美捍卫民族利益。苏莱曼尼是其中突出的一位。 


作为伊朗精锐部队圣城旅的将军,苏莱曼尼奉行的是以本国本民族利益为中心的实用主义,并不以美国惟命是从。 


在清除美伊共同的敌人恐怖主义组织之后,苏莱曼尼或支持或扶植反美武装,抗拒美国在中东的势力发展,成为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美国高官们共同认证的中东的反美标志性面孔。 


这既让美国军方和政府痛恨至极,又让苏莱曼尼也在本国甚至中东地区赢得了不少无论高层还是普通民众的拥戴。 

被美国、联合国和欧盟制裁的苏莱曼尼
苏莱曼尼因奉行以本国本民族利益为中心的实用主义给美国在中东的行动带来损失,用蓬佩奥的话说,手上沾着数百美国人的血。自2007年以来,美国政府推动联合国和欧盟一起制裁苏莱曼尼。 


2007 年,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时任驻伊美军最高指挥官大卫·彼得雷乌斯说,“圣城旅”训练和武装的伊拉克境内反政府武装,导致美军士兵伤亡惨重。 


2007年,在美国推动下,联合国通过第1747号决议,制裁伊朗军政高官,限制出境,冻结财产,苏莱曼尼名列其中。虽然联合国宣布制裁苏莱曼尼,但没有宣布他是恐怖分子。


2007年,美国财政部将“圣城旅”列入“因扩散活动和支持恐怖主义而指定的伊朗实体和个人”名单,对苏莱曼尼在内的部分“圣城旅”高官进行制裁,冻结其在美国的财产,禁止美国公民与他做生意。支持恐怖主义的实体与个人并不等于是恐怖主义组织和恐怖分子。网传美国财政部将“圣城旅”列入“特别指定恐怖分子名单”是不实之词。 


2011年5月18日,由于涉嫌向叙利亚政府提供物质支持,苏莱曼尼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及其他叙利亚高级官员再次受到美国制裁。 


2011年6月24日,美国财政部2007年制定的这份名单发表在欧盟官方刊物《欧洲联盟》(the European Union)上,还包括一家叙利亚房地产公司、一家投资基金和另外两家被指控为叙利亚政府提供资金的企业。《欧洲联盟》称,三名伊朗革命卫队(Iranian Revolutionary Guard)因“提供设备和支持,帮助叙利亚政府镇压叙利亚的抗议活动”而被欧盟列入制裁名单,苏莱曼尼是其中之一。 


2011年9月,瑞士政府也以欧盟引用的相同理由对苏莱曼尼进行制裁。 

在2007-2018年十一年时间内,苏莱曼尼虽然被美国和美国推动的联合国以及欧盟等先后制裁过,但并没有将他列为恐怖分子,也没有将他领导的“圣城旅”列为恐怖组织。直到川普政府与伊朗政府进一步交恶后,情况开始发生变化。 

川普独家认证的“世界头号恐怖分子”苏莱曼尼
2018年,美国退出一项国际核协议,重新对德黑兰实施制裁,伊朗经济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伊朗与美国的紧张关系升级。  

2018年11月13日,美国制裁了伊拉克军事领导人希布尔·穆赫辛·尤贝德·扎伊迪(Shibl Muhsin 'Ubayd Al-Zaydi)等人,指控他们涉嫌代表苏莱曼尼在叙利亚资助军事行动,或以其他方式为该地区的恐怖主义提供支持。 


2019年4月,川普政府将伊斯兰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列为恐怖组织。伊朗议会同月通过决议,正式将美国中央司令部和下辖部队列为“恐怖组织”。 


迄今为止,联合国、伊朗、伊拉克等中东国家和欧洲、俄国、中国等国际大国并没有达成共识,将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和把苏莱曼尼列为恐怖分子。 


将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是川普政府下与伊朗关系恶化升级后的产物,是川普政府的独家认证,并未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至于苏莱曼尼,可能因为是革命卫队下的圣城旅指挥官而则搭了便车成为了川普政府的“恐怖分子”。 


至于“世界头号恐怖分子”的名号呢?这是目前所发现的川普总统的独创,正在支持他的共和党官员和对此也负有责任的军界高官中得到回响,比如无论川普做什么都坚决支持的麦康奈尔。 


苏莱曼尼被称为“世界头号恐怖分子”是否合适呢?除了川普总统和呼应他的几个官员,还没有看到哪位世界领导人或者联合国官员这样对他称呼。在美国的主流媒体,也不是以“世界头号恐怖分子”称呼苏莱曼尼,甚至连“恐怖分子”的称呼也极少出现。他普遍被称之为伊朗将军。 


如果把与美国政府和军方作对的人就是恐怖分子,手上沾着“数百美国人鲜血”(蓬佩奥为川普辩护语)的人就是“世界头号恐怖分子”(川普语),那么世界恐怕要改写“恐怖分子”的定义了。 


有人一阵见血地指出:
苏莱曼尼和本拉丹本质不同。本拉丹是恐怖分子,而苏莱曼尼是美国的竞争者,在打击恐怖组织ISIS和美国利益方面非常高效。  

美国川普政府正在试图混淆反美和恐怖分子的概念,让美国人忽视政客和军方所做的错误决定导致的灾难,以“美国人的鲜血”这样的辞令来激发美国人的爱国主义情绪,合理化川普总统的错误决定,不假思索地共同仇恨苏莱曼尼、进而仇恨伊朗。如果爱国主义情绪和仇恨情绪一旦煽动起来,美国很有可能重蹈伊拉克战争的覆辙。  


不对称的后果和手段    
如果美国以未被国际公认的“世界头号恐怖分子”之名,在两国和平状态下,在第三国发动空袭斩首(暗杀)一国军队的指挥,其后果是灾难性的,也是令人恐怖的。 


资深外交官们表示,美国刺杀苏莱曼尼的行动,可以被描述为外国军队干掉美国中央司令部现任司令的行动。在川普政府去年4月份宣布伊朗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的时候,伊朗也通过决议,正式将美国中央司令部和下辖部队列为“恐怖组织”。 


从理论上讲,如果美国政府可以这样做,伊朗也可以这样做。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将不利于自己国家利益的组织与个人宣布为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然后秘密斩首。其区别只是在于看谁的高科技水平精准是否能做到而已。世界将会放弃文明原则而拿着最先进的武器进入原始混乱状态。 


川普总统正在以非常手段破坏规则,引发更大的恶与后果。 


对于苏莱曼尼,从美国国家利益考虑,美国政界和军界恐怕无不想除之而后快。苏莱曼尼并不隐藏自己的行踪,一直在历届美国政府的监控之中,要暗杀他,从来不是一个能力问题,而是一个后果考量问题。正如美国一位政府官员提出疑问(原话记不清了,大意如此):世界上手沾鲜血的恶人很多,是不是值得每一个都清除,而清除的手段与时机是否会引发更大的风险和付出更多人的性命?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首席专家安东尼·科德斯曼(Anthony Cordesman)则肯定地说:苏莱曼尼和本拉丹他们这些恐怖领袖不同。那是在一个没有大国支持背景下对极端运动的持续打击中杀死他们的,而这个,是整个海湾地区公认的人物,不管好坏,他帮助的群体和支持的国家都有许多大众支持。 


结语   
周六,数千人在巴格达参加了苏莱曼尼的葬礼,同时,全美70多城市爆发了80多起反战游行示威。美国政客撒谎编故事发动战争,美国人不是第一次经历了,只是这次,他们遇到了一个撒谎成性、鲁莽疯狂、又大权在握的总统而已。 


我在上周五一篇短评中说:川普总统不仅把自己置身危险之中,也绑架了美国,把美国人置身危险之中。 


国会在911之后授权美国美国总统可以发动对恐怖组织或个人的袭击。现在想收回也难以收回了。 


何况,
川普总统已经行使了国会授予的大权,贸然开启了美国战车,正以谎言、疯狂言论和鲁莽行为加油,带领美国人开向未知的、不可控的危险世界。  

战车上的美国普通大众,还会如当年那样,接受谎言欺骗,付出鲜血和金钱,打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吗? 


我不确定。虽然斩首事件无法改变,但是真的两国交战还是要国会通过的。我期待民众的反战愿望能被国会看到,也期温和反战派能够占据美国国会的大多数,对这个危险的突发事件作出理性的、有利的举措。 


May God Bless America
! 

最新坏消息附录:
1)周六,川普总统发推:“美国不希望有更多的威胁”,“我们发出警告,如果伊朗袭击美国人或者美国资产,我们已经将目标对准52个伊朗地点(这代表在1979年伊朗劫持美国驻伊朗使馆的52个人质),包括一些对伊朗和伊朗文化来说非常高级和重要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和伊朗本身,将会很快遭到猛烈打击。”  

短评
:川普总统的“警告”中,没有把政府、军队和人民分开,用的是对伊朗(Iran)、伊朗文化(Iranian Culture)、伊朗本身(Iran itself)这样的词汇。而且有些是对伊朗和伊朗文化来说非常高级和重要的地点。也就是说,他的“很快”(very fast)“毁灭性”(very hard)的打击目标包括居住在伊朗内的平民和伊朗文化重地。有人指出,根据联合国决议,针对平民和文化的毁灭性打击是战争罪。而且伊朗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其中犹太人7万多,是伊朗八大民族之一,在此世代居住了数千年。因为伊朗将以色列政府和犹太人区分开来,对犹太人政策比较宽容,故很多伊朗犹太人在以色列建国后依然选择留在伊朗,目前伊朗是中东伊斯兰国家中仅有的有大量犹太人居住的国家。 


2)川普总统周日中午发推:美国刚刚在军事装备上花费了2万亿美元。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也是目前最好的!如果伊朗袭击美国基地或任何美国人,我们将发送他们一些全新的、漂亮的装备……毫不犹豫!  

有人指出:“2020年美国的国防预算是7180亿美元,川普为啥说刚刚花了2 万亿美元?美国联邦未来两年预算总额2.75 万亿美元,他一下子就花了2万亿美元?”川普总统信口开河式的语言,要确认真假和后果总是需要很多时间。我还没有时间查证美国是否刚刚在军备上花费了2万亿美元。 


3)周日下午,作为盟国的伊拉克议会通过驱逐美军的决定,在议会期间和议会结束后,议员们高呼:“滚出去,滚出去,占领者!”不,对美国说不!,对以色列说不!” 如果美国不得不撤离伊拉克,ISIS很可能卷土重来,美军多年付出的鲜血和金钱将付诸东流。 

4)伊朗周日宣布,今天晚些时候决定终止履行伊核第五阶段的新步骤,以报复美国退出该协议并实施制裁的行为。伊朗外交部长还表示:“不再限制离心机的数量。”  


5) 伊朗当地时间周日上午,伊朗国会议员阿布拖拉比曾公开表示:伊朗完全有能力袭击白宫,我们可以打到美国本土。他表示:“当有人宣战时,你想用鲜花来回应子弹吗?他们会朝你脑袋开抢。”  


6)在苏莱曼尼将军葬礼现场,组织者呼吁所有伊朗人每人捐出1美元,“以获得8000万美元悬赏,取美国总统川普的项上人头。”  

本文经作者授权首发纽约华人资讯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编辑:Dorit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