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影片《荆棘鸟》的人们可能会知道,森林大火是澳洲生活的一部分。然而,2020的跨年大火规模这么奇葩,造成的危害闪瞎双眼却无人扑救,烧了这么久官府竟毫无应对之策?到底哪儿不太对劲呢:
昨天我们目睹了4000多游客
被大火困在沙滩上的景象
澳大利亚总理准备调集军队来帮忙
但某州长却强烈反对
然而州政府又拿不出任何解决方案
这一拖又是一周
考虑到他们曾经愉快滴重罚
将那些砍出防火隔离带的居民们惩罚了一番
这场大火事实上是人祸酿成的
1
超级大火肆虐澳洲
元旦节依然在澳洲肆虐的的这场火,让600万公顷的国土成为了炼狱。过火面积相当于美国去年加州大火的60倍;是媒体无限报道的巴西亚马逊大火的7倍以上……
正在威胁悉尼的火场,着火面积大于5个大悉尼都市圈,6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正在烈焰中炙烤,然后全都变成焦土……
这是咱们这个蓝色星球近几个世纪未曾经历过的超级大火,打破了各种世界记录,而当地官府的态度又显得极其诡异……
据当地媒体报道,除了人类死者和无家可归数量触目惊心外,这场烈焰已经夺走了五亿个野生动物的生命……真正的生态损失,绝不仅仅是沙滩上这些被烧焦的考拉。
当然,考拉的处境确实也值得重视:全球只有43000只野生考拉,这场大火已经烧死了8000只!当然这只是被统计到的数字……
大火甚至威胁到了海对面的邻国新西兰……这是新西兰昨天的雪景,雪都是焦黄的,可以想象澳大利亚的首都是啥景象。
19人死亡,28人失踪……对于人口并不密集的澳大利亚来说,已经是很恐怖的数字了。当然,随着大火继续扩散,还会有更多遇难者……
2
大火造成超级污染
昨日新州一些地方的PM2.5值,突破了1000,有人讽刺说那是探测器的极限值。是的,澳大利亚最引以自豪的天空,现在成了噩梦;在全球污染排行榜上,澳洲的城市竟然成了老大?
澳洲这个恐怖的污染指数,是在当日第五名中国最污染城市的污染指数前边加了个1,也就是说,千位数上多了个数字……
这种超级空气污染对人类和小动物有什么影响?目前的澳大利亚官府肯定不希望对其进行讨论吧……那么这场灾难到底是什么情况?总得有个势力出来承担责任吧……答案是:环保组织
2
谁该为这场大火背锅
近日澳洲主流媒体比大火还要疯狂,不断煽动情绪,集体怒骂这个右翼政府,并借火浇油、把这一切都怪罪到了“全球变暖”的头上。顺便把舆情烈焰引向了川普这类人……

然而,《每日邮报》的良心名记Miranda Devine一语道破天机:
澳洲这场大火是环保主义组织和政客们,推行的激进政策造成的!众所周知,森林火灾一旦发生势头非常迅猛,尤其在澳洲这样地广人稀又天干物燥的地方,是非常难以控制的。特别是如果遇上大风,那简直是摧枯拉朽所向披靡。火势成型后调动军队都很难解决……
所以,最有效的控制方法,是预防。用什么方法预防呢?

早在1939年,Stretton Royal Commission的森林火灾专家们就提出来要使用“计划烧除(control burning)”的方式。
火灾需要燃料。森林火灾的燃料就是干枯的植被,特别是夏季干燥易燃的那些玩意儿。如果把这些燃料在火灾易发季节到来之前,就铲除掉,等火灾易发季节到来时,就能因燃料的缺席、而阻止大面积火灾的发生。以前澳大利亚在这方面都做得很棒,然而
(很多澳洲树林就是这样的……能不一点就着,一着就旺吗)
然而,近年来,因为环保主义者在政治中的渗透、特别是绿党的得势,新出台的各种所谓“森林保护政策”,以保护环境为由,禁止砍伐和清理树林植被,大大地破坏了曾经非常成功的预防措施。
媒体们喜欢把目前的澳洲大火称为澳洲历史上最严重的火灾,然而却忘记了,大约10年前,在维州发生的那一场大火,虽然面积没有目前这么大,但夺走了173人的生命、摧毁了70个国家级森林公园,是澳洲历史上死亡人数最高的一次火灾。那次火灾被称为“黑色星期六”,也正是那次火灾,让澳洲政府立刻讨论出台了现行的多级预警系统。
在那一次火灾里,一位叫做Liam Sheahan的幸存者,特别引人注目。他的房子是受灾小镇Reedy Creek方圆两公里内唯一没被摧毁的
非常讽刺的是,他在这次超级火灾前,恰恰因为砍掉自己房子周围的树林预防火灾,而被当地居委会“依法”罚款了5万澳币

重复一次划重点,他因为砍树预防火灾,而被环保部门罚款了5万澳币,相当于大概25万人民币
在澳洲,绿党、工党以及各级居委会内的环保者们,大概是觉得为了保护树林和树林里的小动物们,牺牲几十条人命不算什么。

在“黑色星期六”这样的血的教训以后,绿党及其他左派人士并没有缩手,继续变本加厉地推行所谓的森林保护政策,不断有人因为“计划砍伐”或“计划烧除”而遭到巨额罚款。
2017年昆士兰州的Baker先生,因为清除了350公顷的“本土植被”,被罚款和要求交付司法费用高达一百万澳币这还是在他自己的土地上清除的

这是不是为了保护环境,不让人活了?
不仅是个人,还有企业组织因为计划清除被制裁。

澳大利亚Transgrid电力公司因在Snowy Mountain一带的高压线路下推了一道60米宽的防火带,而在2001年因“环境破坏”而被新南威尔士州政府罚款500,000澳元

两年后,一场灾难性的大火席卷了整个山峰,那道防火带是救了无数工人和袋鼠的唯一一道屏障。
然而,高冷的白左环境保护主义者们对这些是视而不见的。
2003年,森林大火从杂草丛生的国家公园蔓延到堪培拉,造成4人死亡。新南威尔士州自然保护理事会谴责增加“计划烧除”的呼吁为“徒劳的”和“下意识的反应”。
2009年,新南威尔士州绿党网站宣布“计划烧除”是“一个常见的误解“,认为”负责任的消防管理需要燃除以减少燃料”是胡说八道
现在,我们有600万公顷的土地被烧掉、5亿只野生动物丧生、几十人死亡、上万人失去了家园……面对这么严重的后果,环境保护主义者们良心会痛吗?

当然不会。
他们只会怪罪于“全球气候变暖”,让一个患有自闭症、学都没有上完的小姑娘桑伯格全世界各地到处煽动在校学生们批斗自己的政府在“保护环境”这样的课题上不作为。
他们清奇的逻辑,不让清除危险的植被就是保护环境?就是拯救地球?就是高洁圣母?
澳洲绿党党魁Richard Di Natale
就目前来看,一干英语主流媒体也跟在环保主义者们屁股后面跪舔,不仅把瑞典革命小将捧成了“环保英雄”,也成功地把澳洲新当选的保守派政府刻画成了昏庸无能的环境杀手,总理莫里斯成了众矢之的、宣泄众怒的出口。
(2013年,当时的自由党总理艾伯特是消防志愿者。山火发生时他冲在消防第一线,媒体却说他:“别忙着灭火了,好好当你的总理吧” ;2019年,莫里森总理因国事出访,媒体又说:“莫里森和他的幕僚们磨磨蹭蹭任由澳洲燃烧”)这个逻辑是:无论总理去还是不去火场,都要被狂骂。
你们到底想要总理干嘛?他去救火也不行,不救火也不行。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新自由主义?然而,当莫里斯总理表示,可以调军队来帮忙时,他却遭到了新州州长和媒体的反对与嘲讽……
今年的这场开年大火看上去会继续肆虐下去,而环保主义者们似乎可以借这件事闹腾的更厉害,比如炒作全球变暖啥的……至于曾经非常成功的防火隔离带?那是过去的玩意儿,属于“四旧”,必须革除,于是,更多超级大火将会在未来发生……

继续阅读